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中共“特别党员”奥地利医生罗生特

时间:2018-09-14 00:01:30   来源:党史文汇   作者:祝小茗    点击:

中共“特别党员”奥地利医生罗生特

祝小茗

在山东抗日根据地,有一位支援中国抗战、被陈毅元帅尊称为“活着的白求恩”的奥地利医生罗生特。

初入新四军

罗生特,原名雅各布·罗森弗尔德,1903年出生于奥地利加利齐恩的莱姆贝格。1923年考入维也纳大学医科系,专攻泌尿、妇科。1927 年毕业进入国家医院,因参加奥地利社会民主党积极开展革命斗争多次被捕入狱。1939 年初被德国法西斯驱逐出奥地利且永远不准返回。他便带了医疗器械和随身物品来到中国。当时的中国既是东方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又有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坚决抗日的共产党和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人民武装,他要以自己的专长为中国抗战事业服务, 为打败法西斯贡献力量。来华前,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介绍他到上海,与德国共产党员汉斯·希伯联系。希伯与他同为犹太族,已与中共地下组织建立了联系。

初来中国,罗生特用小妹寄来的生活费在上海法租界开了诊所,立住脚跟。希伯从皖南新四军回上海后,罗生特当即联系并加入希伯组织的学习小组,通过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著作,对中共和抗日根据地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多次提出到根据地参加战地救护工作的要求。希伯经过一段时间考察认为他在政治上是坚定的,便于1940 年10 月约他与新四军在上海的地下工作者吴之理会面,吴又向新四军卫生部长沈其震作了汇报。中共党组织批准他到新四军工作的要求。1941年3 月,经周密安排,沈部长带他抵达新四军军部驻地江苏盐城。

新四军代军长陈毅、政委刘少奇亲切会见了罗生特。军部还为他召开了欢迎大会,陈毅亲自主持,刘少奇致欢迎词。罗生特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介绍了奥地利人民反法西斯斗争情况,决心在中共领导下毫无保留将医术贡献给抗战事业。新四军军部任命他为卫生部顾问,协助沈其震工作。1942 年春,他提出入党申请。陈毅知道后,爽快地自愿为他作入党介绍人,并帮助他积极进步。经上级党组织同意,罗生特作为特别党员被吸收入党。这在党史上是很特殊的。

在新四军,他和卫生部副部长崔义田、主任齐仲桓一起,忙于开展军部以及附近第三师的医疗诊断、手术和讲学工作。军首长给他配备了警卫员、饲养员及一匹驮医疗器械的大洋马。1943 年,军部选调能说英语的卫校毕业生方政给他当翻译和助手,他和方政、警卫员李光3 人形成一个亲密无间的医疗小组。除从事医疗工作外他还创作歌曲、写文章,作宣传鼓动工作,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调查访问为素材撰写反映根据地军民火热斗争生活的著作。

未标题-1.jpg

穿着新四军军装的罗生特

妙手回春救元帅

为更好地发挥罗生特的作用,为中国革命服务,新四军曾于1942、1943年两次送他去延安,但都因路途安全没有保证未能成功。第二次预定经新四军第四师驻地皖东北、绕道重庆北上延安。由于地下交通线中断他滞留第四师。第四师师长彭雪枫、政委邓子恢请示军部请求他在第四师工作一段时间。1943 年春,八路军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第一一五师代师长兼政委罗荣桓因患尿血症,被陈毅推荐到第四师找罗生特诊疗。经详细检查他认为罗荣桓患的是肾癌,但因没有X 光机无法确诊,不敢贸然进行手术治疗,即暂时采取保守疗法,待有条件时再外出就诊。经他精心治疗和调养,罗荣桓的病情大有好转返回山东。

不久,罗荣桓尿血症复发,陈毅指派罗生特到山东为其治病。当征求他有什么要求时,他提出需要一位精通医术、又懂德语的合作者。不久,陈毅派毕业于河南大学医学院、北平协和医院研究生班,会讲德语、英语的时任新四军第七师卫生部长黄农同去山东。1943 年9 日下旬到达山东军区驻地滨海区莒南县。罗请他担任军区卫生部长,他十分谦虚,坚辞不受,罗荣桓只好安排黄农任部长,罗生特任顾问。

为尽快诊治罗荣桓的疾病,罗生特费尽心血。一到山东就进行全面检查、化验,结论为:再次出现血尿是因疲劳过度,建议罗荣桓住到卫生部,暂时摆脱繁忙的工作环境以保证治疗。为控制住病情,他制定了周密的治疗方案。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罗荣桓摸脉搏、测血压、观察小便、检查饮食安排。有时夜间也进行观察。经过一段精心治疗病情明显好转。1943 年冬,日军向山东根据地大举“扫荡”,罗荣桓因夜以继日地工作,治疗计划被打乱,刚刚有所好转的病情又加重了。在整个反“扫荡”中,罗生特跟随前后千方百计采取治疗措施,并对其活动严格限制。罗荣桓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的。

罗荣桓的病情从1944 年起渐趋严重。为确诊病情罗生特用山东军区仅有的一台容量很小的X 光机拍片,但片子很不清晰,对比度不好。于是派人去上海买回一部大的X 光机,但没电源又无配套的发电机。他只好用金属膀胱镜作尿道检查。每次检查罗荣桓都疼得大汗淋漓。他还不分昼夜地翻阅书籍资料,并向罗荣桓夫人林月琴详细询问司令员身体情况,同她一起研究症状和护理方法,向她提出观察病情、收集尿样的要求。在他对症治疗和精心护理下,此后两年中罗荣桓的病虽反复发作但仍能保证正常工作。林月琴后来回忆说:“罗大夫很会体会我这个做妻子的心理,他对我的安慰和要求是那样细致入微。他是一个高明的大夫。他对病人的治疗,不仅是生理的,而且是心理上的,不仅是病人本人,而且涉及病人身边的人。罗生特对罗荣桓的治疗是有功的。如果没有罗生特这位泌尿科专家的精心治疗,罗荣桓同志将会遭受更大的痛苦和折磨。”

抗战胜利后,罗荣桓对林月琴感慨地说,“五年计划”提前完成了,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了!五年计划指在罗生特到山东治病算起再活5 年,坚持到打败日军的那天。这中间若无罗生特的精心治疗和救护是难以想象的。

未标题-1.jpg

1941 年,新四军政委刘少奇(左)、代军长陈毅(右)和在新四军工作的奥地利医生罗生特在江苏盐城。

抗日根据地的又一位“白求恩”

罗生特在给罗荣桓治病的同时,在军区卫生部直属医院也担负着重要工作。他医术高超,对工作极端负责,对同志特别热忱,把所有心血都花在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上。当时,根据地党政军领导人、各界社会名流和周围群众都来找他看病,每次战斗结束后都有大批重伤员送来请他处理,平均每天他都要看几十个病人。首长为保证他的身体健康,给他规定了看病时间、人数,但这些规定常被他打破。在山东,他究竟给多少军民治过病、挽救过多少人生命,无法统计。就连他自己也幽默地调侃道:“医生好不好,看看身边有没有病人就清楚了,看来我这个大鼻子医生还算合格呀!”

老红军、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旅四团二营营长曾炳华,在甲子山战役中左腿负重伤,在旅医疗所、滨海军分区医院治疗16 个月,伤势却越来越重,人也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最后转到山东军区卫生部,经罗生特实施了两次大手术后竟奇迹般地好了。莒南县坊前乡一妇女,患重病多日汤水不进,昏厥休克,家人认为她已死去正要给她准备后事。罗生特路过立即实施抢救,后来她活到80 多岁。还有一次,他下午2 点多正准备吃午饭,门外抬来一个已“没有指望”的姑娘,父母哭天呼地指明要罗大夫救孩子。他检查后进行手术,从病人胸部清理出两大盘浓血救活了。1943 年冬,滨海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委符竹庭在赣榆战斗中头部负伤,他得知后当即出发,罗荣桓为其安全,特派一个骑兵班前往追赶。当追上时他已步行走出10 多公里。因赶路急促他的心脏病发作起来,但他不顾病痛坚持到符竹庭身边抢救。可惜符伤势太重经抢救无效牺牲。而罗生特深为自己迟到一步悔恨了好久。

他在妇产科领域也有很深的造诣,前来投医的女同志成群结队。他从一般妇科病、妇女不孕症到少见的生殖系统疾病都有精妙的治疗技术。1944 年,有位参议员彭老太太患乳腺癌并伴严重尿血症状。在当时的医疗环境看做这种手术困难很大。但他经过仔细准备成功进行了根治手术。这年秋天,山东军区为50 岁以上的同志举行集体祝寿,他被特邀参加。活动进行中,有位村长突然来报告说,有一产妇难产生命垂危。他急匆匆赶到时她已休克,听不到胎音。而炕上除席子外找不到任何干净东西。他把会上刚发的印有“寿”字的新毛巾垫在产妇身下迅速将死胎引出,挽救了产妇生命。几年来被他治愈的患者越来越多,群众称赞他是“妇女的救星”和神医。

在残酷的战争年代,罗生特是最早倡导实施计划生育的医生。行军打仗的军旅生活加大了女干部怀孕生产的困难。他到山东后女干部们纷纷找他做人工流产。在了解了女同志的处境和愿望后,他积极宣传计划生育,指导已婚女同志避孕,还劝导有孩子的革命夫妇做绝育手术。因此,他在女干部中享有很高威望。林月琴曾回忆说:“罗生特到来后,山东军区的女同志可获得了‘解放’,我们女同志特别感谢他!”

未标题-1.jpg

抗战时期,罗荣桓(左三)、罗生特(左二)等人在山东合影。

“真正高尚的人”

罗生特不仅是一位技术卓著的医科专家,还是一位出色的医学教育工作者。他作为山东军区医学顾问,根据当时严重缺医少药的情况,狠抓医务人员的培训和医院建设,并亲自授课。他讲课时,由黄农当翻译,采用通俗的语言,生动的讲解,使学员们听得懂记得牢。在他的关心与指导下,一批批医护人员成长起来,许多人成为我军卫生战线上的骨干。他在莒南县陈家老窝村亲自设计,建起一所近百间房屋的战时医院,其规模在当时的根据地中是首屈一指的。

罗生特到山东后,军区首长决定给予他特别照顾,每月发给他300 元北海币作生活费, 服装和首长同等待遇。他恳切地说:“我也是中共党员、八路军战士,给我这么多生活费会脱离群众的。”首长解释说:“你的生活习惯和我们不一样,时间长了会把身体搞垮的。”但他极力婉拒:“我的身体不是很好吗?若为了享受我就留在上海了,不会来新四军和山东的。”在他的一再要求下生活费减少到100 元,实际上连这个标准也达不到。他经常用生活费给伤病员买营养品,还有时请同志们聚餐。由于工作劳累,生活艰苦,他魁梧的身形慢慢消瘦了。

他来中国时尚未成家,1941 年进入华中根据地时已38 岁,到山东时已40 岁。大家都很关心他的婚姻问题纷纷给他介绍对象。一直到1949 年离开中国时他都婉言谢绝:“我虽喜欢有异性伴侣的生活,但结婚是件大事,我愿将来回国找本国人结婚。”在抗日根据地,他深知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里男女生活的严肃性,对中国纯洁的男女关系、风俗习惯非常尊重。因工作关系,他和女性交往较多,但非常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为女病人查病治病时,他一定请其他女同志在场,虽处于敌后艰苦环境但始终恪守这条原则,因此,赢得患者的无限尊敬和一致好评,称他是“真正高尚的人”。

抗战胜利后他特被派往东北工作,任东北野战军一纵队卫生部长。1949 年11 月,他返回奥地利。1952 年4 月22 日,因心脏病发在以色列去世。

罗生特走了,但其英名和国际主义精神却永远留了下来。1992 年,中共山东省委为纪念其功绩特将莒南县人民医院更名为罗生特医院,新建了病房楼和罗生特资料陈列室,并在医院前塑起了一座参照位于石家庄的白求恩塑像的5 米高的罗生特雕塑。10 月4 日,奥地利高级代表团来到莒南县城,罗生特的侄女和侄孙女也随同前来。中共山东省委领导及万毅、吴之理、张惠新、李磊、李光、刘洪德等老同志和罗生特生前战友等都先后到达莒南。10 月5 日,在五六百嘉宾的见证下,时任山东省副省长宋法棠和奥联邦议会常务副议长施图岑贝格亲自为罗生特塑像揭幕。山东省人民政府、中国对外友协、奥地利代表团和罗生特的侄女分别敬献花篮。

2013 年,对外友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主办了为期一个月的“伟大的奥地利国际主义战士罗生特生平展”,举行了 《中国的大时代———罗生特在华手记》中文版的发行仪式。对于罗生特的一生,胡锦涛曾这样评价道:“罗生特大夫从1941 年到1949 年间,把自己最宝贵的年华贡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他的光辉业绩已载入史册。他是中奥人民友谊的象征,将永远为后人所缅怀!”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8-09-13/5245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9-14 00:01:30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