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安全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香港社会能从占中闹剧中学到什么?

时间:2014-12-09 16:42:52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寒竹    点击:

  由少数激进反对派策划的“占中”行动已经无法延续。“占中”两个多月而未达到政治目的焦灼驱使数百名“占中”者撕开了“非暴力抗命”的面纱而孤注一掷,在11月30日用暴力冲破警方防线以占据特区政府总部外围道路并包围政府总部;而与此同时,策划“占中”的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则呼吁学生退出占领区,并于12月3日下午步入中区警署“自首”,“占中”行动的分裂已暴露无遗。至此,香港激进反对派的“占中”行动事实上已经宣告彻底失败。警方何时彻底清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香港事实上已经进入“后占中”时代,但“后占中”时代对香港社会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一些关心香港社会命运的人对经历了“占中”行动的香港社会颇为忧心仲仲。有人认为占中是一次大演习,狂热反对派已经学会怎样闹事。香港经此一闹,已经无法再保持过去那种和平安详的状态。这种担忧虽然有一些根据,但对香港社会未来的发展未免过于悲观。其实,从发展的眼光看,这一次香港激进反对派发动的“占中”行动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场闹剧彻底暴露了激进反对派反法治、反民主的真实面貌,香港社会至少能够从这场闹剧中学到以下东西。

  第一,香港的任何政治派别都不可能以非法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更不可能以违法方式来胁迫中央政府让步。

  

  无论激进反对派在香港怎样折腾,中央政府都不可能有半分让步。

  这次“占中”启动的一个直接政治目标是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向香港居民道歉,并收回关于香港普选方式的决定。这些激进反对派认为,只要他们走上街头,公开占领公共场所,中央政府就有可能为了维系香港的稳定而让步,被迫采纳激进反对派提出的普选方案。但严酷的事实是,中央政府虽然高度关心香港的稳定与繁荣,但坚持宪法和基本法的决定却更为坚定。这一次,稍微明了世事的人都可以清楚看到中央政府对“占中”行动的坚定态度,无论激进反对派在香港怎样折腾,中央政府都不可能有半分让步。

  任何一个试图以违法行为要挟中央政府的政治派别应当清楚一个基本的事实,香港对于中国这个巨大的经济体来说,早已不那么重要。香港的GDP总量在2010年就被上海超越,2011年被北京超越,而邻近的广州、深圳的经济总量也在逼近香港。香港在中国经济版图中最终将会维持一个二线城市地位,这是一个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事实。经过这次“占中”闹剧,绝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明白,任何人想要用非法手段来要挟中央政府注定只有失败。

  第二,以违法的方式来表达政治诉求将会被绝大多数港人所唾弃

  这次“占中”行动的策划者以为可以利用所谓的“港陆矛盾”,以“争民主”,“争香港人利益”的口号来煽动香港社会跟中央政府对抗。这些策划者以为,只要他们打着所谓为“香港社会”争取权益的旗号,无论怎样违法,都会得到香港大多数民众的支持。但事实是,香港社会的法治意识仍是强大的,对少数人的违法行为并不认可。对于大多数香港人来说,激进反对派提出什么样的口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践踏法律。根据香港理工大学在11月上旬采集的民调,73.2%受访者认为参与占中的人应当退场。而根据香港商报社属下香港商界民调公司调查显示,超过98%的香港商界受访者对“占领中环”行动持反对态度。可以预见,在未来的香港社会,任何人要想以破坏法治的方式来表达政治诉求,注定会遭到绝大多数港人的唾弃。

  第三,以反民主的方式来追求民主只能是一个笑话。

  这次激进反对派“占中”的一个主要旗号是“争民主”。争民主当然是一个具有号召力的口号。这些激进反对派作为香港的居民,当然有权利提出自己对香港政治发展的看法和主张。但是,如果少数派把自己看成是香港未来的救世主,用侵犯社会大众公共利益的方式把自己的政治主张强加给香港社会,则是对民主原则的践踏。讨论、协商和妥协是民主政治的基本方式,不允许少数人凭借非法的手段侵犯社会的公共空间和公共利益也是民主的基本原则。从这一点上看,香港社会最近出现的“占中”行动完全跟民主原则背道而驰,是在开民主的倒车。朝未来看,少数人想用民主的口号来实现自己狭隘的政治目的很难获得广大民众的同情和支持。

  第四,民主只能循序渐进地构建,空洞的民主口号常常是少数人欺骗世人的谎言

  “占中”人士试图向世界表示,他们追求的民主比人大常委会批准的特区政府方案更为彻底,所以,他们的行为尽管违反了现代法治和民主原则,但他们是为了在香港实现更彻底的民主,他们试图说服广大市民,只要他们的目标是高大上的终极民主,在过程中采取非民主的手段就是合理的。这种用目标来证明手段合理的方式在世界上早被证明为是野心家欺骗世人的谎言。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民主政治总是循序渐进地建立起来的。西方各国的民主政治大多经历了上百年的时间,而香港在在回归后短短的十几年间,民主政治就有如此迅速的发展,本来是一个应当赞赏的进步。按照全国人大批准的政治改革的构架,香港居民可以用一人一票的方式,从提名委员会提出的候选人名单中选出自己的行政长官,这在香港的历史上是破天荒第一次。在英国统治的一百多年的时间利,香港甚至连形式上的民主都没享受过。它是被6000英里以外的英国所统治。经过这次“占中”闹剧,大多数的香港市民都会越来越警惕一些用空洞政治口号来蛊惑社会的政治势力。

  第五,践踏法治的街头政治必然演变为无政府状态

  香港参与“占中”人士在社会中属于少数,而且持续的时间也不长,但即使如此,这场运动的策划者也无法有效控制这场运动的具体形式和发展走向。如上所述,在少人狂热分子用暴力冲击政府机关的同时,“占中”的策划者正在走到警署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自首”。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国历史上并不鲜见。人类的利益总是体现在个人身上,不同的社会群体具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广场政治运动从一开始就面临着抽象与具体、一般与个别的困境。广场政治运动的发动者必须要用抽象掩盖具体、一般掩盖个别,否则无法动员社会大多数成员。用通俗的政治语言来说,就是要求参与者放弃私利、坚持共识。但是,追逐利益本来就是政治运动的最大动力。如果说参与者为了政治的最大公约数而放弃了具体利益,那么投身于广场政治运动又有何意义?由于这个原因,任何一场广场政治运动从一开始就会充满内部分歧,而且通常都会陷入无政府状态。这次旺角一带的“占中”龙蛇混杂,充分暴露出“占中”行动的失控。

  第六,街头政治是撕裂社会的凶器

  这次发生的“占中”行动充分暴露出街头运动是撕裂社会的凶器。香港回归以来,虽然经济发展并不如意,社会矛盾也众多,但总体说来仍不失为一个和谐的社会。但这次街头运动把各种不同的政治观点极端化,原本可以相互协商和沟通的社会发生了分裂。在“占中”期间,香港社会的公职人员,尤其是警员遭到“占中”者的语言暴力攻击,甚至连警员的小孩也受到无端的侮辱和威胁,夫妻之间、父子之间、师生之间、为了不同的政治观点而反目成仇。这在经历了文革之苦的内地居民看来感到痛心疾首,而对于大多数香港市民来说,已经感到不能再容忍这种撕裂社会的街头运动。有理由相信,经过了这次“占中”闹剧,香港社会将会更加珍惜社会的和谐和团结。

  第七,香港经济经不起政治折腾

  众所周知,由于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的迅猛发展,近二十年来来香港经济一直苦于无法转型而步履瞒珊。而这次“占中”行动公开霸占街道,对于香港经济来说是雪上加霜。根据美银美林的报告,香港四季度GDP增长率的预期由2.5%下调至1.5%,对全年的GDP增长率由2.3%下调到1.9%,对明年的GDP增长率由2.5%下调至2.1%。根据香港《商报》的报道,用绝对值来衡量,占中事件对香港GDP的实际损失将达到1.16万亿港元。另外,根据媒体报道,占中事件发生后,香港酒店入住率下跌了50-60%,出租车司机的营业额减少30-50%。“占中”对旅游业、零售业及个人消费影响最大,因被占领的区域均是主要购物区,估计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每日达1.05亿元港币,因此,美银美林将香港今年全年的零售销售预测,由原本预期按年增长3.5%,大幅下调至负增长2.5%。香港零售管理协会的数字也显示,黄金周期间时尚零售业营业额同比下跌三成至五成,商场和超市的营业额亦有最高60%的跌幅,中小型企业更惨,跌幅高达80%。

  “占中”对香港市民生活的冲击也非常严重。据统计占中事件发生后,香港巴士路线受影响率高达64%,极大的影响了香港市民的出行。警方、消防、救护车、等紧急召唤到达时间延误了20分钟-40分钟不等。同时,听课学校的数量累计达到151个,受影响学生数量高达6.15万人。

  第八, 香港特区政府在解决贫富悬殊问题上应当有所作为

  这次香港的“占中”行动虽是由少数政治激进派策划和煽动,但香港社会本身既有的矛盾,尤其是贫富之间的巨大矛盾对这场街头运动还是起着推动作用。现在,这场“占中”虽然即将结束,但香港社会的矛盾与问题还是必须解决。香港特区政府必须要有所作为。由于香港的经济空心化,中产阶级急剧萎缩。普通市民的收入实际上处于负增长状态。香港普通雇员的工资在回归后十几年一直没有增加。一个大学生毕业,十几年前是一万港币左右,现在仍然如此。但十多年来,香港的楼价和租金迅速攀升,普通物价也不断上升。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香港变成了承租者的社会,绝大部分社会财富都被业主占有,普通香港人都在为地产商打工。与普通市民实际收入不断下降相比较,几家控制了香港经济命脉的大地产商每年都获取巨额暴利,根据《福布斯》财富榜,李嘉诚在2012年的财富增加了36%,增值高达624亿港元,这跟普通市民的经济状况形成鲜明对比。香港大资本对社会的垄断和社会公平正义的丧失在香港普通市民心中投下了巨大的阴影,也引发了强烈不满的情绪。在经历了这次“占中”闹剧后,香港特区政府应当痛定思痛,下决心解决香港的社会问题。

  第九,香港大财团不应以杀鸡取卵的方式来榨取利润

  香港作为全球最自由的商业社会,商人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并无可厚非。但是,凡事皆有度。香港大财团在获取高额利润的同时必须要清楚香港经济的持续繁荣有赖于香港普通市民的有效消费。如果广大的香港市民收入持续低下,这将跟各地来港消费的游客在经济上形成鲜明对比,香港社会的不满将会持续发酵。这一次以“争民主”为口号的占中行动虽然结束了,但却不排除社会的不满将可能以其他的方式表达出来。香港大财团应当好好思考如何在经济发展中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千万不要再以杀鸡取卵的方式来榨取利润,否则最后伤害的是整个香港社会,倾巢之下将无完卵。

  第十,社会各界携手共进,相互支持是香港社会的繁荣之道

  在经历了“占中”闹剧后,香港社会应当吃一堑长一智,应当变得更加成熟。所有的香港人都应当明白,今天的香港不需要挑动社会内斗的政治运动,而是需要走出在全球化经济浪潮中边缘化困境的经济改革。香港社会精英应当思考的是,如何才能维系香港优良的法治传统?如何才能在全球化经济中找到香港的立足点?如何才能遏制大资本对香港经济的垄断?如何才能让香港社会变得更加公平?如何才能让香港经济重振上个世纪七八十级年代的雄风?香港社会的各种反对派应当思考的是,如何在法治的框架之内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如何运用法律的力量来改变社会的种种不公。香港各界唯有精诚团结,携手共进才能保证东方之珠永远璀璨。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aq/2014-12-09/2918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XQ 更新时间:2014-12-09 16:42:52 关键字:安全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