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决不允许历史虚无主义歪曲党史国史军史

时间:2017-09-13 00:26:26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郭先伟    点击:

决不允许历史虚无主义歪曲党史国史军史

郭先伟

2017年8月13日,网上公布了一篇题为“正在公示:山西这11个地方入围‘2017年中国全域旅游魅力指数排行榜’未来要大力发展”一篇报导,文中说:“武乡县是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的革命圣地,全国红色旅游重点县……”

一个丘陵地带的县级八路军纪念馆,任其发展到敢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这个虚无危险的信号,不能不引起各级党史、国史、军史研究专家和人民的高度警惕和重视。

时隔不久的8月30日,山西党史网公布了一条题为《中国共产党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历史考察》,文中说:“1965年戚本禹(四人帮的爪牙)发表了《为革命而研究历史》一文”从此揭开了“文革史学”的序幕,致使中国历史成为“阶级观点”的宣传工具,成为历史为政治服务的虚无主义思潮,直至今日很难彻底根治。

可曾记得:文化大革命中,好话说尽的林彪四人帮,“以论代史”、“为革命而研究历史”怎样吹捧歪曲我党史、国史、军史的吗?可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一些领域,尤其是在互联网和思想文化领域沉渣泛起,还在蔓延。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乌云遮不住历史的天空,谎言撼不动铁铸的史实,旗帜鲜明的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巩固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必须正视和解决的重大课题。”

习总书记这段重要讲话,给我们深刻的指明了方向,也是当今全面改革中的一项重大课题。

“难道武乡县真的是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吗?”这个答案我想连一个老百姓也能回答出来,所以无需笔者多费口舌,但要追其根源。

凡去过武乡县八路军太行山纪念馆的人都知道,一座好大好漂亮的纪念馆内,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介绍他地他县的革命文物与事例,即使介绍本县也有不少历史是抢别人的,特别是纪念馆东侧系一座豪华的不知名大楼,而西侧是一座漂亮的“八路军将领馆”坐落在日伪长期统治占领屠杀抗日军民的据点内,也许这便是“虚无主义”的起源吧。

官方网站在介绍“八路军将领馆”时说:

“八路军将领馆展示了958位抗日战争时期正旅级以上八路军将领的光辉形象和生平事迹,同时展示了八路军中1955年至1965年被授予少将以上军衔的将领名录1337人,抗战期间牺牲的八路军团级以上将领名录727人,展览面积1400平方米,展线长350米,共分10大部分……”

在数量上看,958位将领与少将以上1337人,还有牺牲的团级以上将领727人,这三个数量相加,等于3022人,这可是1955年至1965年全国授衔的全部将领呀,同时也包括了红军、八路军、解放军、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将帅,如果说这批将帅名录展于延安的军史馆中,是无可非议的,但展于山西省武乡县段村这个日伪政府长期统治盘踞的据点内,这就是个问题了。笔者认为:这是典型的“为自己的发展而设的展馆”,不是实事求是,完全是“以论代史”的自擂手段,是对革命先烈的侮辱。

说到此,人们似乎明白了,走出了三千多位将帅,是该称得上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了,这就应该是红色圣地了。可笔者是个敢于用事实发言的老人,立志敢为先,总不想让虚无主义一直蔓延下去,总不想让日伪长期统治盘踞屠杀中国人民进攻八路军的罪恶之地成为子孙后代和共产党员朝圣的殿堂。目前在习总书记带领下,各行各业都在深入改革,法制社会正在深入,难道中国一个县级纪念馆,长期进攻八路军共产党的罪恶核心区,任其发展下去,今天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了,明天便会有人提出来,武乡出了三千多位将帅,远远超过了井冈山、延安、西柏坡,也许后天就有人接着吹捧:“是呀,早超过了”, “红军、八路军、解放军,都是武乡走出来的,我们打倒了日本、蒋介石,全是武乡的功劳,武乡是新中国的大救星……”这样的舆论谁敢保不会发生的呢?

武乡段村(八路军纪念馆所在地)是抗战时敌伪政府统治6年,敌伪顽政府相继统治8年多的地方,是进攻太行抗日根据地的大本营之一,是反共第一军的老巢,是充满罪恶的核心区。不管堆积多少人民币,建多么飘亮的建筑,都不能洗刷掉这里是抗战时罪恶之地的历史史实。红色圣地是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浇铸捍卫出来的,不是用金钱打造出来的。众所周知,以段村为中心的武西基本都是敌占区,武东根据地也仅是八路军保卫抗日根据地核心区黎城的边缘和外围,八路军依托板山天险屏障一线,排兵布阵,保卫核心根据地。大家都知道,武乡1938年12月才推翻闫锡山顽固政权,1939年初才开始创建根据地,夏初日军占领段村,武西基本成为敌占区。武东成为抗日根据地,但到1940年夏由于武乡敌伪政权的进一步建制完备,抗日形势恶化,武东已不适合八路军非战斗机关驻扎,6月下旬至7月初抗大总校等众多机关和人员被迫转移至黎城西井、霞庄一带驻扎,8月20日打破囚笼的百团大战打响,9月25日至10月10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在黎城西井召开落实“黎城会议”的高级干部会议。10月中旬鬼子发起对根据地的报复性扫荡,10月31日关家脑战斗打响。到1941年由于日寇大面积蚕食和残酷频繁大扫荡,武东形势进一步恶化,敌特告密,1月27日拂晓386旅旅部在武乡韩壁遭受蟠龙敌人的奔袭包围,苏精诚牺牲,陈赓侥幸逃离。1941年至1942年武东蟠龙、洪水就是鬼子不断地对根据地进行扫荡期间的常住地和补给站,八路军在武东的工厂生存极度困难,不少都转移至黎城。期间日军多次扫荡武东根据地。1943年初至1944年春,武东大部成为敌占区,武乡蟠龙、洪水一线等多个村庄成为反共第一军常驻地。武东是八路军保卫核心根据地黎城的西线屏障和缓冲区,不是八路军根据地核心区。

历史是最好的镜鉴,从文革初期戚本禹的:“为革命而研究历史”,到文革中的“阶级观点”使历史学不幸成为“文革”政治阴谋家的宣传工具,今天这种“文革史学”的绝对化错误思潮泛滥到相当程度,特别是武乡县八路军太行纪念馆,放着自己的红色历史不敢实事求是地去宣传,而是拉大旗做虎皮,把不应在本县宣传的,而为了自己的政治经济所需,强拉过来改头换面装饰自己,不管历史的真假,不管对革命先烈的侮辱与否,实在是严重的历史虚无主义了。

人所周知:1937年7月,日军全面侵华,国共两党达成联合抗日协定,我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挺进敌后,1937年11月18日黎城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从此在共产党领导下,成为完整稳固的八路军敌后抗日核心根据地,黎城解放比武乡早8年半,成为毛主席在敌后残酷斗争环境中布局做眼的典范。眼,即“围棋中的棋眼”,(关于八路军挺进太行山分兵做眼的详细论述,在2017年7月14日,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于黎城召开的“黎城解放暨黎城抗日根据地历史地位与贡献”研讨会上,由中国长城学会常务理事,长城峰岭文化专家张谷林同志,在发言时,有详细论述),这里重点说明:由于军事机密,所造成的历史错位与不可能的因素。

1. 在毛主席提出的“山地游击战”“分兵做眼”下,八路军总部首先将“绝密放到首位”并启用了多种不公开代号(有黎城孔家峧发现的文物中,关于“八路军总部保密代号探释”为证,详见2014年黎城县八路军文化研究会主编的《孔家峧八路军总部账单译析》190-191页),但至今发现的文物中有尚未破译的八路军代号,如:“长城部”、“猛部”“中央红海部”“1825”“1572”“吉岭部”……等许多代号、至今未能破译。“武乡”是否也是一种代号(或空招牌)呢?如果不是代号(或空招牌),那为什么公开“武乡”而不公开八路军总部常驻的黎城呢?所以这是留给后人一个费解之“谜”,但只要处以公心,站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条件下,实事求是来解这个谜,是很容易解开的。

2. 王家峪距武乡县城敌占区仅有8公里左右,武乡砖壁距蟠龙敌占区只有10多公里左右,也就是说不用半天时间便可突袭八路军总部,这怎么可能与敌人同驻一块呢?又怎会放的解放县大本营不驻,非要与敌人挤在一块呢?

3. 八路军总部是指一个团体,下设有参谋部、作战部、秘书处、军机部、后勤部、警卫团等多种因素所组成,起码得有上千名人员吧,这么多人怎么可能驻扎在敌占区呢?

4. 这里举一个例子,便能看出八路军当初是如何保密的。“冀南银行”在黎城小寨村驻扎6年之久,为何在许多史料中未留下记载呢?抗战8年,军工和金融,还有后方众多工厂,可是八路军的命脉呀,那为何不像武乡那样公开呢?难道声东击西的保密一直要保密到现在吗?这个例子还不能唤醒后人吗?

5. 笔者重申:武乡县八路军纪念馆,当初由“武乡革命纪念馆”,发展到“八路军总部太行纪念馆”,最后上报中央,邓小平去掉了“总部”两字,题名“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这是为何呢?难道邓小平是凭空去掉“总部”二字的吗?后人为何不去仔细理解呢?

6. 笔者大胆提出一个问题:武乡县原申报批准成立“八路军总部太行纪念馆”有合法程序吗?有《可行性报告》吗?报告是如何写的,可以公开吗?其中八路军总部在武乡县有哪些业绩?总部在武乡发出过哪些影响中国命运的特大指示?又召开过八路军那些重大会议?证据证物又有哪些?

7. 从馆资和官方网站中看,全部资料有70%是代表延安和西柏坡直至首都北京说的,内容早已超越了武乡和太行区49个县,以至华北,大有代表中国、首都之言,但就在这种虚无主义影响下,笔者发现,目前还在投资扩大该纪念馆,也可能宣传还不够深入,代表性还不够强,还没超过井冈山、延安、西柏坡,还未超过“中国革命军事纪念馆”的水平吧?

笔者不是说不该扩大宣传规模,而是应该脚踏实地扩大宣传本县的抗战英雄事例,做一些无可非议的,没有虚假的,不要张冠李戴用别人的业绩来宣传装饰自己,不要过分贪欲求大,乌云遮不住太阳,假面具总有一天要露出真面目。再怎么过分宣传,武乡也不是八路军根据地的核心区,也不能黑白颠倒,与红色圣地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

8. 笔者举一个现实例子,说明武乡历来争强好胜所落的败局: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说过:“两晋时出过一个马上皇帝石勒,他是一位很有军事统帅能力和政治远见的政治家,败后汉、灭前赵、擒刘曜,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武乡县一些文人墨士就大造舆论说:“石勒是武乡人。”并将许多地方改为石勒皇帝有关的地名,还发表了许多论述,编了许多故事书籍(很像今天的八路军太行纪念馆),晋中市榆社县在忍无可忍下,手拿许多史书记载到山西省论理,后在省有关领导调查下,终于认定:“石勒出生于榆社,两晋时期武乡县位于榆社县北40里的社城镇,后迁于今段村划县”,并忠告武乡:“不要再争了。”最终武乡败局。

这个事例说明了什么呢?难道还让遭受侵权的太行49县与13亿人民奋起之时才肯罢休吗?难道非要让国家领导和全国人民跪拜在段村这个鬼子据点去朝圣八路军吗?

9. 最近武乡在网上宣传本地小米的称:“有5名开国元帅,300多位将军吃过武乡小米”,且不说这么多将帅吃过武乡小米没有,单说这300多位将军肯定是在武乡驻过了,那么“八路军将领馆”公布了3000多位将帅,只有300多位在武乡吃过小米,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照这样推理,只有十分之一的将帅吃过武乡小米,有十分之九的将帅没去过武乡了。也许,或许是武乡县在作此广告时漏写了一位数,就按300多位正旅长以上的将领计算,那么士兵该有多少在敌占区呢?

10. 武乡官网中在最后一页中说:“八路军总部在八年抗战中,总共走过82个村庄,仅在武乡就走过9个村庄,也是转战35个县最多的……是其他县份没法相比的……同时也将中共中央北方局、抗日军政大学等重要机关迁驻武乡,并创办了兵工厂、制药厂等一批兵工后勤企业,创办了大批高等学院,充分证明已经将武乡作为八路军的指挥中心与核心基地,作为我党,我军在华北前线的首府……”

这段记载竟成了“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的重要依据,但笔者要提出几点疑问:走过与驻扎意义相同吗?数字准确吗?中央北方局、抗日军政大学、高等学院、兵工厂、制药厂等一大批后勤企业形成了华北前线首府,这可能吗?难道忘了武乡县城与东部的蟠龙镇为敌占区吗?怎么能将别县的兵工、军校、制药等众多的后勤企业,近万人说成是全部驻在敌占区呢?这样侵权的虚假宣传,竟然能堂而皇之的蒙蔽了不假思索的人们,天大的谎言竟然撼动了铁铸的史实,侵权的乌云竟然遮住了历史的天空,真使13亿人民痛心啊!

11.八路军抗战是实实在在在敌后与日寇拼杀的,我们宣传不应弄虚作假。江泽民、胡锦涛二位总书记和八路军后代到武乡,谁告诉他们了说段村这里曾是日寇和日伪政府长期统治占领的据点?我也从没看到过武乡八路军纪念馆宣传过说段村曾是日伪长期的据点。这种上骗中央,下骗全国人民的欺上瞒下宣传方法,与八路军的敌后抗战精神是背道而驰的。

如再不去整改,武乡县的今天是太行山的代表,明天就会真的成为井冈山、延安、西柏坡的总称。后天武乡就会成为中国,中国就是武乡,后人就该跪到段村这个曾经的鬼子据点朝圣了。

强国必先强军,强军必先改革,改革必抓教育,教育必抓宣传基地,宣传基地必须整改那些不合理的虚假过度宣传。

也许有人会说,八路军在武乡打仗多啊?但拒敌于国门、家门之外这是常理,谁愿在自己家中打仗呢?唯八路军傻吗。一定还会有人说,这都是中国的土地,哪里不能搞红色旅游和宣传呢?也可能有人会说是黎城人和武乡为利益在打嘴仗。我只是想说,同志啊,过大年你在家,又烧香,又磕头,拜祖宗。当你知道你家宗祖堂上悬挂的不是自己的祖宗时你是什么感觉?这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孙万代的,共产党人的祖宗堂啊!张冠李戴,假冒祖宗,罪孽当祖宗朝拜,怎说?耻辱不?你说?

以上论述仅为笔者旗帜鲜明的看法,同时恳请有关专家领导,关注一下笔者昼夜伏案的正义心血。同时呼吁有关部门:在社会主义仍在初级阶段整改中,在法治社会的全面改革中,在习总书记的各项指示中,去关注一下武乡县八路军纪念馆的虚假宣传,虚无主义行动吧。

2017年9月12日

郭先伟: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7-09-12/4616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9-13 00:26:26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