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毛泽东遵照湘南特委指示参加并策应湘南起义

时间:2018-03-09 00:06:29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郭谦贵    点击:

毛泽东遵照湘南特委指示参加并策应湘南起义

郭谦贵

1928年3月上旬,湘南特委军事部长周鲁受湘南特委书记陈佑魁委派到了井冈山根据地,在宁冈砻市龙江书院召开会议,传达1927年11月上海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议和1927年12月31日中央指示及湖南省委、湘南特委的意见。

一、毛泽东遵照湘南特委进军湘南的指示

在宁冈砻市龙江书院召开会议,周鲁传达了1927年11月上海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议和1927年12月31日中央指示及湖南省委、湘南特委的意见。

关于中共中央对毛泽东的组织处分问题。不知是湖南省委传达错了还是陈佑魁交代错了,或者是周鲁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周鲁在宁冈砻市传达时竟将临时中央政治局开除毛泽东政治局候补委员资格的处分,说成了开除毛泽东的党籍。

周鲁还宣布:撤销工农革命军前敌委员会,原前委书记毛泽东改任第1师师长。成立第1师党委会,由何挺颖担任书记;并说师党委只能管军队中党的机关,对地方党不能过问。

接着,周鲁介绍了湘南暴动的情况,周鲁说:1928年1月12日,朱德、陈毅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5纵队”和陈佑魁领导的湘南农民自卫军智取宜章县城,揭开了湘南暴动的序幕,不到两个月时间,湘南暴动浪潮波及20余县,中心区域的宜章、郴州、耒阳、永兴、资兴、安仁等县相继恢复了党的组织,建立了苏维埃政权,组建了工农革命军第3、第4、第7师和两个独立团,发动群众打土豪,开展土地革命斗争。

周鲁赞扬朱德、陈毅等人领导工农革命军按照湘南特委的政策,“焚烧整个的城市,以分散敌人的目标,焚尽湘粤大道5里宽民房,以打断两广联络”;而周鲁对于“左”倾冒险主义者提出的“焦土战略”,导致了县委书记夏明震壮烈牺牲、死伤200余人的郴州反叛暴乱事件却只字不提。相反,周鲁对毛泽东在井冈山根据地的斗争则横加指责,说湘赣边界的领导是“右倾机会主义”,批评湘赣边区“烧杀太少!行动太右!”没有执行“使小资产变成无产,然后强迫他们革命”的政策。

最后,周鲁传达了湘南特委命令,让工农革命军留下少数人守山,主力部队全部调往湘南策应湘南暴动。

毛泽东在强大的组织压力面前,只好暂时服从。此后,袁文才、王佐的2团被留在山上,主力“部队经酃县十都,在水口中村集合,在水口正式成立师司令部,宣布毛泽东当师长(何长工回忆资料)。”

二、毛泽东在湘南开创了党史军史上的六项第一

就这样,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第1团和教导队向湘南开拔了。

这边主力部队前脚刚走,那边国民党军队便乘虚而入,留守井冈山的2团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躲入深山。根据地的平原地区全被江西敌军占领了,茶陵、遂川、宁冈的红色政权由于失去了主力部队的支持,也很快被推翻了。阶级敌人对人民群众进行了疯狂的反攻倒算。张开阳的老婆领着国民党军队在宁冈县到处焚烧群众的房屋,残酷的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好端端的一个根据地立时变了天,经历了一个多月血的洗礼。

1928年3月19日,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第1团和教导队到了酃县中村。毛泽东在中村周南学校召开了师委、酃县特别区委联席会议,听取了刘寅生关于酃县党组织建设和武装暴动的情况汇报,批准酃县特别区委改为酃县县委,由刘寅生为书记,周里为宣传部长,邝光前为组织部长;成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酃县委员会,由万达才任书记;将各地的暴动队员编为酃县赤卫大队,由何国诚任大队长,戴奇为党代表。

接着,毛泽东在中村主持召开群众大会,向到会的两千多名贫苦农民讲了一番富人为什么会富,穷人为什么会穷的道理。他还说,农民只有起来打土豪、分田地,才能获得翻身解放。

大会结束后,毛泽东从军队中抽调了一批干部,会同当地党组织,协助农民打土豪,插牌分田,把酃县“三月暴动”推向了高潮。

(一)毛泽东第一次给部队集中上政治课。

鉴于余洒度、苏先俊脱离部队所带来的恶劣影响,毛泽东感到要进行一次深入的政治思想教育,以统一思想、坚定意志。3月19日,在中村铺头旁边的八担丘板田里,毛泽东支起小黑板,第一次为部队战士集中上了为期一周的政治课。

此后,工农革命军在中村休整了一个星期。毛泽东把全部人马分成两个部分,轮流着给他们讲政治课。课堂就选在中村前面光秃秃的干稻田里。指战员们排成整齐的队伍,个个身上挂着子弹,掮着枪,坐在干枯的禾蔸上。毛泽东面前横放一张从老百姓家借来的小桌子,他侃侃而谈,讲中国革命的形势,讲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讲工农革命军的任务。

两部分指战员都是半天时间听讲,半天时间讨论问题。

3月30日,毛泽东带领部队继续南下,到了桂东县的沙田,一面派人设法了解湘南暴动部队的情况,一面在当地开展群众工作。

毛泽东首先帮助桂东党组织成立了桂东县委,由陈奇任书记;又帮助桂东县委建立了桂东县工农兵政府,由陈奇兼任政府主席。

(二)在桂东第一次开展全县分田运动。

据亲历者郭名成回忆说:

“1928年3月份,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来到沙田,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在沙田晒布堆召开了土地革命动员大会,随即掀起了插牌分田。按人头每人分七担谷田,以原耕为基础,有多的要退出来。插牌时,上插一块下插一块,两块牌中间的田就是分给这一户的。当时土豪也分一份田。”

1928年4月2日,工农革命军在沙田圩后的晒布堆召开开展土地革命的群众大会。晒布堆上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梭标林立。沙田一带的工农大众,胸前佩着红布条,雄纠纠气昂昂,从四面八方涌进晒布堆的草坪里。

十时许,毛泽东在桂东县工农兵政府主席陈奇陪同下步入会场。陈奇宣布会议开始后,毛泽东向近万名群众作了关于开展土地革命的动员报告。他紧紧围绕为什么要开展土地革命和如何开展土地革命的问题进行讲述。并号召广大人民大众在工农兵政府领导下,积极投入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斗争。

在这次大会上,工农革命军把打土豪缴获的铜元、衣物等分给到会群众;枪毙了给敌报讯、杀害革命军战士的反革命分子郭老保;还把几个民愤极大的土豪劣绅揪到台上示众……台下雀跃欢呼,一片欢腾。“打倒土豪分田地!”“推翻国民党统治!”“中国共产党万岁!”口号声此起彼落,响彻晒布堆上空。会后,群众立即行动了起来,掀起了土地革命的热潮。有20多个乡村展开了插牌分田。其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农民自己将楠竹削好牌子,写上姓名、地名、面积,以原耕为基础,按每人7石2斗左右的谷田插牌,不足的或多余的田,再由村工农兵政府统一调整;另一种也是以原耕为基础,由村工农兵政府统一制牌、号牌、插牌。在运动中,有人提出不给土豪劣绅分田,还有人要烧掉土豪劣绅的房屋。毛泽东得知后,及时制止了这些过左言行,他开导农民说:田,还是要分,只是不分好田。烧房子有什么用?我们革命,要消灭的是反动势力,是封建思想。房子留下来,还可以办学堂嘛!

不久,太平区(今沙田)和里仁区(今四都)成立了区工农兵政府。太平区西厢、南厢、北厢和豪里、贝溪、南边、周江、江湾、普乐、东水、蕉源、蛟洲、文昌、龙头、大湖、开山等20多个乡、村工农兵政府和赤卫队相继建立,农民协会及工商会等群众组织也纷纷成立。桂东的土地革命运动,在毛泽东亲自领导下,轰轰烈烈地开展了起来。

在毛泽东亲自领导和具体指导下,沙田一带的插牌分田运动,开展健康,进展顺利,成了井岗山斗争时期,最早的土地革命实践之一,积累了经验,为1928年12月制订《井岗山土地法》打下了基础。

3月底时,毛泽东获悉朱德、陈毅等人领导的湘南暴动出现了危机,部队将要撤出湘南,便派毛泽覃带上一个特务连,去与朱德、陈毅部联络。

(三)在桂东沙田第一次颁布治党治军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1928年4月3日,毛泽东在桂东沙田向工农革命军正式宣布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在井冈山时期一直为毛泽东挑着书籍文件、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龙开富曾回忆说:“我记得沙田圩背后有个沙滩湾,那湾湾里有些田,位于沙田圩街道不太远的东北方向,我们在那里集合开了会,主席讲了话,说没有纪律不成军队,没有统一指挥就不能打胜仗,然后宣布了三项纪律六项注意。我们开会的地方是在干田里,那后面还有山,有些树林,主席是站在田埂上讲话。”“茶陵打开时,缴的东西很多,公家没有要,抢的抢掉了,丢的丢掉了,影响很不好,后来毛主席便在沙田讲了三项纪律六项注意。”

毛泽东宣布的三大纪律是:第一,行动听指挥;第二,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第三,打土豪要归公。六项注意是:一、上门板;二、捆铺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东西要还;六、损坏东西要赔。

毛泽东还向指战员们逐条解释六项注意的含义与要求。针对“损坏东西要赔”这一条,他对战士们说:

“打破了群众的一只水缸,赔他一只新缸。虽然新缸不如旧缸光滑,但是,赔总比不赔要好,群众会满意的。”

毛泽东要求战士们要把三项纪律六项注意背得滚瓜烂熟,严格遵守,不得违犯。

为督促广大指战员认真执行群众纪律,前委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由副团长陈毅安任组长的“纪律检查组”,以三项纪律六项注意为标准,检查各部遵守群众纪律的情况。当部队离开一个地方时,“纪律检查组”的成员还要分头到群众中去了解情况,听取意见,查漏补疏。

(四)由桂东沙田出发第一次策应朱德陈毅部队。

4月上旬,毛泽覃带着特务连回到了沙田,向毛泽东详细汇报了寻找朱德、陈毅的经过。

毛泽覃在毛泽建引领下到了耒阳城郊,见到了朱德、陈毅。朱德等人正在危难之中,准备率部转移,突然见到毛泽东派来的联络员,非常高兴。朱德向毛泽覃介绍了湘南暴动的情况,又说了他们目前的处境:

那是在1928年3月10日,国民党南京政府向湘粤两省国民党军下达了“协剿”湘南的命令。很快,湖南国民党总指挥白崇禧和广东国民党军总指挥李济深就分别组成了“协剿”军。到3月底,湘粤协剿军分别集结到了湖南衡阳和广东乐昌。在强敌压境之际,由于湘南暴动执行了湘南特委的“焦土战略”,引起人民群众不满,部队已经失去了群众基础,无法立足了。

毛泽覃向朱德、陈毅等人建议说:湘南起义部队应当向井冈山靠拢,与工农革命军会合,在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中段建立革命根据地。朱德立即召集会议,讨论毛泽覃的提议。湘南的干部战士们闻讯十分高兴,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上井冈山,找毛泽东去!于是,朱德、陈毅等人便决定率领主力部队2000余人和湘南农民军8000余人,分头撤出湘南,向湘赣边界的井冈山转移。

毛泽东在沙田听罢毛泽覃的汇报,当即决定以第1团和教导队为左翼,离开沙田,向湘南方向的汝城进发,从南侧牵制敌人,掩护湘南暴动部队;毛泽东又派人传令井冈山上袁文才、王佐、何长工率领的第2团为右翼,西向资兴、彭公庙方向前进,接应湘南部队。

4月5日至8日,毛泽东率第一师第一团先后在桂东寒岭界的老虎垅、荷洞坳、凉亭坳,汝城暖水的银岭脚、鸭屎片与汝城宣抚团何其朗部,在汝城县城西面的曹家山、桂枝岭、会云仙等地与胡凤璋部激战。4月8日,在汝城党组织和群众支援下,毛泽东率部一举攻占汝城县城,迅速打开县狱,救出被关押的革命同志和无辜群众,并放火烧了县公署。4月9日,又与胡凤璋援兵在县城附近发生激战。考虑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自4月5日以来已在汝城阻敌四日,为湘南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转移赢得了时间,毛泽东即命部队撤出战斗。

毛泽东在汝城期间,利用田庄墟日召开了5000多人的群众大会,号召广大农民群众起来暴动,开展土地革命。进攻县城时,毛泽东及团部驻扎在土桥黄家村黄素轩家大院。为感谢村民的帮助,毛泽东把钱包好悄悄放在主人的壁柜上。毛泽东还到了汝城、资兴边界的龙溪洞,指示何翊奎、钟碧楚、刘光明等留汝城南洞、资兴东坪一带,组建了中共资汝边区支部,创建了井冈山外围西边山、龙溪根据地,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和农民赤卫队,并以西边山瀑水村游击队员郭秋林家为联络站,沟通了西边山、龙溪根据地与井冈山的联系。

在毛泽东指挥下,工农革命军主力迅速插向桂东、汝城之间,监视汝城的国民党军队,防止该部进入酃县;同时准备拦击从广东方向追来的敌人。在汝城附近又击溃了土匪胡凤璋部,与胡少海、陈东日等人率领的宜章农民军第3师会合在一起。

毛泽东会见了胡少海师长和陈东日副师长,并与他们约定:以工农革命军第1团为前部,开赴酃县,由他们率领宜章农军第3师和随行眷属等,随后跟进。

毛泽东率领部队经土桥、田庄、邓家湾一带到了资兴县东南三四十里的龙溪洞,又遇到了萧克领导的独立营。

萧克的独立营是由宜章县黄沙、梅田两区农民军组成的,在撤出湘南时与大部队失掉了联系。他们突然与毛泽东的部队相遇,顿时紧张起来。萧克传令准备战斗。1团先头部队发现他们是农军,副团长兼1营营长陈毅安就过去和他们联系。

陈毅安领着萧克走到毛泽东跟前,介绍说,这位是宜章独立营副营长萧克。毛泽东亲切的握着萧克的手,风趣地说:“好哇,没接到朱德,接到个萧克!”说罢,他打量着这支五六百人的队伍,问萧克:“你们有多少人枪?”萧克答道:“人倒有600多,枪只有七八十支,都是梭镖,所以叫我们梭镖营呢。”“梭镖营?”毛泽东感慨地说:“是啊,果然那么多梭镖。揭竿而起,这就是揭竿而起呀!”

毛泽东告诉萧克:朱德的队伍已经向东转移了。毛泽东又把今后的行动方向告诉了萧克,希望萧克和第1团一起行动。萧克非常高兴,就与1团会合在一起,经资兴青腰、彭公庙、炎陵中村、水口等地,向井冈山根据地进发。

此时,工农革命军第2团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在袁文才、王佐、何长工率领下到了资兴,与邓允庭、蔡协民领导的湘南农民军郴州第7师会合在一起。他们在资兴以南的滁口与国民党第16军范石生的部队遭遇,发生了激战,撤出战斗后退回到资兴,又和陈毅率领的从郴州退出来的一部分农民军及以湘南特委书记杨福涛为首的地方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会合在一起,撤退到资兴城北七八十里的彭公庙。

这位杨福涛就是二十年代初毛泽东在长沙培养起来的工人领袖。

这天晚上,陈毅召集何长工、蔡协民、袁文才和杨福涛等人开联席会议,研究下一步的行军路线。杨福涛等湘南特委负责人本来就不愿意上井冈山,如今受了挫,就更不愿意往前走了,竭力主张把队伍带到衡阳去。他们说,越是在困难的情况下,部队越应该在白色恐怖严重的区域坚持斗争。陈毅对他们说:

“我们的部队是要去井冈山的,你们最好是跟部队一起行动。如果回湘南,你们男女老少七八十人,各种口音各种装束都有,还挑着油印机,一路民团查得很紧,怎么走得过去呢?同志们,不要作无谓的牺牲吧!上井冈山以后,我们再设法送你们走。”

可杨福涛等人不听劝告,固执己见,第二天就带领一部分人离开部队,向衡阳方向行动了。后来他们在安仁、耒阳边界上统统被敌人抓获,惨遭杀害。

杨福涛时年35岁。此前,他在1928年初被湖南省委任命为湘东特委书记,2月间奉命以省委特派员身份前往湘南,协助朱德、陈毅等人领导湘南暴动,3月出任中共湘南特委书记。杨福涛牺牲后,由于消息闭塞,1928年5月20日仍被湖南省委湘潭改组会议推举为省委书记,这年6月又在中共“六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

就在杨福涛等人走后不久,第2团接到了毛泽东的指示信,信中说由他带第1团在后面掩护,要袁文才、王佐、何长工等人立即撤回井冈山。陈毅等人大喜,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率领会合起来的3支部队,沿着第2团的来路撤向井冈山。当他们走到酃县沔渡时,又与朱德,王尔琢带领的部队会合在一起,继续前行。

(五)在炎陵十都第一次“朱毛”会面。

毛泽东到达炎陵县十都镇的万寿宫。毛泽东第一次与朱德会面。1987年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朱德年谱》中,详细记载了这一历史性事件。从此,“朱毛”便化作中国革命史上一个鲜明的符号,成为胜利的象征。

4月19日,第1团到达酃县县城。傍晚时分,毛泽东来到一座祠堂里,看望先行到达这里的郴州第7师党代表蔡协民。

毛泽东问起蔡协民离开长沙后的一些经历,聊了一会儿,他见夜幕已经降临,便起身告辞。

(六)在炎陵县城第一次掩护朱德陈毅各部进驻井冈山。

4月20日,一直尾追湘南暴动队伍的国民党第8军吴尚部的1个团,从茶陵方向酃县县城逼近。毛泽东立即命令1团除一部警戒东南方向外,大部从西门出发,分兵两路,抢先登上城西的高山,利用有利地形,阻击敌军,掩护朱德等各部安全进山。

中午时分,战斗打响了,十分激烈。在第一线指挥作战的张子清团长腿部负伤。敌军眼看损兵折将而不能取胜,只好向茶陵方向退去。

毛泽东、何挺颖也不追赶,率领第1团离开酃县,回师宁冈。

4月28日,毛泽东率领的工农革命军回到了宁冈砻市。从此,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入了鼎盛时期。

(作者单位: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8-03-07/4913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3-09 00:06:29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