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安全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以美国为师,建议成立国家战略安全审查委员会

时间:2019-10-16 00:39:53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    点击:

           1.jpg

    2018年7月1日前中国修订出台全国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负面清单的主要特点是全方位推进开放 。一 、 二 、 三产业全面放宽市场准入 ,涉及金融 、交通运输 、商贸流通 、专业服务 、制造 、基础设施 、能源 、资源 、农业等各领域22项开放措施。

其中就包括取消银行业外资股比例限制;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电网外资比例限制;飞机行业取消外资限制;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种子生产的外资限制;取消石墨开采、稀土冶炼分离、钨冶炼外资限制等。

这些关系到国家战略安全项目的开放,已经引起有关专业人士无比的担忧。

与中国政府开放截然相反的“无独有偶”,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强化外商投资管理更加针对性的法案, 2018年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生效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其中就包括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FIRRMA法案),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IUS)更加严格审查外资收购美国公司。这一极具针对性的法案,其最为核心内容,即赤裸裸地把防范中国提高到国家战略直接立法的高度。《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名,明确、永久性地对华为、中兴实施制裁,把华为、中兴产品永久排斥在美国大门之外。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委员会主席,由国防部部长、国土安全部部长、国务卿、商务部部长、能源部部长、司法部部长、美国贸易代表、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管等共同组成。同时,白宫国家安全工作人员、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管理与预算办公室等可以以“观察员”身份参与审查。九个永久席位每人只有一票,对于交易实行一票否决制,如果有任何一个人不同意,交易就不被执行。

《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的中心内容,就是改组扩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管辖权,从原有的审查“可能导致外国人‘控制’美国企业的交易”。扩大到五种属于“涵盖交易”的交易类型:

有外国媒体称, FIRRMA法案这5种交易类型,就是专门封堵中国投资的法案。

        美国居安思危的战略安全意识和体制保障

2005年5月1日公司总部设在美国的联想集团完成对IBM全球个人电脑业务的收购,令常人不可思议的是,美国政府立即启动政府部门及涉及国计民生重要企事业单位IBM相关电脑用户改用美国国产电脑(如Dell等)的在线IBM电脑的替换工程,尽管这些被替换的设备都是联想接手IBM PC前生产的。

2014年10月30日,联想宣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智能手机业务。美国政府再次启动相关单位替换摩托罗拉手机的工程。联想并购摩托罗拉手机后,美国品牌的手机就剩下苹果一家,而美国政府采购限制购买奢侈产品,令美国政府处于两难境地,苹果手机太贵,不得已,采购盟国三星的低端手机产品替代原摩托罗拉留下的体制内市场份额。

2012年以来华为的业务已经从140个国家扩张到170个国家,并且宣称全球最大的50家无线运营商现有45个为其客户。2018年华为营收突破千亿美元,并早已经是全球最大通讯设备供应商。除电信设备业务,5G通讯技术独霸天下外,华为最新款智能手机也站上世界之巅,特别是华为自主的5G手机芯片让缺少5G芯片的苹果手机黯然失色。

显然,面对中国信息技术的快速进步和超越,美国政府立法、执法部门,以及美国社会的危机意识空前高涨,遏制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各阶层的广泛共识。

2018年华为智能手机与美国AT&T签约,准备推进美国市场,美国政府却以威胁美国安全为由封杀。紧接着美国政府宣布,中兴、华为、联想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并彻底把中国企业排除在美国5G通讯市场之外,由爱立信、诺基亚和三星瓜分美国5G市场份额。

注意,美国本土企业在5G技术领域突然失声了,从苹果的芯片供应商英特尔,到世界通讯设备的开创企业、曾经的龙头老大思科,都在5G这一波新技术革命的前夜,似乎睡着了。

事实上自从华为、中兴快速崛起,开始威胁到思科的霸主地位起,长期以来美国严格禁止华为中兴的网络设备进入美国市场,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华为主流产品都被美国禁入,而中兴在美国销售的产品,仅限于家庭用小设备。

美国政府为什么对中国信息技术产品如此忌惮?

2013年6月5日,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每个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

随后斯诺登进一步曝光的美国“棱镜”计划,就包括美国所有软硬件信息技术产品都给美国政府留着后门,成为平时用于监听,战时控制他国的利器。美国不仅监听中俄这样的敌对国家,而且斯诺登还披露美国大规模监听联合国秘书长、德国总理、巴西总统等与美国友好国际机构及国家的政要。

美国在信息技术领域拥有绝对优势,是网络信息战的始作俑者,包括在所有民用软硬件信息技术产品留有后门,是为平时暗中监控他国,战时控制、瘫痪敌方国家命脉战略部署的先行者、也是唯一实践者。无论从理论研究、战略战术部署、乃至“网震”病毒直接摧毁伊朗核浓缩设施、及伊拉克战争瘫痪伊防空系统等信息战实战经验,以及近期一再瘫痪委内瑞拉的电力系统等,使得美国成为网络攻防、信息安全体制机制建设最成熟的国家。

正因为美国充分利用信息技术产品为美国国家战略服务,因此就最惧怕中国相关产业,包括华为、中兴、联想的产品为中国战略利益服务。

随着中国计算机信息产业的快速崛起,华为、中兴的网络技术已经与美国思科同台竞技,在世界范围内攻城掠地,后来居上,开始改变美国利用技术垄断监控世界的现状。

美国人心里明白,美国所有计算机、网络软硬件信息技术生产企业都给美国政府留着后门,他国(特别是中国、俄国这样的美国认定的敌对国家)的设备、技术也“必然”留着后门。美国政府最懂如何防范外来威胁,因而怎么能容忍中兴、华为自主信息技术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呢?

事实上最令美国痛心疾首的是华为、中兴的网络设备已经一定程度上切断美国监控世界的部分通道。

当然,美国朝野上下对国家安全的敏感度和战略应对方法十分值得中国政府和行业研究和借鉴。美国作为高科技的引领着,信息技术知识产权拥有大国,极为重视高技术在国家安全上的影响,美国建立的以行政机构为主导,融合总统、国务院、政府各部和国会处理意见的安全审查方式,也较好地达到经济投资和国家安全平衡的目的,足见美国政府战略安全意识根深蒂固的理念及成熟的体制机制。

战略安全意识的缺失是国家安全最大的短板

美国所有主流软硬件信息技术产品都给美国政府留着后门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常识。然而,2018年9月13日《科技日报》刊文称,Windows 10神州网信政府版简称“政府版”,虽然名为“政府版”,但win10仍未通过安全审查。尽管没有通过市场准入,《观察者网》调查却发现,目前已有广东汕头、中科院自然科学研究所、中国农业技术开发中心等政府、机构采购了这一操作系统。

谁能保证微软在中国市场推出的 “政府版”不给美国政府留着后门。中国政府网即使有一台计算机使用微软“政府版”给美国政府留着后门,对于政府网意味着什么?其实任何有专业常识的人都明白。

微软Win 10政府版团队已选择中国海关、上海市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和卫士通三家机构作为典型用户对Windows 10中国政府版进行了试用。联想将成为首个预装Win10政府版的厂商。2017年11月,中国政府采购网刊发通知,称win10定制版操作系统已列入中央预算单位协议供货范围,中央预算单位可以按需采购。另外,财政部制定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中国政府采购新闻网在《2017年中国政府采购大事记》中,也特别提到正版软件采购网已上架win10政府版操作系统。

https://m.guancha.cn/economy/2018_09_13_471955.shtml?s=zwyxgtjbt

除此之外,中国政府对给美国政府留着后面的信息技术企业开放云计算市场,无异于把国家信息拱手让人,拆掉最后一道防火墙。在超级计算机面前,任何看似无足轻重的市井消息,都可能分析出巨大的战略价值。

联想并购IBM PC,美国政府立即着手替换所有IBM相关产品。而中国却主动向微软操作系统敞开大门,足见中国社会,包括政府部门及科研单位对于信息安全的意识与美国有着天壤之别。

2018年7月1日前,中国修订出台全国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负面清单的主要特点是全方位推进开放 。一 、 二 、 三产业全面放宽市场准入 ,涉及金融 、交通运输 、商贸流通 、 专业服务 、制造 、基础设施 、能源 、资源 、农业等各领域 ,共22项开放措施。

https://www.sohu.com/a/251168512_736707

其中就包括取消银行业外资股比例限制;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电网外资比例限制;飞机行业取消外资限制;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种子生产的外资限制;取消石墨开采、稀土冶炼分离、钨冶炼外资限制等。

这些关系到国家战略安全领域的开放,显然从顶层设计环节就缺乏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那样的审查和制约机制为国家安全把关。亟待政府认真反思,高度重视,补齐短板。

顶层设计需要从国家战略安全的角度论证,由来自各行业、国防、外交、金融等领域的战略专家组成最高综合权力战略机构严格把关

什么是战略专家?即钱学森那样的战略科学家、任正非那样的战略企业家、黄奇帆那样有战略头脑的市长、省长,以及林毅夫那样见过世面,不迷信西方的经济学家等,这些战略专家应该进入国家战略计划决策专家组。

近年来,从中央、国务院分管经济官员,到国家级智库、计划规划部门,财政经济金融、到改革顶层设计,其人员构成日趋同质化。人员结构近亲繁殖倾向日趋严重,基本都是由缺乏科技知识和产业实践经验、更没有国家安全战略思维的经济学、财政金融、管理学科文科专业构成。由这样的人才结构全面掌控顶层设计,垄断改革和经济发展战略的决策,至少存在巨大片面性,已经对国家发展战略带来深远的影响,给国家战略安全埋下危险的隐患。

当年国务院智囊部门成立之初,结构比较合理,拥有来自生产、科研第一线的专家带来的声音、有战略科学家的思维和逻辑。如今这些智囊团已经被从学校到学校的财经学科,善于舞文弄墨(或者说文笔好被领导赏识),崇拜西方的文科博士所垄断。

新中国建国后相当一段时间是由外行领导内行,虽然其中有不少弊端,然而那些身经百战的领导者们,像张爱萍、聂荣臻等,经过长期战争的历练,具有超凡的战略眼光,能够从不同意见中选出正确路线,并且有魄力带领队伍实现目标。中国两弹一星就是在极其困难和动荡的年代实现跨越。

现在的某些领导、权威、博士除了迷信西方理论,远离实际外,最缺少的就是战略思维。

比如中央科技领导小组完全由文科背景官员构成,其后果就存在着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片面价值判断。只看见中国连一个圆珠笔的珠子都生产不出来,施压国企把注意力放在研发那些可以不受限制商品交换的低端产品,却放弃或弱化了多年来国家跟踪、研发的工业发展不可或缺基础产品的研发,比如操作系统,工业控制的灵魂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工业设计软件CAD/CAM等,以及高科技产业的粮食芯片研发的力度。许多已经跟踪、培育多年,并已经拥有一定的市场的工具性软硬件,最后缺乏政府的有力支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功亏一篑,甚至战略级工业产品由于缺乏国家连续性资金支持和市场扶持而全军覆没,造成今天被人卡脖子的被动局面。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不懂技术,缺乏安全战略意识,明明美国中央情报局原雇员斯诺登披露出来的美国所有软硬件信息产品都给美国政府留着后门的背景下,有关政府部门仍然通过微软视窗10政府版进入政府采购名单,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决策。

01.jpg

      战略安全关乎国家命运、民族兴衰

2018年8月7日《第一财经》报道“三天亏10多亿!台积电中毒“想哭”,连累苹果发新品”!此次事件源自台积电一台中毒电脑未经检测就连入系统,导致台积电网络全系统感染。所幸,此事件非针对性后台遥控黑客攻袭,没有对现有数据加密,勒索软件却没有勒索,没有人为直接破坏,否则,台积电损失恐怕难以估计。

2017年5月爆发的“想哭”勒索病毒,就是利用了微软Windows系统一个底层服务的漏洞MS17-010(或者说给美国政府专门预留的后门),该漏洞可以影响445端口,黑客就是通过在网络上扫描开放的445端口,然后把蠕虫病毒植入被攻击电脑。

此事件导致微软操作系统成为众矢之的。“无辜”的微软(Microsoft),出乎意外,破天荒地向美国政府发出了抨击,指责美国政府“囤积”网络武器、为“想哭”(WannaCry)这类勒索软件发起的攻击提供了方便。微软法律总顾问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在一篇措辞激烈的博客文章中写道:“全球各国政府应该把这次攻击视为一记警钟”。微软在其声明中首次公开证实了安全分析师和情报官员只会私下吐露的说法:黑客用来散播病毒的技术,是最初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开发的,后来又被人从该局窃走。史密斯写道:“这次攻击是又一个例子,证明了为何政府囤积软件漏洞是如此重大的问题。”这句话指向了维基解密(WikiLeaks)披露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对明显的漏洞加以利用的行为。

此事件再次表明,美国政府本身就是网络战的始作俑者,美国特别明白信息安全的战略意义、技术特征、漏洞及后门的作用,因而美国拥有世界最先进网络攻击和防备的技术、战略和手段。故也极为重视全社会、特别是关系国计民生重点产业信息安全的政府监管、社会化推动,商业化普及,已经建立一套完善的信息安全网络。

十年前笔者参加美国信息安全会议,其中一个议题就是美国电网智能控制工程,权威人士特别强调,电网这种关系到国家安危的项目绝不容许任何外国技术参与,即使盟国也不例外,给笔者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道理很简单,一旦电网被别人通过后门或漏洞所控制或瘫痪,整个国家就瘫痪了。而今年中国“22条”包括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电网外资比例限制,令人深刻感受到中美在国家安全战略上有着难以置信的不同。

委内瑞拉旷日持久的大停电,再次说明开放电力市场对国家安全存在多么大的战略安全威胁。

一台中毒电脑导致台积电网络全系统瘫痪三日。那么无论政府网、铁路干线网、电网被敌对势力通过后门所渗透,一旦爆发战争,顷刻之间,就可以瘫痪电网,瘫痪全中国,这绝非危言耸听。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誓死不让中兴、华为网络设备进入美国的重要原

       以美国为师,构建、强化国家战略安全体制上的最后一道防火墙

美国把防范外部势力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当作头等战略大事,从上至下建立了完备的安全体制机制。特别是信息安全领域,美国国家安全局、国防部、国土安全部、能源部、联邦调查局等政府机构从不同领域建立严密的信息安全构架,不断完善各种如PDRR模型、P2DR模型、IATF框架和黄金标准框架等信息安全机制建设,把各种网络安全防范单元进行有机集成、整合,通过社会化、商业化,快速推动信息安全意识的培养、人才储备、以及信息安全技术和监控的普及,危机反应机制的健全,形成网络信息安全防范系统。

美国基本实现立体化网络信息安全架构,而中国信息安全领域仍处在各自为政、点状布局的阶段,急需增强政府的监管力度,社会化、商业化普及,推动全民、特别是政府和产业信息安全意识和规范、快速升级信息安全技术和手段,标准化信息安全机制建设。

现代战争制海权、制空权、制太空权固然重要,然而失去制信息权,就等于麻痹了国家的神经中枢,任人宰割。

中央应该借鉴美国多部门首长构成的外国投资委员会,成立国家战略安全审查委员会,对国家重大决策、顶层设计进行安全评估,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千秋大业,行稳致远、江山永固。

01.jpg

(作者系旅美工程师、文化和战略观察者)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aq/2019-10-15/5925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0-16 00:39:53 关键字:安全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