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安全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说真话:这个新冠病毒真狡猾!

时间:2020-02-10 00:05:27   来源:谭亚娣   作者:谭亚娣    点击:

说真话:这个新冠病毒真狡猾!

谭亚娣

说真话:这个新冠病毒真狡猾!

按:本人多年来从事过传染病、病毒学、基因工程、新药研发等多方面的工作,虽然不在体制内,但也是行内人。现在把我获得的信息和大家分享。我保证以学术论文的精神来写作科普文章,对每一句话的准确性负责。对于移动互联时代的快速内容生产的所导致的个别数字误差,欢迎大家留言指正。

-------

现在我们才慢慢认识到,2019新冠病毒是不一般的狡猾。

狡猾在何处?

一、逃避核酸检测:这个病毒和流感和SARS不同,对早期感染轻症患者,上呼吸道咽拭子采样检测阴性极高,直到肺片都白了咽拭子才是阳性,所以对感染早期人员的检测有技术误差假阴性很高/换了肺灌洗液才得到早期感染阳性——可是轻症患者都去取肺灌洗液?显然不现实。这也是为何很多人难于确诊导致临床医生呼吁以肺部CT片确诊的一个原因(可能也干扰了早期对传染性定性的判断)。现在是CT片和核酸检测都纳入确诊条件。但是还是要高度警惕核酸检测的假阴性。

二、感染消化道:早期这个病毒是当呼吸道病原(所谓“武汉肺炎”)来对待的,现在发现,新冠病毒还影响消化道,也是疫情发展了,患者多了,临床观察到相当比例的胃肠道症状,这才开始粪便检测,发现30%的患者粪便能检出阳性。现在担心开了经下水道的病原传播。

三、患者的很多接触者无症状但是可能传染给他人:这一条是推论,但正如前几天大家传的A-B-C-2B这个人群分类(A,患者居住地接触者;B,旅途不知情接触者;C,目的地接触者; 2B,被B感染的人),用这样的定义来认识传播的风险,这里我们可以想一想12月底1月初疾控部门调查的患者和接触者,当时只有27例(?具体数字如有错误请指正)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其中几例肺部样本测序发现蝙蝠样冠状病毒,对其接触者700多名都进行了流行病学观察,这些人在观察期没事(不知道这些人过了观察期后是否发病)。按照常规传染病的规律,大家就放松警惕了,觉得这个病毒传染性不强,这应该是当时口径“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证据”的一个依据。而有医护人员被传染,以及一家人同时发肺炎,就成为了当时口径中“有限人传人”的依据。因为医护人员是密切接触者。

看看这三条,这个病毒太具有迷惑性了。为了它的基因传播,同时挑战我们人类的基因检测技术、对冠状病毒传播途径的传统认知以及流行病学留观的传统认知与实践。刚刚感染,就躲避上呼吸道,直奔下呼吸道去感染肺部,又另辟蹊径奔向消化道建立第二基地,但也避开了血液这个最容易被人类采样的区域;而且深度潜伏,躲过一般流行病学观察期。

现在回过头来想,当时大家按照过去的经验,按照处理传染病的方式做了工作,根据当时的数据,得到“有限人传人”的结论,算不算错?是不是掩盖?可能大家也认为自己得到了一个诚实的结论,谁也没有想到疫情会如此发展,如果当时700多接触者在观察期有若干非医学接触人员发病,我想结论肯定是不一样的。

也就是说,临床医生、疾控和政府部门过去行得通的做法在这个新冠病毒上得到了错误的结论 --- 想想去年的内蒙鼠疫,本质上处理方式没有不同,也是接触者都排查了,但是鼠疫的接触者没事就是没事,疫情基本就结束在患者夫妇,只是丈夫传播给了妻子这个密切接触者一个,而这个新冠病毒虽然接触者观察期没事,但很大可能他们在无症状和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传播了病毒。

大家想一想,这个病毒的传播是不是太可怕了:超长潜伏期+隐性传播。可是这个结论,是我们现在认识了有无症状传播这个现象才回去推测的,当时1月初,谁可能下这个结论呢?所以,这个新冠病毒非常狡猾,非常具有欺骗性!明明是个强传播,但是让专业人员下了有限人传人的结论。以自然为师,传染病的教科书怕是要改写了,以后接触者观察期的相关规定也可能更改。

现在群众很愤怒,想找人问责,责问是天灾还是人祸,为何耽误了这么久。确实在我们的体制当中国存在有武汉市政府不完全上报患者情况,在两会期间瞒报疫情误导CDC的,知道人传人还开团拜会和办万家宴。我想,固然维稳思维有一部分,但是,科学上的认知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可能我们承平日久,大多数传染病控制的不错,一开始大家的科学认知是如刚刚顺利控制的鼠疫,人传人(导致发病)是在家人之间和医患等密切接触者之间,而没有想到巨量的没有发病的被感染者——当然不发病也就不用担心,但是关键他们还能再传人导致别人(过一段时间)发病。这,就人人自危了。所以,要封城,要老实在家待着。这个认识的飞跃发生在哪一天?或者对于国家的高级别专家组这个认识发生在哪一天?我想等疫情过后一定会有各方撰写报告来澄清这个事实。我想,这也是中国疾控中心高福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结论都是回顾性的”的意思。

现在,疫情当前,天灾降临(如果说吃野生动物或者打扰蝙蝠从蝙蝠分离病毒并基因改造带来疫情,这个是另一个层面的人祸),而且体制内有不利信息公开透明(就算内部也是,更何况对公众)的不利因素,可谓天灾叠加人祸,我们需要反思,既需要在体制法制层面保障专业人士在专业领域发声的权利,让行政体系能尊重专业意见所代表的客观规律,让群众也有听取专业意见的机会,这样才能避免集中力量犯大错吃大亏,也需要对专业人士之间的争议和科学的不断改进认知的过程有了解和宽容。专业人士代表群众认识客观事物,很多新事物他们也不是一下子就看清楚的。就这个2019新冠病毒来说,今天谁也不敢说就完全了解了它的特性,要不谁来预测一下后面的走势?

当然,政府有政府的考虑,不愿意群众听了什么就心中惶惶不安,希望社会稳定,有时也是有道理的——想起一部电影里,大海啸很快要来,撤退群众已经来不及了。最高长官说,不要告诉大家,让大家正常生活到生命最后几分钟吧。这也是一种选择。当然这个度在现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如何把握,很难。不过总体来说,我们中国社会是保护过度,我们的群众和官员都需要在信息的逐渐放开中锻炼如何互动,如果群众不太恐慌,官员也就不太会管制。如果一放就乱,官府就宁愿收回去。任重道远,但是必须改变。现代技术的发展也提供了改变的条件。

事到如今,确实大家都被病毒教育需要谦卑,需要方方面面更好工作和合作,才能应对好这一个大考。有很多人表现不好,有的人肯定应该马上撤职查办,但有的人还没有到秋后算帐的时候。先记录,先接着干活,并争取过程中更透明和更多的专业发声。

现在要担心什么呢?比尔盖茨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人类的终极敌人不是核武器而是病毒。这个狡猾的2019新冠病毒会不会借助人类把它的足迹播撒到全地球?导致多大比例的发病?充分医疗条件下死亡率能控制在多少?如何能做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争当就算被感染也无症状或轻症自愈的绝大多数?如何照顾和保护那些少数健康不佳的老弱或肩挑重责冲在一线的专业人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aq/2020-02-09/6123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02-10 00:05:27 关键字:安全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