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从安邦、联想到锤子,看买办企业的罪与罚(上)

时间:2018-05-17 00:00:44   来源:金桥智库   作者:    点击:

从安邦、联想到锤子,看买办企业的罪与罚(上)

  

先给大家通报一个好消息,特朗普政府终于认怂啦,取消封杀中兴的政策。上次努钦率美国贸易史上最强代表团来华谈判,中国方面就中兴问题向美方提出了严正涉,努钦说自己做不了主,回去后第一时间向特朗普汇报,现在终于有了结果:

 

640.webp (12).jpg

估计也特朗普是架不住中国政府的压力,以及苹果、高通等科技巨头对特朗普施压。美国封杀中兴以后,国内的洋奴公知们一片哀嚎,好像离了美国的芯片,中国人就没法活了似的。其实,我们才是美国高科技企业的衣食父母啊,我们不买他的芯片,他们美国人还能留着当饭吃?这就是特朗普的战略讹诈,所谓交易的艺术,不上他的当就是了。不过,特朗普这诈还真诈得好,我们所有中国人都要感谢它,中国科技将因此而空前加速前进,科研工作者纷纷表示待遇要提高了。当然还有一个效果就是一大批买办和买办企业现出了原形。

既然特朗普已经认怂了,解除了对中兴通讯的封杀,拿出来了谈判的诚意,那么我们就汤下面,接着与他们谈,于是我们看到几乎在特朗普解禁中兴后同时,官媒就发布了刘副总理将带队前往美国,继续与特朗普政府就中美贸易问题展开谈判的消息:

 

640.webp (13).jpg

大战当前,先队内奸。随着中美贸易大战向纵深展开,最近“买办企业”纷纷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安邦的吴小晖在上海被判刑了,当庭痛哭流涕,这是法律的胜利,人民的胜利,也是国家的胜利,但是这个胜利来得有点晚,还有一些遗憾;联想集团因为在5G标准关键的一轮投票中反水,连同收购的摩托罗拉等旗下子公司将四票均投给了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导致华为因为一票之差失去了掌握5G短码的机会,这种背后捅刀子的卖国行径遭到广大爱国网友愤怒的批判和声讨,结果联想集团不但不反省道歉,还文过饰非,疯狂删帖,并且威胁要起诉“造谣者”,好大的威风;而更遭人痛打落水狗的则是锤子手机的罗永浩,明明是个铁杆的精日,却还要利用大家的爱国心来营销手机,并且还装模作样的写了封自白书粉饰自己,结果让广大网友扒皮了。这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儿,买办企业之冬,即是自主创新、爱国科技企业之春,君不见,就连中国买办的大本营香港都在向中央上书,要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了么?历史的潮流,浩浩荡荡,顺之昌,逆之则亡,买办之路已死,攻坚克难,掌握核心科技才是中国企业的希望和钱途。

要说近代以来,买办卖国祸国的事儿,一个图书馆的书也写不完,真的是罄竹难书。一部近代血泪史,就是买办的罪与罚。最早的买办就是那些帮助大英帝国向中国贩卖鸦片的商人,他们把祸国殃民的毒品鸦片包装成“福寿膏”等高大上的保健品,就像前段时间被扒皮的鸿毛药酒一样(当然大家不要误会,鸿毛药酒不是毒酒,是真药酒,买办资媒策划这起舆论事件,茅头还是对着中医、中药来的),到处贩卖。鸦片战争,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是输了,但是对于鸦片买办集团来说,则是赢了,大大的赢了。由此一发不可收拾,买办的基因疯狂地在中华大地蔓延滋生,野蛮生长,直到掏空了中华民族的精气神,掏空了几千年的财富积累,搞到亡国灭种的地步,最终还是靠着毛主席和共产党挽救了中华民族,建立了新中国。

本来,我们新中国在社会主义革命和改造的过程中,从经济上和政治上消灭了买办企业和买办阶层。但是买办思想,买办文化根深蒂固,却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改革开放以后,伴随着国门洞开,与国际接轨,买办思想、买办文化又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下如浮萍般野蛮生长,蔓延到了经济和政治的各个领域。所以,对于买办们来说,那十年真的是浩劫,毛主席不但要没收了他们的资产,还要他们从灵魂深处闹革命,斩草除根,彻底抛弃买办文化、买办思维,这不是要把他们的命根子都消灭掉么。

若干年前,我在某大刊物上看到一篇柳大佬写的文章,意思是中国绝不能再有温格,还分析了现在拥护温格有三种人:第一,是投机分子,唯恐天下不乱;第二,在“温格”中受过苦、挨过打,年龄很大的一些老同志,可能极左也是他们的信念;第三,则是无知,不知道严重后果。看他这个分析就知道他的水平咋样了,他的立场是怎样的了。其实他不应该分析现在还在拥护温格的有哪些人,他应该分析现在还在反对、恐惧温格的有哪些人。这样来看,他说的那三种人倒是挺合适的:投机分子,在温格中受过苦的部分老同志,还有就是一些无知的、被买办文化洗脑的年轻人。

买办企业与所有制关系不大,既有国有企业,比如联想,也有民营企业,比如安邦和锤子手机,决定是否属于买办企业是企业的文化和利益导向,它是崇洋媚外的呢,还是爱国爱乡的,是向国外输送利益呢,还是从海外赚钱回国内的。买办文化的最高境界就是慈禧当年的那句话:“量中华之物力,结列强之欢心”。照着这个路去走的都是买办企业,大家一分辨就能分辨出来,华为的手机、电脑在国外卖得贵,在国内卖得便宜,例如最新款的华为P20保时捷版的,在国内只卖8000多,在法国能卖到16000,这就是爱国企业,像联想的电脑,在国外卖一万,在国内卖两万,害得许多国人跑到海外去淘联想电脑,你说丢人不丢人?最重要的是,联想还是一家中科院控股35%的国企,而华为是一个民企。所以拿民营与国企来混淆买办企业与爱国企业,这种公知们经常玩弄的套路是没有用的。

中兴事件以后,柳大佬最近还撰文说,国产芯片必生于民营企业。这锅甩得简直是天下无敌了,是在为当年逼走倪光南院士辩护吗?难道柳大佬是眼瞎?看不到龙芯和魂芯都是诞生于国企么?要搞核心技术,自主创新,何分民企国企?联想得到的资源和扶持比华为不知道多了几个数量级,然而人家华为做出了好芯片,做出了好产品,你就说芯片必生于民营,如果当初你让贤把联想给了倪光南院士,也许早就开发出来了芯片和操作系统呢?睁眼说瞎话,谁都会,但是你在中美贸易战的紧要关头,美国借高科技打压中国的时候,发表这样的宏论就很无耻了。所以说,最终决定一个人成功的因素是价值观,是道而不是小术。联想今天的落没,从柳大佬赶走倪光南院士,义无反顾地走向买办道路的那一天就注定了。

但是话说回来,由于西方国家在全球占据了政治、经济的统治地位,垄断了全球产业链的上游,改开之初,其实许多中国企业都曾经走过一段买办的路,比如华为最初的第一桶金也是靠贩卖外国通讯设备赚到的,但是像联想这样一条路走到黑,至今不思悔悟的巨头企业,却是不多见的。说到底还是柳大佬一手遮天的买办价值观所决定的。

我们首先来看安邦。关于安邦和某小晖的各种内幕,我在2月份的时候已经写过了三篇长文,在公众号里只发出来一篇,但是马上就被删掉了。没有办法,我只好发布在金桥书院里面,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居然有不少感兴趣的库友因此加入了金桥书院,由此可见安邦巨案影响之巨大,可以说是建国以来天字一号的大案,胜过了当年的远华案。如果还有没看到而想看的,仍然可以加入我的金桥书院一睹为快。

太具体的细节,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前面的文章已经说了太多了。我是不喜欢做重复劳动的,老调重弹是没有意思的。2018年5月10日,上海市第一人民法院依法对“安邦巨案”做出判决,原董事长吴小晖被判18年,没收财产105亿。严格说来,这个判决肯定是不能令人满意的,相对于吴犯下的滔天大罪而言,这些惩罚实在是太轻了。但是考虑到国际的大环境和国内的小环境,能把送上审判台,这已经是金融反腐败的重大胜利了。

640.webp (14).jpg

在上海一中院庄严的审判庭上,吴小晖接受法律的审判和制裁

一家从2004年成立的保险金融集团,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迅速聚敛的近两万亿元的资产,在这个过程当中,它有多少非法犯罪行为,不用想也能猜个大概。事实就是如此,安邦它就连注资都是非法的,凭借着某家族的蒙蔽,在中国呼风唤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各级政府部门,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是形同虚设,甚至主动配合,量体裁衣,为安邦资本的野蛮生长保驾护航,上演了一幕幕当代的官场现形记。

在安邦所有的非法犯罪活动里面,最不能让我们接受的就是它的卖国,打着全球化企业的旗号,从2014年10月出击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开始,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以投资并购的名义向海外转移了7000多亿的资产,还引来了复星集团、海航集团等众多资本财阀和富人的跟风,造成的后果就是我国在15年、16年两年的时间里,损失了一万多亿的外汇储备,这还是在每年保持了五六千亿美元贸易顺差的基础上发生的。如果不是中央及时发觉,果断出手,我们现在可能已经生活在金融危机当中了,沦为美元屠刀下的牺牲品,沦为美元资本的盘中餐。

吴小晖犯的罪可能罄竹难书,但是最大的罪还是卖国,当他在纽约与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喝着1200美金一瓶的红洒,谈几亿美金的项目的时候,大约不会想到不久后就会沦落为阶下囚的。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拿着中国人民的血汗钱,跑到西方高位接盘泡沫资产,这真的应该是一家保险公司应该做的吗?我想这肯定是不符合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也同样不符合安邦长远发展和利益,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然而是什么力量驱使吴小晖铤而走险,将七千亿的资产转移到了海外?又是什么力量看着他转移而没有阻止,或者说提供帮助呢?

640.webp (15).jpg

财新传媒披露2016年底安邦总资产1.9万亿,向海外转移资产7000亿

这说明我们的买办集团眼里是没有祖国的,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还有精神故乡美利坚。为了国家的长远利益着想,我们绝不能把财富和资源交给他们,否则的话,一旦中美交恶,他们铁定是卖国贼,为了他们的海外资产和财富,肯定要出卖国家利益。安邦巨案虽然伴随着吴小晖受到法律的制裁而告一段落,但是这绝不应该是案件的结束,而应该是一个新的开始。惩罚一个白手套,虽然有标志性的意义,但是揪出背后的利益集团才是应有题中之义。当然,我们也不急,既然揭开了这个盖子,我们就有耐心等待它最终的水落石出。这么捅破天的惊天巨案,显然不是一个小吴所能完成的,他的同伙和幕后的黑手,也早晚会露出真面目来。

而且安邦的案子还留下了许多疑问,例如银保监会在今年4月4日向安邦保险注资了608.4亿元,以使安邦集团的注册资金能够维持在619亿元不变,也就是说与此前安邦公布的注册资本619亿元相吻合。但是呢,此前的安邦到底是虚假注资、增资,把安邦注册资本做到了619亿,还是在经营过程当中,抽逃了注册资本,这仍然是一个疑问。

我在前面的文章里提到了安邦的净资产只有区区八百多亿,但是安邦集团的总资产高达1.9万亿,杠杆高达25倍,真的是玩的就是心跳。如果安邦是虚假注资、增资,那么它的杠杆就不止是25倍了,扣掉608.4,安邦的净资产只有200多亿,那就是接近一百倍的杠杆了,真是“艺高胆大”,玩死人不赔命的节奏。如果是抽逃了注册资本,那这些钱都去哪儿?总会有个去处。

从银保监会的注资声明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声明强调安邦保险集团部分股东在筹建申请和增资申请中,存在使用非自有资金出资、编制提供虚假材料等行为。而在审判吴小晖的过程中,公诉人强调说,吴小晖控制的37家股东公司对安邦的控股比例高达98.22%。那这么说,安邦就是虚假注资、增资的,很显然吴不可能拿得出600多亿的资金出来。那么这样一来,既然吴小晖已经被判刑,并且罚没财产105亿元,再加上银保监会向安邦注资了608.4亿元,安邦集团理所当然地应该收归国有,成为新一家金融央企。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银保监会的注资都是多余了,直接收归国家就可以了。

然而,当初接收组进驻安邦的时候,政府部门可是发了公告,称不会改变安邦集团的民营性质。那么这个案子会不会是利益集团在玩弃卒保帅,金蝉脱壳的妙计?还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当然,也可能中央有别的顾虑,比如说,安邦向海外投出去了7000亿的资产,而且都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以这些国家的政治倾向和价值观,如果太早把安邦变性为金融央企,在接收海外资产的时候可能会遇到法律风险。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无疑是值得我们继续关注的。

安邦买办集团的覆灭,以一个极端的案例,向我们揭示了金融买办集团的罪恶,以及它对于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巨大危害,就像一个恶性肿瘤野蛮生长在我国的经济体中,当那么多的中小企业融资难,贷不到钱,被逼去借影子银行和民间的高利贷的时候,当我们的学生借不到钱,被逼去借高利贷、校园贷乃至裸贷的时候,而安邦等买办集团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7000多亿的巨额资产转移到海外,这是何等可怕的现实!

幸亏中央及时割掉了这个毒瘤,否则,在中美旷世持久的金融大战中,我们难逃前苏联金融战败,分崩离析的命运。倒退回到民国那样的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命运,看看今天的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吾辈将何以告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和先烈们?

想看我的安邦系列文章的可以加入我的金桥书院,按下图操作就行了,当然里面还会有其它许多惊喜哦。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18-05-16/5038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5-17 00:00:44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