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吴铭:回首上海滩

时间:2021-09-03 00:00:50   来源:吴铭再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回首上海滩

  

  昨天,再次听了马湖畔去年在上海滩论坛上发表的震撼演讲,再一次感觉不寒而栗。

  马湖畔打着“未来金融”的旗号,批判巴塞尔协议是“老年俱乐部”,指责中国金融最大的风险是“没有金融系统”,指责当前的金融指导思维是陈旧的当铺思维,将金融监管重新定义为保障未来金融发展。他刻意回避了金融的灵魂在于货币发行;货币发行权,是政权的重要甚至是关键组成部分,也是主权的重要甚至是关键部分。他并不是“负重前行”搞什么未来金融,他是以所谓未来金融为幌子,全面否定金融的政权属性和主权属性,以批评监管为名,行把监管变成为自己控制中国金融的工具之实。鉴于金融是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有马湖畔身为私人银行家、外资代理人的性质,他的超级IPO,有政变的性质,又有出卖国家金融主权的性质。他的这番演讲,实际上是政变纲领。

  马湖畔此论一出,我本人就感觉,这个人的欲望在于完全控制人民币发行权,这意味着完全控制了中国金融,也就控制了政权的最重要甚至是最关键的那一部分。说这次演讲是一次金融政变的纲领,我看也不过份。他有些欺负中国懂金融的人不多。

  金融资本,特别是今天的与传统的重金属并不挂钩的金融资本,其实就是个打着信用旗号的骗局。

  在资本主义市场上,金融资本的能量最为强大。金融资本可以轻易控制或俘虏商业资本,与商业资本互相勾结配合,又可以轻易控制工业资本。马,有巨型商业平台,有外资金融扶植,有国内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优化营商环境等政策的保障,控制中国工业体系、改造中国工业体系,将易如反掌。

  马湖畔不生产任何商品,他只有依托外资在中国组建的超级大型商业平台和信贷平台,他通过其两个金融牌照、无限加杠杆,可以雪崩式地控制人民币发行,自主决定人民币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发行数量。其他金融机构,比如中国国家银行,均不是其竞争对手。如果任由膨胀下去,则控制中国所有国有大中型企业,为期不远。

  而实际情况比我们设想的,更加恶劣。

  他的蚂蚁上市,如此巨大的IPO,手续办理极其顺利。更加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他仅仅付出极小的股份,就俘虏了为数众多的中国国有金融、保险、媒体等“正规军”。这些正规的国有金融机构,甚至媒体机构,不但没有任何与其竞争的意愿,而且,纷纷向其投降,接受其拉拢,加入到其控制中国金融、控制人民币发行权、进而控制中国商业、中国工业体系的“政变”行动中,积极地、自觉地、没有任何警惕性地成了其帮凶。

  正经的国家队,居然成了外资、私人资本的帮凶,不让人震惊吗?

  主旋律舆论常常强调政治意识、大局意识,但是,这些国有金融机构、媒体机构,在面对马湖畔的拉拢时,没有体现出任何政治意识!他们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攻击下,很自然地当了俘虏。

  一个没有任何产品、没有任何信用的虚拟金融机构,在各项金融政策、各级政权的保护下,居然差一点就完成一场不露声色的金融政变,完成了对中国经济的并吞。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加有讽刺意味的事了。

  我没有任何关于中国金融斗争的内幕消息,我只是根据我对经济、金融、货币、贸易本质和规律及相关斗争的理解,按照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政治要求,通过对公开信息的收集分析,得出判断,对中国下一步经济金融建设和斗争工作重点提出一些看法而已。

  推测起来,果断终止马湖畔的上市行动,应该是中央高层的临机决断。这当然意味着挫败了一起中外金融资本势力相互勾结的、对中国政权的一次“政变”。

  这个决断,似乎与当前的主流经济金融界的总体思维、认识——拒绝金融的主权属性、政权属性——,是极其相悖的。

  但是,我也觉得有以下可能。

  可能,华尔街金融寡头,也不那么支持马湖畔的超级IPO“金融政变”行动。

  马,当然是国际垄断资本培养起来的一个金融怪物,有望成为中国的华尔街控制之下的金融寡头。但是,如果马的IPO成功、他真的成为中国的金融寡头,他就成了“尾大不掉”,很可能超出华尔街金融寡头的控制,那对华尔街金融寡头也是不利的。所以,果断终止马的IPO,我想,华尔街也有可能是迟疑的。再往下推测一下,也有可能是华尔街的动议——这是我的猜想,没有直接的依据。

  不要过高地估计华尔街金融寡头的能力!华尔街的能力多大,要看其金融骗局的控制范围。

  显然,政治体系完整、民族关系和谐、人口基数巨大、教育程度很高、社会非常安定、基础设施完备、工业基础雄厚、自然资源丰富等因素,决定着中国市场的潜力,远大于华尔街金融寡头所能控制的日本、南朝鲜、新加坡、拉美部分国家、非洲部分国家、欧洲部分市场之和!如果马湖畔作为金融寡头控制了中国这个超级大市场,他就有实力摆脱华尔街的控制,至少也不那么容易控制。此前,马湖畔已经流露出脱离其金主控制的迹象。我想,华尔街金融寡头对马应该是有一些警惕性的。就是说,华尔街与其走狗马湖畔之间,也可能有尖锐的矛盾。这是我的一种推测,也是观察经济金融领域斗争的一个角度,我还不敢肯定,暂且放下。

  那么,马的金融寡头梦破碎之后,按照美帝国主义的殖民思维、对中国超级大市场的垂涎,华尔街当然要亲自出马,在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的配合帮助下,直接控制中国金融,以便于建立自己的商业体系,并吞中国经济。就是说,马的金融政变失败,并不意味着华尔街金融寡头的政变企图就终止,很可能上演新的剧目。这是我的担心。

  最近,我看到一个新的消息,让人非常不安——似乎在证明我的担心。

  据新浪新闻报道:彭博社25日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美国华尔街资深人士正在与中国官员接触,以寻求召开新一轮中美金融圆桌会议。中国近年来持续推动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报道称,美国华尔街的代表试图绕开拜登政府再次启动会谈,谋求扩大在中国的市场准入。路透社称,中美金融圆桌会议计划于2021年秋季举行。上述消息并未得到中方相关部门的置评。

  华尔街与马湖畔有什么区别?没有本质区别,都是要控制中国金融主权,特别是人民币发行权。

  马湖畔不生产任何商品,没有任何信用,他就是个金融骗子。他是通过无限加杠杆,雪崩式地控制中国人民币发行权,进而自主决定人民币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发行数量,把中国固有商业体系、金融体系排斥在外,或者加以拉拢、利用、俘虏、收编、改造,让其自觉不自觉地成为马氏金融帝国的一部分,从而一跃就中国的金融寡头,成为中国实际的统治者。

  华尔街呢?它虽然还有一些商品,但是,重要商品并不出售给中国,所以,美国商品并不能支撑其输入到中国的美元的信用。所以,华尔街与马湖畔一样,都是严重缺乏信用的金融资本骗子。华尔街是通过中国的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出口创汇、美元结算、储备美元、美元外汇用来购买美国的股票国债期货虚拟货币等方式,控制中国金融、控制人民币发行,自主决定人民币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发行数量,进而并吞或搞垮中国商业、中国工业,实现对中国的经济金融殖民。

  两者在缺乏信用、控制人民币发行权这个事关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关键问题上,没有任何区别。

  终止马湖畔的上市行动,本质上是挫败一场金融政变,是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人民币发行权。按照正常的思维,就应该继续保护人民币的发行权,保护中国金融主权,而不能将其出让给国内、国外任何势力。

  但是,在挫败马湖畔的金融政变之后,“美国华尔街的代表试图绕开拜登政府再次启动会谈,谋求扩大在中国的市场准入”,什么意思?难道前门打跑了马湖畔这只狼,还要后门又迎接华尔街这只虎?

  去年,也就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政治上、经济上、贸易上、金融上施压正紧急时,中国果断终止了作为华尔街金融寡头“白手套”的马湖畔,说明在中国金融主权、金融政权这个问题上,中国高层并不那么糊涂。

  今年,是不是施压失败、马湖畔失败,所以,华尔街换一副面孔,在美国政府继续施压中国的同时,与美国政府演一出双簧,装作绕过美国政府的样子,进一步拉拢、收买中国金融当局,让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直接充当控制中国人民币发行权的金融寡头,继续做控制中国金融主权的美梦?

  这,或许应该我们关注的焦点。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1-09-02/7107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9-03 00:00:50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