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张全景:在伟大斗争中沿着十月革命的道路前进(系列谈之四)

时间:2017-11-15 00:14:59   来源:察网   作者:张全景    点击:

在伟大斗争中沿着十月革命的道路前进(系列谈之四)

张全景

原编者按:为了贯彻十九大精神,加深对十月革命的理解,我们特刊发原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张全景同志 “在伟大斗争中沿着十月革命的道路前进” 的系列文章。供读者学习参考。本系列文章共分五篇连载,此为第四篇。

系列谈之四:

坚持十月革命的道路,就要克服模糊认识正确看待苏东剧变,敢于同各种错误思想和行为作坚决斗争

苏联作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曾经以无与伦比的力量推动了历史的车轮,给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社会主义阵营的发展壮大,迎来了共产主义运动的空前高涨。但是,自赫鲁晓夫上台以后,苏联这个革命的火车头渐渐地刹车、拐弯,到了戈尔巴乔夫就翻车了。从量变到质变、从渐变到突变起于赫,止于戈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寒始于立冬,而不应归于盛夏。说苏联解体起因于列宁,说斯大林应对苏联解体负责,是崽卖爷田爷负责的唯心史观。

苏东剧变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到了巨大挫折,但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马克思主义者历来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真正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总结好苏联垮台的教训,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无疑是一大笔宝贵的财富。

2003年,我曾到俄罗斯专门就其中的历史轨迹进行探寻,并与俄共中央多位领导同志进行了座谈。概括来说,苏共失败的原因既有政治原因又有经济原因,政治原因是主要的;既有内因又有外因,内因是主要的;既有主观原因又有客观原因,主观原因是主要的;既有历史原因又有现实原因,现实原因是主要的。具体说来,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两面派、阴谋家、野心家、修正主义分子篡夺了苏共领导权,背叛了党和人民,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袖;

二是苏共当权者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放弃了其指导地位和作用,丧失了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权;

三是苏共没有把党的组织建设好,丧失了党的先进性;

四是党内腐败,严重脱离群众;

五是苏共在干部队伍特别是领导班子建设上,严重违反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任人唯亲。

在诸多原因中,必然有一种是主导的、起决定作用的。从根本上来说,问题主要出在苏共党内,关键在人,是其主要领导人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从赫鲁晓夫搞修正主义,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到戈尔巴乔夫搞指导思想上的多元化、政治上的多党制和议会政治、经济上搞私有化,军队建设上的非党化、非政治化,摒弃了无产阶级专政,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对外屈服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压力,结果走上了歧途,葬送了几千万人流血牺牲换来的胜利成果。

事实证明,是人变质,党才变修,国才变色的。苏联国歌作者米哈尔科夫分析苏联解体原因时说,盛极一时的苏联为什么突然垮台,首先必须要明确“共产党员”和“共产党人”这两个概念。“共产党员”指的是加入了共产党,有党证的那些人。“共产党人”指的是信仰共产主义必然胜利,并且愿意为这一信仰流血牺牲的人。这两个概念是完全不同的,共产党人不一定加入了共产党,共产党员也不一定信仰共产主义。苏联只有数以千万计的共产党员却没有共产党人,更缺乏斯大林这样的共产党人领袖,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一类反共的“共产党员领导人”在领导机关中占了绝对优势。到了苏联解体前,苏共高层领导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赞成搞资本主义,这正是苏联20万党员时建立了苏维埃政权,200万党员时打败了德国法西斯,2000万党员时丢掉政权的最根本原因。

苏联的社会主义来的快,垮的也快美国的资本主义咋就活得滋润资本主义腐而不朽,社会主义一腐就朽,原因何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实,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用马克思主义观察社会、反思历史、直面人生,答案又是那么简单明了:人是社会的主体,历史是人创造的,人需要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去指引。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如何认识人是思想路线的基础。马克思主义看到了人的自私性与私有制是产生阶级的根源,同时又指出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中改造主观世界,实现公有制的同时实行“两个决裂”,私欲会得到遏止,人美好、善良的一面得到最大发展,成为社会前进的不竭动力,所以,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资产阶级则认为人自私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利用人的自私性作为社会发展动力是天然合理的,只要法治打击了因邪恶犯罪,做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就符合人类社会的规律,因此,资本主义永远存在,社会主义只能垮台。这是两条截然相反的结论。

因此,不难理解共产党人要消灭剥削阶级,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共产主义,必然要同资本主义作坚决的斗争,要实行“两个决裂”,“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执政党要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说到底是怎样看待社会主义社会的人。社会主义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是有阶级并逐步走向阶级消亡的社会。人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中是一身二任,没有人去联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就谈不上社会的发展。有人有世界,没人没世界,世间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因为有了人,才有了人间的奇迹。离开了人的全面发展去侈谈社会的发展,见物不见人,见人不见思想,是庸俗唯物主义;离开了阶级、阶级分析去观察社会和人,不承认阶级斗争在阶级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是历史唯心主义。

共产党人是普通的人,又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所谓普通,就是不管权力大小,都是人民中的一员,是人民的公仆,没有任何特权所谓特殊,就是把人民的利益和共产主义事业放在高于一切、大于一切的位置上,领导干部尤其是高层领导更应是这样。如果,用抽象的人性抹杀共产党人的特殊性,用领导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降低了对领导干部的要求,那么,权力越大、地位越高的人就越容易被腐蚀,越容易变质。高中级干部变质了,他们周围的人,就会迅速出现一批官僚、一批富豪。防止和平演变最担心的共产党内部出问题、特别是中央出问题,正是基于出主意(制定路线、方针、政策)和用人两个方面。

必须充分认识,社会主义是两大阶级对抗的产物,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成功之作,要保持和发扬这一成功,使领导干部和领导集团保持革命战争年代那么一种革命热情、那么一种革命精神、那么一种革命劲头,就必须把握好阶级斗争这个重大原则问题。时刻牢记阶级、阶级斗争仅仅与一定的生产发展阶段相联系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这是消灭剥削、消灭阶级的必要条件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又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真正马克思主义者。

讲阶级斗争能凝聚群众,分清大是大非,清除党自身的垃圾,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防止堕落为特权阶层和形成既得利益集团,使敌人越来越少不讲阶级斗争,混淆了敌我、是非界限,不知道依靠谁、团结谁、打击谁,欺骗了自己,麻痹了群众、离散了群众,资产阶级拉出去打进来的手段会百倍灵验,敌人钻进了共产党的心脏,当权者在攫取私利中加速自腐,敌人会越来越多,自己培养了自己的掘墓人。

搞阶级斗争,解放的是绝大多数人,剥夺的是极少数人,教育改造着所有的人讲阶级斗争使人成为“社会人”,提高的是共产主义觉悟,人们在欢乐向上的氛围中凝聚起来、同甘共苦奔向未来不讲阶级斗争使人成为“个体人”,革命时焕发出的干劲和热情迅速消退,人们在争夺金钱利益中成为散沙、只顾个人一时享受。搞阶级斗争熄灭论,剥夺的是绝大多数人,解放的是极少数人。

闹革命时,激烈的阶级斗争使资产阶级产生分化,许多剥削阶级出身的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认清了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反动性,毅然与私有观念决裂,“大义灭亲”,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背叛了自己的阶级走上革命道路,推动了革命成功夺取政权后,放弃了阶级斗争使无产阶级产生了分化,许多人动摇了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回到了剥削有功、压迫有理的老路上,私有观念成了新货色。

资本在原始积累中一方面使人变得冷酷无情失去人性,另一方面资产阶级人性论自私自利又成为资本原始积累的最好帮手。“过去地主资本家捞,现在轮到我了”,重利忘义,只顾个人和眼前利益,纷纷背叛自己的阶级,成了革命的叛徒,共产党就失败了。官僚政治——取消阶级斗争,取消阶级斗争——加速官僚化,当党内“管他什么主义,只要过好日子就行”的思想占了多数时,“阶级斗争熄灭论”的成效就显现出来了。

正如《苏联解体亲历记》的作者小杰克所说,共产党只要抛弃了阶级斗争,搞什么主义已无关紧要了。可见,共产党夺取政权靠阶级斗争,共产党丢失政权是因为取消了阶级斗争。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纲,以资本扩张为中心,以对社会主义和平演变为根本战略,实际上搞的是阶级斗争。共产党搞社会主义,取消了阶级斗争就等于向资本主义缴械投降。苏联垮台是苏共在阶级斗争中没有制定一条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的结果。

讲马克思主义,不讲阶级斗争,马克思主义就成了空壳搞社会主义,不要公有制,社会主义就成了空壳。共产党在两个空壳中是不能生存的。同时资产阶级对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这两个外壳又是极端仇视的,要千方百计地顶破它。当外壳顶破之时,就是剧变和彻底复辟资本主义之日。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抛弃了阶级斗争,理论创新就走到了邪路上;改革发展社会主义消解了公有制,社会主义就走到了绝路上。

赫鲁晓夫以后的苏共领导人都是在阶级斗争问题上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明明客观上,国际国内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甚至是激烈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但党的最高层却不去正视它、面对它,采取的是鸵鸟的伎俩,说什么“剥削阶级已经消灭了”,已经不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了”,“已经建设共产主义了”,这就严重违反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根本原则,也是最大的离经叛道。

把头埋在沙堆里,对明摆着的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剩下的只能是阶级敌人如雨后春笋、明火执仗地进攻态势,人民群众则处于软弱可欺、任豺狼虎豹宰割的地步。领导干部受到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官职升一级、私欲长一寸,少数人口喊代表多数人,实则从搞特殊到搞特权,制定以权谋私的路线政策,以最大限度地瓜分革命成果,攫取最大利益。权力去为既得利益集团把方向、出政策,成了贫富悬殊的杠杆,领导集团就蜕化变质了。

方向路线的错误是最大的错误,政策策略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个革命政党夺取政权以后,主要领导人理论上一旦陷入庸俗唯物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的泥潭,实践上就会沿着唯生产力论和恶动力调动积极性走下去,革命就会走向反面。实事求是成了事实求非。冷了忧国忧民的、否了为国为民的、好了祸国殃民的。领导集团的变质使堡垒不攻自破。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都是在思想路线上犯了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错误,政治路线上则是右倾机会主义,对外屈服投降于帝国主义,对内依附于新生资产阶级。治国没有“纲”,搞“阶级斗争熄灭论”,导致了改革改向,开放投降,最终人腐政亡。

苏联垮台的教训证明,执政的共产党,犯了“左”的错误,比较容易纠正,因不是方向性的,其根源在于大家为了证明自己更革命,一般不会动摇信念,自腐灭亡可能性几乎等于零犯了右的错误,搞修正主义,很难纠正,其根源在于为了使一己私利最大化搞投降主义,会心甘情愿地走向亡党亡国。这是因为当权者想使国家在“安乐死”中自己获得新生。犯“左”的错误时,是左派中找右派,清官中找贪官犯右的错误时,是右派中找左派,贪官中找清官。

无数事实说明,做现实主义者容易,做理想主义者难,做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更难。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是万里长征迈开了第一步,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向着共产主义前进,是一路披荆斩棘、爬大坡,是千难万险、千辛万苦退回资本主义去,是坐滑梯——欢欢喜喜一滑到底。漫漫路上求索攀登、吃苦头,多没劲一屁股坐下去即可现得利、有甜头,多来劲。因此,“左”是一时的主要危险,右是一贯的、最终的主要危险。

革命刚成功,正确路线占主导地位,共产党生机勃勃,说得到做得到,全心全意为了人民立功劳随着右转再右转、腐败再腐败,就走向说得到做不到一旦到了右的不能再右,就走向说一套做一套,“口言善,身行恶”,领导干部成了两面人,工作是强弩之末,利益是最后一把明明搞资本主义,却说搞社会主义,大贪在朝、中贪在市、小贪在野,无官不贪,执政党也就病入膏肓了。即便经济上去了,经济这个中心被拖到哪里只有“鬼”知道。这就是苏联为什么人均100卢布时建国,1000卢布时打败法西斯,3000美元时灭国。

苏联解体从反面证明了毛泽东防止“和平演变”和防修反修理论的正确性。当年,毛泽东针对帝国主义的预言和苏联赫鲁晓夫上台后的蜕变,旗帜鲜明地提出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方针。包括批判“学而优则仕”、“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推进“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干部参加劳动,密切联系群众,工人参加管理,批判赫鲁晓夫(九评),“学雷锋”、“学焦裕禄”、“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解放军”,提出培养接班人的五条标准,反对高薪等一系列提高社会道德水平、保证人民当家做主和维护社会平等的措施。

毛泽东在斗争中使自己的马列水平不断提高,又用自己不断提高了的认识指导改造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斗争。在毛泽东那里反“和平演变”的斗争,就是步步深化的斗私批修。毛泽东把批判的武器交给群众,让群众在运动中受到教育,锻炼本领,知道什么道路可以走,什么道路是不能走。表现出了一个伟大革命领袖高瞻远瞩的政治远见、博大深邃的思想、坦荡宽广的胸怀、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勇于开拓的非凡魄力、炉火纯青的斗争艺术、杰出高超的领导才能。

毛泽东在处理阶级斗争的具体做法上也许有不妥的地方,但毛泽东作为伟大的战略家,思考问题从来都是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习近平也是如此。从这一点出发,就能理解为什么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形势估计过于严重了。如果没有毛泽东对阶级斗争形势的严重估计,就没有老一辈革命家,在64事件和苏东垮台后,对毛泽东当年关于阶级斗争论述的新认识;就没有40年后,人民群众对毛泽东继续革命、反修防修和防止和平演变理论的全面认可。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边是敌对势力借机掀起的否定马列主义、否定十月革命、诋毁革命领袖以及非毛反毛的浪潮另一边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毛泽东热,越来越多的老一辈革命家、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从正反对比中认识了毛泽东继续革命、反修防修和防止和平演变的理论。

应该看到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和党内外反共反人民的右派,依附于外国的汉奸卖国势力,一刻也没有停止沉船、推墙、夺权,一刻也没有停止蛊惑煽动反对党领导一切、反对走社会主义道路,一刻也没有停止给习近平同志制造困难。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总是借否定文革反毛反共进而反习。在党中央没有作出新的决议之前,要在坚持81年历史决议的同时,把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出发点、初衷与“文化大革命”的具体做法区分开来。邓小平说,搞文化大革命,毛主席的出发点是好的。王震说,“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了50年”。王光美说,看现在的情况,毛主席当初是对的。钱学森说,丢掉公有制和毛泽东思想中国就完蛋了。

事实充分说明,正是毛泽东同志奋不顾身的革命斗争精神,为中国坚持十月革命的道路、坚持党领导下社会主义制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习近平同志坚持把“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写入了党的十八大报告,并且领导全党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得益于毛泽东留下的群众基础。拥毛还是反毛已成为一个重大政治问题,这一斗争还要长期进行下去。对此,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一切反毛反共反社反习的错误言行作坚决的斗争。

可见,那种把苏联解体归结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失败的论调,说什么苏联的垮台是因为社会主义是早产儿,是因为“斯大林模式”,是激进式改革造成的,中国只要渐进式改革就不会垮台,这些都蛊惑人心的宣传,是完全错误的。正如没有按照图纸把楼建歪了证明了图纸的正确性、没有按照乐谱把音乐弹乱了证明了乐谱的正确性一样。苏共领导人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导致的失败,只能证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性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先进性。正如资本主义在发展过程中,也曾多少次发生王朝复辟。从一定意义上说,某种暂时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取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

我们应拿起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武器,用发展的而不是静止的,全面的而不是片面的,系统的而不是零散的,普遍联系的而不是单一孤立的眼光来观察分析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变化,牢固树立对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的自信,保持那种“敌人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的定力,“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的战斗精神。

毛泽东50年前就针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讲怕就怕“中央出修正主义”、后来又提出了“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论断。邓小平告诫:出问题还出在党内。腐败了,成了贪污贿赂横行的世界,经济不可能搞成功,就是搞成功了也没有意义。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习近平总结了苏联共产党解散时2000多万党员竟无一人是男儿,根源就在于失魂落魄,名为共产党员但却不再信仰共产主义的深刻教训,强调“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始终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以“进行伟大斗争”提纲挈领,强调要抓住“关键少数”,要防止“破窗效应”,“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牢记使命”,“永远在路上”。持续的抓贪腐与整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有异曲同工之效。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任何贪图享受、消极懈怠、回避矛盾的思想和行为都是错误的。全党要更加自觉地坚持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更加自觉地维护人民利益,坚决反对一切损害人民利益、脱离群众的行为更加自觉地投身改革创新时代潮流,坚决破除一切顽瘴痼疾更加自觉地维护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反对一切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的行为更加自觉地防范各种风险,坚决战胜一切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和自然界出现的困难和挑战。全党要充分认识这场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

只要我们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旗帜,做到“五个自觉”,与一切反马克思主义的言行做坚决的斗争,用“伟大斗争实现伟大梦想”,使“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那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一定会走出低谷走向高潮,十月革命的道路就一定会越走越宽广!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7-11-14/4722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11-15 00:14:59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