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文艺评论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零零后大学生看《1921》电影的一点思考

时间:2021-09-12 00:04:34   来源:赤色的星灵佐伊   作者:    点击:

零零后大学生看《1921》电影的一点思考

  

  1957年毛泽东访问苏联时,在接见在苏留学的学生时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

  让我们为青年之精神欢呼!

  正文

  202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日子。为了纪念这特殊的一天,晚上去电影院观看《1921》,全篇时长达两个多小时。这个电影充满激情与青春,让人难以释怀,作为一个爱好历史的普通大学生,颇有一些慨叹与思考,其中涉及到对时代和人生的思考,本人思想浅显,仅仅简单记录所想,若遇有心的同志,可以阅读讨论:

  01

  唯有青春之力,未来方有希望

  百年前青春之中国为垂垂老矣之旧中国敲响丧钟,那些年轻的马克思主义者虽然幼稚,却胜过老朽的官僚遗老,狡猾的政客军阀还有毫无廉耻的走狗汉奸!为什么要盛赞这些“新青年”呢?这需要联系中国历史,深究历史发展时代背景,会有更加深刻的感悟。

  明清之后的中国日趋保守落后,自绝于世界发展潮流。封建专制统治达到巅峰,更甚者在于思想上,清初实施“文字狱”、八股文,束缚不少读书人的思想自由,使不少青年士子终日埋头于故纸堆中,信奉书中自有“黄金屋”和“颜如玉”,一昧追求升官发财,庸俗不堪。《儒林外史》中范进中举那丑态正是那个时代中国读书人的一个缩影,这般的功利思想也荼毒民间,滋生“官本位”思想,扭曲不少人的价值观。

  封建统治者对士人的摧残还从思想上征服士林,豢养出不少毫无主见、唯主子之命是从的“文化犬儒”。明初洪武登基,为巩固皇权,滥杀知识分子,硕儒刘基、宋濂等人命运多舛,无一善终,开思想禁锢之先河;明末虽有顾炎武、黄宗羲等在儒学上提出“经世致用”、“天下为主,君为末”的新思想,可终究被战乱和封建集权强化的时代大流所湮没。

  清初满清统治者出于巩固在中原的统治需要,对汉族知识分子阶层具有矛盾的心理——既希望赢得汉族士人阶层的对清政权的强烈认同,却恐惧汉族士人反清所产生的不可描述的强大力量。为此在肉体消灭的基础上进行精神控制,除了此前历代帝王的“文字狱”外,还采取新的手段,登峰造极者为雍、乾之世:雍正帝在清除叛臣年羹尧时发现文人钱名世写给其的马屁诗集,其中一句“分陕旌旗周召伯,从天鼓角汉将军”将年羹尧比为周公、召伯,引发雍正龙颜震怒,于是下旨让全国士人作诗批判钱名世,并由钱名世自费汇成诗集;更羞辱的是,雍正手书“名教罪人”四个大字,题匾令钱氏挂于自家门口,定期让官员视察。如此行为严重羞辱知识分子,乾隆修《四库全书》,对其中的思想加以删改编纂,以此为士林圭臬,同时自封为“天下道统”,在思想上统治士人,垄断知识、遏制思想,其手段甚于历代帝王。而原本颇有气节、思想遗世而独立的文人就此隐没。

  如此这般现象,到了近代,西方列强面对的中国只是一个衰落的“老大帝国”,《时局图》显示的相当清楚,在中国境内充斥大量老于世故的官僚、鱼肉百姓的恶吏、耽于声色的纨绔子弟,还有深受国内封建统治压迫的广大贫苦农民、面黄肌瘦的底层劳动者。这般场景,不堪入目!以前的洋务、维新变法都由旧官僚、体制内的读书人推动,与人民群众关系不大,对于病入膏肓的旧中国,药效仅止于皮毛耳。辛亥革命后,老朽官僚统治尚未被触动、政客之间为个人私利而罔顾民生疾苦、国家利益,袁世凯、张勋先后复辟,军阀争权夺利混战不止,贫民生活不如过去,靠这些官员政客有何希望呢?

  以上便是所要联系的时代背景。而《1921》的那群新青年们掀起新文化运动,改造国人陈腐的旧思想,追寻马克思主义真理并付诸实践,其结果在此后三十年的时间得到验证。这些意气风发的少年们满怀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猛烈抨击旧中国的腐朽制度、落后思想,又在三十多年的革命中掀起天翻地覆,创造出崭新的新中国——这个新中国不是半殖民半封建社会被列强挨打的“老大帝国”,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中国,中国历史掀起了崭新一页。

  建国后,又是谁助推社会主义祖国日新月异、蒸蒸日上呢?答案还是青年!人民群众展现出磅礴的青春热情。君可见,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在经济、国防、科技成就涌现,中其中不乏青春身影:甘当人民勤务兵的雷锋同志,22岁因公殉职,生前做过不少为人民服务的事情;“人民的好书记”焦裕禄同志,31岁任共青团郑州地委第二书记,40岁投身于兰考风沙的治理;“两弹一星”的功勋人物邓稼先、孙家栋、于敏、朱光亚等人,年龄才30岁左右,便在科技方面取得不少成就。正是这些俊秀,书写出我们这个社会新的篇章。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今天的中国社会,青年仍然彰显出不少积极的力量: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有不少的零零后踊跃成为志愿者,甚至奔赴抗疫第一线!今年建党一百周年,庆祝的人群中,不乏青年的身影;青年主流网站B站是左翼思想的兴起地,主角也是青年,青年在各行各业工作所创造出不菲的成就,令人倍感激动,因为我们看到了希望。

  我们再放眼全世界乃至国际共运历史,同样发现推动社会进步的人群主要也是青年:马克思24岁时成为《莱茵报》主编,与一群年轻的革命者开启了革命生涯;列宁同志在大学读书期间便成为反动沙皇统治的敌人,此后投身于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斗争!卢森堡、葛兰西、斯大林等人都是在年轻时投入到革命的斗争。即便在今天,推动国际共运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力量,在于青年!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人若是能持续发挥青春的磅礴伟力,不计年龄和时代,那么这个世界会充满希望的!

  02

  畅言革命容易,身体力行艰难

  很多口号、主义,高呼宣扬简单、贯彻实难,革命过程瞬息万变,现实复杂不已。迷茫者容易迷途,丧失信仰,过程曲折,实现共产主义之路,非一朝一夕可完成,社会仍需进步,无产阶级仍需努力!

  电影《1921》,结合今年建党一百周年的时代背景就可以知道,那一年的重大事件便是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可中共的成立一开始并不容易,一方面,苏俄派来的共产国际代表亨德里克斯·斯内夫利特(马林)和巴尔斯从维也纳到中国的上海,路途相当遥远,且一路上受到国际特警的监视,到达上海后还被租界的警察锁定上,经历重重挑战才顺利出席中共一大。而其余几名代表在各地所领导的斗争异常曲折,与比自身强百倍的军阀、帝国主义相比力量悬殊,过程之艰辛自不必说。

  中国革命期间出现不少的叛徒,比如身为中共一大代表的陈公博、周佛海,他们早年接触过社会主义思想,甚至积极宣传过,周佛海在日留学期间读过社会主义思想书籍,并热烈向同行宣扬社会主义,听众不少,他便飘飘然,自诩为“中国的列宁”,可是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立马右转,抗战时甚至卖国求荣,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下场可悲,从此以“大汉奸”、“叛徒”的恶名遗臭万年!

  当然结合现实,现在的左翼青年在保持理想的激情时,还要积极投身于实践,介于理想主义和现实之间,少说空话,多学习、多做实事,积极参与实践,走进社会,不断成长吧!

  03

  对人生的一些思考

  “人生为何而活,如何活着?”这是一个古老而恒久的问题,这个问题由古今中外不少哲人思想家思考过。而今,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更有意义。

  我们今天的生活条件甚于以往,然而小我之私困扰自身,众人为华服玉食、金钱偶像所迷,甚至将自己的精神寄托于网络游戏、娱乐圈,空耗其中,麻痹无物,毫无思想。人生如白驹过隙,何必贪求行乐、儿女情长呢?不妨我们从人类自身的发展史出发:我们所生活的年代正处于迈入互联网时代。而正是这互联网时代对我们人类社会产生非常深层次的影响,它延展了我们的活动范围,具有超时空的特质,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在畅享互联网时代便利的同时,我们也发现这个时代存在不少问题:网络暴力、信息垃圾、“娱乐至上”价值观的泛滥、对电子游戏以及相关产品的痴迷……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也见到不少青少年深陷其中,这就是21世纪初期的时代特征。不知不觉,我们发现“网络”成为我们的“生活必需品”,一天离不开网络,现在我们正经历着这悄无声息的科技革命,任何时代的古人都想象不出我们这样的生活条件。

  这也是一个社会转型的时代。科技的重要性更容易明显感觉到,传统的农耕社会迅速解体、市场化正在蓬勃兴起、城市化正在推进,中产阶级比重不断提高,社会出现“内卷”趋势,不少年轻人纷纷“躺平”,社会各种新矛盾正在涌起。而这个世界充满着变数,欧美帝国主义正在尽可能掩盖因疫情爆发所产生的危机,拉美第三世界国家所存在的“中等收入陷阱”泥潭展现出右翼执政党的失败,群众对左翼好感度又一次上升。但各种沉渣思潮泛滥而起,法西斯势力在欧洲以及原苏东地区死灰复燃,恐怖主义是进入新千年以来旋绕在这个世界上的痼疾,宗教极端主义和民族极端主义阴影仍在。这一切都是资本主义所带来的,是私有制所造的恶!

  为什么要联系所处的现实与这个世界呢?是因为我们人类是这个世界上能思考的动物,我们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存在一种“共同体”意识,超越种族、肤色、地域、时代的限制,我们可以感受到相通的情绪思想:我们可以感受到李白的豪放潇洒、芈原的放逐忧伤、岳飞的国仇家恨、项王的仰天长叹。当然,我们更能感悟到年轻的革命者改造旧世界,书写新世界的新的激情!(某种程度上可以)尽管我们是普通人,但每个人发挥出自己积极善良正义的一面,这个世界会更美好,当然,这个在社会主义社会可以实现。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由于每个人所生活环境的特殊性和因时代局限的条件、本人的秉性导致其认识不同,十分正常。

  追求真理。人活一世,为何而活,不同的生活境遇有不同的思考,追求此哲学,儒释道创始人都思考苦行过,马克思也思考过。它告诉我们人是世界的主人,我们应该创造自己的命运而非被剥削阶级压迫,实现人的解放!摆脱愚昧无知,追求科学真理,此乃永恒之责也!

  最后,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不忘阶级观点,拥有长远眼光,走出自我局限,坚守共产主义理想,努力提升自我,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要须知,社会主义事业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来继承,对共产主义理想的赓续和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会使我们革命者永远年轻,始终保持相当的活动。真正的有信仰的左翼青年热爱生活,关注时事,投身于人民之中,他是一个有思想而又积极的普通人罢了。若是人人都有这一觉悟,并付诸实践,便是对建党一百年最好的纪念!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wypl/2021-09-11/7123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9-12 00:04:34 关键字:文艺评论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