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高山仰止 ->

领袖风范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郭谦贵:毛泽东率部进驻桂东沙田开展群众工作

时间:2018-03-14 00:04:56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郭谦贵    点击:

毛泽东率部进驻桂东沙田开展群众工作

郭谦贵

  1928年3月30日,中国工农革命军进入沙田圩时,举目所及,偌大的圩场冷冷清清,家家户户店门紧闭,户户门前落锁。几位未走的老人,看到部队入圩后,也惶恐不安,躲在门缝后面往外窥视。有几个战士,好不容易找到老人,自我介绍说:“老人家,我们是中国工农革命军,是毛师长的队伍,来自工农。”叫老人不要害怕。并询问老乡们都到哪里去了?老人见面前的军人说话和气,态度诚恳,便开始攀谈起来。原来是国民党反动派大肆造谣,污蔑工农革命军是“土匪”,见屋就烧,见物就抢,见人就杀。不杀的,也要在“脑门”(即额头)上打一个“火印”,且越久越明,说明你已经从了革命军。凡从了革命军的人,“国军”回来后,就要象去年镇压农民运动时一样打“暴徒”。群众不明真相,非常害怕。当挨户团灶头勇去大岭坳阻击时,警察把沙田圩的群众赶进了深山老林或附近村庄隐藏起来了。

  一、毛泽东派人寻找躲远的群众

  这是一九二八年三月底的一天。接连几场大雨,沤江水又上涨了,哗哗地响个不停,响得人更加心烦意乱。

  天一黑,挨户团的破铜锣又响了起来。木匠黄振山屏息听着,锣声一停,又是那挨户团丁的鸡公嗓音:

  “各家各户注意,团总有令,红军就要来了,从明天起,全部躲到山上去,如果私通共军者格杀勿论!”

  近日来,挨户团的团丁在沙田圩上逢人就说,红军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屋就烧。有人说,红军抓到人,便在脑门上打上一个虎印,以后洗也洗不脱,永远留在脑门上。有人说,挨户团的一个文书在江西亲眼看见红军杀人放火,都是一些毛茸茸的人。他是连夜逃回来的。祖祖辈辈以来遭受“兵灾”的危害让人汗毛直立,老百姓从没见过红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听到传说后,只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咚咚呼”,突然,他家的门被敲了三下,振山知道是钟启扬、黄丙山他们这帮穷弟兄来了,因为黄振山为人正直,性格刚强,办事干练,所此,这帮穷弟兄有什么为难的事,多会找振山拿主意。

  “振山,红军快来了,我们怎么办呀,出去躲躲吧。”

  “这世道兵荒马乱,日子怎么过呀!”

  “振山,你说话呀!”

  唉,谁的心里不焦急呢?振山不停地抽着烟,双眉紧锁着,左右街坊、邻舍的话,像一块烧红的铬铁,灼在他的心坎上。停了一会,黄振山握紧的拳头猛地在桌子上擂了一下,说:“走!”

  一夜之间,沙田圩上的手工铺、小杂货铺的门都上了锁。不管是做木匠的、打铁的、缝衣的、剃头师傅、经商的挑着行李,携儿带女,叹着气悄悄地离开了沙田圩。

  就在这天夜里,红军在离沙田圩四十里远的大岭坳和挨户团接上了火,红军英勇战斗,只用两个小时就干净利落地击溃了挨户团的阻击。

  第二天天刚亮,红军先头部队某连踏着露水,翻山越岭,开进了沙田,只见沙田圩上空荡荡的,鸡不鸣,狗不叫,一片荒凉景象。

  见此情景,马连长心情格外沉重。

  他对战士们说:“看起来,穷苦百姓和我们红军之间隔了一堵墙,这堵墙是国民党、地主豪绅、挨户团筑起来的,我们一定要推倒它,要让老百姓知道红军是自己的队伍。毛委员教导我们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在这种时候,我们更要注意,哪怕是群众的一根柴、一兜菜也不能动。我相信,有毛委员正确指挥,有红军遵纪爱民的行动,群众会信任我们,了解我们的。现在,老百姓都走了,我们要把他们找回来!”

  马连长请示了上级,决定分兵四路,去找回那些害怕红军的穷苦百姓。

  马连长带着战士小王等人朝西边山进发。他们俩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穿过一个又一个山坳,太阳当顶了,还没找到半个人影。几天来,从酃县的沔渡出发,不是打仗便是赶路,渐渐地总觉得两条腿有些不听使唤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响。他们又爬上一个很高的山头。眼前只有连绵起伏的群山,哪有老百姓影子呢?心情沉重的像压着一块铅。马连长瞧瞧疲惫的战士,坚毅地说:“一定要找到我们的穷兄弟,哪怕是火海刀山,也要闯过去!”战士们点了点头,振奋起精神,继续前进。

  “瞧,那是什么东西?”小王眼尖,一眼望见荆棘丛中有一只小孩穿的花布鞋,便连忙跳下山坎,从荆棘里拾起来。花布鞋?这里人烟稀少,一定是进山的老百姓过路时丢失的,想到这里,马连长和小王两眼明亮了,困惑的脸上绽开了喜悦的笑容,仿佛那难以找到的穷苦百姓就站在他俩的面前!于是,他俩加快了脚步。

  翻过一个山头,走下一处陡坡,在一片小松林里,出现了刚刚搭盖不久的茅棚,一堆堆冒烟的篝火。红军战士终于找到了乡亲!原来,穷苦老百姓离开沙田圩,不少人就躲在深山中的茅棚里。此刻,大人小孩横七竖八地躺在茅棚边,草丛里,旁边是散落的行李,破烂的铁锅架在石头垒成的灶上,冒出凫凫炊烟。

  马连长和小王突然出现在群众面前,引起了人们的一阵恐慌。男人们跳起来,握紧了手中的扁担;女人们坐起来,把孩子紧紧搂在胸前;小孩们赶快跑到父母身边,依偎着,两眼射出好奇的目光。总之,一时间出现了剑拔弩张之势,马连长扫视了一遍那疲惫的人群,又看了看他们的破旧衣服,发黄的面孔,心情既高兴又难过,语音亲切地对大家说:“乡亲们,我们是工农革命军,是共产党、毛委员领导的队伍,是为穷人谋利益的,是帮助穷人翻身做主的队伍,大家不明白,受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的编,我们特意来找你们回去好好地过日子。”

  战士小王也走过来,提起那只花布鞋,在人们面前晃了又晃,说:“这只小花布鞋是哪位乡亲的?”

  人们用惊疑的目光打量眼前的两个红军:穿着一身褪色的灰色军装,脚上一双草鞋,帽子上闪耀着一颗红五星,对人和蔼可亲,就像自己的兄弟一样,根本不像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哪!终于,大家紧张的心情开始放松,手中的扁担有些放松了。但人们吃够了“过兵”的苦头,并没有放松戒意。

  连长走到黄振山跟前,轻声问道:“老乡,你高姓?”

  “姓黄。”一声闷雷似的回答。

  “家住哪里?”

  “离这不远。”黄振山伸出手去,接住小王手里提着的花布鞋——正是他小孩在进山的那天晚上丢落的。

  连长和小王一眼看见了那只手,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啊!一条条刀砍的伤痕,一丝丝挂破的血印,一层层硬梆的厚茧……。小王的眼圈潮湿了。他说:“老乡,回家去吧,不要受挨户团的骗了。”马连长眼里射出了愤怒的火光,他说:“是呀,瞧你这双手,就知道是穷苦人,他们逼着你们进山受苦,真狠毒!大家千万不要受他们的骗啊。”

  这轻轻的几句话,对黄振山来说,却是重重的一击,想起离开沙田圩的那晚情景,他有些后悔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我也是穷苦出身。”马连长挨着他坐下来,也伸出自己那双满是厚茧的手。“我这双手,过去跟财主、资本家干活,受尽了苦。我们是一根藤上的苦瓜啊!”接着,他叙述了他的苦难家史,然后激动地说:“是毛委员来到我们江西安源,搭救了矿工,也搭救了我。毛委员是我们穷人的大救星啊!”

  “毛委员?”

  人们惊喜而又深情地呼唤着。这亲切的、令人向往的光辉名字,像一股清泉汩汩地流入久旱的心田,像一缕曙光闪耀着照亮了沉沉的黑夜!人们急切地问道:“毛委员现在在哪里?”

  马连长说:“乡亲们,毛委员带领工农革命军战士,已经开进沙田圩啦!”

  人们欢呼着、雀跃着。黄振山、钟启扬、黄丙山等老老少少的人们心潮澎湃。他们把眼睛望着黄振山,意思是:“你拿个主意吧!”

  这时候,只见黄振山这位木匠师傅手一挥,头一扬,大声喊道:“走,回家,找毛委员去!”

  “回家,找毛委员去!”这春雷般的呼喊在密林中爆发,在山坳中回荡。

  穷苦百姓们忙碌起来了,纷纷收拾铁锅,卷起衣服铺盖,把小孩背上,立刻,在山头上,在松林里,排列了一字长蛇阵,浩浩荡荡走在返回沙田圩的山路上。

  在这人群中间,夹着两个身穿灰色军装的战士,每人挑着一大担行李,脚步轻快,行走如飞。他们就是马连长和战士小王。

  二、毛泽东部署发动群众工作

  毛泽东得知这些情况后,命令打开监狱,释放无辜被押的群众;派员找到地方党组织的人,亲自了解当地情况,分析现状,大力开展群众工作。毛泽东在井岗山上,就已经知道沙田的工农群众富有革命斗争精神,当年的农民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马日事变”后,组建了农民赤卫队,拿起了枪杆与反动派开展斗争,1928年1月,进行了沙田年关暴动。于是,他决定在沙田住下来,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复兴沙田工农革命运动,推动桂东乃至整个湘赣边界的的工农武装割据。

  当晚,在万寿宫召开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的负责人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提出,要巩固井岗山根据地,就要把桂东拿到手,把桂东作为巩固井岗山根据地的一个前哨。会上决定以班、排为单位组织宣传队,开展各种形式的宣传,消除群众顾虑;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帮助建立工农政权,发展地方武装和做好军队筹款工作。

  会后,宣传队按照毛泽东的布署,打着红旗深入乡、村,出告示,写标语,进山喊话,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在农民家里,他们帮助群众挑水、扫地、舂米,推磨,见事就做,与群众促膝谈心、交友,消除群众顾虑,建立军民鱼水情。尤其在地方党组织和原来的农运骨干、积极分子的协助下,很快地就把那些进行过反攻倒算和民愤极大的土豪劣绅又揪了出来。群众发动起来了,躲在外地及深山老林里的人,都纷纷回到自己的家中,投入了毛泽东亲自领导的沙田农民运动的大潮之中。

  不几天,沙田一带就传开了这样一首歌谣:

  斧头砍断寄生柴,革命军专打反动派;工友农友团结紧,革命胜利来得快!

  三、毛泽东亲自宣传发动群众

  沙田圩,地处罗霄山脉南段,为湘赣边界的重要集镇之一。当时有100多间店铺,分上廊、中廊、下廊三条街道。从明朝起开始逢圩赶集,便是湘南、赣南和粤北的商贾辐辏之地。

  3月31日,正值逢圩日期。古老而又庄重的沙田戏台下,成了人山人海。戏台台柱上贴着一幅苍劲有力的红纸对联:“旧世界打它个落花流水,新社会建设得灿烂光明。”圩场的墙壁上贴满了“打倒土豪分田地!”、“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推翻国民党统治!”等标语。

  上午,十时许,毛泽东健步登台,发表演说。他先问大家:世上什么人最多?穷人多还是富人多?接着,以极为生动而又通俗的话语,讲解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的道理,讲述工农革命军的性质和共产党的主张。他指出,中国四万万同胞,大多数是穷人。人多力量大,只要团结起来,革命只会胜,不会败。号召穷苦工农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自己的政权,坚持与反动派斗争到底!

  毛泽东的话句句在理,驱散了对革命还有疑虑的人们心头上的乌云,点燃了革命斗争的烈火,个个听得心花怒放。回到村里后,积极投入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

  毛泽东的讲演结束后,工农革命军用箩筐装着打土豪得来的衣物钱财挑上戏台,当场分发给群众。

  四、毛泽东要求红军买卖公平

  1928年,红军来到桂东之前,国民党反动派造谣惑众,说红军要来了,会强买强卖,强迫老百姓离开自己家园。一时沙田居民走散过半,农民也不敢到集市做生意。青山吴家坑一位名叫郭冬桂的妇女,丈夫英年早逝,一个女人成了家中的顶梁柱,一家老小6口人,常年靠小菜充饥,近来连盐也没有吃了,想到墟上卖点小菜换点盐回来,听了谣传又有些害怕。后来她转念一想:“全家人长时间没盐吃,浮浮肿肿,像大病了一场,不如到圩场看看去,有人说红军保护穷人呢。”就一头挑柴,一头担菜向沙田圩走来。这时看到满街都是红军,圩街的店铺都已照常开门,人们心情愉快地做着买卖,刚进入圩场,就见一群群的红军战士在买东西,对人格外亲热。这时有几个红军战士走近前来问她的柴、菜怎样卖,要多少钱?她胆怯地提过价,红军战士亲切地点点头,接过柴菜后照价付款,她很茫然地接过钱,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以前国民党的军队买东西从来都是给一点钱或者不给钱,你要多说一句话,换来的不是打就是骂,而今天卖东西给红军就不一样啦,钱没少给,还和和气气,说明以前谣传红军的话都是国民党反动派在骗人。她拿着卖东西换来的钱买了很多盐,高高兴兴地往回走,一路上逢人便说:红军真好,说话和气,买卖公平,真是保护穷人的好军队!

  反动派骗人的谎言在事实面前揭穿后,沙田圩场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经商贸易,人们对红军由了解相信变成了拥护爱戴。

  (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gsyz/lxff/2018-03-13/4923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3-14 00:04:56 关键字:领袖风范  高山仰止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