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散文杂文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深圳中学生:“我想让天底下痛苦的人都得到幸福!”

时间:2021-08-20 01:33:23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张翰其    点击:

理想永不灭

张翰其

编者按: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深圳外国语学校高一的学生。他酷爱读书,勤于思考,还喜欢到社会底层搞调研。也许正是这些原因,使得他在纷纭复杂的教育环境和社会环境中确立了我想让天底下痛苦的人都得到幸福的人生观。据说,这个孩子的认识代表了零零后孩子们思想倾向的主流。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读了这篇文章,您肯定会感到欣慰,为我们有这么好的青年一代而欣慰,为帝国主义和平演变无望而欣慰,为我们国家民族有光明前景而欣慰。

 

7A172022-AFAB-42DE-91CF-1DCBD7573617.jpeg

张翰其在地铁上读书

多年以前我曾与几位朋友彻夜长谈,当谈到与理想主义有关的话题时,朋友们的言论惊吓到了我。在他们看来,视人民利益高于自身利益的理想主义者是不存在的,即使存在,也无一例外不是傻子。有什么用呢?他们鄙夷道,还不如多挣几个钱。

在使用焦裕禄,文天祥等多个例子使他们最终沉默之后,我依然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我早已知道,自己身处于开放的热土,这里的人们面对着流光溢彩的摩天大楼与横流的物欲,内心不可避免地变得浮躁。可我没想到的是,来自自由世界的春风竟已让他们如此陶醉,有产者极力渲染的个人成功学说已让他们如此流连忘返。

每一次,当这种事情发生,每一次,当一些企业家披上人民富豪的外衣,在视频里喊出商业是最大的公益996是最好的福报时;当一些公知举起犬儒主义的大旗用戏谑的语言消解一切价值时;当流量爱豆被资本运作的浪潮推上饰演开国伟人的位置,而他们的粉丝开始污蔑抹黑那些伟人时,我都不禁发问:我们的理想到哪里去了?

但当我冷静下来,重新审视自己经年累月的观察与思考后,一个念头又在我的脑海里显现的越发清晰:理想从未消亡,理想永不灭。

理想何以不灭?要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得先搞清楚,我们的理想是什么,它又从何而来。

理想有千万种。诗是理想,环球旅行是理想,提上一口朴刀直奔狮子楼而去也是理想。可是,一旦谈及真正属于我们,属于全中国,属于全人类的伟大理想,在我看来,就只有一个。在古代,它是天下为公以天下为己任;在今天,它是实现伟大复兴,实现共产主义。

这个理想,是从哪里来的呢?往上追溯,显然已经不可考。或许来自于屈原在江边太息掩涕,哀民生之多艰;或许来自于孔子在山里感叹道的苛政猛于虎,又或许自打有人开始,就有了这个理想。往下追溯,它又是何时在这片土地上重新焕发生机的呢?我想,答案要从我们的党史中寻找。

我永远记得我在阅读《中国共产党简史》时,看见上面说中共一大一共13人代表全国50位党员参加会议受到的震撼。那时我在想,他们就50个人啊,放在今天也就是学校一个班的人数,这个组织并不能带给他们一个强大的依靠,带给他们什么权力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如果寻求权力,他们大可以去投奔国民党或军阀——反而大概率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那时我强烈地感到:是某种理想让他们聚集起来成立这样一个组织。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它一路披荆斩棘,历经艰难坎坷,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

如今,那些故事已经离我们远去,成为了历史。但他们不能变成书架上的废纸堆。在我看来,这段历史是我们解决现实问题的一大利器,将它与现实结合,就能看到理想何以不灭的解题密码。

理想不灭,因为斗争未完。曾有那样一个时代,中国革命尚未出现,封建统治的魔爪在这片土地上极尽延展,从儋州到宁古塔,从舟山岛到伊犁,直抵神州的两端。曾有那样一个时代,中国革命尚未出现,帝国主义的巨兽在我们的海岸线上掀起炮火满天,生民的脸上横亘着旷日持久的阴翳,长江的碧波上飘荡着异国的风帆。终于,经过漫长的斗争之后,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独立自主国家的理想最终得到实现。在七十二年后的今天,中国又一次卷入了一场大变局当中,外有霸权压制,虎狼环伺,内有卷土重来的资本家与剥削。然而,我们的党史早已向我们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斗争,哪里就有理想。这个道理,从抗美援朝保卫人民的战士身上而来,从毅然回国的钱学森身上而来,从勇于奉献的雷锋同志身上而来。迈入新时代,这个道理依然随处可见。从安克雷奇会议上杨洁篪主任态度强硬的发言,到中欧专列逐步摧毁着美国主导的国际运输旧格局;从西安青年摇滚乐队唱响国际歌的视频中成千上万喊着人民万岁”“消灭剥削的弹幕,到党带领人民打赢脱贫攻坚战。都有着斗争与理想的身影。

理想不灭,因为精神长存。总有人认为只有年轻人才有理想,随着人的慢慢成熟,理想就消失殆尽。有位西方学者说过一段话,大意如下:如果你年轻时不是共产主义者,那你就没有希望,如果你已经不再年轻,却还是共产主义者,那你就没有希望。于我,这不过是一个身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人对现实的无奈妥协。我曾亲眼见证,许多红军老战士许多长者,年轻时是热血青年,像党史中说的,爬也要爬到延安城,历经沧桑之后依然怀有共产主义理想;许多中年人,体制内度过半生,未尝有一刻不勤勤恳恳为民做事;那已有妻子女儿生活重担的夏明翰,在牢狱中,依然写下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他们都已化作了中国的脊梁。现实是一块横在人们面前的巨石,于信念不坚者,它是理想的坟墓;于信念坚定者,它将是理想的基石。

理想不灭,因为理论正确。就像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唯一正确的也只有不断改正。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出现过错误,但永远不乏反思与改进的例子。从遵义会议到拨乱反正再到理论更新,无需多言。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的理想就像一坛老酒,历久弥香。

上周末我看到了一个历尽生活煎熬的老太太的故事,那时袁老才去世,我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

 “每次看到这种故事都很难受。深陷苦难之中的人太多了。我想让天底下痛苦的人都得到幸福,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实现何时才能实现。但既然我的先人能够为之奋斗,那我想我也能,虽然还有很多个人的欲望难以克服,但我会永远怀着一颗理想主义的心,并且跟随着它的指引做事。

我很高兴地看到,在我们党的历史与今天,在旧时代与新时代,在我身边,或与我远隔万里,有那么多的人,同样受着这颗心的指引。这昭示着:我们的世界,是人民与赤旗的世界。

这昭示着:我们的世界,是理想不灭的世界。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sw/2021-08-20/7085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8-20 01:33:23 关键字:散文杂文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