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一定张顺洪: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读《李慎明论金融危机》有感

时间:2018-02-13 01:08:27   来源:察网   作者:张顺洪    点击:

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读《李慎明论金融危机》有感

 

张顺洪

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读《李慎明论金融危机》有感

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读《李慎明论金融危机》有感

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读《李慎明论金融危机》有感

李慎明,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党组副书记,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党的十六大、十七大代表;第十、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委员、首席专家;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评审委员会国际问题组组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第七届学科评议组政治组成员;中国政治学会会长;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共党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中国国际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全国党的建设研究会、中国国际战略学会、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等顾问;中央统战部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北京交通大学、郑州大学、国家行政学院、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等兼职教授。俄罗斯科学院、莫斯科大学名誉博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改革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顾问。

1978年任解放军报社记者。1983年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王震同志处秘书。1994年任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兼任纪委书记。1997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8年起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主要研究方向:党的建设、民主政治、国际战略。主要著作:《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关于党不变质思想探寻》、《对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社会主义的体悟》、《居安思危——苏共亡党二十年的思考》、《人为什么而活着》、《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国际战略》、《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大党建》、《李慎明自选集》、《中国和平发展与国际战略》、《战争和平与社会主义》、《纵马湘赣》、《王震传》(合著,上、下册)等,任八集电视片《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和六集电视教育片《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总撰稿,六集电视教育片还被中央列入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的学习教材。主编《世界社会主义跟踪研究报告——且听低谷新潮声》(系列)、《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黄皮书系列)等20多部学术著作。先后在《人民日报》、《求是》杂志、《光明日报》等中央重要报刊发表文章200 多篇。数部作品获国家有关奖项。

最近拜读了《李慎明论金融危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一书,觉得很有收获。这部著作集中了慎明同志近20年来发表的有关文章,按文章先后发表顺序编排。这些年来,作者对国际金融问题的跟踪分析在这部书中得到比较全面的展现。从一定意义上讲,这是一部“历史的”著作;曾经预判的事情已发生了。其中一些文章,我以前看过,但这次集中起来读,体会更为深刻。

慎明同志为这部著作撰写的自序标题是《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尽一点绵薄之力》。这个标题表达了作者对我国可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深沉忧虑。整个著作都贯穿着一位以身许党、以身许国的真正共产党人对祖国前途和人民命运的强烈的忧患意识,字里行间洋溢着对共产主义美好社会的坚定信念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美好前景的坚定信心。作者敢于旗帜鲜明地坚持马克思主义,为马克思主义鼓与呼,没有半点的含糊与犹疑;善于运用唯物史观,观察、分析和研究国内外的现实问题。

慎明同志阅读面广,知识面宽,掌握的资料丰富,并且注重及时搜集最新研究资料。阅读他的作品,总能获得一些最新信息。他善于从宏观角度和广阔视野来观察国际形势,具有全球战略眼光;他在探讨金融问题时,不仅关注金融问题,而且把金融问题放在整个社会经济中来分析,把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国际关系等多方面问题放在一起综合考察;也善于把中国事务与国际事务联系起来,把现实问题与历史经验教训联系起来,进行对比分析。

慎明同志在探讨国际问题时,不是孤立地看待某个问题,而是充满了唯物辩证法思想。在《论金融危机》一书中,他不仅考察国际金融危机,还对一系列重大问题做了深入系统的理论思考,如时代问题、资本主义基本矛盾问题、多极化问题、经济全球化及其性质问题、新自由主义问题、两极分化问题、债务问题等等,并且提出了比较系统的看法。

慎明同志分析国际金融危机不是简单地“就事论事”,而是深入地剖析其根源。他的探讨不是经院式的、学究式的空论,而是赋有极强的现实性,是一种“实学”。《论金融危机》对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做出了严谨的学术判断。这些学术判断是有历史的、现实的依据的。我在阅读本书时,非常认同这些判断,并对一些问题做了思考。下面,就慎明同志提出的若干判断,谈谈自己的认识。

1.“我们生活的大时代本质并没有变。我们的时代就是开始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和过渡的时代。”(第63页)

慎明同志在这部著作中多处讨论了时代问题。他的这一判断是对世界历史发展大势的科学认识。当然,学术界的“历史终结论者”是不会赞同的,他们宣扬美国主导的资本主义将一统天下,万世不移。

这个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和过渡的时代是从十月革命开始的,它将经历比较漫长甚至曲折的过程。在这个“过渡的历史时期”中,不同的历史阶段,世界形势会发生变化,时代的特性也会随之有所改变。无疑,今天资本主义大国仍占主导地位,资本主义仍有较大优势;社会主义是茁壮成长的新生事物,但还处于劣势。一百年前列宁考察的金融垄断资本依然存在,并且得到演进。因此,慎明同志进一步提出:“当今世界仍然处于金融帝国主义时代”。这是因为今天“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联盟”仍然在世界经济领域中从而在世界政治、文化等领域中占主导地位。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改变呢?我认为只有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壮大、整个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力量超越了资本主义力量时,时代性质才能发生质的改变,人类社会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和过渡才能进入下一个历史阶段。

我们既要看到社会主义社会终将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必然性,同时也要认识到这一历史进程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社会主义社会取代资本主义社会要比资本主义社会取代封建社会艰难得多。在历史上,不管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还是资本主义社会,都是一个阶级剥削和压迫另一个阶级的社会,旧的压迫者、剥削者可以演变为新的压迫者、剥削者。例如,奴隶主变成地主,封建贵族变成资本家,就是如此。而社会主义社会取代资本主义社会,是要消灭压迫者和剥削者的,资产阶级统治者无法通过改变压迫和剥削的方式,把自己变成新的统治阶级;他们必须放弃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压迫和剥削。资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剥削阶级,它也因此是历史上最狡猾、最顽固的剥削阶级。

2.“在今后一些年内,若没有特殊情况发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然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本所主导的贫富两极分化的经济全球化即将开启一个式微衰败的新时代,世界人民所主导的公平、公正、合理的新的经济全球化将会从此扬帆远航。”(第196页)

慎明同志论述经济全球化的一些文章我以前阅读过,但这次集中阅读《论金融危机》却从中获得了一个新的认识,即经济全球化是有性质的。这就要看谁主导,要看实施什么样的推进经济全球化的战略策略和政策举措。经济全球化一定意义上讲是世界历史发展的一种客观趋势。但是,过去一个时期,“经济全球化”无疑是受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他们要推进的“经济全球化”就是“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全球化”;他们通过推进这样的经济全球化来进一步掠夺广大发展中国家。

今天,我国积极参加经济全球化活动,当然决不是去推进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全球化,而是为经济全球化注入新的内容,逐渐改变由西方资本主义大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逐渐改变经济全球化的性质。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这正是要逐渐改变经济全球化的性质。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随着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不断发展壮大,西方主导的贫富两极分化的经济全球化就会逐渐式微。从世界历史长远发展趋势看,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3.“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正在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革命中逐步激化。”(第51页)

慎明同志在考察金融危机和国际问题时,总是紧紧抓住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什么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就是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这一基本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是一直存在的,只是学术界有的人不愿意承认,也不愿讨论这一基本矛盾。在资本主义大国在国际格局中占主导地位的历史条件下,国际事务中的重大问题,离开了对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分析,都无法找到真正的答案。我完全赞同慎明同志的判断: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正在逐步激化。这一矛盾的激化特别表现在全球范围内和一国范围内两种类型的贫富两极分化。一是穷国与富国的两极分化;一是不管穷国还是富国,一国内部的贫富两极分化。少数国家少数人越来越富有,而广大人民群众却面临生活艰难的巨大压力。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壮大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兴起,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垄断国际市场、干涉他国内政、转移内部矛盾、保持科技优势、谋取超额利润等方面均将越来越困难。这样,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贫富分化将更为突显,广大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将会加剧,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也会进一步激化。

4.“更严重的危机还在后头。”(第122页)

《论金融危机》一书多次讲到:更严重的危机还在后头。这一判断是有道理的。根本问题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在加深;财富向少数人集中。一方面随着科学技术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生产的产品更加丰富;另一方面广大人民群众陷入贫困,购买力难以相应提高。在新自由主义推动的“金融全球化”大潮下,少数“干金融勾当的天才”通过各种手法掠夺穷国、穷人的财富,使自己更加富有。这样,在一国范围内和在世界范围内,两极分化加剧,为发生更为严重的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创造着条件。

慎明同志讲的“更严重的危机还在后头”,我认为不应仅仅理解为针对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应该包括可能发生的一国内和全球范围内的社会危机。今天,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性日益显现,当西方垄断资产阶级转移危机的能力下降时,其自身的经济社会危机将会加深,而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现阶段西方资本主义大国出现的社会经济问题不是偶然的,根本的、深层次的原因就是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性。

对我国来说,“更严重的危机还在后头”也有深层含义。一方面,西方资本主义大国陷入危机时,必将千方百计转嫁危机,会变得更加顽固、更加冒险,从外部对我国构成更为严峻的挑战,给中国制造事端;另一方面,我国必须高度重视防止国内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防止社会财富进一步向少数人集中,防止因贫富差距拉大出现激烈的社会矛盾。只要我们坚定不移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发展成果,我国就可以预防危机,也有能力抵御国际上“更严重的危机”的冲击。

5.“在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眼里,只有‘西化’、‘分化’中国之后,它们才可能永登霸主之宝座。”(第41页)

资产阶级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垄断资产阶级不仅贪婪,还要“独霸”。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长期以来,在国际格局中保持着霸主地位,坐收无数的“霸主红利”。在过去几百年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时期,西方国家先后在一定地域范围内和在全球范围内占据着霸主地位,通过各种手段,包括赤裸裸的抢劫、不平等条约的勒索、不平等贸易的掠夺、不公正规则的压制,攫取了无数的财富,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财富分配上的极大不平等,制造了穷国与富国的两极分化。一旦失去了霸主宝座,美国垄断资产阶级或者说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等于失去了无法统计的“霸主红利”。他们岂会心甘情愿!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持久的、快速的发展,中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霸主地位逐渐削弱。今天在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的不断兴起,才能真正动摇西方的霸主地位。中国不仅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更为重要的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不断壮大意味着“社会主义道路”将逐步取代“资本主义道路”。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垄断资产阶级决不会自愿放弃自己长期的霸主地位;越是在相对衰落的时候,西方垄断资产阶级越可能更为冒险,他们必将千方百计“分化”、“西化”中国。如果能够成功“分化”、“西化”中国,西方资本主义大国就能阻止中国崛起,也就能够长期保持世界霸权的宝座。

6.“在垄断资产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第199页)

的确,在当今世界,垄断资产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这是符合实际的科学判断。不管是西方一国内部的垄断资产阶级,还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这一判断都是符合实际的。在一国内,垄断资产阶级内部从来都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他们之间的矛盾是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在世界范围内,今天国际垄断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也可以说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联盟”内部的矛盾。

在世界历史上的一个时间段,帝国主义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占绝对的主宰地位。这时,各国垄断资产阶级之间曾经形成过激烈的对抗,爆发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而当世界社会主义力量兴起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反对霸权主义力量上升时,西方国家垄断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就下降了。他们联合起来,共同维护对其有利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共同遏制社会主义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壮大。在今天国际事务中,的确我们不能过高估计西方国家垄断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代表垄断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的政党不管谁上台执政,对内对外政策不会有实质性的不同,对中国的战略图谋也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我们也不要过高估计国际垄断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即西方大国之间的矛盾。在对付社会主义中国上,西方大国在战略策略上也许会有所不同,在利益诉求上可能出现分歧,但本质上是一样的,它们的目标都是要 “西化”、“分化”中国,遏制中国发展。

7.“说马克思主义过时的人,往往信奉资本主义能够救中国。”(第57页)

这是慎明同志对学术界存在的一种现象的准确观察。的确,宣称马克思主义过时的人,往往迷恋资本主义,相信中国只能走资本主义道路。因此,这样的人往往表现出盲目崇拜西方,特别是崇拜美国,推崇私有化,宣扬新自由主义,宣扬资产阶级自由民主,主张多党制。这些年来,在我国学术界这种人的言论给我国改革开放已经带来了不少干扰。有些人在不断获取高额出场费、获得这样那样的“桂冠”时,离人民群众越来越远了。

那些忽视马克思主义,忌谈马克思主义的人,也往往相信中国只能走资本主义道路。毫无疑问,在今天的中国,坚持不坚持马克思主义,不只是一个理论问题或学术问题,而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发展道路问题,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是我们党几代领导人都坚持的真理,是完全符合世界历史发展客观实际的。但是,这一道理迄今为止学术界仍有不少人是不理解的,或者说是不愿意接受的。个别人极其顾固,在自觉不自觉沦为国内外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或工具的同时,认定了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8.“只有人民的江山才能万古长青。”(第197页)

作为一个长期学习和研究世界历史的读者,我完全赞同慎明同志做出的这一判断。它是对世界历史发展规律的反映。在世界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朝代没有衰亡过。世界历史上煊赫一时的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等等,最终都解体了、灭亡了。中国的封建王朝,汉唐盛世也好,康乾盛世也好,都衰亡了。在世界历史上,不断上演改朝换代的历史活剧。这样的兴衰演变结局的根本原因是这样的帝国、王国或王朝,是少数占统治地位、压迫和剥削人民大众的统治者的江山,不是人民的江山。不管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都是少数统治者剥削和压迫广大人民群众的社会;这样的国家不是人民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从兴到衰演变趋势一般是广大人民群众陷入贫穷,少数人富有,社会逐渐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积重难返,于是人民造反,改朝换代,国家甚至四分五裂。或者外敌入侵,国家逃脱不了被征服、被宰割的命运。统治者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就无法把人民群众组织起来,有效地反抗强敌入侵。

资本主义国家也不是人民的国家,而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是少数占统治地位的富人的江山。其发展演变的结果也必然是少数人极富,绝大多数人陷入贫穷,社会矛盾的激化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爆发人民群众激烈的反抗斗争。从世界历史发展趋势看,这一点不会有例外。少数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由于占有历史发展先机,通过不平等的国际关系体系,不断掠夺其他国家和地区,用部分积累的财富来缓和内部矛盾,改善下层民众的社会福利。但是,这样的做法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是有局限的,只有在一定历史阶段、一定历史条件下才奏效。学术界的各种“某国例外论”最终会证明是站不住脚的。关键是垄断资产阶级愿意与广大人民群众共享财富吗?他们愿意把国家交给人民吗?

在人类进入文明时期的历史发展进程中,迄今为止,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是人民的江山。在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掌握在人民手中,社会经济基础的主体是公有制。只要始终坚持人民当家作主,社会主义国家就不会出现少数人极富、绝大多数人贫穷的现象,也就不会出现人民群众造反的事;在面对外敌入侵时,广大人民群众能够自觉地捍卫属于自己的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人民曾经浴血奋战,以丧失2700万军民的生命为代价,击败了疯狂的德国法西斯侵略者。但是后来,苏共党内形成特权阶层,党的干部严重脱离人民群众;最终,领导层公然抛弃马克思主义,背叛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导致苏共亡党亡国,本应属于人民的江山改变了颜色。

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人是生产力中的决定性因素。在人民的国家,作为生产力中决定性因素的主体——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向上,始终保持昂扬的斗志,国家洋溢着青春发展活力。这样,人民的江山才能万古长青!当国家属于人民时,作为生产力中决定性因素的广大人民群众就会始终保持蓬勃向上的精神,社会就会保持快速发展势头。而在资本主义社会,当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一定程度时,人民群众的劳动积极性必将受到极大损伤,作为社会发展根本动力的生产力中的决定性因素就会缺乏活力,社会发展就会受到影响,国家出现相对衰落。在少数人极富、绝大多数人贫穷的情况下,任何国家都会出问题,都会衰落或相对衰落。

《论金融危机》一书不仅讨论了金融问题,对国际形势也进行了深入分析。书中一系列重要判断,体现了作者深刻的全球战略眼光和世界历史眼光。

慎明同志认为:“朝鲜半岛历来是美国妄图侵略我国的跳板。”(第4页)“朝鲜半岛是美国当局全球战略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第201页)“我们在警惕北约东扩的同时,还要警惕美军北上。否则,当年我国的抗美援朝战争也就白打了。”(第137页)我完全赞同这样的判断。今天,我国学术界有的人否定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意义,无视美国企图控制整个朝鲜半岛的野心,甚至主张配合美国搞跨朝鲜,这是完全错误的。

“使俄罗斯和中国无力反抗是美国的阶段性目的,而摧毁两个国家则是美国最为理想的目标。”(第123页)“根据目前的国际形势,笔者认为,我们应千方百计与俄罗斯结成更加紧密的战略伙伴关系。”(第137页)这是非常符合实际的战略思考。当今世界,敢于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团说“不”的国家不多,而中国和俄罗斯是两个敢于说“不”的主要国家。中俄两国是反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主义的重大力量,在国际事务中两国相互配合和相互呼应是非常必要的。

“真正主导我们这个地球经济政治文化秩序的是操纵资产阶级国家机器背后的以极少数人为主导的日益联合为一体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联盟。北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与各资本主义强国的政权互相勾结,互为补充,一起构成了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联盟的‘新型全球性的国家机器’。”(第171页)这是鸟瞰世界、穿透历史风云和国际迷雾的真知灼见。只有理解这一点,我们才能清醒地意识到我们面临的挑战有多严峻!

“在我们这个地球上的某个角落里,某些人正在筹划着继续搞乱甚至肢解世界上一两个特定大国的计划。这一计划以软实力即‘颜色革命’为开路先锋和主力军,以军事硬实力为后盾,必要之时,不惜发动一两场较大规模的非正义战争。”(第157页)这样的推测决不是危言耸听,是长期研究国际问题、深刻理解世界历史与现实的真切体会,是从心灵深处发出的提醒和告诫!

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发展前景十分美好。我们正昂首阔步行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道上,我国正在迈向世界舞台的中央。在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决不能忽视国际上切实存在的各种挑战,决不能犯“颠覆性错误”。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希望,也充满挑战。”在“金融帝国主义”仍然十分强大的今天,我们决不应掉以轻心,要坚决防止西方设置的金融陷阱。正如慎明同志所讲的,“金融是国民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命脉和血液,金融资本是资本最高和最抽象的表现形式,是资本对人类社会的最高统治。国际金融垄断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发展的最高阶段。”(第110页)金融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如此的重要,金融活动又存在着如此大的风险,因此我们必须时刻高度警惕。无疑,巩固和加强国家对我国金融活动的掌控能力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步骤。这一点正是我们从《论金融危机》中能够体会的。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各种风险和挑战,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特聘课程主讲教授)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18-02-13/4875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2-13 01:08:27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