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往事不能胡编——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

时间:2018-12-05 00:08:26   来源:察网   作者:郑州李爷    点击:

往事不能胡编

——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

郑州李爷

  提要:

  【1、周福康成为网红,是著名的抗战老兵发明家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好友牧野田一手打造的。

  方军曾和另一个著名抗战老兵发明家樊建川联手打造了假抗战老兵杨耀辉(即所谓最后的八百壮士杨根奎)。

  2、方军这个人其实不坏,方军和其它炒作抗战老兵的人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啥区别?你比如袁姑娘,那纯粹是蹭热度、作秀。但是方军呢?纯粹就是脑袋瓜子被浆糊填满了。方军有一个固化的思想,就是只要向鬼子开过枪,就拿到了免罪金牌,得到了丹书铁劵。解放后凡是有所不顺,就一定是被迫害。所以在方军眼里,庞炳勋、方先觉等先后降日的国军将领也是大英雄。这是不对的,全国人们都在抗战,功是功过是过,功过是非不可混为一谈。汪精卫还曾谋刺清摄政王载沣,你不能和汪三公子茅于轼一样读书读到这里高呼汪精卫是中华民族的英雄!这很扯蛋!

  3、日本亚洲通讯社徐静波社长说:日本政府参照本国'叛军'抚恤标准,将给这位靠捡垃圾度日的中国抗战老兵发放一年近10万人民币的“恩给”…。各位都知道徐静波是个什么鬼!可见方军和日本记者牧野田联手打造的网红抗战老兵,影响极其恶劣!

  4、网络上活跃的公知,99.9%是文科生。他们有两个天大的毛病。

  一是数学不好。

  你比如法学之花贺卫方高考数学只考了4分,前几年被李爷揍的生无可恋毫无还手之力。

  二是毫无逻辑,往往顾头不顾腚。最著名的就是言谎春秋和共S网联手打造的丁来峰《我就是那场大饥荒的死剩种》一文。李爷曾写过关于3年饥荒的文章,所以有不服者请李爷看看这篇文章有毛病没有,说李爷你有本事反驳,于是李爷就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整个新浪微博为此狂欢了半年。李爷发现在《我就是那场大饥荒的死剩种》中丁来峰说,他爷爷坐牢十年,刑满释放时,他爸8岁,叔5岁,姑姑3岁,也就是在爷爷服刑这十年,奶奶生了三个孩。于是,网友开始脑洞大开,诗词歌赋好不热闹。

  有网友替他(丁来峰)爷爷作词曰:十年生死两茫茫,家有妻,日难忘。刑满释放,蹒跚回故乡。再见儿女竟满堂,十年里,尽荒唐。今日饮完胡辣汤,腹绞痛,似断肠。倒地蹬腿翻滚,作此文,藏庙堂。丁来峰,本姓王!

  最终共S网删除了这篇精心策划的控诉大饥荒饿死人的回忆录。

  那么这两大毛病,方军也不例外。数学问题和逻辑问题,决定了方军打造的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漏洞百出。

  第一个漏洞是边见须惠子和周福康离别的原因和离别的时间以及由此产生的谁送谁的问题,导致边见须惠子虚构的成分占99.9%。

  第二个漏洞是周福康的脱下和穿着军装问题,导致方军顾头不顾腚。后面我们会在文中逐一分析。

  5、周福康140旅即107师(70军整编为70师,107师整编为140旅)在旅长谢懋权指使下诈降,给王近山(亮剑李云龙原型)6纵18旅52团2营造成重大伤亡,6纵18旅52团2营几乎全军覆没。

  6、周福康所在的140旅(即周福康所说的170师),在诈降后被击退,突围无望,才再次投降,这次是真的。这次真投降后,才发现王近山6纵18旅52团2营只剩下60多人。而140旅(170师)旅长谢懋权以下投降人数2000多人。后来在淮海战役中,周福康所在的70军,又创造了个神话:2000人被2个解放军战士俘虏。

  7、谢懋权率170师投降后,本来是打算改编为PLA,但是后来刘邓听说70军是台湾过来的,就把投降的140旅(170师)调走。思想改造数月,不愿意留下的全部释放了。谢懋权1949年去了台湾。

  8、周福康被释放后,居然又跑回了徐州。并参加了徐州干训班。原来的国军70军已经被中野全部歼灭,军长副军长都已被俘。周福康经过干训,被编入新组建的70军,隶属第二兵团邱清泉指挥,参加淮海战役。淮海战役中,70军再次被整建制歼灭。

  9、周福康1955年获刑,1970年刑满释放。并不是袁姑娘等人作秀所说的坐牢30年。真是数学问题,四八三十六,挺大的了。15年,非要翻一番。实际上,淮海战役的战犯,第一批特赦是1959年。

  1959年12月4日,杜聿明作为第一批特赦战犯,被特赦。杜聿明(1904-1981)

  1970年,周福康获释(文革中还是该释放释放哦,周福康被判刑就是15年1955-1970)。

  1975年,作为最后一批战犯,黄维被赦(看好哦,文革中被特赦哦)。黄维(1904-1989)

  10、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在中国大陆结束了极少数剥削者统治广大劳动人民的历史,结束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奴役中国各族人民的历史。

  “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全军覆没,缩短了民族苦难的历史。”——杜聿明1960年5月】

  一去江湖三五载,物是人非事事休。几多以前的小伙伴私信说:你不是李爷!李爷的名头不要顶,不是李爷本人顶不住的!

  李爷不在江湖,江湖上也依然有李爷的传说。很是欣慰。

  公知们呢,没啥长进,还是“网络三民主义”民国、民主、民逗,再加上舔舔日本,跪跪欧美。动不动的再弄个抗战老兵出来(一定是坐过牢的,生活艰难的),李爷真不想出手了。司马南说:老兄,你当年的文章,刀刀见血,江湖上很多人还记得你。需要仁兄“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只缘妖雾又重来。”司马平邦说:人民没有忘了你​。

  小伙伴们都说:李爷,我们想念您。哎,搞的李爷想起了十里长街……

  李爷慈悲,上善若水。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何其难也……

  重新上微博,当然少不了看一下袁姑娘。好嘛,这一看,第一个热门微博居然是抗战老兵周福康,好嘛,还坐了30年的牢。好嘛,还是袁姑娘的忘年交,是个义人。李爷出山,拎块板砖。这第一砖就扔给袁姑娘的忘年交周福康吧。

  李爷我是不会相信他们一边造谣诋毁着狼牙山五壮士、毛岸英、邱少云、董存瑞、雷锋。一边去关怀什么所谓的抗战老兵的。

  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因为捡破烂的照片红遍网络。那么是怎么突然爆红的呢?是著名抗战老兵发明家之一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朋友于2014年一手打造的。方军曾经和樊建川一起发明制造了很多所谓的受委屈的功勋卓著的抗战老兵,周福康也是他的手笔。后来,为了抢夺打造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的果实,方军还和萧山日报杭州网打起了官司。方军在2014年9月9日写道:

  【“这次,我的新闻敏感,让我创造了新闻题目《我的恋人叫边见须惠子》。

  我绝对不反对转载、引用。但是,像《萧山日报》杭州网一样剽窃、据为自由,我认为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你《萧山日报》杭州网署上:“原著作人、摄影人”的名字你就会死吗?你接着火你的!你丝毫都不影响你盆满钵满!这么一点道理都不懂?

  非要剽窃?非要抢夺?非要贪天之功为己有?非要把别人的劳动果实变成自己的?”】

  嗯,这几年的舆论下,打造生产一个解放后“受迫害”的抗战老兵,是天大的功劳。方军亲手打造的又一个标杆,爆红网络并延续到今天却一直被唐师曾、袁立等人拿来炒作和作秀,方军则很少人知,你说方军气不气。搁你你也气!

  李爷在摘要中说过,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牧野田联手打造的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漏洞百出。​

  ​第一点:边见须惠子是虚构的,是幻想曲。是方军为了控诉内战创造的。

郑州李爷:往事不能胡编——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

  方军《我的恋人叫边见须惠子》

  方军在他的文章《我的恋人叫边见须惠子》这样描述:

  【驻守台湾新竹的国军70军突然接到命令:

  “开赴内地,和共军作战!”——就这样,周福康和边见须惠子在一个早晨就分别了。】

  注意,这一行,是方军着重加黑加粗了的。肯定的语气,离别的原因无他,就是“开赴内地,和共军作战!”而且是在一个早晨分别了。在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牧野田的描述中可知——周福康离开台湾先于边见须惠子离开台湾。

  我们来看一下史实:先说点题外话点题。为什么去台湾受降的是杂牌军70军?因为1945年8月,70军正在宁波准备围剿浙东游击队。此时,日本突然宣布投降,国军正规军都远在十万八千里。总不能日军投降的也让人家等着正规军啊,所以,蒋介石饥不择食命令70军就地出发,乘坐美军第七舰队提供的军舰开赴台湾受降。于是,光复台湾这枚好大的功勋章就这样掉到了一直是国民政府炮灰的杂牌军70军头上。1946年7月,国民党军进行整编时,第70军改编为整编第70师,隶属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原第107师改编为整编第107旅。此次整编后,70师担任台湾岛的守备任务。

  那么,70军(70师)是什么时候奉命开赴内地的呢?1946年12月和1947年1月。国民党军为加强华东战场的军事力量,将70师由台湾调至徐州,同时将第107旅(即107师)改番号为第140旅,谢懋权任旅长。所以,根据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朋友的采访,说明1946年12月之前,所谓的边见须惠子都在台湾。

  综上,结合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好友牧野田的采访以及历史事实,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1、周福康和边见须惠子离别的原因是:“开赴内地,和共军作战!”——就这样,周福康和边见须惠子在一个早晨就分别了(方军实地采访周福康语)。

  2、周福康和所谓的边见须惠子离别的日期是:1946年12月月底!!!因为70军开赴徐州参加内战就是在1946年12月底。

  3、周福康和所谓的边见须惠子台湾离别谁送谁?答案是:边见须惠子送周福康开赴内地打内战。

  而在抗战老兵之国民党军队口述《95岁的网红抗战老兵,今天终于“退休”了。》(来源:抗战老兵口述中心)一文中,我们却看到这样描述:

  【甜蜜总是非常短暂,1945年11月的一天,周福康去音乐教室找边见须惠子。“她不在,别的日本教员也不在,帮我们做翻译的中国教员说,边见须惠子和其他日本教员已经被集中起来,就要遣返回日本,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几天后,周福康从新竹赶到基隆港去送恋人,在码头,他让中国教员帮助传递了三句话给她。“第一句是我来看看你,以后再也没法见了;第二句是最后一次向你告别;第三句话是我会很想念你!但第三句话我让翻译不要说了,因为当时我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本来我想说完最后一句道别的话就上去拥抱她,可我还是没那么做。我们挥了挥手算作告别。这一别就是70多年。”】

郑州李爷:往事不能胡编——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

  来源《抗战老兵口述资料中心》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周福康再次提到所谓的边见须惠子与他伤离别,就变成了是1945年11月的一天。为什么这么肯定的说是11月的一天?因为周福康说了他亲自到基隆港去送的边见须惠子。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1、周福康和边见须惠子离别的原因是:和其它日本教员(太客气了,其实就是日本推行的殖民教育去中国化)一样,边见须惠子被遣返!!!

  2、周福康和所谓的边见须惠子离别的日期是:1945年11月!!!

  3、周福康和所谓的边见须惠子台湾离别谁送谁?答案是:周福康送边见须惠子离台遣返日本。

  ​李爷提要里说的数学问题,这是最基本的问题。你不能张口就来“四八三十六,挺大的了”,会让人笑话不说,你的立脚点就没有了,你所编造的故事再动人,也是不成立的。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采访周福康的描述和抗战老兵口述中心的描述,周福康和边见须惠子离别的原因相互矛盾,离别的时间整整差了1年。方军的描述中,边见须惠子送别周福康回大陆打内战。抗战老兵口述中心的描述中,周福康送别边见须惠子回日本。鉴于这种前后陈述天差地别的口述史(所以口述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边见须惠子是虚构的,是方军为了烘托内战的罪恶而打造的。

  第二点:方军画蛇添足,自相矛盾。

郑州李爷:往事不能胡编——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

  方军《我的恋人叫边见须惠子》

  所谓周福康再次加入国军被改编为“新五军”的问题,我们就不管了,这个错误也是搞笑的了。新五军在东北就被全歼了,和淮海有毛的关系?方军连这都不知道,基本功太差了。

  【——我就悄悄脱下军装,回家了。】

  方军在《我的恋人叫边见须惠子》描述周福康为了不打内战,厌恶内战,悄悄脱下军装回家了。

  【一解放,就是镇反运动。顾名思义:“镇压反革命远动。”周福康想跑都跑不了,因为,当年他回村时穿的是在台湾时发的美式军装啊。——乡亲们都看见了。】

  同样是在《我的恋人叫边见须惠子》方军描述周福康为什么解放后被镇压,最主要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周福康穿着台湾时发的美式军装被乡亲们看见了,而且都看见了。牛逼了!周福康是衣锦还乡吗?耀武扬威吗?还乡亲们都看见了。

  这里就是李爷提要里说的文科生逻辑问题,顾头不顾腚。

  方军为了描述周福康不打内战——悄悄脱下军装,回家了。

  方军为了描述周福康建国后受迫害——周福康想跑都跑不了,因为,当年他回村时穿的是在台湾时发的美式军装啊。——乡亲们都看见了。

  这军装到底是脱还是没脱啊?方军整的明白不?方军懂得这个逻辑问题不?所以说他顾头不顾腚。反正哪里需要了就哪里画一笔,需要了就脱,需要了就穿。

  ​更令李爷啼笑皆非的是,方军在《我的恋人叫边见须惠子》文中声情并茂的描述。

  92岁的抗战老兵周福康是个歌唱家,他高声唱到: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哪!千山万壑铜壁铁强,抗日地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要它在那里灭亡,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要它在那里灭亡!

  我不知道这首歌曲的名字,只是飞速记录下歌词。——方军。】

  方军,你爹是土八路啊!这是《在太行山上》啊!你天天打造抗战老兵啊!你说你不知道这首歌曲的名字啊!咱能不矫情不?能不画蛇添足不?

  李爷查询史料得知:

  周福康诈降、投降、改造、释放、再次投靠国军、进军官培训所,参加淮海战役。​解放后获刑。

  1947年1月,周福康所在的140旅(周福康口中的107师,当时实际上是140旅,70军被改编为70师,70军下辖的107师也被改编为140旅),时任旅长谢懋权。在方先觉的带领下同晋冀鲁豫野战军开战。70师(70军)140旅(107师)被围困,在旅长谢懋权指使下诈降,给王近山(亮剑李云龙原型)6纵18旅52团2营造成重大伤亡,几乎全军覆没。6纵增援部队渐渐围拢,140旅(107师)眼看突围无望,才再次投降。这次是真投降了。在随后进行的鲁西南战役中,国军70军(实际上当时是70师),连同军长(师长)副军长(副师长)全部被俘。

  107师(140旅)投降后,原准备被编入晋冀鲁豫野战军,但是正训练呢,高层听说140旅是台湾来的就全部被调走学习,进行思想改造。思想改造后都释放了。愿意参加解放军的留下,愿意回家的送行。周福康也被释放,他说他选择了回家。可是,很快,他和107师的部分军官就又加入国军并在徐州军官团参加整训。整训后被编入邱清泉第二兵团,参加淮海战役(是不是死不悔改?)。在陈官庄战役中再次被全歼。

  周福康所在的重新组建的国军70军在淮海战役中创造了一个神话:再次以2000人的规模,被共军俘虏。为什么说这次是神话,因为这次解放军只有2个人……当时是这样子的:国军70军2000人正窝在战场上寻找突围的口子,突然前方一个声音响起来。国军兄弟们,你们被包围了。投降吧,我们都是中国人。这时一个解放军战士边喊边站了起来。70军2000人的部队正在犹豫,队伍后面又一个声音响起来:缴枪不杀!你们被包围了。于是,70军的兄弟们在军官的带领下,都走了出来,整整2000多人。就这样,被2个共军一前一后的压着,被俘虏了。不知道这次周福康在不在。

  淮海战役中,杜聿明、黄维这样的超级大鱼都被抓了。所以中下级国军俘虏邀功都很难,太多了,30多万呢……怎么办?愿意参加解放军的,留下。不愿意的,发路费,可以回家。并且为了不使解放军关卡留难俘虏,每个国军士兵甚至将官都可以领一个【解放条】,这个解放条作用可大了,相当于今天的特别通行证,解放区畅行无阻。我想周福康应该也有一个,不知道还保留着没有,不然一定是国家一级文物。曾经有一个国军70军中尉排长(很巧,只是巧合。周福康也是中尉),在淮海战役中被俘。他以为他官很大了,结果没人理他。晚上他就偷偷的跑了……前后被俘、逃跑多达12次,也算是历险记吧,忍饥挨饿的。结果,等他跑到国军70军收容所的时候,发现别的被释放的70军军官,都慢慢悠悠的回到70军报到。他一问都是由共军依其志愿发给解放条,凭解放条安安全全堂而皇之的回来了。中尉那个恨啊!为啥我就没相信解放军呢!

  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就是不把出身农民的俘虏兵当成敌人,而是通过关心疾苦和诉苦等教育进行转化。在此基础上,如果愿意跟着我军参加革命的,则一视同仁;如果不愿意,则发给路费让其回家。淮海战役中,这一流程被大大简化,很多国民党军俘虏是上午被俘,中午进行教育,下午就成为解放军的一员进行作战。这些“解放战士”很多最终跟随华野大军打过长江解放了全中国,后面又加入志愿军九兵团出兵朝鲜,立下了汗马功劳。

  因此,淮海战役华野参战兵力大约42万,打完淮海战役一统计,陈粟一脸懵圈:哎呀,这咋46万!

  淮海战役的俘虏政策,瓦解了撤退到长江以南的国军将领的精气神。被释放的国民党军俘虏,很多都不愿再打仗悄悄回家了,另一些人继续参与国民党军的重建工作。不过不久后,再其他战役中,他们往往再次被俘。

  最后再说点史实:

  淮海战役,国民党总兵力80万。国民党军先后投入七个兵团、两个绥靖区,三十四个军,八十六个师,共约80万人,出动飞机高达2957架次。

  解放军参战部队共约60万人:华野十六个纵队,中野七个纵队,连同地方部队。出动飞机0架次。

  问:李爷,为啥解放军出动飞机0架次啊?

  答:打内战,解放军承(真)诺(的)不使用飞机。

  60万,包了80万。一锅夹生饭,愣是煮熟了。人民群众不傻,他们虽然没有文化,但是他们有手有脚,他们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做出选择,那就是:

  在淮海战役期间,江苏、山东、安徽、河南等地的人民用极大的物力、人力支援了战争。这四省共出动民工543万人,担架20.6万副,大小车辆88万辆,挑子30.5万副,牲畜76.7万头,船只8539艘;筹集粮食9.6亿斤,运送到前线的粮食4.34亿斤。

  “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全军覆没,缩短了民族苦难的历史。”——杜聿明

  “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陈毅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毛泽东

  人们常说“百炼精兵”,如果国军真是和日军血拼了8年,是不可能在3年内被人民解放军横扫的。——郑州李爷

  历史不容亵渎,往事不能胡编!

  请记住:只有毛泽东共产党建立的新中国,才使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真正站了起来!

  你还跪着?那是你的问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8-12-04/5385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12-05 00:08:26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