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安全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为了孩子,也要反对颜色革命

时间:2018-01-10 23:36:54   来源:搜狐网   作者:    点击:

为了孩子,也要反对颜色革命

看着伊拉克小姑娘的眼泪,叙利亚小难民小艾兰幼小的尸首,以及高举双手投降的无辜幼儿的眼神……谁想让和平稳定的中国变成那样?请从我们的身体上踏过!

 

“颜色革命”(“颜色运动”),是指20世纪末期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2003年开始在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等原独联体国家先后发生,政权更迭后的这些国家,政局混乱、经济滑坡,有的甚至国家分裂。2012年中亚北非等国爆发“阿拉伯之春”运动,先后波及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这些国家在经历过”颜色运动”之后,社会动荡延续至今,有的国家甚至陷入长期战乱,为本国民众带了深重灾难。纵观这些国家的”颜色运动”的背后,无不掺杂着非政府组织(英文简称NGO)的身影。

非政府组织助推下的”颜色运动”

美国政府有很多机构直接从事海外推进民主计划,如“美国国际发展署”及“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等,这些机构为那些符合“民主标准”的国家提供大量资金,以促进和巩固全球民主。同时,美国众多的非政府组织在其对外推进民主的进程中也扮演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主要包括国家民主基金、国际事务国家民主研究所、国际私人事业中心、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国际选举体制基金、自由之家、欧亚基金会、卡特中心等。很多非政府组织都带有较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一定的政治利益,有的被西方利用当作对外渗透、干预和扩张的工具。

西方国家将非政府组织作可变通的实现自己目标的途经,尤其在“颜色运动”中充当急先锋的美国方面的非政府组织,如爱因斯坦研究所及其所属“人权基金会”、“民主价值基金会”及“宗教自由基金会”、“自由之家”、“国际共和研究所”、“索罗斯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等。这些西方非政府组织或配合政府的行为,为政府拉高声势,或补充、代替政府去完成政府不便出面或难以完成的使命。

纵观历史,一些具有政治企图的非政府组织,在推动各个国家“颜色运动”的过程中,均发挥了或多或少、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作用,隐藏在各国的非政府组织在"颜色运动”的准备和进行过程中,大量支持、帮助反对派的工作都是由非政府组织具体实施的。而这些参与和推动各国”颜色运动”的非政府组织,其背后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在这些“颜色运动”中起着相当重要的幕后操纵和推动作用。

2005年,实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在国际共和研究院组织的“2005年度自由奖”的发奖仪式时,曾经一语道破了天机,对这一家最早成立于1984年、以在美国境外推进政治和经济自由为己任的非政府组织,极尽了赞赏和褒奖之词,布什表示:国际共和研究院在20年的时间里,曾在100多个国家的民主变革斗争前沿努力工作,正是由于这家非政府组织所发挥的作用,今天的世界才变得安全了,自由了,平静了。在最近,我们亲眼目睹了玫瑰运动、橙色运动、郁金香运动、伊拉克紫色运动、黎巴嫩雪松运动。

此外,小布什还特别强调:为了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推进民主、进行政权更迭,几乎耗费了3000亿美元的资金,相反,在推动上述几个国家““颜色运动””的过程中,美国仅花费不足46亿美元。为此,小布什提议成立一家新的旨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价值观的政府机构,美其名曰“和平快速反应军”,并计划申请财政拨款2400万美元,专门用来为新出现的所谓民主政府和议会机构培养特别人才。由此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已将非政府组织作为其在世界范围的内政治工具和思想推进者。

非政府组织渗透的形式

众所周知,各国民间机构及非政府组织对促进当地服务社会发展起着积极作用,特别是在经济较为落后、社会服务较为滞后的国家,欧美西方国家的非政府组织所带来的国际资金、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进一步促进了落后国家的科技、民生、公益事业的发展。与此同时,也为欧美西方势力的渗透提供了可乘之机,渗透形势可谓多种多样。

借助非政府组织进行社会渗透:和平演变是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一项长期战略,需要长期做工作方能见成效。目前,全球非政府组织多达数百万个,活动范围涵盖文化教育、卫生保健、生态保护、宗教慈善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谓无孔不入。欧美西方国家充分利用这一类非政府组织向各国开展渗透,打着“服务和改善民众生活”的幌子,让这类非政府组织各显其能,在开展非政府组织活动过程中,向目标国民众宣扬所谓的欧美西方“民主”优势,潜移默化的对当地民主开展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为其后续开展的“颜色运动”打下思想基础、民众基础、舆论基础,并以此动摇别国的意识形态和文化根基,为其后期“改造”这些国家打下基础。例如:在乌克兰选举中,美国告诫选民“选择尤先科便能告别贫困”,而当反对派的支持者被问到“为什么要支持尤先科”时,很多人答道“支持尤先科就是支持民主”。

借助非政府组织培养“民主”代理人:在推动的“颜色运动”过程中,政治领军人物作用不容小觑,因此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十分重视对各国亲美骨干力量的培植,大力借助非政府组织开展政治领军人物的挑选和培养工作。20003月,美国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希尔顿饭店举办“非暴力抵抗讲习班”,24名南斯拉夫反对派领导人秘密前往受训,这些人在“专家”指导下学会了如何组织罢工、罢课等“非暴力抗争”活动;2003年夏天,美国在前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又办了一个讲习班。格鲁吉亚反对派领导人萨卡什维利应邀前往接受有关进行塞尔维亚式“温和运动”的培训。几个月后,萨氏便在格鲁吉亚成功发动“玫瑰运动”,随之登上了总统宝座;2004年秋,美国又派出1000余人分赴乌克兰14个州,并在乌克兰培养、输送了大批骨干,这些人在随后乌克兰的“橙色运动”运动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借助非政府组织资助“民主势力”:目前与美国政有直接联系的主要有国际共和党协会、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和平协会等非政府组织,但是据相关分析人士表示,美国政府直接联系的非政府组织还有包括在独联体活动频繁的“自由之家”、大名鼎鼎的亿万富翁索罗斯旗下的开放社会研究所。美国政府每年“为推动全球民主”开列的预算高达10亿美元,而通过上述组织向目标国的反政府组织输送的资金占了其中很大一部分。1998年到2000年,美国提供5500万美元支持南联盟的反对派,美国民主基金会官员公开宣称,仅2003年和2004年,美国就花费6500万美元资助乌克兰的反对派。据报道称,这些资金大多用于资助目标国的“颜色运动”活动,例如用来报销南斯拉夫、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参与“颜色运动”支持者的旅费、住宿费和“劳务费”等。

借助非政府组织建立策动“颜色运动”的指挥中心:在对目标国开展“颜色运动”过程中,为加强统一协调指挥能力,非政府组织还承担起了在目标国建立“指挥中心”的任务,统一调度和指挥前期培养的目标国“民主”骨干力量和“领军人物”。据报道称: 2000年初,美在匈牙利成立了“促进南斯拉夫民主办公室”,派高官坐镇指挥。20024月,美在驻格鲁吉亚使馆设立了“促进格鲁吉亚民主办公室”,美驻格大使迈尔斯曾毫不隐讳地表示,他出使格鲁吉亚的主要任务就是促进该国“以民主方式实现政权更迭”。据悉,2004年秋,美在曾乌克兰邻国也成立了一个“办公室”,尤先科也曾亲自前往该邻国“办公室”。

高度警惕境外非政府组织对我开展渗透活动

当前活跃在我国境内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正日益成为影响中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我国长期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有1000个左右,加上开展短期合作项目的组织数量,总数可能多达40006000个。每年通过境外非政府组织流入我国的活动资金可达数亿美元,其活动范围涉及扶贫、助残、环保、卫生、教育等20多个领域。这些境外非政府组织带来了国际资金、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对促进中国非政府组织向着正规化和国际化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同时也有一些在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据媒体报道,由索罗斯创建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分支机构已遍布东欧、拉美、东南亚、中东等地的50多个国家,雇员超过1000人,每年花费超过3亿美元。有分析人士指出,20066月,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悄然进入中国,出现在中国一家民间组织的资金捐赠者名单上,捐资金额约为200万元人民币。同时,曾在独联体国家“颜色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一些美国非政府组织,如“索罗斯基金会”、“民主基金会”、“欧亚基金会”等,也开始进入中国。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来华人员,广泛搜罗中国国内问题和社会矛盾,以“扶贫”、“技术开发”等名义开展工作。

境外非政府组织在我国境内活动的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世纪80年代初到80年代末。改革开放伊始,世界宣明会、乐施会、救世军、英国救助儿童会等境外非政府组织,开始尝试对我国内地部分受灾地区捐赠款物,以帮助灾区恢复生产、改变落后地区经济面貌等,同时部分境外非政府组织也开始以宣传西方价值观念、培养精英人才为目标,在我国的高等院校、政府部门开展活动。

第二个阶段,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后期。绿色和平组织、美国环保基金会、绿色地球网络等环保类非政府组织,儿童基金会、美国妈妈联谊会等儿童救助类非政府组织,以及一些卫生保健非政府组织进入中国活动,这些组织主要进行扶贫、医疗、环保、教育、文化、慈善等公益活动,涉及政治方面的活动基本停滞,这一阶段境外非政府组织数量多,活动内容广泛。

第三个阶段,自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迄今。境外非政府组织在我国境内的活动仍主要集中在文化交流、社会援助、扶贫助学等层面,主要致力于谋取合法身份、建立立足点以扩大影响。同时,它们的活动也开始重新转向政治方面,利用自身雄厚财力和专业知识等方面的优势,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广泛参与我国政治、经济、环境、人权等诸多领域的活动。这些境外非政府组织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影响不断深入,活动范围日益扩大,并在一些领域向纵深发展。

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目的复杂形式多样

有资料显示,目前在我国活动的数千家境外非政府组织中,有政治渗透背景的有数百家。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少数境外非政府组织在我国境内进行合法活动的同时,不同程度上也存在着进行非法活动的情况,如曾经在东欧剧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正通过直接或间接渠道进入我国活动,利用文化交流、捐资助学、项目培训等手段进行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搜集我国的政治、经济、科技、军事情报,在我国内部培养西方代理人和政治反对派;通过插手我国人民内部矛盾和纠纷,特别是以开发援助、扶持弱势群体为名,抓住工人失业、农民失地、城市拆迁、退役军人等涉及民众切身利益的具体问题,以“维权”相号召,制造舆论,混淆视听,煽动民众同党和政府产生对立情绪;或者支持参与策划街头政治、民族分裂等活动。这些活动都对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威胁和危害。

以提供资金为“诱饵”,吸引国内部分民间组织、个人为其开展工作。如境外某基金会曾在2005年出资3万美元用于对国内上访人员的法律援助,并对上访人员进行维权培训。据北京某民间研究机构透露,西部90%以上的非政府组织都是受境外非政府组织影响,并通过它们的资助扶持发展起来的。

以项目合作、学术交流、学者访问为由,积极向我基层社会灌输西方民主意识、推广所谓“公民意识”教育。如具有邪教背景的“某教育基金会”于1994年进入我国,打着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旗号,频繁联合我国有关部门举办关于青少年人格教育和婚姻家庭伦理道德建设的学术研讨会,以举办演讲的形式,阐述其所谓新时代的道德观,曾引起社会的广泛兴趣。该基金会自进入我国以来频繁开展活动,先后举办了多次交流会及大型群众集体活动。

以扶贫助学、“维权”救助为借口,进行渗透活动。这类非政府组织往往以与民众利益息息相关的热点问题为切入点,插手我国人民内部矛盾,与上访人员接触,研究中国信访制度,鼓励农民成立“维权”组织,活动具有一定的煽动性。值得注意的是,为给自身的渗透活动提供保护,并建立起长期的渗透活动通道,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开展活动时,通常是通过我国国内民间组织发起,并始终依靠地方政府部门、高校、研究机构等开展合作及共建项目,使其活动在一定层面上获得公共权力的支持,进而为其披上合法的外衣。

境外非政府组织对华渗透趋势:

目前,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发展正逐步走向成熟化和本土化,对华渗透活动也正由潜伏期逐步向活跃期过渡,具体表现为如下几个方面的发展趋势:

更加注重与国内“维权”问题相结合。近年,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以提供资金、项目合作、培训人员等方式,通过宣传发动、思想灌输、策划组织等手段,幕后操纵重点组织人员频繁插手我国国内的“维权”活动,并借助媒体大造舆论,企图使“维权”形成一场社会化运动。鉴于当前“维权”问题已成为境内外各种势力勾联聚合的有效平台,境外非政府组织必将持续利用这一“平台”对我国开展渗透活动。

更加注重与我国的民间组织相结合。有专家估计,现有的我国国内民间组织包括民办非企业单位在内约有300万个。这些大量陷入注册难、筹资难的本土非政府组织,不可避免地会转向境外非政府组织寻求援助。而在华境外非政府组织则将其视为可资利用的社会力量,不断加大对其资助扶持的力度。

更加注重与新兴阶层相结合。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社会形成了一个以私营企业主、个体经营者和白领阶层为主体的社会中间阶层。这个阶层有着多元的思想和价值观念,掌握着巨大的社会资源,有较强的社会动员能力。因此,新兴阶层成为境外非政府组织全力争取的重要社会力量。

殷鉴不远,乌克兰因”颜色运动”带来了战火纷飞和国难家愁,欧美西方国家支持下的非政府组织在中亚推动的“阿拉伯之春”演变成了“阿拉伯之冬”,我们对这些国际问题以及所造成的危害,应该有足够深刻的认识和戒备!

颜色革命从未远离:李明哲案警示国人

20171128日,彭宇华、李明哲颠覆国家政权案公开宣判,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了NGO(非政府组织)的身影。从另一个方面又一次证明了,境外敌对势力借助非政府组织对我开展渗透,制造颜色革命的企图依然没有改变。

彭宇华、李明哲如何在境内制造事端

据媒体报道显示,20129月起,李明哲就在大陆网络活跃,加入倾向交流政治议题的QQ群,“经常发一些政治性的文章”,“当国内发生社会事件后,李明哲就会分析,把事件矛头指向政府。”这不折不扣地证实了互联网反华、反政府舆论确有幕后组织与策划。

网上宣扬西方“颜色革命”价值观:20125月,彭宇华创建了“两岸牵手”QQ群,宣扬台湾、西方政治体制并发展组织人员。201211月,彭宇华将“两岸牵手”QQ群更名为“围观中国”,筛选出李明哲等核心骨干成员,建立“围观中国发展核心小组”QQ群。彭宇华在上述群内上传大量抨击中国共产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中国政府的文章。之后,彭宇华、李明哲等人先后成立了“围观华南”,“围观华东”、“围观西南”、“围观华北”、“围观华中”等QQ群,成员达2000余人,彭宇华通过QQ群共享文件、公共邮箱、网盘等建立培训平台,上传宣扬西方“颜色革命”、诽谤和抨击国家基本政治制度的文章、书籍、视频等供组织成员下载学习。

炒作敏感事件并将矛头指向政府:20126月以来,彭宇华、李明哲利用“围观中国”、“围观华南”等QQ群,有针对性地设定围观主题,多次组织群成员对广东开平征税事件等热点敏感事件进行炒作。据李明哲供词称,“有时他们也把活动信息发在群里,号召群友过去参加。江门开平的征税事件中,彭宇华就跟我们讲,如何在微博上撰写帖子,如何在微博上进行更有效的扩散,炒一些网络热点事件,然后利用热点事件对中国共产党、中国现行制度、政府进行攻击和抹黑”。

建立组织并将颠覆政权作为目标:在该案中我们可以发现,彭宇华与李明哲等人成立的“梅花公司”其实并非“公司”,确切的来说,“梅花公司”是他们成立的一个政治性组织,彭宇华制定了近两万字的“梅花计划”,确立了建立政党、推翻国家现行政治制度的终极目标,提出以“梅花公司”为主体,以“律师联盟”、“媒体联盟”为辅助,以网络为载体,建立覆盖全国的五级架构,20121123日至25日,彭宇华召集多名“公司”成员在湖北武汉开会,确定成员分工,试图通过三个阶段实现颠覆国家政权的目标,彭宇华还在湖南省长沙市制作了“围观中国”旗帜,开设了用于接收活动经费的银行账户,并安排李明哲负责海外联络工作。李明哲还多次前往内地城市,参与当地群成员等人聚会,散布抨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并通过QQ空间、“脸书”、微信等社交网络平台,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并明确表示不排斥“暴力革命”。

熟知网络舆论的人们不难发现,2011年到2013年这三年,正是这种舆论操纵套路甚嚣尘上的时期,从温州动车事故开始,每次发生一些社会事件,网络舆论场一定会拼命炒作成热点,并无一例外地把矛头指向政府和社会主义体制。最后人们却会惊讶的发现,这种舆论导向并不是自发产生的,而是有势力在操控网络舆情,用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不断制造重大舆情事件,甚至不惜造谣和制造事件,目标都是攻击政府和体制。这与非政府组织策动下的颜色革命有着极为相似之处。

结语:打着NGO旗号,并不代表做什么都是合法的。曾经在东欧剧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一些NGO组织,也正通过直接或间接渠道进入我国活动, 在我国内部培养西方代理人和政治反对派,通过插手我国人民内部矛盾和纠纷,抓住工人失业、农民失地、城市拆迁、退役军人等涉及民众切身利益的具体问题,以“维权”相号召,制造舆论,混淆视听,煽动民众同党和政府产生对立情绪,或者支持参与策划街头政治、民族分裂等活动,策动“颜色革命”的企图并未改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aq/2018-01-09/48182.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1-10 23:36:54 关键字:安全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