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江涌发言:无学术、不专业的学术论坛

时间:2018-10-23 00:33:01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    点击:

无学术、不专业的学术论坛

 

IMG_5360.JPG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延烧之际,中国的一些知名经济学者发起成立一个论坛。该论坛是一个非官方、公益性的学术组织。成立至今,国内外权威机构相信它对中国经济决策产生了重要影响。因为论坛参与者看似形形色色,但是经过多年锻造、磨合,成员在不断格式化中高度同质化,思想高度趋同,观点高度趋同,立场高度趋同,使命高度趋同,这其实就是用一个声音说话的一群人,类似经济学之经济人抽象。

一、相关高官们应当讲一点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这个论坛被称为一个非官方、公益性的学术组织,出席论坛的总是一批在中国算是声名显赫的经济学者,尤其亮眼的是一批高级官员。论坛说是学术研究,但是读者难得一见其学术成果,典型如国内流行论文集之类,或如美国智库之学术报告。与会者发出的近乎都是政论策论,而且多是“言辞犀利极为少见”的“建议”、“献言”。这些政论策论,用放大镜、显微镜也难得一见有什么学术颗粒,或折射出多少真理光辉,近乎都是拾人牙慧,集中为美国人的牙慧。

论坛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在论坛上暂时以“学者”身份出现的高官——其实舆论与大众关注他们的不是“学者”之表而是“高官”之里——以“学术自由”之名,多年来在论坛上满口跑火车,发表与宪法、法律、党章、党的文件实际有出入甚至直接相抵触的言论。每次论坛一召开,总会在经济界、学术界、思想界甚至更广的舆论界造成不小的思想混乱。

在基本经济制度(所有制)多元化的情形下,在羞答答的“新生社会阶层”日益强大的情形下,学界出现他们的代言人也很正常。但是,党内政府内高级官员,与这些代言人搅和在一起,甚至直接与大私营企业主(每次论坛总有一些企业家置身其中)搅和在一起,则很不应该,官商在一起,总会给人以很多联想。

尽管这些高官有的曾经是学者,但是如今都是蹲守在要职和关键岗位上,严明的党内纪律,严格的党内规矩,严肃的问责机制,在这个论坛里,似乎全是儿戏。论坛中的高级官员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还当组织者、发号司令员,形成了一个高级官员、学术大腕、企业大佬、媒体大咖组成的“财经俱乐部”,专门演唱与中央不同曲调节拍的“对台戏”,而且一唱就是二十年,越唱越带劲,越唱越离谱(远离中央精神)。

二、论坛有他们自己的“政治正确”标准

这个论坛绝对不是一般的“学术组织”,没有论文、没有报告、没有基于严谨科学分析、严密逻辑推理的学术观点。每年论坛都搞得兴师动众,风生水起。为了特别需要,在一年一度以外,还可以“加演”。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他们到底想干啥?

那些人说,“行政手段去产能,这是计划经济”,“在这40年中,凡是市场化、法制化的改革推进得比较好的时候,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和速度就表现得比较好,人民群众的福利也得到了比较多的提高,社会和谐的气氛就能够保持”……他们刻意美化神化市场与市场经济,污名化、妖魔化计划与计划经济。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早就说过,计划与市场都是手段,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著名学者、高级官员不懂理论,是笑话;不懂历史,是愚昧;不懂政治,很危险。

他们警告说,混改,国企不应吃掉民企,国企应该手下留情;但是,民企可以吃掉国企。依照他们的逻辑,“国企吃掉民企”是“逆向混改”,有背混改的初衷,民企吃掉国企,才是“顺向混改”,才是真正的改革。他们认为,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思路应放宽阔一些,因为资产即使是在民营企业家手里也是在中国的,这是社会资本”。私企不仅没有所谓“第一桶金”的原罪,而且还在鼓励从国企那里攫取“第二桶金”、“第三桶金”。只需私企放火,不许国企点灯。这正是论坛中人的逻辑。

据《证券时报》报道,“今年已有约16家上市民企计划或已通过协议转让股权,引入国资背景股东。其中,实控人可能或已变更的民企有新筑股份等7家公司。民营企业纷纷借靠大树。”改革开放以来,有多少国有企业变成了民营私营企业?难以计数!当然,原本是可以计数的。有多少企业家的“第一桶金”来自国有企业改制?难以计数!当然,原本也是可以计数的。如今,出了几家民营企业纷纷“借靠大树”,他们就开始惊叫、惊慌了!

所谓“民营”经济大发展的这几十年,这些人一直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即国有企业实际税负比私企重,环保实际责任比私企大,社保缴费实际标准比私企高,此外国有企业还有各种各样社会责任乃至政治责任,如社会救助、落后地区开发、“走出去”、“一带一路”都得一马当先做表率,一直在负重前行,这早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只是这个事实被部分人群、部分媒体经常刻意忽略。例如,2014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有205家国有企业和295家私营企业,205家国有企业的资产总额为17.3万亿元,占总量的72.82%,纳税总额达到1.4万亿元,占总量的81.95%;295家私营企业的资产总额为6.5万亿元,占总量的27.18%,纳税总额达到3046.4亿元,占总量的18.05%;国有企业以65.35%的收入份额贡献了81.95%的纳税份额,百元收入纳税率为8.11元,是私营企业(3.37元)的2.41倍;国有企业的收入利税率[(纳税总额+净利润)/营业收入) ]为9.93%,明显高于民营企业6.16%的水平。

论坛中人的犀利言论存在明显的违纪违宪违法之嫌。有跟踪这个论坛多年的经济学知名老教授指出:“几乎所有的发言都打着解放思想的旗号,贩卖新自由主义,出的主意大多数是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照搬西方的思路,违背我国国情,误导我国改革。”

论坛中人直接建议:应该逐步淡化并取消国企、民企、外企的所有制分类,按照十九大要求,凡是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企业,在法律上要一视同仁,政策上要平等对待。这是对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歪曲。

基本经济制度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基础,它决定着全部上层建筑,因而是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厦的地基。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地基一旦动摇,特色社会主义大厦就会垮掉。而基本经济制度是以所有制分类为前提的。不区分不同性质的所有制,就谈不上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为主导,也谈不上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也就是说,基本经济制度的一切内容,统统都不存在了。论坛中取消所有制分类的主张,实际上就从根本上否定了基本经济制度。这是十分危险的,如果按照他的主张进行改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要被葬送掉的。

取消所有制分类违反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一贯强调,社会主义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之上的,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问题是所有制问题,所以他们宣布,共产党人的理论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共产主义就是要同传统的所有制彻底决裂,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争得政治统治地位后,头一件大事就是剥夺资产阶级的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在社会主义的中国,身为共产党员的领导干部公开违背马克思主义,这本身就是违反党章的严重的政治纪律问题。

取消所有制分类违反宪法。我国宪法第六条规定:“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2月4日我国第一个宪法日强调指出:“宪法是国家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率。”作为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必须带头遵守宪法,不能违背宪法。这是领导干部必须遵循的起码的原则。连领导干部都不遵守宪法,依法治国从何说起!

论坛中人说:“我们必须正确处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和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关系,少一些集中力量办大事,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干预、直接配置,这个其实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但是36条里没有这句话,没有这件事,没有人去落实。所以要少一些集中力量办大事,多一些市场说了算。”

“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我党和政府历代领导人所一再肯定的我们国家的优越性、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与规定性,他们断然给予否定,其实就是否定社会主义制度。

论坛中人说:“我们要深化市场化的改革,就要求要让市场配置资源,政府就要让渡权力,将政府掌握的资源更多地交给市场来配置,这个往往会遇到阻力。”

政府的权力是公权,多年来他们亲善私营企业,尤其亲善外资企业,他们一直在诋毁抨击国有企业,敌视仇视国有企业。因此,所谓的政府让渡公权,“交给市场”,不可能交给国有企业,自然是交给“民企”,实质是私企私人。将公权交给私人,比一般的公器私用、化公为私要厉害得多、严重得多,于法何据?任何一个国家的宪法法律,恐怕都不会允许有这样赤裸裸的政策主张。然而,论坛中的高官就这样轻松脱口而出。这恐怕不仅是要“砸锅”,而且更要“毁灶”了。

有网友分析:让私企和国企一样承担环境义务,就有相当比例的私企要退出竞争;让私企执行和国企一样的社保缴费标准,又有一大批私企就要面临生存问题。如果再让私企和国企承担同等的税负呢是不是又要有一大批私企要倒下 由此只能推理出一个结论:中国的大量私企,真是弱不禁风啊,弱到必须以继续牺牲环境和劳动者利益,才能生存的程度。讨人论坛中人一直鼓吹的“民营企业”(他们可不轻易说私企)注定比国有企业更有活力、更有效率,只是一个早已破灭的神话而已。但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政治正确”标准,他们不得不臆想妄说,问题是谁给他们立的标准?

论坛中的高官一贯不把党律、党规当回事,这就鼓励了论坛中的学者更加胆大妄为。十八大以来,中央三令五申,强调共产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要“讲政治”,要有“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我们认为,这些人不是“不讲政治”,而是很讲政治,一贯地讲政治,只是他们有自己的“政治正确”标准。这个“政治正确”标准,就是坚定地为私有制和特殊社会阶层代言。依照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已经成为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规定,论坛中的学者热衷于为私有制、私有经济代言也不是太离谱,问题是这多半只是一个装饰。因为新自由主义是金融垄断资本的意识形态,要达到的是新殖民主义的目的。为民族私有经济代言是表,为跨国垄断金融资本代言是里。近些年的经济实践一再表明,中国私有经济与跨国垄断金融资本很大程度是通融的,私企与外企有融合发展的一面,具体表现在:外资入股私企(私募、定向募集、上市)、私人企业家拿外国绿卡加入外籍、直接跑路。私企与外企有对付国企、挖国有企业墙角的共同一面,通常一个国企一旦被打开市场化、民族资本持股的缺口,自然也就为跨国资本进入国企、渗透影响直至控股国企打开了方便之门。因此,论坛中人的政治正确,确切而言,是为外资、外企、跨国垄断资本的利益服务。因此不难看出,他们具有不可否认的国际买办代言人的实质。

三、这个论坛很不学术,很不专业,也很不自知之明

论坛中人善于、乐于、执著于偷换概念,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当今中国,国企、私企、外企三分天下,但是这些人偏偏选择国企与民企“二元对立”,而且以“私”代“民”,那些先富一族的私企老板多半结交的是论坛中人之类的精英显贵,论坛中人口口声声的“民”,实际上与民众、人民、国民、小民可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们老调重弹所谓“国进民退”,一弹就弹了20年。改革开放这几十年间,国企到如今在国民经济中已经不到三分之一了,而所谓“民企”(实乃私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现在还要从辅到主。论坛中的高官说:“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有没有标志性、试金石性的改革,有没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有没有真正让大家吃定心丸的改革,如果有的话,对民营经济地位、作用、认识的再深化可能是一个领域”。这是否是私企要“从辅到主”的最后宣言?

其实,论坛中人自相矛盾,他们一边嚷嚷着“国进民退”,一边又为民企(私企)要“从辅到主”作舆论宣传。他们说:“民营经济创造了中国60%的GDP,70%的出口,80%的就业岗位,地位十分重要”。不是说“国进民退”吗?难道民企(私企)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民营(私营)经济一下子怎么厉害?他们说,20世纪80年代私营经济在萌芽的时候,中国体制内将它视为异己的力量,后来认为是有益的补充,再到后来,被定义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实际上,私企是从0或微不足道,不断积累到60%,70%,80%,也就是一直在“进”,不仅实利在“进”,名分也在“进”,从“异己”到“有益的补充”,再到“有机组成部分”,下一步就是90%、100%的“主导地位”,骆驼就要踢出商人,取代主人,占据整个帐篷了。

如果说出于“政治标准”的不同,论坛中人将国企、私企、外企三分天下刻意说成是“国进民退”的二元对立,是很不学术的一种表现,那么全然不顾政府、市场、社会三者关系,执迷于“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得手”的二元对立,就是很不专业的一种体现。

多年来,经济学与经济学家,一直以显学、智者自居。然而,学术无穷,智慧有限。从某种意义上说,经济学是一门预测学,经济学家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预测。然而,就连著名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张五常也发出讥讽:经济学家预测成功的概率,与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概率旗鼓相当,一旦碰上,如保罗·克鲁格曼,就会名扬天下。经济学不同于物理、化学等自然科学,至今离正确精准的预测还很遥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有鉴于此,经济学家应当抱着谦虚谨慎的态度。然而,一些经济学家早已没有自知之明,随意搞预测,随意开药方,结果搞乱经济,搞乱社会,也搞乱了诸多国家的政治。因此,当今世界,应当有更多的社会学家来收拾经济学家搞出的烂摊子,应当给社会学家而不是经济学家更显赫的地位。

在中国,长期以来,发展是硬道理;如今,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理论体系形成、国家安全战略出台后,安全也是硬道理。因此,国家治理现代化要密切统筹安全与发展两件大事。多年来,在中国经济学家视野中,国家治理似乎只有发展,没有安全;而且,发展集中于经济发展,没有社会政治文化各方面发展;而且,把经济发展片面地理解为经济增长;而且,把经济增长片面地理解为GDP的增长;而且,把经济增长、GDP的增长理解为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国际化。这一套新自由主义的理论以及新殖民主义政策,在始作俑者——美国那里正在成为明日黄花,自由主义正在被明显的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所取代。但是,我们的论坛中人仍坚定恪守这一套,硬说美国人放的屁是香的,至于美国人承认他们自己放的屁是臭的,那是美国人的问题,是它的鼻子的嗅觉出了问题。实际上,新自由主义已经给中国制造了一堆麻烦、层出不穷的乱子,可以断定其为歪理邪说,然而执著的论坛中人从不去反思、反省,却要坚持在这条道上走到黑,越走越带劲。

论坛中人大部都有留美经历,他们也一贯以此设限画圈,常年不辞劳苦地照搬照抄美国人的过往研究成果,尤其是将新自由主义奉若神明。自由主义设定了政府与市场关系,他们就津津乐道“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得手”的二元对立,全然不顾政府、市场、社会的三者关系。实际上,“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得手”都是生长在社会肌体之上,为社会肌体服务。市场只是一个机制,一种手段,一个部分,需要有其他机制、手段、部分的协调配合,才能发挥功能,完成好既定任务。过错过错,过了就是错。过分强调市场功能,自然就是错误。

市场机制调节,存在一个十分明显的马太效应,即给你多余的,拿走你不足的;用中国的话来说,热衷锦上添花,不愿雪中送炭。论坛中人这边不断嚷嚷要充分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那边则不停叫唤,要解决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当然都是私营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用他们的话来说,“寡头活的滋润,小微活的惨淡”。实际上,所谓“小的就是美好的”,那是经济学家的臆想。任何一个国家的市场化金融机构,都不会轻易给中小微企业融资贷款,因为风险太大、太高。在严酷的环境中顽强成长,原本正是中小微企业保持活力、生命力所在。在中国,不只是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就连私营金融机构,也不乐意给中小微企业贷款,只是在很难争取到大型优质企业的情形下,有时不得不放下身段,给中小微企业融资,不过会因为高风险溢价,自然会提高贷款利率。中小微企业需要付出更高的融资成本,这是很自然的市场行为。然而,那个论坛的专家却枉顾事实、枉顾专业,多年来一直指责政府、指责国企,声嘶力竭,在所不辞。

因为执迷于意识形态,执迷于西方神明以及新自由主义教条,诸多三元、多元的共生现象、复杂巨系统,在他们那里近乎都成了非黑即白、二者只能选一的形而上学。这种非专业性的形而上学,在固有的“政治正确”(再重复一遍,即以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国际化为标准)的偏导下,他们近乎成了一种偏执狂。有网友评论:当吴小平说“民营经济应逐渐离场”的时候,他们群起攻之;当有人攻击公有经济的时候,他们如寒蝉般沉默。当私有经济比重越来越高的时候,他们高呼“不问姓资姓社”;当公有经济开始复苏的时候,他们大呼狼来了。当私有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高喊“国企不应乘虚而入”;当公有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说国企“改制”势在必行。总而言之,他们对私有经济厚爱有加,对公有经济则视为寇仇。这就是今日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

正是很不学术——政治第一,影响决策第一;很不专业——奉西方为神明,思想思维僵化,外加利令智昏,又为名气所累,导致论坛中人很不自智也不自明。

作为受媒体和大众关注的知名学者,原本应当比一般学者具有更好的道德素养,更高的自我要求,更多的谦虚谨慎,然而论坛中人似乎非常满足于“拽尾行于泥淖之中”,不做深入细致研究,不做田野调查访问,乐于搞策划搞舆论炒作。很显然,那些人为中国学界一直在做着很不好的榜样。此次论坛,他们就前一段时间网络热议的“消灭私有制”而大发议论,私有制、私有化是这些人的命根子,关注议论自然不在话下,不出意外。但是,有分析人士指出,此实乃一种舆论炒作,是同一股背后势力使然,好给论坛中人提供靶子、炮弹,说白了是自导自演。各个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擅长包装自己,炒作自己,各个都是影星影帝。鉴于他们一贯的表现,网友作这种猜测与研判,也不是没有缘由。

今天中国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症结,给大众百姓背上了沉重包袱,严重扭曲了中国经济。然而,相关市场化、产业化药方,多半都是论坛中人过去努力的结果。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检讨、反省自己的不是,为自己的馊主意向国民道歉。私下讨论时,也只是把一个个关乎国计民生的决策,当成无关痛痒的学术研究问题,轻描淡写。与此相反,多年来,他们在公开场合,揽功诿过,声色俱厉地批评、指责正是因为他们的馊主意而导致的各种经济社会乱象,言辞犀利地评判、批评党和政府存在的所谓“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无力”的决策,反正里外都是他们的“理”。

过去,或一段时间以来,论坛中人尽管很不学术,很不专业,但是凭借昔日的光环、背后的靠山、尤其是那个山巅上国家的圣灵庇护,灯塔国的光芒照耀,搞得风生水起,也自鸣得意。但是,今天,“地主家没有多少余粮了”,那个山巅上国家眼看着自己霸权难以为继了。美国由所谓自由民主世界的灯塔,一举沦落为展示资本主义弊端的橱窗。特朗普政府毅然决然地放弃了新自由主义的老路,走上了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的不归路。然而,我们的论坛中人不能与时俱进,不太会识别时务,依然执著地要引领中国走新自由主义的邪路。其实,他们那套陈词滥调早就没有说服力、吸引力、感召力,不过他们仍然在苦苦支撑,勉为其难,所以说,他们很不自知之明,不自量力。

北京大学原副校长梁柱先生说,一听到“经济学家”四个字就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试想,像论坛上这样的“经济学家”如何不让人心惊肉跳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18-10-19/5308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10-23 00:33:01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