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吕玉兰丈夫:毛主席周总理教导吕玉兰成长

时间:2019-07-05 00:15:01   来源:红色联播   作者:    点击:

毛主席周总理教导吕玉兰成长

 

1969年4月24日下午,在党的“九大”上,毛泽东主席亲切接见吕玉兰,说:“你就是吕玉兰,你的名字我记下了。”(中红网红色图库)

在党的九大上,吕玉兰受到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中共“九大”纪录片截图)

在1969年4月召开的党的“九大”上,毛泽东主席在主持大会。位于主席台右侧第四排头戴白毛巾者为吕玉兰,正在聚精会神地阅读文件。(中红网红色图库)

在1969年4月召开的党的九大上,位于主席台的吕玉兰(四排中载白头巾者)在聚精会神地阅读文件。(中红网红色图库)

1970年7月12日,中共中央修改宪法起草委员会成立。毛泽东(前排左一),周恩来(前排左三),董必武(前排左二)等中央领导接见了全体委员。工农兵代表倪志福(后排右一)、吕玉兰(后排右二)参加了接见。(中红网红色图库)

1973年8月,毛泽东、周恩来在党的“十大”主席台上 。位于主席台右侧第三排头载白毛巾者为吕玉兰。(中红网红色图库)

    中红网北京2019年7月1日电(江山)我的妻子吕玉兰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姑娘,后来成长为新中国著名的女劳模和年轻的女省委书记,还先后担任了三届中央委员和两届全国人大常委。每当回忆她的成长过程,就会想起她的幸运:生活在伟大的毛主席和周总理这两位伟人的时代,而且有幸得到了他们的亲切接见和谆谆教诲。而玉兰也极为尊重这两位老革命家,坚决按照他们的指示去做,终于得以健康成长。

    在困难中依靠毛主席教导指引方向

    1960年,我国处在“三年困难时期”的第二年。当时,吕玉兰所在的山东省聊城地区临清县(1964年底划为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东留善固大队分为前后两个大队,玉兰所在的是后留善固大队。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不久的玉兰,承受着无论是生产还是生活都存在很多困难的压力。然而,新支部这时还面临着几个以绰号“老黑”为首的犯错误下台干部的捣乱,这付担子有千钧重啊!

    那年,党中央发出由周恩来总理主持制定的《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在全国农村普遍开展了一场“整风整社”运动。后留善固“老黑”一伙以为有机可乘,就散布谣言,煽动群众,趁玉兰到县里去参加全县四级干部会的时候,把村北那片树林全平了,接着牛也一头一头地死起来,不几天竟一连死了7头。同时找了一些私心重的人,又威吓一些胆小的,串通了十几个社员,通过向上级写诬告信的办法,告玉兰的“黑状”。卑鄙的是,他们乘大队干部贾俊刚不在家,骗取了他的手章,竟冒名写诬告信。

    20多天的四级干部会终于结束了,玉兰回到了村里。只见“老黑”一伙写的大字报,黄的、绿的、白的,街上、树上、电线杆上,从村里一直贴到10里外的下堡寺镇上,甚至连玉兰家的大门都糊上了。大字报上什么骂人的话、“上纲上线”的话,都写上了。

    对于这些,玉兰也估计到了,但没想到他们搞得规模这么大。然而,更叫她出乎意料的,是在整风会上。那天晚上会议一开始,玉兰代表大队党支部,先把自己担任支书以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一条一条地摆出来,恳切地希望大家帮助支部整风。参加会议的广大党员和群众,看到她的态度这样诚恳,都深受感动。

    但是,“老黑”一伙还没等玉兰说完,就像一群恶狼,嗷嗷地乱叫起来:“这样检查不行!”“你要老实一点!”“你个小妮子顶啥用,俺宁保太子不保娘娘!”“吕玉兰,你有什么了不起,你这个小妮子倒成精了!”“当东留善固的支书不向着东留善固,趁早下台吧!”……喊声、叫声、敲桌子打板凳的声音,乱成一团,简直要把整个屋子抬起来。

    这下子,许多共产党员和群众都激怒了,压在心底的怒火顿时迸发出来。老党员吕廷伟站起来气愤地说:“整风是为了保卫三面红旗,谁砍红旗,谁举红旗,群众知道!”妇女队长孙秀芹气得脸发黄,大声说:“你们瞎说,你们捏造。你们这不是提意见,是胡闹!”

    这时,整风会已开到了半夜,门外刮起了大北风。刚刚宣布散会,突然会场上传出了“不要走”的大声招呼。立刻,要走的又站住了,刚站起来的也坐了下来。“老黑”一伙也愣住了:“这时还有谁在招呼人?”原来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要整倒的玉兰。此刻,她正理直气壮地站在那里,大声地对大伙儿说:“大家不要走,俺们还要安排明天的生产。整风要整出干劲来,干劲要用在生产上。明天开展队与队的积肥竞赛,干部要带头!”“老黑”他们一晚上的疯狂怪叫,都被玉兰“整风要整出干劲来”的豪言壮语压了下去。

    玉兰回到家里,心情一时平静不下来。她点上油灯,习惯地打开毛主席著作,学习起来。每当工作中出现问题的时候,都是毛主席的亲切教导,给她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使她不动摇、不畏缩。如今,她又在毛主席著作中吸取力量,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了。

    当她读到毛主席说的“什么叫问题?问题就是事物的矛盾”这句话时,感到格外亲切。她反复琢磨着每句话的深刻意义,不禁浮想联翩:“毛主席,您说得多好啊!在俺前进的道路上,遇到的这一个个问题,哪一个不是矛盾和斗争啊!您这不是冲俺东留善固的情况说的吗?这些年来,又同自然灾害斗,又同坏人坏事斗,按倒葫芦起来瓢,一个矛盾接一个矛盾,一场斗争接一场斗争,从来没有平静过。今晚,他们造谣诬蔑、疯狂反扑,其实反对的不是俺一个人,而是一场夺权斗争。俺是共产党员,就应当不怕矛盾,心里没病死不了人。俺一定要站稳立场,经得住这场斗争的考验,坚决同他们斗到底!”

    这时,院子里突然响起一串脚步声。玉兰开门一看,是老贫农、老党员吕延伟、吕世周、孙振祥、杨宗兴等六七个人,手里拿着棍子。原来散会后,他们不放心,生怕心黑手毒的“老黑”一伙谋害玉兰,就不约而同地来到玉兰家,决心保护玉兰。

    玉兰望着这一张张亲切的面孔,听着大伙儿一句句安慰她的话语,一股暖流顿时从心底涌遍全身,只觉得背后有了强大的靠山。玉兰坚定地对大家说:“俺不难过,一滴眼泪也不掉!刘胡兰在敌人铡刀下,英勇不屈,俺这点委屈和压力算得了什么!月亮明,做贼的还反对呢!有党和毛主席给咱们做主,他们翻不了天。你们放心,都回去睡吧!”

    “玉兰说得对!月亮明,做贼的还反对呢!”吕延伟接着玉兰的话茬说,“咱们都放心吧,玉兰心里有数着呢!”

    玉兰送走了大家,回到屋里,又拿起毛主席的著作读起来,越读越兴奋。直到天亮了,她才趴在小桌子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生产队的清脆钟声,又响起来了。这钟声,是玉兰敲响的。她走到各家各户门前,还像以前那样热切地向大家打着招呼:“快起来吧!下地啦!”社员们听到这响亮的钟声,这亲切的喊声,都纷纷走出大门,簇拥玉兰,大步走向田间。“老黑”这伙人,却恨得咬牙切齿,骂道:“真他妈的邪门,越斗,她的干劲倒越大了!”

    过了些日子,中共临清县委特意派了一个工作组,来村里进行调查。他们进村后,先找了大队干部贾俊刚,了解一些干部和群众写信告状的事。贾俊刚如实汇报:“俺当时没在家,诬告信是‘老黑’他们写的,手章是他们拿去盖的,写的什么,俺全不知道。”工作组召开了全体社员大会,当众揭穿了“老黑”一伙陷害玉兰、诬告党支部的阴谋活动。工作组一条一条地把通过调查核实得来的材料,全部公布于众。广大干部群众高兴地说:“‘老黑’一伙这回耍的阴谋又破产了!”

    1966年,吕玉兰面对各地前来采访的记者不断提出的“你为什么甘愿做一个傻子?”“你为什么把革命当作终身大事?”“你为什么越干越欢?”等问题,认真总结了自己多年来读毛泽东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指示办事的体会,在有关同志的协助下,写下了《十个为什么?》的文章,先是发表在《河北日报》上,被新华社转发全国后,先后被《解放军报》、《人民日报》和许多海内外报刊杂志转载,一时被传为佳话。

    毛主席亲切地握着玉兰的手说:“你的名字我记下了”

    这是一幅珍贵的历史照片:只见毛泽东主席站在主席台上,宽大的右手向前远伸,同玉兰亲切握手,慈祥的目光注视着这位头裹白毛巾的农村姑娘;玉兰的手紧紧同毛主席的手握在一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是在1969年4月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主席亲切接见玉兰的情景。

    这年春天,玉兰参加了中共“九大”,作为主席团成员,光荣地登上了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在4月24日下午举行的选举中央委员、候补委员的闭幕式上,玉兰幸运地被划分到与毛主席同一个选区的第一票箱投票。

    忽然,周总理的目光同玉兰的目光相对而视,总理笑着向玉兰招招手。玉兰看到总理向她打招呼,赶忙走上前去,站在了毛主席、周总理的前面。总理向毛主席介绍说:“她是吕玉兰,河北的代表。”

    毛主席高兴地站起来,亲切地同玉兰握手,说:“你就是河北的吕玉兰?你的名字我记下了!”

    玉兰激动得热泪盈眶,好像有许多话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倾诉,但一下子又说不出来,只是使劲地点点头。

    就在这次大会上,年仅29岁的玉兰,光荣地当选为中央委员。她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记述了自己当时的心情:“党的‘九大’选举结束了,我们这些工农基层干部能当选为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这是我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啊!特别是,毛主席还同我握了手。我的心跳得厉害,想的很多很多。我想,是光辉的毛泽东思想指引我迎着大风大浪往前闯,使我从原来不懂得革命和建设的普通农村姑娘,成长为带领干部和群众改变家乡贫困落后面貌的带头人。要不是毛主席和共产党,我这个旧社会压在最底层的黄毛丫头,哪能有今天?我还想,毛主席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我,我能担得起来吗?大会结束了,我怀着战士出征的心情,跨出雄伟的人民大会堂。我默默地想着:敬爱的毛主席,请您老人家放心,您哺育成长的后一代,永远听您的话,为您老人家争气!”

    “九大”期间,周总理向代表们转达了毛主席对工农中央委员的指示:“要注意,要他们不要脱离群众,不要脱产,又要工作。”这对玉兰是个很大的教育。她后来在回忆自己贯彻落实毛主席这一指示的行动时,这样写道:“我在‘九大’后,满怀领袖的殷切期望,带着人民的重托,先后走上了县和省的领导岗位。岗位变了,工作和会议也自然变得多了一些。但是,毛主席的教导,像警钟一样,时刻在我心底鸣响。我暗暗激励自己,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我们走上了领导岗位,如果一旦脱离劳动,脱离群众,脱离基层,就会辜负伟大领袖的殷切希望,就是变质的开始,甚至会成为骑在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吸血鬼,变成贫下中农的革命对象。几年来,我千方百计地挤时间深入基层,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春天锄地,夏天割麦,总愿意和小伙子们争个高低。我坚持同贫下中农在一块地里干活,在一本账上记工、参加分配。我深深体会到,身上有土气,工作起来才有朝气。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不是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我们党的第三代、第四代身上吗?我一定要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永远和人民群众心连心,永远做毛主席希望的赤脚书记,以实际行动彻底粉碎那些资产阶级老爷们的复辟美梦!”

    是的,玉兰对毛主席的感情,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她这辈子学会的第一首歌是《东方红》,后来就成为她终生最爱唱的一首歌;在玉兰的笔记上,每本都抄录着许多毛主席语录,写着自己的学习体会……

    是的,正是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玉兰才得以健康成长。那是1955年,玉兰响应党和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回乡务农。1956年,玉兰又是学习了毛主席的报告《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积极带领本村农民走合作化道路,并担任了合作社副社长。1958年,玉兰又自费买了《毛泽东选集》,不断从毛主席著作中吸取智慧和力量,认真按他老人家的教导去艰苦创业、奋斗不息。

    玉兰多次向我谈到她好几回梦见毛主席的情形,感情是那样真挚:“每当俺在特别困难的时候,就会梦见毛主席。那是1956年初,俺当‘铁球’合作社社长不久,由于社小、人少、底子薄,社里生产困难重重。有些人还到家里闹退社,俺爹也老是说俺管事多。俺刚当一把手,真觉得难啊!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了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想到了毛主席号召农民走集体化道路。不知什么时候,俺就睡着了,梦见了毛主席:毛主席在县委书记张镜湖的陪同下,来到了俺们村。俺赶忙跑上去迎接,喊了声:‘毛主席!’就醒了。”

    玉兰梦寐以求见毛主席的夙愿,终于实现了。那是1966年国庆节,她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后来,在参加党的“九大”、九届二中全会、中央宪法起草委员会会议、党的“十大”等场合,玉兰又多次见过毛主席,先后有18次之多。她在笔记本上,对自己每一次见到敬爱的人民领袖,几乎都记下了时间、地点、具体情景和自己的感受。

    1976年9月9日,伟大领袖毛主席不幸因病逝世。玉兰心中万分悲痛,禁不住失声痛哭。她在各种会议上回忆毛主席会见她的情景,起草有关回忆文章和诗歌。她写的题为《红太阳照耀我成长》的文章,题为《我永远做毛主席的忠诚女儿》的诗歌,先后发表在中央和省级报刊上。

    是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已经成为指引玉兰不断前进的最强大的精神力量。正如她在一篇文章中写的:“毛主席啊,是您的光辉思想哺育我成长,您的革命路线为我们指引了胜利前进的方向!要不是毛主席的教导,我这个普通的农村青年,哪能有今天?敬爱的毛主席,我将永远记住您的恩泽!”

    周总理对玉兰的殷切期望:“临西县要三年实现东留善固化”

    “为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而奋斗!”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临西县喊得最响的一句口号。这既包含了敬爱的周总理对玉兰和20万临西人民的亲切关怀,又渗透了玉兰和临西人民为了实现周总理的嘱托而付出的艰苦努力。

    1972年11月23日夜,周总理在北京饭店接见了率领中国青年代表团刚从阿尔巴尼亚访问归来的玉兰一行,提出了“争取临西县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的要求。

    “晚上12点,总理来了,问到了大队和县里的情况。”玉兰在笔记本上详细追记这次难忘的接见,“当我汇报说大队今年粮食亩产达到800斤、皮棉达到100斤时,总理讲,那不错,大队过‘江’了,全县也上500斤了吧?我汇报说只有260斤,总理不太满意地说,才260斤?你们县像你们大队这样水平的有多少村?我说,全县有44个大队是学大寨的点,粮食产量上了‘纲要’。总理又问,你到县委有多长时间了?我回答说,到县委快两年了。总理又问,九届二中全会后,读了点书吧?我回答,参加了一次省委读书班,县委每月有4天的学习时间。总理问,你每年参加劳动多少天,我说劳动不够多,总理说,去年有100天吧!总理又充满期望地说,你到县上工作,要争取临西县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总理看了看表,已经半夜一点多了,就说,你们都有晚上睡觉的习惯,那你们就休息吧!总理同我们整整谈了1小时20分钟。”

    第二天上午,刚吃过早饭,邓颖超大姐又亲自给玉兰打来电话,说总理还没有跟她谈完,委托大姐继续谈,10点钟来北京饭店。有的同志建议说,邓大姐这么大年纪了,还是由玉兰上大姐家去汇报吧!玉兰就给邓大姐打电话,大姐马上同意了。不一会儿,大姐派车把玉兰接到了中南海西花厅。大姐又一次详细地向玉兰询问了东留善固和临西的基本情况,同她一起具体研究了临西县实现东留善固化需要的时间和措施,教育她要注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发动群众大上农业。她们从上午10点一直谈到中午1点。临别时,邓大姐对玉兰说:“今后多联系,这次算挂上钩了。”

    这天晚上,在阿尔巴尼亚驻中国大使馆举行的阿国庆招待会上,周总理再次嘱咐玉兰,争取临西县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当总理到各桌祝酒,来到玉兰面前时,同她碰杯,说:“玉兰,3年!”

    玉兰说:“3年。”

    总理又说:“3年,要东留善固化。”总理一边说着,一边两眼殷切地望着玉兰。玉兰使劲地点了点头,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夜深了,玉兰却难以入睡。她有个习惯,就是每当遇到大事,都要反复思考。两天来,总理和大姐接连3次接见,3次提出临西县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的要求,不仅给自己在县上的工作指明了前进方向,而且为临西的大发展注入了精神动力。

    但是,面对总理的重托,玉兰又感到担子沉重。从1955年任村里的合作社社长,到1971年任临西县委第一书记,她已经整整在村里干了16年,才把一个穷沙窝建成林茂粮丰的新农村。可见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是一件多么漫长而又艰巨的事情。如今,全县3年就要实现东留善固化,时间是何等的紧迫,任务是何等的艰巨!更为令人担忧的是,临西是个新县,几乎没有什么工业、商业、电力、交通和水利设施基础,甚至连县城都还没有来得及规划和建设,县委和县革委机关多年来还一直住在原县拖拉机站的“机窝”里,真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而且,这里又地处黑龙港流域,多是盐碱地、沙土地、低洼地,连年遭受水旱灾害,粮棉产量低而不稳。

    遇到困难就低头认输,这不是玉兰的性格。恰恰相反,在长期艰苦环境中得到磨炼的玉兰,已经具备了这样的精神风貌:困难越大斗志越勇,压力越大动力越足。此时此刻,她不仅想到了种种困难和阻力,更想到了周总理提出的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这一指示的巨大号召力,想到了有各级党组织的领导和支持,想到了20万临西人民迫切要求改变落后面貌的强烈愿望和蕴藏着的无穷力量……这时,玉兰兴奋地在笔记本上写道:“只要我们紧紧依靠广大干部和群众共同奋斗,临西县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是有希望的!”

    不久,临西县委和县革委通过层层召开干部会、群众大会,利用广播、板报、文艺活动等形式,进行广泛宣传和发动,使“为三年实现东留善固化而奋斗”这一口号迅速传遍临西大地,成为全县20万人民的行动指南。

    所谓临西县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就是要使东留善固的经验在全县各个乡村普遍开花结果。那么,化什么?怎么化?玉兰的回答是:“经验学到根本上,劲头使到点子上。”

    尽快改变生产条件、促进农业大上,这是临西3年实现东留善固化的基础。玉兰和她的同伴们紧紧抓住这个关键,做了一篇大文章。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在临西尤其如此。这个县地处华北平原南部、卫运河中段,属黑龙港地区清凉江水系,还是宋代的黄河故道。长期历史水系的变迁,使这里的土地大部沙化和盐碱化,易旱易涝。就在玉兰向县上传达总理指示后的第三和第四天,县委常委会就如何加强全县水利建设进行了专门研究。从1973年到1975年,临西县大学了3年的东留善固,也大干了3年的水利建设,通过挖渠引水、建站排涝和打井抗旱,基本上做到了涝能排、旱能浇。就拿打井来说,全县组织了“百日机井会战”。玉兰还亲自到衡水邀请打井队,为临西打深井。那几年,这个县共打成各种机井5000多眼,其中深井400多眼,全县57万亩耕地全部变成了水浇地。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对培肥地力、改良土壤具有重要意义的农家肥,当时没有得到人们应有的重视,更利用得很不够。从小在农村长大的玉兰,深深懂得肥料对于农业增产增收的重要性。在她的大力倡导下,临西打响了大积农家肥的战斗。为了少烧秸秆,多搞秸秆还田,临西各乡村多次组织农民赶着毛驴,拉着小车,长途跋涉数百里,到西边太行山区拉煤。当玉兰了解到紫穗槐这种灌木能压碱,条子能编筐,叶子又能积肥,可以说满身都是宝时,几次在大会小会上号召人们大种紫穗槐。一时间,乡乡村村都忙着插扦繁殖,有的村多达10万墩以上,为农田积下了许多优质绿肥。为了广积肥源、提高肥效,他们还先后搞了高温积肥、沼气沤肥、腐殖酸肥,真是“什么法都试了”。

    为了把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及时地引导到改善生产条件上来,临西县委、县革委还帮助各社、队制定了长远规划和短期安排,然后组织战役,一仗一仗地打,使农业“八字宪法”——土、肥、水、种、密、保、管、工,一个字一个字地得到落实。

    数字是枯燥的,但往往能说明问题。这里,我想引用一组摘自《临西县国民经济统计资料》上的数字,可从一个侧面来说明临西县这3年的变化;1975年同1972年相比,粮食总产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九,棉花总产增长了百分之十七,油料总产增长了百分之三十六,林地面积增长了百分之五十,四旁植树增长了百分之九十,果品产量增长了百分之二百二十三;农业总产值从8862万元增长到1.1亿元,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五;农村经济总收入从1045万元增长到2169万元,增长了百分之四十一;人均纯收入从47元增长到57元,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一。

    与此同时,工业、交通运输、邮电、电力、城乡建设、政法、文教卫生等事业,也获得了长足发展。周总理当年嘱托玉兰开展的临西县3年东留善固化活动,终于取得了胜利。一个新临西,已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9-07-04/5746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9-07-05 00:15:01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