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西方经济学中国化是中国经济学的发展方向吗?——评洪永淼教授发展中国经济学的观点

时间:2018-09-11 00:02:14   来源:察网   作者:孙立冰    点击:

西方经济学中国化是中国经济学的发展方向吗?

——评洪永淼教授发展中国经济学的观点

孙立冰

西方经济学中国化是中国经济学的发展方向吗? ——评洪永淼教授发展中国经济学的观点

今天读到一则消息:中国社会科学院评价研究院公示了《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专家委员会经济综合专家委员会名单》,美国康奈尔大学洪永淼教授和中国北京大学平新乔教授当选为主任。对于平新乔教授,其推崇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国内学术界余斌教授对其是早有批判的。而对于洪永淼教授,中国经济学界应该是并不陌生。他既是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更是中国厦门大学王亚南研究院院长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据有关资料显示,洪永淼教授于2010年11月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以来,便开始在厦门大学推行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学说体系和话语体系教育,至今已有近8年的时间了。如今,中国社会科学院评价研究院又将洪永淼的西方经济学学说体系和话语体系,以学术评价委员会经济学科负责人的身份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予以贯彻和推广。那么,洪永淼教授的经济学教育和经济学发展思想,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到底意味着什么?

洪永淼教授作为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话语体系和科学评价体系自然十分推崇。他认为:“国际经济学界的主要话语权与影响力,仍然在西方经济学家手里。”这就是说,作为经济学思想体系,它是坚持西方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和基本范式的。他自2010年11月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以后,一直致力于在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的教学、科研和人才培养上同美国主流经济学实现所谓的“接轨”。由于这种“接轨”,厦门大学一大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被靠边站了。党的十八大以后,特别是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以后,作为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他又本着对厦门大学和中国经济学“负责任”的态度,在《经济研究》上发表文章,提出要“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用现代方法研究中国问题,用国际语言讲述中国故事”。事实上,洪永淼教授所坚持和所推广的,就是西方经济学范式中国化的理论观点和教育理念。那么,抱着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及其理论范式不动摇,洪永淼教授能不能站在“中国人立场”上,用西方资产阶级学话语体系来讲述“中国故事”呢?

我们之所以说洪永淼教授抱着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及其理论范式不动摇,主要是因为洪教授认为,中国经济学在国际经济学界的影响力,远没有达到像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那样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经济学家还未取得被国际经济学界所熟悉并承认的原创性经济理论。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经济学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未能与国际充分接轨,导致研究成果未能以国际经济学界普遍认可的方式表达”。因此,洪教授认为,若要形成具有广泛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有必要使用国际同行普遍认可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来研究中国经济,用“国际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什么是“国际语言”,什么是“国际同行普遍认可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对于这个问题,洪永淼的回答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市场经济一般原理在社会主义中国的应用”,而这个“市场经济一般原理”只有一个,就是诸如价值规律、供求规律、边际效益递减规律、信息不对称下逆向选择与道德风险等,这些都是什么?很明显都是西方资产经济学的语言和范式。也就是说,在洪永淼教授看来,所谓的“国际语言”,所谓的“国际同行普遍认可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其实就是西方资产经济学范式和方法,所以,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就是西方资产经济学的中国化,就是用西方资产经济学的范式和方法来认识和反映中国经济实践,用西方资产经济学的语言来讲中国故事。

立场问题就是为谁说话、维护谁的利益问题。习近平同志指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就是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在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条件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就是更加注重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发展的根本宗旨和鲜明立场。

什么是中国故事?中国故事的最大特征就是社会主义,当前来讲,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完全超越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型经济形态,具有明显的优越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特征:(1)遵循公有制为主体的逻辑组织社会生产,克服了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固有矛盾;(2)按照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原则进行生产成果的分配,避免了资本主义社会财富和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3)有计划按比例调节和规划经济发展,克服了资本主义生产中的无政府主义。

既然中国故事是超越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全新的社会主义的故事,因此讲中国故事就要用讲社会主义故事的语言,就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而言这种语言最为经典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关于社会主义的语言,在中国现阶段这种语言的新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认识和反映中国故事的语言,而西方资产经济学则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用来认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语言。恩格斯在《资本论》第一卷英文版序言中曾指出,“把现代资本主义生产只看作是人类经济史上一个暂时阶段的理论所使用的术语,和把这种生产形式看作是永恒的、最终的阶段的那些作者所惯用的术语,必然是不同的。”恩格斯在这里强调的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由于其唯物史观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看作是人类社会历史长河中的变化过程中的一个特殊阶段,这个阶段必然要被社会主义新阶段所取代,所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概念、范畴和学说体系,都具有历史暂时性。而资产阶级,由于其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看作是永恒的不可替代的,所以在资产阶级经济学那里,一切概念范畴和理论都是静止不变的。因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话语体系和资产阶级经济学的话语体系是根本不同的。政治经济学是有阶级性的,正如马克思所说:“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把人们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把代表私人利益的复仇女神召唤到战场上来反对自由的科学研究。”由于政治经济学的阶级性导致不同阶级的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对立。虽然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包括洪永淼极力否认经济学的阶级性质,但是其阶级性还是客观存在的。例如,洪永淼极力表白自己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但是他还是站在国际垄断资本的立场上的。他一再强调他从美国康奈尔大学搬来的是现代经济学,是现代方法,他隐含的意思就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不是现代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阶级分析方法和历史分析方法不是现代方法。洪永淼教授还甚至用印证习近平同志的讲话来为自己辩护。是的,习近平同志是讲过“对现代社会科学有益的知识体系,运用的模型推演,数量分析的应用,我们也可以用,而且应该用好。”习近平同志讲话的前提条件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对于西方经济学进行分析批判,在此基础上进行借鉴。因此,习近平同志的“可以用”是讲马克思主义的宽广胸怀,“应该用好”是讲马克思主义克服了模型推演和数量分析的资产阶级的局限性,进行了革命性改造。因此,习近平同志的论述和洪永淼的食洋不化照抄照搬是有本质区别的,不能成为洪永淼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中国化观点的理论依据。

由此看来,洪永淼教授主张用西方经济学的术语来讲中国社会主义的故事,是大错特错了。洪永淼教授用代表国际垄断资本利益的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来讲述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故事,究竟能够讲出什么故事呢?讲出来的故事,一定是和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齐心协力建设社会主义不和谐的中国被颜色革命和被殖民化的故事!这是重大的原则问题,希望能够引起党中央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并及时加以解决。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18-09-10/5240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9-11 00:02:14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