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高山仰止 ->

领袖风范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陈晋:毛泽东是怎样把《红楼梦》当作历史读的

时间:2018-07-21 00:06:38   来源:《党的文献》   作者:    点击:

毛泽东是怎样把《红楼梦》当作历史读的

  

关于《红楼梦》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毛泽东1956年在《论十大关系》中谈到中国和外国的差距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话“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评价之高可以说是无以复加了。

《水浒传》故事雅俗共赏很适合民间流传和运用。《红楼梦》则更多地属于知识分子读物。毛泽东1964年9月7日同湖南省委负责人说“《资治通鉴》、《昭明文选》、《红楼梦》就是在一师学的”。

所谓“学”是一般的阅读还是研究不得而知。就目前看到的材料1913年冬的《讲堂录》笔记里毛泽东写有关于《红楼梦》研究的“意淫”之说以及《红楼梦》第五回“世事洞明皆学问”这样的句子。

参加革命后一路风云毛泽东竟也时常谈论《红楼梦》。

1928年在井冈山革命斗争最艰苦的岁月里他同贺子珍讨论《红楼梦》的人物说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写了贾母、王熙凤、贾政和贾宝玉、林黛玉、丫环“两派的斗争”。

1935年九死一生的长征途中他同刘英谈到《红楼梦》说贾宝玉是“鄙视仕途经济反抗旧的一套有叛逆精神是革命家”。延安时期他同文化人交谈时经常发表对《红楼梦》的看法。据茅盾《延安行》回忆1940年6月毛泽东和他畅谈中国古典文学时“对《红楼梦》发表了许多精辟见解”。

至少到1954年毛泽东便已读了五遍《红楼梦》。这是他当时在杭州同身边工作人员聊天时说的。也正是在这一年他听说北京大学图书馆有一善本《红楼梦》据说是胡适来不及带走的藏书便让田家英持介绍信去借。但图书馆馆长向达不愿意理由是图书馆规定善本书可以抄不可以外借。后经副校长汤用彤反复斡旋向达才同意破例但要求一个月内还书。毛泽东也很守信义28天就把书还了。身边工作人员回忆毛泽东曾让人抄写过一部善本《红楼梦》有可能就是这部。

为毛泽东管理过图书的徐中远作过统计1958年7月1日到1973年5月26日15年间毛泽东共15次索要《红楼梦》有时一次就索要好几种版本。他逝世时在中南海丰泽园和游泳池两处故居放置的图书中还有线装木刻本、石刻本、影印本及各种平装本的《红楼梦》达20种。放在游泳池卧室和会客厅的好几种版本如影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木刻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等都用铅笔作了圈画有的打开放着有的折叠起一个角有的还夹着一些纸条。

看来毛泽东晚年不仅多次阅读还很可能把不同版本对照起来读。

毛泽东读《红楼梦》还随手抄写书中的一些词曲目前留存下来的有十几首。前些年有消息称有一套毛泽东写有不少批语的1954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流失到了个人手中因未看到原件不好作判断。

《红楼梦》主要描写家庭故事和青年爱情人物关系细腻生动一问世即被称为“奇书”。但青年时代即宣称“我自欲为江海客”的革命家一生叱咤风云的政治家毛泽东竟如此喜读迟暮之年还反复研阅无疑是桩奇事似也让人费解。

细细琢磨这涉及毛泽东的欣赏旨趣关乎他对《红楼梦》文学成就的评价更来自他的读法。

《红楼梦》的艺术风格属于儿女情长“婉约派”一路。从欣赏旨趣讲毛泽东喜欢豪放浪漫之作居多但他的内心情感世界毕竟丰富细腻随着环境、心境、年龄的变化完全有可能对相反风格的作品产生兴趣。他曾说自己对《红楼梦》“开头当故事读”和一般学子没有什么两样。但可能是因为读细了读多了便被其家庭琐事背后的故事张力所吸引。毛泽东曾从这个角度谈到过诗词欣赏规律。

1957年8月1日他读了范仲淹两首具有婉约风格的词后给江青、李讷写信坦言“我的兴趣偏于豪放不废婉约“婉约派中的一味儿女情长豪放派中的一味铜琶铁板读久了都令人厌倦的。人的心情是复杂的有所偏但仍是复杂的。所谓复杂就是对立统一。人的心情经常有对立的成分不是单一的是可以分析的。词的婉约、豪放两派在一个人读起来有时喜欢前者有时喜欢后者就是一例”。说的是赏词阅读《红楼梦》这样的小说大体也是如此。

从文学成就上讲1973年5月25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评价说“中国小说艺术性、思想性最高的还是《红楼梦》”。人们常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用“最”字给《红楼梦》“定位”足见对其文学成就的推崇。具体说来毛泽东特别赞赏《红楼梦》的语言。1964年他同王海容谈到“可以学习《红楼梦》的语言这部小说的语言是所有古典小说中最好的一部。你看曹雪芹把凤姐都写活了”。

毛泽东在著述和谈话中也确实经常评论和引用《红楼梦》的语言。

1938年4月他在“鲁艺”的讲话中说《红楼梦》“写柳湘莲痛打薛蟠以后便‘牵马认镫去了’没有实际经验是写不出这‘认镫’二字的”。1957年他在莫斯科讲的名言——“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便出自《红楼梦》。1963年9月28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谈到国际形势他说“我总相信《红楼梦》上王熙凤说的那句话‘大有大的难处’。现在美、苏两国都很困难。

1973年11月17日毛泽东召集周恩来、乔冠华、王海容、章含之、沈若芸、唐闻生等分析国际形势讨论基辛格访华情况便集中引用了《红楼梦》中的一些生动语言。他说

切忌不要忘记凤姐说的话大有大的难处。刘姥姥向她要钱听了这个话就冷了半截。后头又转弯说皇帝也有三门子穷亲戚不要让你空手回去了。给了她二十两银子。刘姥姥一听通身都发热“你老拔一根汗毛比我们的腰还壮”呢……“坐山观虎斗”也是凤姐的话。“大有大的难处”特别对我们有用。“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美国苏联就是“千里搭长棚”。“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出自林黛玉。没有调和的余地。这也是路线斗争呢

毛泽东喜欢读谈《红楼梦》源于他的特殊读法。

毛泽东在公开场合从不讳言他对《红楼梦》的特殊读法。

1938年4月在“鲁艺”的讲话中他第一次明确提出《红楼梦》“有极丰富的社会史料”。

1961年12月20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区第一书记会议上提法又进一步“《红楼梦》不仅要当作小说看而且要当作历史看。他写的是很细致的、很精细的社会历史。

1964年8月18日在同哲学工作者谈话时他再次明确说“我是把它当作历史读的。”

能不能把《红楼梦》当作历史来读阅读本来就是一种再创造即在原作中掺入自己的立场、观点、思想、经验以及现实的需要。出发点不同读法和收获自然不同。所以鲁迅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作为改造旧世界的革命家和对历史有深刻解剖的思想家毛泽东把《红楼梦》当作社会生活的反映当作历史来读甚至当作政治小说当作写阶级斗争的作品来读自无不可也属一家之言。

《红楼梦》描述了贾家宁、荣二府由盛而衰的过程揭示了以贾宝玉、林黛玉为代表的具有叛逆精神的青年不被社会理解、与传统格格不入的悲剧刻画了一群“小才微善”的青年女子被摧残、被扭曲、被毁灭的遭遇比较生动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社会关系确实为毛泽东的读法提供了依据并使这部小说在他的阅读视野里不再只是缠绵细腻、香软浓艳一路而是变得沉重起来。

那么毛泽东又是怎样把《红楼梦》当作历史来读的呢

他对《红楼梦》的评论不少中央文献研究室2002年编辑出版的《毛泽东文艺论集》收入了他从1959年到1973年谈论《红楼梦》的八段文字其他未收入的还有很多。把他的评论作一梳理可看出所谓把《红楼梦》当作历史来读有以下几层意思。

一是联系作者曹雪芹所处的时代背景来读。

曹雪芹生活在18世纪上半期即清朝乾隆时代。毛泽东认为那时中国“已经有了一些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但是还是封建社会。这就是出现大观园里那一群小说人物的社会背景“就是产生贾宝玉这种不满意封建制度的小说人物的时代”。

接下来他把《红楼梦》里的人物放在时代背景中来分析由此提出林黛玉、贾宝玉、晴雯是左派是封建主义的叛逆者;贾政、王夫人、王熙凤这些人是右派是封建主义的维护者。

再进一步毛泽东还认为时代背景决定了曹雪芹的创作倾向提出“曹雪芹在《红楼梦》里还是想补天想补封建制度的天但是《红楼梦》里写的却是封建家族的衰落可以说是曹雪芹的世界观和他的创作发生矛盾。曹雪芹的家是在雍正手里衰落的。

二是联系封建社会的宗法关系来读。

以家长制为核心的宗法关系是维系封建社会的基础。封建社会走向没落自然要反映在宗法关系上的松动。把《红楼梦》当作历史来读毛泽东从中看出“家长制度是在不断分裂中”这个趋势。

他说“贾琏是贾赦的儿子不听贾赦的话。王夫人把凤姐笼络过去可是凤姐想各种办法来积攒自己的私房。荣国府的最高家长是贾母可是贾赦、贾政各人又有各人的打算。”又说“贾母一死大家都哭其实各有各的心事各有各的目的。

三是联系封建社会的经济关系来读。

在毛泽东看来宗法关系的松动乃至封建社会的衰落最终反映在经济关系的变化上面。因为经济利益的分化和调整是促使封建社会中各种关系发生变化的根本因素。他从这个角度读《红楼梦》也有所发现。

比如他认为“第二回上冷子兴讲贾府‘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讲得太过。探春也当过家不过她是代理。但是贾家也就是那么垮下来的”。这里说的是家族内部的经营失败。

放开视野毛泽东还看到《红楼梦》反映了“土地买卖”给封建社会关系带来的变化。实例之一就是小说里说的“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篷窗上”。毛泽东讲“这段话说明了在封建社会里社会关系的兴衰变化家族的瓦解和崩溃。这种变化造成了土地所有权的不断转移”。经济关系的变化既表明统治者的腐败无能也动摇了封建制度。

四是联系封建社会的政治关系来读。

毛泽东读《红楼梦》特别看重第四回多次讲那是理解这部小说的“总纲”。原因是这一回通过“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讲出一套封建社会的“护官符”反映了小说中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政治关系。

他还说从康熙到乾隆年间有两大派一派胜利者即雍正皇帝抄另一派失败者的家曹雪芹生在康熙、雍正之后“他是受整的抄家了的”。由此曹雪芹写四大家族的兴衰不能说作者没有政治上的考虑只不过“他那是把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写出来所以有两个人一名叫甄士隐一名叫贾雨村。真事不能讲就是政治斗争。吊膀子这些是掩盖它的”。

结论是《红楼梦》是“一部顶好的社会政治小说”。

五是联系封建社会的阶级关系来读。

毛泽东一向主张从阶级斗争的角度来理解人类历史。把《红楼梦》当作历史来读自然会把它当作反映阶级关系乃至阶级斗争的作品来读。

1950年代他在浙江同谭启龙谈话时干脆把《红楼梦》视为“一部形象的阶级斗争史”。

1961年和1964年又先后谈到“书中写了几百人有三四百人其中只有三十三人是统治阶级约占十分之一其他都是被压迫的。牺牲的、死的很多如鸳鸯、尤二姐、尤三姐、司棋、金钏、晴雯、秦可卿和她的一个丫环。”“《红楼梦》写四大家族阶级斗争激烈几十条人命。统治者二十几人(有人算了说是三十三人)其他都是奴隶三百多个鸳鸯、司棋、尤二姐、尤三姐等等。讲历史不拿阶级斗争观点讲就讲不通。

毛泽东经常讲读《红楼梦》不读五遍就根本没有发言权。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读那么多遍才能懂得《红楼梦》。1973年5月25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他有过一句解释“读《红楼梦》不读五遍根本不要发言。因为你不能把它的阶级关系弄清楚。

毛泽东把《红楼梦》当作历史来读所思所感确实别具一格。在某种程度上他甚至把这部小说视为了解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他曾几次对青年人讲“不读一点《红楼梦》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封建社会”。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gsyz/lxff/2018-07-20/5151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7-21 00:06:38 关键字:领袖风范  高山仰止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