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江涌:中国为何发展不充分:社会主义优越性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时间:2018-08-16 00:08:45   来源:新时代发展百人论坛   作者:    点击:

中国为何发展不充分:社会主义优越性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640.webp.jpg

江涌,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经济安全与世界经济理论研究,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近百篇,经济学随笔一百五十余篇,著作五部。主要著作有《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东方出版社2011年10月出版,《猎杀“中国龙”》、《中国困局》等。

640.webp (1).jpg

摘要相较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具有明显的优越性,但是这并不等于社会主义制度一经确立,所有的优越性就能立即或自然而然地充分发挥出来。实际上,社会主义是一个前无古人的事业,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与完善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充分发挥也需要一个长期过程,有时还难免有曲折和反复。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历史的结论、人民的选择。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我们的制度必将越来越成熟,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必将进一步显现,我们的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

一、中国有了长足发展但发展很不充分

新中国建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不仅彻底告别了旧中国“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而且在多种经济指标上,不断刷新世界记录,拥有数百个而且还在不断增加的世界第一。“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产业结构单一不同,目前我国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举的全部工业门类都能在中国找到。”[2]中国产业借此赢得了近乎是独一无二的巨大范围经济效益,成为中国竞争力的重要源泉,国民经济在世界排序中已是坐二望一。

中国曾经是世界贫困人口最多、分布最广的国家,经过中国政府、社会各界、贫困地区广大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以及国际社会的积极帮助,中国7亿多人口摆脱了贫困。在全世界许多地方贫困人口不断增加的同时,中国却成了例外,逐年大幅度减少。2015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在中国已基本实现,中国是全球最早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中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为全球减贫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是,“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相当于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美国的七分之一,排在世界80位左右。按照我们自己的标准,中国还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2015年——作者按)。如果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则还有两亿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中国城乡有7000多万低保人口,还有8500多万残疾人。”[3]让13亿多人民都过上富裕的日子,幸福的生活,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要付出长期的艰苦努力。

中国有近14亿人口,东南与西北地区之间、城乡之间、行业企业职业之间,发展差距极大,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情形突出。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因为政策倾向、近水楼台、先天禀赋等原因,发展得更快更好,获得更多的发展成果,而很幸运地先富起来,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成为中国日渐成形的金字塔顶端的群体。另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因为先天劣势、区位不利态势、更有政策忽视,导致在发展大潮中,不断掉队落伍,成为弱势群体。更为突出的是,两极分化仍在不断加剧,优势与劣势、强势与弱势、贫穷与富裕仍在不断积累,导致社会阶层强化固化。“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4]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因为不均而生不安、因不安而生动乱、因动乱而生政变的事例比比皆是。两极分化导致社会稳定的基础日趋薄弱,从而对政治安全构成威胁,值得高度关注。

不当发展不仅恶化了部分社会环境,而且还恶化部分人文环境,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没有得到同步协调发展。正是因为发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显著成就,党内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不断滋长。党内体制内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四风”大行其道。奢靡之始,危亡之渐。如此必然招致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等“四大危险”,不同程度、范围不等地损毁党的健康肌体,尤其是官员腐败成为社会主义肌体上的一大毒瘤。

640.webp (2).jpg

党内不良风气是社会风气的一种折射,同时不良党风政风也助涨社会不良习气。一段时期以来,社会上的拜金主义、机会主义、消费主义、末世心态甚嚣尘上;企业掺杂使假、随意排污、恶性竞争、恶意欠薪屡见不鲜;大众见义不为,相互猜忌,甚至尔虞我诈,诸如拐卖儿童这类丧尽天良层出不穷,花甲碰瓷如此为老不尊比比皆是。人们物质丰富了,但是精神匮乏了。口袋充实了,但是脑袋空虚了。人与人之间日趋冷漠,仇官、仇警、仇富、仇视精英蔚然成风,社会日趋走向原子化、碎片化。

近几十年来,我们始终不渝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因此中国的发展成就主要集中在经济上。前文提到,中国建立了门类多样、行业齐全、举世无双的工业体系,但是集中在国际分工(“微笑曲线”)的中低端,关键辅件、零部件仍然需要大量进口,诸多核心技术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诸多高新技术企业,名为高新,实际依然是组装。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因“国家安全”名义禁止向中资企业出口芯片,可谓一剑封喉,一度高大上的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如中兴公司)立即休克,暴露出中国在关键技术、关键设备受制于人的窘迫境况,我的国啊!远远没有我们一些人想像的那么厉害。

经过几十年的持续快速发展,中国经济规模、品质有了飞跃性成长,由此积累了非同一般的硬实力,但是硬实力是片面的,经济实力还没有很好地转化为科技实力、军事实力与政治实力,所以美国西方动辄在我们的家门口耀武扬威,展示肌肉,向台湾出售武器,不断实质性提升与台湾关系,踩我们的红线底线,我们似乎也没有有效应对办法。

国际竞争、国家间竞争是综合国力的较量,除了强大的硬实力外,还有非凡的软实力,还有重要的国际话语权。多年来,中国一直随世界的改变而改变,从作为世界的函数,正在演变成为世界的变量,有时还是关键变量,甚至是重要变量。中国说话,世界倾听。问题是,听了以后,是否付诸行动则是另一回事。“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形象地讲,长期以来,我们党带领人民就是要不断解决‘挨打’、‘挨饿’、‘挨骂’这三大问题。经过几代人不懈奋斗,前两个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挨骂’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解决好的一个重大问题。”[5]我们尚有很多领域需要改善,中国的发展还很不充分。

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所要追求的最大目标就是发展。中国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是几十代人,都要积极致力于发展生产力。中国还需要持续不断地发展,发展是最大的安全,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发展是解决我们诸多关键问题的总钥匙,这正是在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未来,我们主要精力还是致力于发展,发展我们的经济,发展我们的社会,发展我们的政治,发展我们的文化,中国的发展是全面而深刻的发展,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而不是简单地就是跟美西方争权,即争话语权,争定价权,争所谓霸权,中国永远不称霸。

二、社会主义优越性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综观社会发展史,市场只是一类手段,根本不是目的。市场只是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由人类创造特别是政府设立的,为经济社会服务的,不是自发的、天然的、独立存在的。早期,市场的逻辑是交换的逻辑,市场作为经济的附属长期内嵌于社会。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后,市场的逻辑是资本的逻辑,独立的市场一面是“财富的魔法师”,马克思指出“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使,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12]资本主义的成就恰恰是充分运用市场的力量;另一面则是“撒旦的磨坊”,将一切人间美好——优质资源、优美环境、道德良知、甚或妇女的贞洁等等——都会被卷入市场这个磨坊里碾个粉碎。“市场经济所取得的惊人的工业成就是以巨大的社会危害为代价的。”[13]而且,自由调节的市场机制发挥得越充分,社会矛盾就会越尖锐,阶级冲突就会越严重,由此废除、毁灭自由市场的可能性就越大。

正是因为市场机制具有鲜明的二重性,所以市场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应当被严格限制在经济领域、商业领域,而且一定要以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来及时有效弥补在公共产品生产、垄断、外部性等诸多方面出现的“市场失灵”。广泛的不加区分的市场调节,最终结果不是人的全面发展,而是人的异化,人成为自己的对立物,经典理论家们对此早已做了广泛而深刻的揭示与批判。那些本着经济自由主义理念,把市场机制当成万能的调节手段,广泛运用于经济之外的社会、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即泛市场化,实际上就是任由“撒旦的磨坊”碾碎一美好,导致系列灾难(如资源、环境、道德等危机)在世界、在中国不断上演。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孜孜以求的伟大事业。伟大事业需要中国人民持续接力奋斗,要充分运用各种手段、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公平公正而不是效率效益是社会的基本原则,也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社会主义是事业,市场经济是商业,虽然特定的事业会与一定的商业相关联,但是事业有事业的逻辑,商业有商业的逻辑,二者不可混为一谈,更不能相互替代。毛泽东曾经说过,“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是我们的事业必定要胜利的基本保证”。[14]伟大事业需要相应的经济建设作为基础,但是经济建设绝对不是伟大事业的全部,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不是主要的或关键的组成部分。市场经济条件下,金钱是最强大的润滑剂,促进理性经济人为个人利益最大化而努力奋进。然而,金钱又是最差的粘合剂。“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倾厦非一木之支也,决河非捧土之障也。”[15]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任重道远,需要各族人民团结奋斗。伟大事业需要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的不懈努力,需要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充分弘扬,需要亿万中华儿女的奉献与牺牲精神。“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16]。“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些保证力量,无论如何是不能简单地靠金钱来取得、来凝聚的。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经清晰表述:“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17]显然,市场只是一种手段,而且绝不是唯一的手段,市场经济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唯一形式。过分强调市场手段,甚至把市场调节当作一种意识形态,即所谓市场化,会把因“市场失灵”而带来系列消极后果撒播到相关各个领域。“市场失灵”会直接导致经济周期性、结构性乃至系统危机,导致产能过剩、商品过剩、劳动力过剩,导致系列资源闲置、资源浪费,人不能尽其才、物不能尽其用、制度不能尽其能,白白耗费宝贵时间,即不充分发展。因此,充分运用市场、计划、协作等多种手段,实现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协同发展,把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充分激发出来,社会主义制度才有吸引力、感召力。

注释:

[1]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2012年11月17日)。

[2]梅新育《中国产业不是美国政治替罪羊》,《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年3月22日第001版。

[3]习近平在华盛顿州当地政府和美国友好团体联合欢迎宴会上的演讲(2015年9月22日)。

[4]《论语·季氏》第十六篇。

[5]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11日)。

[6]《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214页。

[7]半月谈编辑部:《我国三十年经济成就一览表》,见《时事资料手册》(1981),新华出版社1982年,第84-86页。

[8]《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51页。

[9]《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7页。

[10]【英】卡尔·波兰尼《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前言第6页。

[11]【英】卡尔·波兰尼《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12页。

[12]【德】马克思著,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北京:人民出版社,第2版,第1卷,277页。

[13]【英】卡尔·波兰尼《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59页。

[14]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毛泽东文选》(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04页。

[15]魏源《默觚·治篇八》,见《魏源全集》(第十二册),岳麓书社2004年版,第56页。

[16]毛泽东《七律·到韶山》。

[17]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3页。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18-08-15/5195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8-16 00:08:45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