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毛泽东说:中校不行授上校,上校再不行直接授少将

时间:2018-02-08 00:08:01   来源:微信“新军传媒”   作者:陈先义    点击:

毛泽东说:中校不行授上校,上校再不行直接授少将

陈先义

  雷英夫,又名雷霆臣,出生于1921年,河南洛阳市孟津县雷河村人。我国优秀的战略家,军事家。1937年任山西新军教导师2团连指导员,5月任八路军晋西南独立第一游击支队宣传员,6月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9年秋,毛泽东主席推荐18岁的雷英夫为叶剑英参谋,对外公开身份是18集团军参谋。

  陈先义,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国家重大题材影视作品审查专家组成员。原籍河南兰考,北师大毕业,曾任后勤学院教员、解放军报文化部主编,2011年退休,现从事重大题材文艺研究。著有《为英雄主义辫护》《走出象牙之塔》《捍卫我们的英雄》《追寻丢失的精神》等十余部,另有报告文学、散文集《横槊东海》《战神之恋》《在统帅部当参谋》《中国军人看世界》等作品。其作品曾多次获中国新闻奖政府一等奖,全军文学创作一等奖。曾获全军具有突出贡献拔尖人才一等奖。

  停战谈判,毛泽东为我升“军衔”

  毛泽东说:中校不行授上校,上校再不行直接授少将

  陈先义 执笔   雷英夫 口述

  此文选自由我执笔、雷英夫口述的回忆录《统帅部参谋的追怀》,如今读来,依然觉得很有历史的韵味,特意与各位读者共享。以此来表示对革命先辈的敬仰和怀念。

  抗战胜利后,停战谈判期间,我奉命调国民党、共产党和美方代表组成的三方军调部工作,先是当叶剑英的随从参谋,后担任计划执行科长,军衔都是中校。这个军衔也完全根据临时需要的设置。

  到了1946年6月,接替宋时轮将军担任执行处长。我军因为没有军衔,只有穿国民党军服,配蓝色三环标志。

  执行处是军调部第一处,任务干什么,就是“吵架”,天天开会,天天吵架。宋时轮将军你、李聚奎将军和我都是吵架专家。后来宋时轮和李聚奎调回解放区后,担子落在我一人肩上。

  6月一天,一个非常棘手的案件落在我头上,这件事之大,甚至可能影响整个局面,或许成为点燃内战的导火索,所以它直接惊动了党中央和毛主席。

  这就是执行小组的国民党代表、少校雷奋强在山东被我军战士击毙了。这件事情震动确实极大。一是死者是军调部代表,又是国民党少校。二是在和谈关键时刻。我接到事件报告后立即向延安汇报。

  国民党方面上报给了蒋介石。

  蒋介石知道后非常兴奋。他认为机会来了,他根本早就没有耐心继续谈判,准备利用这件事停止调处,发动内战。

  老蒋立即亲自命令他们的谈判负责人郑介民,一定借机要跟共产党大闹一番,闹得越大越好。步骤是先是向共产党提出严正抗议,而后把他们23个小组的代表联合通电,称如果共产党不惩办凶手,他们立即停止谈判,全部撤回南京,并且做好用兵讨伐的全面计划。蒋介石方面还公开提出,共产党一定要惩办主要负责人陈毅。

  情况万分紧急,一触即发时,美国人一屁股坐在了蒋介石一边。美方公开支持把雷奋强的尸体运到北京举行“国葬”。美国人说,共军击毙了雷奋强,等于破坏了和平。事情太大。

  这个情况向延安报告后,毛泽东非常重视,指示无论怎样先弄清情况。在情况不清楚之前,蒋介石单方面拿这个事情大作文章,表示绝对不接受。

  毛泽东指示,第一,由叶剑英首先代表我方在军调部严厉驳斥国民党方面的造谣污蔑。第二,立即派出特别小组现场调查。

  国民党方面无可奈何之际,只有同意我方关于进行调查的要求。小组成立前,李克农、叶剑英先找我谈话,要我代表中共去处理。我觉得事情太大,表示犹豫,怕完不成任务无法交代。不如换个资深老同志去。

  李克农不容商量说,原来两个方案,一个是你,另一个是陈士渠,我们考虑陈士渠是新四军参谋长,职务高,遇事好办,但毛主席决定派你。无可商量。因为你军衔低一点,是中校,低一点很多事情就可以不受拘束,有更有利的一面。

  叶剑英这时插话说,你看过《三国演义》吧,三国上孙权派陆逊守陆口,眼下去山东也是守陆口啊。

  我赶紧摆手,说,我可没有陆逊之才。既然主席派我,我服从命令就是了。

  就这样,我成了三人特别小组的中共代表。先去济南,再去临沂。

  国民党来的是一个老牌特务温天和,是军统的干将。美方代表叫马亭,是军调部美方副参谋长。双方通令各方部队,必须无条件配合调查。

  我们小组刚到济南,国民党军队竟然以不小心枪走火为名,向我方人员开枪射击,我就立即抓住这个时机,向他们提出强烈抗议。严正指出这是国民党蓄意破坏调处的一个阴谋。人证物证俱在,国民党方面的王耀武当场向我方赔礼道歉。可第二天正在调查,国民党又布置伪军再次向我射击,结果开枪的罪犯当场被抓。我当场愤怒斥责国民党代表温天和,面对铁证,这个老特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在案件调查中,国民党做了一系列伪证,在我再三盘问下,漏洞百出,最后终于弄清了真相。

  原来雷奋强那天由晏城去济南时,乘辆轧道车,他虽是国民党代表,却没配带任何标志,进入解放区,我方士兵一再警告,他拒不接受检查,命令车横冲关卡。在他横冲过程中,便造成流血事件发生。

  铁的事实面前,美方和国民党代表不得不承认,责任在雷奋强。

  最后三方共同作调查结论:一是事故全在雷。二是对此事不再采取任何行动。

  这一下子还了得,国民党方面所有谣言都被推翻了。蒋介石发动内战的阴谋也未得逞。老蒋认为大大丢了面子。

  蒋介石大怒,骂郑介民就是一个蠢猪,饭桶,随即他一道命令,把国民党代表老特务温天和押回南京,交军统局法办。其实这个老特务这次为了作伪证,是想尽了办法,可以说费尽心机,但最终还是被老蒋惩处。

  事情还没完,蒋介石方面随即提出一个非常蛮横的要求,一定要求换掉我,说的理由是,雷英夫军衔太低,根本不配进入军调小组重要岗位,与他们方面的军衔相差不少。

  其实,之前和中间郑介民已经提出过关于我的军衔问题,这次美蒋方面联合提出来,是第一次。这个问题显得就很重要了。

  据说,郑介民在案件还未结束时,曾在私下恶狠狠的说:雷英夫这家伙太坏,不好对付,一定要求调换他,如果共产党不换,就一定想法干掉他。

  这些情况很快被我方情报知道了。并且也提醒我注意安全。但我并不畏惧,心想如果被特务行刺牺牲了,虽不是战场,但同样是为人民尽忠,一样是光荣的。

  以军衔太低换我的事情,计划报告到了延安毛泽东主席那儿。并且他们要暗杀我的阴谋也报告了中央。

  毛主席看了报告后说:雷英夫是我们中共代表,军衔高低与他们何干?他们三番五次提出要撤换雷英夫,这本身就很不正常。告诉他们,换人我们坚决拒绝。

  接着,毛主席对我方军调部负责人叶剑英说,这件事从另一个角度看,证明雷英夫是个好同志,他立场坚定,策略灵活,国民党和美国人怕他,恨他,证明他是一个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人。

  叶剑英提出军衔的问题很棘手,如何向他们答复。否则他们已经以军衔理由拒绝雷英夫在军调部工作了。

  毛主席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从两个方面对付他们,第一,坚决不同意换雷英夫。雷英夫军衔高低是中国共产党内部事务,不容他人干涉。第二,如果老蒋和美国人非咬住雷英夫军衔问题不放,那么我们现在就宣布,给雷英夫上校军衔,他们如果说还不行,那么我们就立即宣布,给雷英夫晋升少将。

  毛主席说完,叶剑英说,这样他们就无话可说。

  毛主席说,还是那句话,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坚决反对,敌人反对的我们就坚决拥护。一个军衔还能难倒我们。

  几天以后,根据毛主席的提议,我的军衔由中校变成了上校。当我佩戴上校军衔进入军调部时,美方和蒋方代表都傻眼了。精心弄的提议结果弄了个没趣,哭笑不得。其实,这个时候我军根本就没有什么军衔,明明知道这是演戏,但又毫无办法。

  我真正有了实际意义的军衔,还是全国解放以后,我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的时候。

  这些都已经成为往事。但在那个年代,谁也不曾想到,军衔也可以用于对敌斗争的手段和方式。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8-02-07/4868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2-08 00:08:01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