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教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三位前驻外大使谈亲身感受毛泽东在国外的影响

时间:2019-10-08 00:11:44   来源:环球网   作者:王京涛    点击:

 三位前驻外大使谈亲身感受毛泽东在国外的影响

王京涛 

1.jpg

  在西方学者眼中“孔夫子让毛泽东区别于斯大林”

  孙玉玺(中国前驻印度、阿富汗、意大利、波兰等国大使;前外交部发言人;现任中国波兰友好协会会长):上世纪70年代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我的导师就谈到了毛泽东,当时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们中国人对世界事务往往有很独特的看法,那么,中国人是怎么想问题的?我当时就拿了张纸,给他写了孔夫子加毛泽东。我告诉他,你回去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这两个人的书,把他们的书研究透了,肯定会了解到中国人是怎么想问题的。因为这两个人是对中国影响最大的。他听了之后真的去看了,过了一两个月他又跟我提起这件事,说孔夫子和毛泽东的书我都看了,做了认真的研究,我认为孔夫子是中国的圣人,他影响了中国的思想两千年,但我感觉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唯一超过孔夫子的人就是毛泽东。他说毛泽东不仅改变了中国,而且影响了世界。我这位导师是个犹太人,一位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饱学之士,而且他的观点是反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但他真正看了毛泽东的书之后他很服气。我觉得他是经过了认真研究,他代表了好多西方学者的看法。

  我还在波兰遇到过一个很有身份的美国朋友,不太方便透露他的名字。他跟我说,毛泽东和斯大林都是马克思的学生,孔夫子让毛泽东跟斯大林不一样了。我理解的是,毛泽东是马克思的好学生,他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学得非常深、非常透,但学完之后绝不是教条地搬用,而是密切结合了中国的社会实践来运用。毛泽东的思想深处还有中国古代哲学,包含了老子、孔子甚至佛教的好多思想,在他的讲话里经常看到他引经据典。所以,毛泽东特别讲人道主义,而斯大林有些做法则比较极端,引起一些人的不满。

  在西方学术界经常有一些纪念毛泽东的活动,比如搞一些研讨会、报告会等等,这我在西方工作和当大使期间,他们搞这个活动时往往还邀请中国大使参加。

  王嵎生(中国前驻尼日利亚、哥伦比亚大使、前APEC高官,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毛泽东代表的不是他个人,而是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国人民,他的思想是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在欧洲,举个例子,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对毛泽东有很多研究,曾有很多评论,现在他年纪很大了。他对毛泽东整个战略思想,特别是毛泽东对美国的评价,包括“纸老虎”理论是肯定的,而且很多地方他很欣赏,这个很不容易。在美国社会,由于我们的话语权比较弱,老百姓了解的不是很多,但很多美国专家、学者、知识分子是很看重的。美国人在军事上除了看《孙子兵法》以外,就是看毛泽东著作,他很看重这个东西。在我认识美国朋友中有一位叫怀特的著名学者,他夫人是一位美籍华人,他写了很多书,他就把毛泽东思想与林肯、华盛顿等美国杰出领导人的思想进行对比,认为他们有许多共同之处。如果讲毛泽东对西方的影响,我想引用怀特的评论:“很多人反对毛泽东,我认为毛泽东是伟大的,他实现了一个中国式的后资本主义世界,一种新的社会主义。”我想这可能代表西方一些专家学者的看法。

  在第三世界普遍被视为“伟人、导师”,被部分印度教徒奉为“保护神”

  王世杰(中国首任中东问题特使、中国前驻巴林、约旦、伊朗大使):我有幸当过几次毛泽东的翻译,我觉得在第三世界毛泽东主要是一个伟人、一个战略家、军事家、导师的形象。当年中东地区有一大批人到我们国内参加军事训练,他们学的就是毛泽东政治,当时包括像巴勒斯坦、叙利亚、伊拉克等国政府官员都在学毛泽东政治思想,像赞比亚等有些国家还用毛泽东思想来组建他们的党和军队。这一点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毛泽东在中东地区有几件事情影响都特别大。第一个是苏伊士运河归还埃及的时候,毛泽东很明确地表示了中国坚决支持纳赛尔收回苏伊士运河,说纳赛尔是民族英雄,还接见了埃及驻华大使。我们当时接近五十万人在天安门游行声援埃及,来了好多志愿者。那是1956年9、10月份,我1957年3月份去了埃及,发现在埃及影响非常大,他们说中国人、中国领袖出来讲话了。我在埃及看到报纸上都是大标题,报道这件事情。

  第二个是1958年夏天英国空军占领约旦,美国军队登陆黎巴嫩支持右派政权。当时形势很危急,毛泽东很明确地谴责了英美的侵略,坚决支持阿拉伯人民的反抗,而且当时开始在金门打炮,阿拉伯人民欢欣鼓舞,说中国人民是在配合我们。当时毛主席谈到了这个问题,说我们是抓住了美国的辫子,他侵略了黎巴嫩,我们就在这儿打炮,是支持了阿拉伯人。1958年我当时也在阿拉伯国家,所有的报纸也都在报道这个事。

  第三个,当时埃及与叙利亚开始合并成“阿联”,后来分裂了。1965年那个地区有个代表团到中国来,毛主席接见了他们,我去做的记录。毛主席当时提出一条,阿拉伯国家要团结,不团结的话帝国主义就会欺负你们。这个影响也很深,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外交里延续的还是要支持阿拉伯国家。1969年,叙利亚派了一个军事代表团到中国来,看到中国人对阿拉伯人的支持,看到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的威力,回去以后,第二年我去参加他的国庆典礼,就一人发了一本小册子《毛泽东论人民战争》。一个国家能够在他的国庆阅兵典礼上给所有的外宾及他的高级军官人手发一本这样的小册子,这个事影响很深。

  王嵎生:在第三世界人民的心目中,毛泽东是一位伟人,而且是几百上千年难得出现的一个伟人。比如我们1971年进入联合国,按照国内的一些想法,我们和非洲老百姓见面要说谢谢他们,因为毛泽东讲过,是他们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可他们说:我们哪有力气抬进去呢?是你们的毛泽东有好的政策和思想,让我们敢于对美国说“不”,就像“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句话所说的,在战略上要藐视他们,敢于维护我们的民族独立。美国在联合国势力很大,敢投票跟美国唱反调,我们哪儿来的力气?是你们中国毛泽东的思想给了我们力量。

  孙玉玺:到今天,让我印象深刻的首先是在印度。印度有很多老百姓都把毛泽东半身像放到神龛上,天天烧香磕头跪拜,这在印度特别是在东北部地区尤其常见。老百姓对毛泽东的一些话像“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为人民服务”等等非常熟悉。外界把那个地区称为“毛分子地区”,实际是印度共产党的一个派别,他们正式的名称是“印度共产党(毛泽东主义者)”,外界管他们叫“毛分子”。他们的一些干部会学习马列、毛泽东思想等等,老百姓则多是印度教徒,按照印度教的说法,保护神比湿努每两千年有一个化身来到人间救苦救难,他们就普遍认为毛泽东是来到人间的保护神,所以他们搞纪念活动时都是抬着毛主席像,而且家家供奉。在印度东北部最大的邦新孟加拉邦,执政者就是“毛分子”,他们已经在那儿执政30多年,搞的纪念活动很多,每年都搞。

  再举个例子,我遇到过一位非洲外交官,他对毛泽东感情非常深,他说自己一生都是受毛主席鼓励长大的。他说:当年毛主席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真为我们穷人提气。我们在受到帝国主义、大国欺负的时候,就想起毛主席的话,“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感觉特别弱小的时候,就想起毛泽东的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信心百倍了。他作为一个非洲外交官,从思想上、感情上对毛泽东、对中国非常深。毛泽东的影响,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老百姓看了毛泽东的著作,都感觉到特别亲切,这就是我的印象。

  毛泽东对世界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大

  王世杰:在当今情况下,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发展这么快,西方有些人就不舒服了,而且一直想搞和平演变。特别是像现在,好多人都在讨论中国的道路问题、模式问题。我最近看参考资料,有很大一部分就讲,资本主义是不是要完了、中国是不是要取代他们了,因此他们十分害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西方有些人就要来妖魔化中国,他也知道中国的奠基人是毛泽东,只要从根上把毛泽东诋毁了,中国共产党就不行了。

  那么,现在毛泽东的形象在国外有没有发展变化,评价是高了还是低了?我觉得毛泽东在第三世界的影响地位没有变化。

  现在发展中国家以及世界是以经济为主题,我觉得毛泽东的这些在世界上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大。因为,首先,毛泽东留下了很多著作供后人去学习,像毛泽东这样有系统理论的领导人,现在没有;其次,后人在看这些著作、这些理论体系的时候,影响肯定很大,中国很难有人超越他。

  王嵎生:现在我们的意识形态比较淡化了,但是西方的意识形态一点没有淡化,有些国家在意识形态方面对我们的进攻很厉害,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看起来是对着毛泽东的,实际上是对着现在的中国。

  毛泽东在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绝对是空前的,时代在不断前进,还会有更多伟人慢慢出现,但是毛泽东的思想是一定要实事求是。现在西方顶级的知识分子,经过反思总结之后,对毛泽东的正面看法在上升,现在我不敢说他们对此有了很大的提升,但确实正面评价、积极评价在上升所以我们可以预见,对他的评价是处于上升的趋势

  孙玉玺:毛泽东一是位平民领袖,他一直考虑的是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在中国是这样,在世界上也是。2011年美国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人们看到在人群中出现了毛泽东像,我认为他们打那个画像的时候是在想,毛泽东是维护穷人利益的。“占领华尔街”实际上是什么?实际是民众对那些超级富翁,即所谓华尔街金融大颚的极度不满。当前在西方社会已经产生了严重的两极分化,怕毛泽东、不喜欢毛泽东的人,一类是为富不仁者,一类是贪官污吏,那些华尔街大佬们就有为富不仁的嫌疑。你看当时美国发生次贷危机,社会上的许多不公平现象全都显示出来了。所以他们打出毛泽东像一点也不奇怪。我觉得如果认真去读毛泽东的书,认真去了解毛泽东一生的革命实践,你会从心底里佩服他是一位伟人,我认为他的影响应该会越来越大。

  谁想彻底否定毛泽东谁就没良心

  王嵎生:现在西方有一部分人很怕毛泽东思想,就是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者们,有人把他们叫做“新右派”,他们要实现美国统治下的世界和平,这跟毛泽东历来的思想和我们现在的历史创新、继承创新是格格不入的。他们现在想搞颜色革命。因此他们就全盘否定了毛泽东,而这种思潮在中国社会也引起了某些人的反应。所以,现在在国内我们不能不承认,有一些人试图全盘否定毛泽东。

王世杰:将来人们可以沉下心来想想,今天我们玉兔上天,上太空也好,下海底也好,基础是什么?就是两弹一星。这些基础哪儿来的?这样就可以叫人们沉心来看看毛泽东的功绩。实事求是地说,真正客观的人不能否定毛泽东的伟大贡献。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y/2019-10-07/5912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0-08 00:11:44 关键字:教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