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军事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恩道尔《目标中国》第七章:环境战争,页岩气、除草剂和杀虫剂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恩道尔    点击:

  目前这类新型环境战借助多种形式,身披各式合法外衣,包括利用新技术从中国大片的页岩地层大肆掠夺天然气;销售据称能在无损于植物的同时消除各类虫害的名为新烟碱杀虫剂的新型专利化学毒剂;销售据称能帮助提高作物产量的全球最“高效”的除草剂“农达”以及相关草甘膦化学制剂;等等。

 

  第一部分 页岩气——环境帮手还是凶手?

 

  2012年初,中国部分石油公司开始加入美国引导的对页岩气进行开发的浪潮中,开始采用极具争议的方法来开采埋藏于页岩层的天然气。页岩是一种富含黏土的岩石,内含多种矿物质。

  2012年6月,中国石油巨头中石化开始在重庆钻取第一口页岩气井,共计划钻井九口,预计到年底可以生产110亿-180亿立方英尺(约3亿-5亿立方米)天然气--略等于中国一天的天然气消耗量。中国希望到2020年页岩气能满足全国6%的能源需求。

  页岩气开采技术由美国发明。中国石油公司邀请美英石油巨头共享开采技术,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国内能源需求。2012年3月,英荷皇家壳牌集团在华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石油)签署首份页岩气生产技术共享协议。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BP)、雪佛龙以及法国道达尔都相继与中国的石油公司签署了页岩气合作协议。

  中国中央政府收到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管理局(EIA)的地质评估资料,该资料显示中国“可能”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技术性可开采”资源,估计约1,275万亿立方英尺(约36万亿立方米)或占世界资源的20%。若评估属实,这将远远超过862万亿立方英尺(约24万亿立方米)的美国页岩气评估储量。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研究表明,除重庆外,最具页岩气开采前景的当属新疆塔里木盆地。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高度机密的美国情报工作中有一小部分已逐步通过美国能源部运作,提供虚假情报和进行情报侦察总是相伴相生。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是否故意抛出评估报告诱使中国仓促上阵开发页岩气,从而放弃寻求干净、安全的新能源来替代石油与天然气?如果是,那这就不是美国政府第一次通过篡改情报报告来实现政治目的了。

  中国页岩气潜在储量丰富的消息自然引起了中国石油公司和中国中央政府的注意。众所周知,美国在过去六年里对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北达科他州和其他州的页岩气开采使美国天然气供应量显著增加、煤耗降低。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页岩气开采在美国遭到了来自农民、居民和公共利益群体以及地方政府的强烈反对,且理由相当充分,页岩气开采耗水量大,还需要注入一些对人体有害的剧毒化学物,所注入的化学物质会渗入地下水,污染水源,因而极具争议。

  此外,在开采时通常会对地下1公里至几公里深处的页岩采取爆破性“压裂”或水力致裂,这样的开采方式已经被证实在地震活跃区会引发地震。

  所以美英石油利益集团将页岩气开采技术引入四川和新疆的行为极有可能是一场隐蔽的环境战,但这点也许连这些公司的大多数美国雇员都未能识破。目前已探明的最大储量的页岩气位于成都东南部的重庆,在中国两大河流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处,靠近三峡大坝,地理位置优越。

  另外,重庆地区是亚洲最活跃的地震区之一。由于地质作用,四川省内群山林立,在同样的地质作用力影响下,重庆发生地震的风险极高。2008年四川曾爆发特大地震,死亡人数高达7万,震中就在重庆西北方向215英里(约350公里)处。

  英格兰曾发生多起小地震,舆论一直认为与页岩气开采的压裂技术有关,对压裂废水的地下处理也曾导致美国俄亥俄州和德克萨斯州出现地震震动。所以,在中国西南地区大规模开采页岩气的做法极其危险,但美国石油公司和机构却建议优先开采四川和新疆的页岩气,其动机耐人寻味。此外,就地层位置而言,四川和新疆的页岩层比美国深得多,四川页岩位于地下1.2英里-3.7英里(2公里-6公里)处,同时地上的山岭地形也使开采难度和成本增加。

  不要忘记美国页岩气开采浪潮由前任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一手推波助澜,而现代页岩气大规模开采技术的发明方哈利伯顿公司正是切尼成为乔治.W.布什的副总统前的老东家。布什政府的能源政策由切尼负责,而切尼向来漠视生命,美国从伊拉克战争到页岩气开采中伤人无数,切尼均无动于衷。

  中国页岩气顾问胡里奥•弗里德曼博士来自美国能源部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另外,美国石油业高管曾公开表示预计中国会非常“放任”页岩气开采公司的环境污染行为,不会颁布严格的环境条例来加以约束,因而无须专门制定开采和压裂危害预防措施。

  采用“压裂”或水力致裂技术可以大量开采页岩层和煤层的天然气与石油,这让欣喜的业内人士很快忘了最近宣传的石油和天然气枯竭恐慌,俗称“石油峰值论”。采用水力压裂法开发页岩气后,美国国内天然气产量飞速增长,奥巴马政府称其为“国内石油产业复兴”。这种新型压裂技术最早由哈利伯顿公司开发,成本高昂,但2008年后随着每桶油价涨至100美元,气价屡创历史新高,这种技术在经济效益上依然极具吸引力。

  下文将列举页岩气开采的实际危险。鉴于有这些危险,多个欧盟国家在全面安全研究结果出炉前,严禁页岩气压裂开采。

 

  毒素和哈利伯顿漏洞

 

  压裂技术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但为什么全球近几年突然开始如此疯狂地推行页岩气水力压裂法呢?原因之一是近年来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创下历史新高,让包括低成本压裂或从加拿大焦油提炼石油的低效工艺成为石油行业非常有利可图的赚钱之道;原因之二是各类水平地下钻井技术的发展使哈利伯顿或斯伦贝谢等公司得以进入大片页岩层并通过注入物质来“释放”圈闭气。

  美国国会2005年通过了一项法律——《安全饮用水法》,赋予石油产业的水力压裂作业豁免权,因而水力压裂无须受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监管,这是美国最近掀起压裂热潮的主要原因。石油天然气业是美国唯一经环境保护署允许可直接向地下饮用水源或其附近区域注入有害物质且不被检查的行业。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暴利行业。

  这一豁免权由迪克•切尼的老东家哈利伯顿公司千方百计游说而成,而该公司是化学水力压裂液行业的巨无霸,因此这一豁免权被称为“哈利伯顿漏洞”。

  2001年初,切尼成为布什政府的副总统后立即受命负责特别能源任务小组,为美国制定国家综合能源战略。相关文件资料显示,除伊拉克潜在石油储量外,特别任务小组还利用切尼广泛的政治人脉和大量行业游说资金推动了((安全饮用水法》豁免权获得通过,从而使水力压裂作业不受美国环境保护署监管。

  切尼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在其影响下,政府环境保护署为美国的大型页岩气开采扩建项目广开绿灯。2004年,发布的压裂技术环境影响研究报告,被环境保护署的韦斯顿•威尔逊检举为“不合乎科学”,此人甘冒丢掉饭碗之险也要警醒公众。2005年3月,环境保护署监察长尼基•汀斯利发现有充分证据显示环境保护署水力致裂研究存在潜在违规,这进一步证明了威尔逊的说法。

  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问责项目组对环境保护署的研究报告展开独立审核,发现环境保护署删掉了报告早期草案中关于无节制压裂操作危害人体健康的相关内容。更令人不安的是,项目组发现环境保护署也未采用“钻井结束后、致裂液可能长期威胁饮用水安全”等重要信息。然而,遗憾的是,环境保护署和布什政府对所有这些置若罔闻。

  哈利伯顿漏洞绝非小事。利用水力压裂法开采天然气需用水和一些已知剧毒化学品,用量巨大。墨西哥湾深海漏油事故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奥巴马政府和能源部曾组成页岩气顾问委员会,并于2011年11月发表相关报告,掩饰页岩气的危害。

  不难发现,这份报告高度支持页岩气开采。其编制委员会由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多伊奇领导,多伊奇是全球主要能源业银行花旗集团的董事,且与洛克菲勒家族交情不浅。多伊奇还同时兼任斯伦贝谢公司董事,这家公司与哈利伯顿一样是采用水力压裂法的大公司。事实上,顾问团的7名成员中有6名与能源业相关,因而,当多伊奇报告称页岩气是“近50年来能源方面的最好消息”时,丝毫不令人惊讶。多伊奇还表示:“从长远看来,在美国,页岩气有取代液体燃料的潜力。”

  公民组织和诉讼人强烈要求石油服务公司透露水力压裂所用化学品的成分,却四处碰壁。石油服务公司声称这些化学品是专利机密,披露这些信息将有损其竞争力,同时坚称“水力压裂技术基本安全,限制其使用会影响国内产量”。

  制定法律规避监管的阴谋让压裂技术游说集团尝到了甜头。他们声称该技术安全,拒绝透露所用化学品,并坚持其享有《安全饮用水法》豁免权,可不受环境保护署监管。如果这些化学压裂液真像所说得那么安全,他们为什么害怕像其他化学公司一样接受水安全监管呢?

 

  页岩气和水毒害

 

  在典型页岩气压裂操作中,会先向下钻取一个数千米深的孔,然后再水平钻探约l公里。一位专家在谈论压裂技术时描述,完成页岩层水平钻探后,插入一根地下爆破管、一小包形似球形轴承的榴散弹和轻型炸药。引爆后,榴散弹穿过钻孔,在管道上形成多个小孔,随后向400万加仑的滑溜水加压,以压裂页岩,释放天然气。爆炸时,穿过管道小孔传向页岩的爆破力极大——每平方英寸的压力超过9,000磅——足以使管道两边数码范围内的页岩粉碎,随后埋藏气在自身压力作用下上升,释放。

  锁住天然气的页岩密度非常大,必须将其打碎才能获得天然气,于是问题来了。含有化学品(包括苯)的沙水混合物由高压泵送入井内,将岩石粉碎,形成数百万条小裂缝,让页岩气能渗入管道。

  在释放天然气或石油(比如在北达科他州的巴肯)的同时,也向页岩层注入了数百万加仑的剧毒液体。科罗拉多州佩奥尼亚内分泌紊乱交流中心主任西奥•科尔伯恩进行了一项研究,查明了可能是页岩气钻探压裂液成分的65种化学品,包括苯、乙二醇醚、甲苯、2-(2-甲氧基乙氧基)乙醇和壬基酚等。所有这些化学品与人体过量接触时都会对健康不利。

  从事断裂力学研究30余年的康奈尔大学工程学教授安东尼•英格拉费博士表示:钻井和水力压裂“会使生物天然气进入淡水层”。换句话说,这些化学品和气体会污染含水层。

  纽约州两个组织“卡茨基尔山管理组织”和“公园基金会”被授权重新研究压裂对宾夕法尼亚州和纽约马塞勒斯页岩的影响,研究结果谎称天然气业的压裂技术对地下水无害。该研究结果发表于《地下水》杂志,结果显示:“2009年到2010年中,马塞勒斯共钻造了5,000多口井……操作员在10,000多磅压力下向各井注入了高达400万加仑的液体,以进行钻造和压裂。”迄今为止,对压裂液注入地下后的流向问题,很少进行取样分析。

  行业声称压裂仅发生在不透水的页岩层,所以有毒物质不会进入地下水,然而科学家们的结论却截然相反。在一篇由同行评议的文章中,有科学家指出,压裂作用会增大马塞勒斯的天然断层和裂缝,在其作用下,化学品“只需几年”就会进入表层。担任研究领头人物的汤姆•迈尔斯是一名独立水文学家,曾为包括美国政府和环境组织在内的诸多客户服务。他表示:“简单说来,岩层并不防渗。马塞勒斯页岩在压裂技术的作用下已变成高透水岩,大多数注水作业的流体都能在岩层间流动”。

 

  压裂诱发地震

 

  水力压裂不仅可能污染地下淡水层,其压裂力还会导致地震。在英国兰开夏郡钻取页岩气的库德里拉公司于2011年6月停止了页岩气试钻工作,原因是发生了两起地震-4月1日菲尔德(Fylde)海岸2.3级地震,5月27日再次发生1.4级地震。2012年4月英国政府发布的地震研究报告指出,压裂钻井作业是导致地震的元凶。

  2012年1月,美国权威杂志《国家地理》报道:“最近一起引人注目的地震发生在俄亥俄州扬斯敦市郊,那天正好是新年前夕,震级4.0级。之前也发生过系列地震,但震级较这次轻,随后州官员暂停了附近为开采天然气而进行的水力压裂地下废水处理。天然气开采压裂作业通常需要400万加仑或1,500万升水,大量水会在钻井作业完成后流回地面,但更多的水会在用井过程中上升,这些水的处理构成严重的环境和健康问题。”还有其他许多示例可以证明压裂开采与地震相关。

  20世纪90年代末期,新式水力压裂技术在德克萨斯州巴奈特页岩首次实施成功,现在该技术还用来开采北达科他州巴肯页岩下的石油。但美国最大规模的页岩气压裂开采集中在马塞勒斯页岩。马塞勒斯页岩区从西弗吉尼亚州延伸至纽约州北部,掀起名副其实的富气带钻取潮,估计其天然气储量可供整个美国使用一个世纪。在最近的研究中,该数据被减至一半或更低水平,说明能源行业为推广其开采法曾故意夸大潜在储量。

 

  第二部分 新型杀虫剂——毒害小鸟、蜜蜂,甚至婴孩

 

  在西方对中国发起的新型隐蔽化学战中,与页岩气相比,德国拜耳公司生产的新型杀虫剂的危害有过之而无不及。拜耳公司是发明海洛因合成术的化工巨头,这一系列新型化学杀虫剂的通用名是新烟碱杀虫剂。

  新烟碱杀虫剂由拜耳公司于20世纪90年代发明,很快成为全球最广泛使用的杀虫剂。这种杀虫剂会影响蜜蜂等昆虫和小鸟的中枢神经系统。最令人担忧的是,一些研究发现,当累积到一定剂量时,对人体也会有影响。身体内的神经细胞通过名为“神经递质”的化学物质来传递信息,对中枢神经系统(大脑和脊髓)以及周围神经系统的非自主身体功能极其重要。大脑可塑性、唤醒和激励系统都离不开神经递质,更为关键的是,它们可以激活肌肉。但新烟碱杀虫剂的作用恰恰相反,它类似于尼古丁,在达到有毒剂量时,会堵塞乙碱胆碱的分解通道,导致肌肉收缩,呼吸麻痹,甚至死亡。

 

  小鸟和蜜蜂之死

 

  小鸟和蜜蜂是我们这个星球的重要生物。美国农业部的一项研究表明“……人类食物有约1/3直接或间接依赖于昆虫为植物传粉”。

  蜜蜂中的意蜂是农作物传粉头号功臣。70%以上的农作物授粉由蜜蜂完成,全球90%的食物来自这些农作物。大部分水果和蔬菜,包括苹果、橘子、草莓、洋葱和胡萝卜等都由蜜蜂传粉。在过去50年里,人工养殖的蜂群总数量有所增加,但许多欧洲和北美国家的蜂群数量却严重下降。与此同时,依赖昆虫传粉的农作物种植数量却在上升。这种现象被赋予一个奇怪的名称,“蜂群崩溃症候群”,暗指这一现象可能由多种因素导致。然而最近的严肃科学研究却指出,导致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自2004年以来,在世界农业(包括中国农业)中大规模使用的剧毒的内吸性农药:新烟碱杀虫剂。

  如果中国、欧盟、美国和其他国家政府不能全面禁止使用这些新型化学杀虫剂,那么不仅蜜蜂会绝种,就连人类自身也会面临生存问题。新烟碱杀虫剂作用于昆虫、蜜蜂和小型鸣禽的中枢神经系统,且最近有证据显示,这种杀虫剂还会影响新生儿的大脑发育,情况令人担忧。

  大概从2006年开始,全球不断传出蜂群整体消失的消息,其中最严重的是美国,随后欧洲也愈发严重,主要集中在英国。2004年以来,整个美国的蜂巢消亡量超过一百万,有25个州的养蜂人报告了“蜂群崩溃症候群”。2009年冬天,英国有约1/5的蜂巢消亡,是自然消亡率的两倍。英国政府当局认为这是一个谜。

  拜耳公司生产的可尼丁是一种应用广泛的新烟碱杀虫剂,美国环境保护署专门发布情况说明书警告说:“原有数据认为,玉米和油菜上的可尼丁导致鸟类的急性中毒风险微乎其微。然而,评估发现,摄入喷洒了可尼丁的种子可导致非濒危和濒危小鸟(如鸣禽)慢性或急性中毒。”

 

  英国惨剧令人警醒

 

  英国民间研究组织“昆虫生活”和“土壤协会”试图通过实验来确定蜜蜂死因。他们发现蜜蜂数量下降与新烟碱杀虫剂有关。新烟碱杀虫剂是一种可进入植物细胞从而消灭昆虫的“内吸性”化学剂,在英国广泛用于农作物(如油菜)和盆栽植物。

  英国的新烟碱杀虫剂产品包括用于油菜的切努克杀虫剂和用于盆栽植物培育的拜耳英国720,杀虫剂借助盆栽植物进入全英国的花园和家庭。同行评议研究对新烟碱杀虫剂的长期影响进行了调查,最新研究则对其中最全面的调查进行了详细分析,其结论认为,长远看来,新烟碱杀虫剂会影响神经系统,进而危害蜜蜂健康和寿命。报告显示:“新烟碱杀虫剂可能是导致当前蜜蜂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同时也可能导致其他非目标无脊椎动物数量下降”。

  英国土壤协会会长彼特•梅尔切特告诉媒体,杀虫剂正导致授粉昆虫数量持续下降,致使价值数百万英镑的农业生产面临风险。“众所周知的是,在欧盟,英国对杀虫剂的安全监管最为松懈;昆虫生活组织的报告显示,对英国农业极其重要的农作物授粉面临危机。”梅尔切特表示。该组织要求全面禁止使用新烟碱杀虫剂。

  事实上,2012年3月,英国政府环境部首席科学家罗伯特。沃森爵士宣布,英国政府正重新考虑是否允许使用新烟碱杀虫剂。沃森告诉英国媒体:“我们肯定会参考斯特灵大学、法国和美国几个月前的结论,同时我们也必须把这个问题放到现实中来仔细研究,才能判断目前英国的态度是否正确,所以我想要非常、非常仔细地重新评估一下。”然而直到目前为止,政策并没有什么改变。考虑到科学研究和危害判断的严重性,本该在进一步研究结果出炉前采取审慎政策来暂停新烟碱杀虫剂的使用,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环境保护署腐败案

 

  在美国,由环境保护署负责审批能否投入使用对环境有害的化学品。2003年,环境保护署不顾其署内科学家的明确警告,向德国拜耳公司和日本武田会社共同研发的新专利烟碱杀虫剂“可尼丁”发放了许可证,上市销售时,品牌取名为“彭丘”。2004年,该杀虫剂迅速应用到全美8,800万英亩玉米地上,随后,中西部玉米种植带爆出上百万蜂群消亡的消息,令人震惊。

  当时环境保护署的科学家发布正式评估,认为可尼丁“毒性高,能通过触碰和口腔接触毒害蜂类”,“在土壤和地下水中的流动性极高--很可能会进入溪流、池塘和其他土地,从而有可能被野花吸收”,但署内政务官对该评估结果置之不理,仍然向拜耳的“彭丘”杀虫剂颁发了许可证,此举使更多蜜蜂和非目标昆虫,如蝴蝶和大黄蜂等受害。一份遭泄露的2005年9月28日环境保护署备忘录显示,环境演变与效应部的可尼丁环境风险评估结果为:“喷洒后,其对蜂类的毒害会延续数天,可能对蜜蜂幼虫和蜂王生殖系统造成致死或亚致死影响。”

  拜耳还有另一种名为“高巧”的新烟碱杀虫剂--“吡虫啉”,其对蜂类的毒性是“滴滴涕”杀虫剂的7,000多倍。环境保护署科学家认为可尼丁的毒性是吡虫咻的好几倍。

  1972年,由于多项研究证明滴滴涕对动物和人类均有害,美国下令禁用。

  这一年的1月,另一美国政府部门美国农业局的科学家发布了一份重要研究报告,报告负责人是美国农业局蜜蜂研究实验室的杰弗里•佩提斯。这项研究发表在德国科学期刊《自然科学》上,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佩提斯将蜂类分成两组,一组与新烟碱杀虫剂接触,另一组不接触,以进行对照实验。研究结果清楚显示”蜂群对吡虫啉的亚致死接触量与蜜蜂个体肠道寄生虫‘小孢子虫’的产孢量有关”。此外,研究进一步发现“结果显示当前评估杀虫剂潜在负面影响的方法不够充分。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现低剂量杀虫剂接触和病原体含量之间存在复杂、超乎想象的关联……我们建议修改新杀虫剂试验标准,在试验协议中增加病原体易感性。最后,如上所述,我们认为杀虫剂和病原体之间的微妙关联是导致全球蜜蜂蜂群消亡量上升的主要原因。”

  荷兰著名毒理学家亨克•滕内克斯也指出,玉米地喷洒过新烟碱杀虫剂后,在其附近生活的蜜蜂整个生长季都会接触到这种有毒杀虫剂,且毒素会累积。滕内克斯还表示:“在整个觅食期,蜜蜂通过多种方式与这些化合物和其他几种农药接触。春季,采用播种机播种用农药处理过的玉米种子时,发现播种机排放物中可尼丁和噻虫嗪(一种新型杀虫剂,属于第二代烟碱杀虫剂)含量极高。我们还发现各块取样地的土壤均含有新烟碱杀虫剂,其中包括未播种土地”。

 

  影响人类大脑?

 

  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有证据显示新烟碱杀虫剂不仅对鸟类和蜂类有害,与之接触还可能对人体产生可怕影响。

  亨克•滕内克斯教授的相关说明如下:

  “目前,美国儿童面临的主要疾病涉及多种社会心理和行为问题。神经发育障碍,包括学习障碍、阅读障碍、智力迟钝、注意力缺失症和孤独症,发病率较预期高,美国每年约400万新生儿中有约5%-10%受此影响。除小孩外,成人慢性神经变性疾病的发病率也显著升高,比如帕金森症和痴呆症。这些趋势愈发证明,早期的不良接触可能会减少大脑关键位置的细胞数量,使细胞数量低于维持后期正常功能所需水平,从而导致患病。孕期和幼年时期接触杀虫剂会影响大脑结构和健康,增加后期神经性疾病的发病率。”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长期接触喷洒过新烟碱杀虫剂的庄稼可能会损伤人类大脑,最近儿童孤独症发病率显著上升可能与之不无关系。

  滕内克斯在谈到最近用老鼠来研究新烟碱杀虫剂的各种影响时表示:“不断有证据显示长期接触烟碱会对儿童正常发育造成许多不利影响。母亲在怀孕期间接触烟碱可导致胎儿猝死综合征、新生儿体重过轻和注意力缺失症、多动症等。所以,新烟碱杀虫剂可能对人体健康,尤其是对大脑发育不利。”

  谈到《科学》杂志最近发表的多项研究时,布莱恩•芒什表示:

  这些杀虫剂的目标是影响昆虫大脑,它们干扰蜜蜂的归巢行为和归巢能力,让它们患上类似“蜜蜂孤独症”。但人类不同于昆虫吗?人类和昆虫神经细胞的基本生物基础是一样的,那些干扰昆虫神经电脉冲的化学物质也同样会作用于人体。但人类比昆虫大许多倍,那些剂量对人类来说不值一提吗?

  在人类胚胎发育至关重要的头三个月,胚胎并不比昆虫大,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杀虫剂会严重影响人类胚胎的大脑发育。人类胚胎不会跟撤过杀虫剂的玉米田接触,不是吗?但最近一项研究显示,所有受检人群身上均测出全球销量第一的杀虫剂“农达”,其在尿液中的浓度达到饮用水安全浓度的5倍-20倍。

  然而,时至今日,政府和欧盟仍未采取给力措施或预防措施来阻止因新烟碱杀虫剂造成的可疑污染,也未推进长期试验来最终检验新烟碱杀虫剂是否真如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所示那样危险,这一现状最令人不安。

 

  拜耳公司和新烟碱杀虫剂

 

  201 1年初,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就全球蜂群消亡现象发表研究报告,将拜耳公司的新烟碱杀虫剂“彭丘”和“高巧”列为对多种动物有害。

  联合国报告指出:“当内吸性杀虫剂,比如种皮中的杀虫剂从根部扩散到整个植物,最后进入花朵时,可能会对非目标性传粉昆虫造成慢性毒害。多项研究显示吡虫啉、可尼丁、噻虫嗪和相关成分对许多动物--比如猫、鱼、老鼠、兔子、鸟和蚯蚓-一具有剧毒。实验室研究显示这些化学物质会导致方向感缺失,损害记忆力和脑物质代谢,甚至导致死亡。”

  然而,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拜耳公司会自愿停止生产和销售其含毒的新烟碱杀虫剂。

  在这家德国制药巨头取得的历史性成就中,如今有一项它却并不愿提起。它率先研制了一种治疗咳嗽的合成药,在1898年取名“海洛因”上市销售,以表彰公司员工参与受试的“英勇”行为。德国民众监察组织“反拜耳危害联盟”指出,高巧和彭丘一直位列拜耳杀虫剂畅销榜,“2010年高巧销量达到8.2亿美元,彭丘销量达到2.6亿美元。高巧在拜耳畅销榜上高居榜首,彭丘排名第七。然而2011年年报却未公布高巧和彭丘的销量数据”。

 

  欧盟国家设禁

 

  与美国不同,多个欧盟国家已下令禁用新烟碱杀虫剂,拒绝接受化工制造商的测试和安全报告。比如奎德林堡的国有农作物研究所朱利叶斯库恩研究所--德国联邦栽培作物研究中心(JKI)通过收集、研究蜜蜂尸体样本,认定可尼丁是罪魁祸首。

  拜耳农作物科学公司将其归咎于“多批玉米种子存在缺陷”,在反诉中声称播种后种皮脱落导致异常多的毒尘扩散到附近蜜蜂采集花粉和花蜜的区域,然而这种说法并不可信。提起诉讼的集团联盟律师赫罗,舒尔茨表示:“我们怀疑拜耳为降低植物上的杀虫剂残留风险,故意提交存在缺陷的研究结果。拜耳管理层应对此作出解释,因为现在这个风险已为人所知十多年了。”

  在德国,也就是拜耳总部所在国,政府已从2009年起禁止使用拜耳生产的新烟碱杀虫剂,此举发人深省。法国和意大利也颁布了类似禁令。意大利政府发现颁布该项禁令后蜜蜂数量开始上升,因而不顾化工行业的强烈反对继续实施该禁令。

  尽管有证据显示新烟碱杀虫剂关系蜂群崩坏症候群,可能影响胎儿细胞和大脑,但到目前为止,欧洲委员会却一直反应迟缓,令人愤慨。

  鉴于布鲁塞尔欧盟委员会的迟缓反应,欧盟监察专员办公室发起原因调查。奥地利监察专员办公室控诉欧洲委员会未考虑新烟碱杀虫剂致蜜蜂死亡的新证据,随后欧盟监察专员尼基福罗斯•贾芒杜展开调查。“其认为委员会采纳了新的科学证据,并采取了恰当措施,比如审查相关化学物质的授权事宜”,一份欧盟监察专员办公室声明表示。

  监察专员要求委员会在2012年6月30日前提交调查意见书,以便其发布相关报告。委员会回应已要求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在2012年4月30日前对所有新烟碱杀虫剂进行全方位调查,然后将在调查结果基础上采取恰当措施。

  欧洲食品安全局掌控在一群充满利益冲突、与拜耳等跨国农业巨头关系微妙的成员手里。将欧洲消费者和昆虫食品安全的最终决策权交给欧洲食品安全局,好比让狐狸看守鸡窝,完全不可靠。

  拜耳是全球六大依赖专利转基因生物种子和相关化学制品获利的公司之一,掌控着整个食物链的起始端。孟山都、陶氏化学、巴斯夫、拜耳、先正达和杜邦这几个息息相关的集团共同控制着全球种子、农药、农业生物技术市场,可以说世界农业巨头的这种高度团结是空前的。正如一名观察家所说,这使他们能“控制农业研究进程;操控贸易协议和农业政策;将其技术定位为可增加农作物产量,养活饥饿人口,拯救地球的‘科学化’的解决方案;逃避民主和监管控制;破坏市场竞争”。

  全球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呼吁立刻全面停止使用新烟碱杀虫剂,其中包括荷兰毒理学家滕内克斯和哈佛环境卫生系环境暴露生物学副教授吕陈生。吕教授呼吁进行一个非常简单的试验:“我建议全球停用新烟碱杀虫剂5年-6年。如果禁令颁布后蜜蜂数量上升,答案就显而易见了。”对于中国政府而言,这不仅仅是食品问题。

 

  第三部分 草甘膦——绝非除草那么简单

 

  新研究显示转基因喂养老鼠易患肿瘤

  “农达”是全球销量最好的除草剂,是一种综合性化学制品,由美国圣路易斯市的孟山都公司率先生产。孟山都是全球头号转基因种子销售商,包括大豆、玉米、稻谷和棉花种子等。最近,一项独立科学研究明确证明,化学除草剂农达(主要成分为草甘膦)存在剧毒,即使是美国政府认证的“安全”剂量也对人类的胚胎细胞有害。

  2012年9月19日,卡昂大学法国科学家发布了全球首次针对转基因食物喂养老鼠的长期、经同行评议的科学研究结果。此前,孟山都和转基因联合生化集团采取多种合法手段,施加压力,成功阻止了此类长期独立研究。

  卡昂大学的研究结果使整个欧洲、美国和其他地区就转基因生物的危害展开了新一轮讨论。布鲁塞尔欧盟委员会要求欧洲食品安全局立即审查该项研究,俄罗斯政府和其他多个政府则下令禁止进口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玉米。鉴于该研究,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始重新审核整套转基因生物政策。

  卡昂大学研究负责人吉勒斯一埃里克•塞拉利尼教授表示:

  抗除草剂农达的转基因玉米,以及除草剂农达本身(在饮水中含量为0.1ppb)对健康会产生什么影响呢?我们用老鼠对此进行了长达两年的研究。就母鼠而言,所有实验组的死亡量较对照组高出2倍-3倍,且死亡速度更快……母鼠患大型乳腺肿瘤的比例较对照组高。第二个受影响最严重的器官是脑下垂体。实验组公鼠肝淤血和坏死率高出对照组2.5倍-5.5倍。经光学和透射电子显微镜检查,该病理得到证实。

  严重肾病发病率通常也要高出对照组1.3倍-2.3倍。公鼠患大型可触知肿瘤的比例是对照组的4倍多(患病时间要早近600天)--生物化学数据也证实,存在严重慢性肾脏损伤;所有老鼠(不论性别)在所有实验中出现变化的指标中有76%与肾脏有关。这可以通过农达的非线性内分泌干扰作用以及外源转基因在转基因食物和代谢产物中的过量存在来解释。

  这项研究针对十组老鼠,耗时两年(实验所用老鼠的平均寿命为两年)。此前,在转基因产业的限制下,这类研究均以三个月为限。这项惊人研究的重要成果包括:可耐受除草剂农达的转基因玉米和除草剂农达导致的性激素失衡问题、与性别相关的病患。母鼠死亡率上升2倍-3倍,主要是由大型乳腺肿瘤和垂体失能引起。公鼠患肝淤血、肝坏死、肾衰竭和大型可触知肿瘤。这可能与除草剂农达引起的内分泌失调和转基因导致的新型代谢失调有关。因此必须通过长期的研究来评估转基因产品和配方除草剂农达的毒性。

  由于老鼠也是哺乳动物,其身体系统对这些化学物质的反应与人体相似。这说明人类或猪、牛等动物摄入喷洒了农达的转基因食物后都会面临高死亡率,会长出新的肿瘤,会减短寿命,就像实验中的老鼠一样。

  目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实验室胆敢在人体上做实验。人体实验需要大量资金和政府支持来保证其精确性。

  一个德国科学组织在人类尿样检测中发现了微量草甘膦农达的主要成分。在查找导致德国北部整个牧群(特别是牛)重病病因的过程中,曾多次在动物尿液、粪便、乳汁和饲料中检测出草甘膦。目前由于孟山都的农达专利到期,全球每年80万吨草甘膦中约有一半产自中国。

  瑞士德利内特生态和气候农业研究所的一篇报道指出:

  除草剂和杀虫剂的残留量,与收割前禁用该化学品的时间长度密切相关。然而,草甘膦和类似的农药,如草铵膦(品牌:Basta/LibertyLink)、敌草快(品牌:Reglone)、唑草酮(品牌:Shark)、氨腈(品牌:Azodef)、吲哚酮草酯(品牌:Lotus)和吡草(品牌:Quickdown)的禁用期长度太短了。比如在葡萄栽培中,收割前最后单使用硫化矿物农药的期限为收割前8周,而谷物禁用草甘膦的时限仅为收割前7夭。目前急需采取应对措施,刻不容缓。即使不论与草甘膦有关的一切其他风险,把草甘膦用做干燥剂的做法也必须立即禁止。这样做可以视为蓄意导致人和动物的身体伤害,与目前的动物福利法规直接冲突。

  1992年,美国政府通过不科学的“实质等同性原则”将所有美国人民变成了转基因食物和抗农达(含草甘膦)的试验品,且拒绝允许对其影响进行任何严肃性科学研究,对全球范围内令人惊恐的实验结果则置若罔闻。

  法国的塞拉利尼教授的研究结果令人震惊:喂食孟山都转基因玉米的老鼠出现了提前死亡和其他严重的病状,这与喷洒过孟山都除草剂农达(含草甘瞵和其他化学制剂)的转基因玉米直接相关。但孟山都公司以世贸组织“贸易秘密”保护条例为由拒绝透露详细情况。

  全球出售的所有转基因种子几乎都使用了草甘膦,包括塞拉利尼研究在内的许多研究都发现了草甘膦的病理影响和毒性证据。

  2011年,美国农业部(USDA)国家植物疾病复原系统下属的美国植物病理学会突发疾病和病理学委员会协调员唐•M.胡伯教授,就一种新型的、能自我复制的微型真菌类生物向美国农业部发出警告,他认为这种生物会导致牲畜流产、使孟山都的抗农达转基因大豆突然死亡,还会导致孟山都的抗农达转基因玉米染上枯萎病。

  胡伯是美国备受尊崇的植物病理学家和转基因生物权威,研究草甘膦已有20多年。他发出警告说:“我认为,影响我们食品供应安全的潜在疾病一触即发。这些年来对抗农达的滥用,或称为过度使用,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土壤质量。这种新型病原体的出现可能是对我们过度行为的一种警告。”在写给美国农业部长汤姆•威尔萨克的一封信中,胡伯博士表示“许多种植者和制造商正在亲眼目睹动植物疾病激增这样的事实,这对他们的经济活力造成了威胁”。

  在对美国境内喷洒过草甘膦的农场进行广泛研究后,胡伯早前曾发出警告说:“草甘膦使多种植物疾病的严重性显著上升,使植物抵抗病原体和疾病的能力下降,使土壤和植物营养素的流动性降低,无法被植物利用。”

  胡伯博士补充道:“革甘膦会刺激真菌生长,提高病原体毒性。”过去的1 5年-18年正是美国允许大量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时间,胡伯表示“已发现40多种与使用草甘膦相关的植物病害,在人们研究草甘膦致病性的同时,这一数字还在攀升”。

  美国内政部地质调查办公室2011年所做的其他试验显示:在美国两个农业州的空气和水体样本中发现了抗农达草甘膦。美国地质调查办公室农业化学小组组长、环境化学家保罗•卡博尔(Paul Capel)表示,“那里的草甘膦浓度一直处在较高水平。”卡博尔指出,在为期两年的密西西比河支流取样中以及大多数空气样本中发现了抗农达除草剂的主要成分草甘膦。爱荷华州也做了系列试验。“人们吸入了草甘膦。”卡博尔说。

  草甘膦作用的类似独立试验结果也同样令人震惊。2005年,欧洲法院解密孟山都公司2002年老鼠喂养试验的原始机密数据后,基因工程独立研究和信息委员会(CRIIGEN)、卡昂大学和鲁昂大学获得了这些数据。这些数据“明确指出了草甘膦对食品解毒器官肾脏和肝脏的不利影响及其对心脏、肾上腺、脾脏和造血系统的不同损害”。与该小组一同审查数据的吉勒斯一埃里克,塞拉利尼透露。

  2010年,阿根廷科学家发现农达除草剂会造成青蛙和鸡先天畸形,并在科学期刊《毒理学化学研究》上发表论文“草甘膦除草剂通过影响维甲酸信号传输造成脊椎动物畸形”。其中安德列斯•卡拉斯科(Andres Carrasco)教授、亚历杭德拉•帕格内里和其他研究员表示:

  “在阿根廷和巴拉圭,有报告显示转基因大豆产区的草甘膦使用导致医生和居民健康严重受损,包括高先天畸形率、不孕症、死产、流产和癌症。新编报告所收集的科学研究确认接触草甘膦会导致早产、流产、癌症、DNA以及生殖器官细胞受损。”研究员安德列斯•卡拉斯科指出:“实验室研究结果与观察到的草甘膦接触人群孕期畸形一致。”

  卡拉斯科表示转基因抗农达大豆获得首次大丰收后的两年,也就是2002年,阿根廷大豆产区的部分居民健康开始出现问题。卡拉斯科说:“我怀疑草甘膦的毒性等级规定过低……有时它就像一种烈性毒药。”居民也报告说草甘膦破坏了环境,包括损害粮食作物,造成小河里鱼类大量死亡等。在这方面,显示草甘膦对环境有害的报告中有多项研究可以佐证。

  在科学期刊《环境卫生展望》2005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苏菲•理查德及其科学家研究小组对配方农达除草剂和纯草甘膦的毒性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配方农达的毒性更大,这和孟山都公司秘密添加的化学辅助剂有关,但孟山都公司以保护商业机密为由拒绝透露详情。理查德的研究小组还发现,经过一段时间后,内分泌紊乱病例增加,这表明仅农业上规定用量的10%就能引起细胞畸形。其他研究也显示,配方农达中的辅助剂会影响DNA。

  从2007年起,支持转基因生物的美国农业部开始拒绝更新美国杀虫剂和除草剂用量数据库,此举难免让人生疑,大众普遍认为,这是孟山都公司和农业化工公司联盟的强大游说的“成果”。估算显示,目前,草甘膦的用量比2000年环境保护署的预估量至少增加了一倍多。

  2012年9月,卡昂大学塞拉利尼教授的研究成果拉响了警钟,综合早前关于草甘膦和毒性更大的农达对植物、动物、空气和水体质量影响的研究结果,可以断定,草甘膦这种化学物质不应被列为农业除草剂,而应归为用于化学战的毒剂,应像1970年代大多数工业国家禁用滴滴涕一样予以禁止。目前中国化工企业的草甘膦产量约占全球产量的一半,中国政府有责任出手结束这场危机,刻不容缓!

  孙子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中国应该在了解北约及其联盟机构发动的所有攻击后再谋划击退各类外部侵略的良策。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话题。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38期,摘自《目标中国:华盛顿的“屠龙”战略》)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s/2013-05-02/1822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页岩气  环境问题  草甘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