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影像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戴旭09年视频:南海争端升级 中国如何应对

时间:2017-03-26 00:03: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戴旭    点击:

 

22度观察》:南海争端升级 中国如何应对

2009-08-31

近几个月来,南海纠纷四起,争端升温。周边邻国蚕食我国岛屿,挑衅南海主权之势愈演愈烈。2月份,菲律宾国会通过法案,将中国南沙部分岛礁和中沙群岛中的黄岩岛划入其领土;时隔两周,马 来西亚总理登陆南沙群岛的弹丸礁,宣示马来西亚“拥有”此片领土;越南则一边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全部“主权”,一边向南沙群岛增派海军陆战队。而美国、日本、印度等国或明或暗染指南海问 题,试图浑水摸鱼,让南海问题异常复杂。各国侧目南沙群岛的原因,除了它连接太平洋与印度洋,是东亚最重要的海上贸易通道这一战略意义。更因为南沙群岛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有 人将南沙称第二个富庶的波斯湾。然而截至目前,南沙群岛550多个岛礁中,中国仅占有9个。中国南海资源成了别国的经济支柱,中国的南大门成了别国的要塞。今年联合国关于提交专属经济区和 大陆架划界案的最后期限,又将南沙争端推向一个新的高潮。作为和平大国,中国究竟该怎么办?解决南海争端的最佳策略该如何部署?争端背后的大国角力又该如何处理?《22度观察》正在关注 。

主持人:你好,欢迎收看《22度观察》。今天让我们把观察点转向祖国最南部那片辽阔的海域---南海。近来周边邻国在南海屡生事端,他们一面采取“圈地运动”,占领了大部分岛礁,一面对 岛群提出主权要求,并对其附近的海域进行资源掠夺。可以说中国南海面临着领土危机,而且除了六国七方的冲突矛盾之外,国际势力的介入也让南海问题日趋复杂。有人甚至提出了“南海告急”这 样的警告,那么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是否已经失效了?我们究竟该怎么办?今天节目当中请到了,中国军控和裁军协会理事徐光裕将军,和资深的军事评论员戴旭,一起为我们做出深入的分析 。

【嘉宾介绍】

徐光裕  着名军事专家,中国军控裁军协会理事,北京战略管理科学研究院高级顾问

戴旭  资深军事评论员,对南海问题素有研究

主持人:徐将军,我们注意到,最近媒体讨论南海问题的时候,都会用“争端升级”这样的字眼,而且一系列突发事件,也不断撞击我们的视线。那现在南海问题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请您用这 样一个地图,给我们做一个解释。

徐光裕:我只简单地介绍一下,南海是我们国家三百多万海洋国土中间,最重要的一块。原因是它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它处于马六甲海峡石油通道,输送到我们国家海上的石油通道最重要的航 道,经过这个地方。还有控制着东亚地区,能源的通道的一个咽喉,海底资源非常丰富有石油、有天然气,还有很多其他的矿物。

有人说,可以相当于“第二个波斯湾”。因此引起了周边的许多的国家,方方面面的一些关注,引起了一个争端。而且是一种互相重叠交叉,越南说西沙南沙全是他的,马来西亚说南沙这块是他 的,菲律宾说东沙和南沙一部分是他的。而我们中国很长时期以来,都知道这是我们中国固有的海洋国土,在世界的地图上,法律的文件上都有,甚至于在七十年代以前,周边的国家没有一个提出过 说是他的。

这个事情都发生在七十年代的末期,当时我们国家内部还是百废待兴,整个国际的环境,战略的格局有所变化,所以大家趁这个机会来入侵。我们当时的军事力量也达不到,空军海军的制空、制 海达不到这个程度,有几种因素促成了,加上这个利益方面的驱使。也是那个时候发现有大量的油气资源,两伊战争问题、朝核问题、伊朗问题出现以后,能源问题越来越突出,所以这个时候问题就 比较容易冒尖了。

【小片一】

从历史上看,中国在公元前二世纪,即汉武帝时代,就发现了南沙,从宋朝起,就已宣布对其行使管辖权。直到上世纪中叶,没有任何国家对中国拥有南沙主权提出任何质疑。而70年代后,因 近海油气资源的发现,一时间南海风云骤起,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文莱诸国对整个南沙或其部分岛礁纷纷提出主权要求,并出兵占领了部分岛礁。目前在南沙群岛,越南占领了29个岛礁,菲 律宾占领10个岛礁,马来西亚占领3个岛礁,印度尼西亚占领2个岛礁,文莱占领1个岛礁,作为主权国的中国则仅控制9个岛礁,其中最大的岛太平岛由台湾派军驻守。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具体的分布,这几个五角星的是现在我们占有的岛屿,而且很奇怪它都在其他国家占有的岛屿,被他们包围的状态,这是怎么回事呢?

徐光裕:原因主要是,靠近他们越南的大陆架,靠近马来西亚的大陆架,靠近菲律宾,离他们边缘非常近,最近的地方连十二海里都不到,所以只要他一宣布大陆架两百海里的时候,等于多少? 三百七十公里,三百七十公里往前一伸,就把这些边缘全吞了,都覆盖在里面了 主要是这个原因。

戴旭:我再补充一下,在很多人心里边有一种感觉,包括他们占有我们南沙群岛的这些国家,他也在说,他说你看南沙群岛离我们这么近,离中国那么远,怎么能说是中国的呢?

中国对于南海的主权,是无可争议的,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因素。所以既然无可争议,那你在这边还有什么,我们根本就不能承认说是你的,你说是你的那就是不对的,你是占有我们的领土,这 个前提必须要明确,我们已经反复宣示。我们现在说,给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个人认为是全世界都没有过的,哪个国家都不会在领土主权上,做出这么大幅度的让步。我们可以回忆1982年马 岛战争,大家都知道这是英国去掠夺阿根廷的东西,掠夺阿根廷的岛屿,但是怎么样呢?当阿根廷要收回的时候,英国并不跟他共同开发,开打直接把它夺过来了。西方这些国家在领土问题上,是毫 不留情,毫不客气的。

【小片二】

中国是历史上最早发现、最早命名、并最早管辖南沙群岛的国家,也是南海的绝对主权国。对此国际社会也长期予以承认。但是,因为地理和利益原因,南海争端一直存在。今年,南海争端更是 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周边国家纷纷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提交南海划界方案,同时将军购重点瞄向高性能常规潜艇、远程战斗机、先进水面舰艇等重型装备,不断提升 南海军力部署,力求其在抢占中国南海岛礁和油气资源上显得“底气更足”。面对邻国的“磨刀霍霍”,中国究竟该如何应对?这在国内引发了新一轮“主战”“主和”之争。不少专家认为应通过司 法仲裁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而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则称“主人和强盗平等谈判的结果可能是南沙永远回不来”。快刀斩乱麻的武力方式可行吗?对此,徐光裕将军和戴旭有着自己缜密的思考。

主持人:戴先生,如果说我们冲突升级,有没有可能会出现,局部的擦枪走火的状态?

戴旭:国际争端的解决都是逐步升级,比如说先是从外交的协商,然后双方采取其他的一些做法,比如我们按孙子兵法来讲,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不战而屈人之兵,其次攻城,最后才发兵,最 后才是战争的阶段。就是在战争与和平之间,它有很多种的解决办法。

那可以做什么呢?现在有很多国家他们在开发,我们也要开发。最先提出的是我们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要从这个开发两个字上做文章,我们既然提出这个方针,那么你不能光看着人家在开发 ,你不开发,我觉得那就是言行不一了。

主持人:那么现在没有我们任何开发的动作?

戴旭:目前周边这些国家开发的1100多口油气井里边,我们一口都没有,为什么呢?我个人觉得主要是我们海洋国土意识淡漠的问题,它是我们的国土,在这个地方开发资源,显然不能直接, 不能光从经济成本上考虑问题,还有一个国家领土、领海的安全问题,是战略意义。

哪怕这个成本高,哪怕比我们买油要贵,我们也要开发。而且成本就算是高,也是眼前的高,从长期来讲一旦要形成规模,可能就不高了。我就有一个设想,一旦我们要在这个地方油气开发形成 规模,那么它整个就会改变我们国家的战略布局。比如去年年初的时候,南方大雪灾,大家都看到了这个雪灾主要就是电力,全是依靠从西北这个地方运煤,运煤又要依赖交通,交通又依赖电力,一 个三角循环,导致我们经济结构非常脆弱。我们现在看如果在这个地方,一旦要形成这样一个油气基地,那油气完全可以供我们沿海的,送南方直接就过来了,可以供我们的长三角、珠三角。不需要 再从西北调煤了,那么交通也没这么大的压力。所以这个地方,有油气开发可以拉动,那么这个地方的渔业生产,旅游观光,所有方面可以成为一个大的经济圈,加上这个地方又离台湾比较近,港澳 比较近,那么以你这个地方,形成一个大的能源基地以后,整个生态都会变化。而且你弄到了以后,明年你还可以旅游观光,从我本人来讲我就非常想去旅游,目前没这个条件,国家为什么不开采, 为什么不发展这个条件?

主持人:您是给我们指出了一个美好前景,那要达到这个前景,当然我们要解决目前的问题,刚才也说到,会不会局部的擦枪走火,我注意到国内甚至有一些,比较激进的人士说,能不能武力解 决,徐将军的看法呢?

徐光裕:不排除擦枪走火的这种冲突,不能完全排除,因为好多事情都是没有发展到一定巅峰的时候,很难下来。现在还在往上发展的过程当中,这个过程中的转折,是通过什么样一种形式转折 ,这要看军事是政治的继续,现在还没有到这个转折点,我们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般它是有台阶的、有阶梯的。南海的问题上,我们要想有实质性的进展,我个人认为它可以分成几个层次来看 ,第一个就是宣示主权非常重要,这一点我们在外交渠道里面是一定要做的,不吭气和吭气是完全两样的。如果对方占了,你不吭气那就等于默认,那就永远丢失了。从七十年代末,我们就开始抗议 ,主权宣示,一直到现在三十多年了没有停,我觉得这一步做得是很对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实际控制,这比主权宣示要进一步了,那么如何实现这个实际控制呢,有几种办法,我们前处开发、主动开 发,实际上我们在英格海,海南岛附近已经开了,但是距离比较近,因为开的海洋油气田有一个很重要的,他需要依托海岸的基地,所有的钻井平台,海上钻井平台都有直升机平台,那是意味着什么 呢,意味着这个直升飞机,它要运送物资急救,各方面一些维修。所以不能离开大陆太远,它必须在直升飞机的航线半径之内,航程活动半径之内。

主持人:那就意味着我们不能像戴旭说的,现在就能做到,跑到那么南部去开发?

徐光裕: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如果以西沙为根据地,这样我们可以往前推,把我们的开发半径往前推,所以通过钻井台油气的开发,来实现实际控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戴旭:所以现在最最关键的还是要实际介入,目前周边这几个小国,他们在占领的地方都已经建了机场,而我们现在在这个地方,进船只能进小船,大船都进不去。因为我们没有基地,所以我们 应该在这些地方建大型的基地,这个基地可以进驻大型直升机,甚至将来随着基地的扩展,还能够起降一些中小型的飞机,然后海军最好能建一些深水码头,大型的军舰或者大型的商船和渔船能够过 去。那么能够为我们开发这个岛屿的石油勘探公司,捕鱼的一些大型渔业公司,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

徐光裕:第二个比较厉害了,我觉得应该是用先礼后兵的办法。因为现在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认为这是我们的底线。在这个底线的前提下,我们如果通过谈判实现不了,不跟你好好谈,也 不承认共同开发怎么办?我觉得必要的时候就要采取稍微强硬的、强制性的手段,来实现这个控制,首先我就可以派出海监船,是我们政府的海监船,不行的话,可以用海上的武装力量来挤压,适当 地挤压,逐步梯次挤压,以西沙为根据地逐渐逐渐挤压,特别是我觉得就应该,谁在这个方面最不愿意谈判,态度最强硬最蛮横的,那我就先压谁,擒贼先擒王。具体是谁呢?那就不用说了,大家都 很明白,谁占得最多嘛,谁最厉害嘛。

戴旭:你可以实际控制一步一步来,到了最后如果有些国家,连这个底线他都不承认,那该打还是要打的。

【小片三】

邻国垂涎、国际势力觊觎,中国南海已经成了世界上最复杂的一片海。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和海底丰富的资源宝库则是这一切纷争不可回避的缘由。南海位于祖国大陆南部,南沙群岛是其四大群岛 之一,也是面积最广、位置最南、最具争议的群岛,地处太平洋到印度洋的航道要冲,是进出印度洋,连接非洲、欧洲的交通要道。从国际形势上看,南海是日本的海上生命线,是进出口的主要航道 ;美国更是需要通过控制南海和台湾南侧巴士海峡来达到他在东亚和东南亚的战略目的。谁控制这片海域,谁的手中就多了一张要挟中国、威胁亚太安全的王牌;而从海底资源来看,南海油气储量相 当丰富,属于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号称“第二个波斯湾”,目前已探明石油储量达235亿吨、天然气8.3万亿立方米,磷矿储量达25万吨以上;同时,南海的航道也是东亚能源直通中东 、非洲的“主动脉”。越南就因开采南海一跃从贫油国成为石油出口国;文莱更是靠南沙群岛的资源跻身于世界富国行列。这一切都决定了无论是远的美日印,还是近处的越南、菲律宾,都不会轻易 放弃对南海的争夺。而近日马来西亚媒体鼓吹多国形成一个“南沙集团”,与中国争夺南海,更使得南海局势 “剑拔弩张”。

主持人:有报导说,这个周围的这些国家,现在都在做一些军事准备,购买一些军事装备,有没有可能他们联合起来,谋求一些利益?

徐光裕:我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极小,几乎等于零。因为我们中国很庞大,历史很悠久,说老实话,像一头大象一样,看上去很温顺,但是如果真有人要欺负的话,那对不起一脚把你踩死。所以 这一点他们很明白,第二个就整个周边国际的形势,用战争的手段,来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不是一种大的潮流,不是一种主流,美国这么强大的国家,他出兵打伊拉克,尽管从他来讲,好像取得 了某种成就,某种胜利,练了兵、获得了势力的扩张、颠覆了人家的政权等等。但是在全世界六十多亿人,这么大一个大家庭里,他的口碑极差,甚至于他自己国内,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要反对,所以 奥巴马上台要变更,要更动他这种方针。现在发展到二十一世纪以后,在解决国家与国家之间冲突的问题,解决地区矛盾的问题,已经有很多药方、很多办法,包括外交的、非外交的,桌子面上的和 桌子下面的,有很多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从方方面面来看的话,在南海地区发生多国联合攻击中国战争这种冲突可能性极小。

戴旭:我刚才对徐将军说的这个观点略微有点不同,我认为从正常情况下,他们组织联军直接和中国对抗,这个不太现实,因为目前中国采用底线,是和平外交、和谐周边的,客观上也没有说双 方走向军事对抗。目前一个前提还没有,但是随着这个冲突,一旦双方对峙,要是向着对峙的方向发展,加上日本和美国因素在后边起作用,南沙这些国家组织联军的可能性是有的。

主持人:美国和日本会起什么作用?

戴旭:比如说美国和日本把东南亚,当成他们的后院来经营。那在这个情况下,包括东南亚这些国家和中国进行争端,他们都是暗中提供大力支持的。那作为美国,他的动机是什么呢?这个动机 就是要,通过这些国家和中国,在这边发生争执,要保证这些国家要有求于美国,就要让这些东南亚,始终处在美国的控制之下,还在美国这个势力范围内。那美国就可以实现自己的利益,中国和菲 律宾因为一个事情,因为一个岛屿发生争端的时候,美国就不失时机的,向菲律宾赠送六条巡逻艇,同时自己的军舰还过去,给菲律宾打气,而且美国的无暇号,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个事件就是给菲律 宾打气去了,就让他们看一看,你们跟中国在这边闹背后还有我,加上美国和越南之间,军事互动也比较频繁,所以美国他在这里边扮演的是幕后的角色,日本也是这样的。第二个大家都知道,能源 危机一来石油比较值钱了。

主持人:他们现在能赚多少钱呢,这些油气井?

戴旭:那要看他们在这儿采多少了。

徐光裕:有统计大概产量有一千万吨了。光油一千万吨一年,还不算天然气。

戴旭:天然气不还算,你看现在这价格,一算就出来了,这是多大一笔数字。谁到口的肥肉谁也不忍心丢啊,有了这个巨大经济利益,加上欧美,又有很多石油公司进去,这些小国也比较狡猾的 ,他就是怕他自己偷采中国这些东西,怕他自己身单力薄,跟中国对抗感觉到不自量力,就拉着欧美公司一块儿进来。不仅是六国七方,还有很多欧美的经济利益也进来了,在里边纠葛着,那经济利 益后边一定是国家利益,所以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

【小片三】

目前,我国在南海主权的最主要依据是传统疆域线“九段线”。这条线最南到北纬4°的曾母暗沙;而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但由于 海洋法长期对划界原则定义模糊不清,给了一些国家可乘之机,也从另一个方面造成了南海目前的乱相丛生,“九段线”的名存实亡。日前,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及《公约》缔约国 会议的有关决定,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关于确定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初步信息,表达了中国司法解决南海争端的意愿和扞卫主权的强烈态度。司法仲裁是不是解决 南海问题的有效手段?除此之外,南海问题的解决还有没有什么崭新思路,徐光裕将军和戴旭将为我们继续分析。

主持人:那我们大家知道,国际之间的争端,比如说除了武力之外、协商之外,还有司法仲裁。

徐光裕:大家都在抓住1982年的海洋公约法说事,都觉得对自己有利的地方,都是这样的,问题就是各为己用,麻烦在这儿。比如像马来西亚,距离南沙那么近,他说我也有大陆架,按海洋公 约法的规定是两百海里,那么我到两百海里,用不到两百海里,实际上一百海里就过去了,就把中国暗沙包进去了。所以海洋法是谁都在用它,但是南海不适用于这一条。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国家 的主权线已经有了,并不是还没有确定的情况下,两家来商量来讨论。

履行海洋法公约的时候,必然会发生很多冲突,在南海来讲比较集中,因为什么?它涉及六国七方,这个在全世界里找不到。从战略高度来讲,分析总的战略,世界战略格局的博弈,有站在后台 的、有在前台的,那么作为我们中方来讲怎么办呢?我们中国也有外交智慧,也是动脑筋,你不是想要这样吗,搞得一锅粥、乱哄哄打起来,然后他来出面仲裁,来做好人。美国、日本,他们再三宣 布说,你们中国放心,我们日本、美国,在这里没有实质的领土要求,包括印度尼西亚都这样说,这说归说,但是你在实际行动上支持,你所谓的价值观盟友,实际上是给中国找麻烦。

主持人:那中国的外交智慧体现在哪儿?

徐光裕:因为我们要体现的办法,就是争锋相对,应该在外交上想办法,要切断,让他们形不成所谓的联军。用我们联合纵横的那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让他达不到,这是我们中国最大的胜 利,那就出现不了美国日本所想象的那种局面。这是最好的,是靠我们的外交智慧。

主持人:问一下徐将军,有没有可能不打热战,打一场经济战,搞一个经济封锁有没有可能?比如说禁渔或者是禁运。

徐光裕:不太好行使,因为按照海洋法公约,实际上是我们的专属经济区,但是这里全是公海,可以无害自由航行的。所以你怎么封锁?这个是违反,你没有任何理由要用这个非军事手段,来解 决这个争端,除了谈判以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好办法。开发是目前来讲比较好的,我可以设立科研基地、海洋科学考察基地,完全是民用色彩、民用用途的和平色彩。像南极科考站一样的,长 期驻人,然后一步一步往外延伸,如果你们有人侵犯了,赶了我们,你们先动了武力,来侵犯了我们的科考站,那我方就可以对等升级,用对等升级的办法来对付你。总体来讲,要采取一些聪明的办 法,来想办法能稳住我们这个重要的地盘,而且能够让我们不要吃太多的亏,不吃亏看起来是不行了,我们已经吃亏了,每年一千万吨油都已经出去了。

戴旭:那还只是一个国家,一千多吨决不是这个数,我还是那句话,我们跟这些国家谈这些争端,都不能从地理上谈,地理是他们故意在这边趟浑水,把水搅浑,我们要谈主权问题,要从历史谈 。现实很复杂,历史很清楚,所以拿什么联合国海洋公约,拿什么地理形势来分析,这些都是有意把水搅浑,搅到最后分不清楚,搅成一个争议的问题、搅成一个国际问题,最后他们浑水摸鱼,我说 智慧,智慧就在这个地方。

主持人:我们今天也谈了很多南海问题,而且给了办法,刚才徐将军也特别谈到,一路上很明确地几步走的思路。那最后我想请两位用比较简短的话告诉我们,南海问题的这个前景会怎么样?

戴旭:第一个取决于我们国家的战略智慧,第二个取决于我们的战略决心,所以它的解决方式和解决时间,都取决于这两条。

徐光裕:和平的互利双赢。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两位嘉宾参与我们的节目,也感谢您收看本期的《22度观察》,再见。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hsyx/2017-03-25/4329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3-26 00:03:19 关键字:红色影像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