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诗歌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歌颂毛泽东主席的几首诗

时间:2018-12-26 00:00:02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    点击:

歌颂毛泽东主席的几首诗

 

 

 

 

在裹着狼烟的枪炮声中

在遵义

在这个注定要成为

一部宏大史诗的诗眼的地方

毛泽东出场了

 

其实  他早就出场了

在嘉兴南湖的那艘红船上

在农民运动讲习所的课堂里

在秋收起义计划实施时

在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凯歌中

他的胆识  智慧  谋略

包括音容笑貌

早已和他为中国红色政权

铺筑的基石一起

印在了劳苦大众的心中

 

可是  到了革命根据地的中心

他却遭到了排挤

而恰恰是排挤他的那些人

把中国工农红军

带到了命悬一线的险境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

本已使革命损失惨重

长征开始后

又无论如何也不能突破

反动派的钢铁合围

战士们作战当然是英勇无比

这些权贵们眼里的奴隶

这些房无片瓦  地无一垄的造反者

为了真正过上“人”的生活

目光里喷射着对旧世界的仇恨

对新乾坤的渴望

不惜争抢着把自己的鲜血

往湘江里喷洒

那时  那种奋不顾身

那种前仆后继  那种视死如归

那种排山倒海般的壮烈

惊呆了满天的云霞

可是  中国红色政权的火种

不能就这样熄灭了呀

 

狂澜既倒  大厦将倾

在这生死攸关的历史关头

在一座座高山  一条条大河

此起彼伏的呼唤声中

他出场了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是他在血的教训中得出的认知

他还曾讲道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此刻  他愈加鲜明也愈加

固执地认为  进攻中的冒险主义

退却中的逃跑主义

都极其危险

集中优势兵力选择敌人弱点

在运动中去消灭敌人

方能如盘古一样辟地开天

于是  遵义老城子尹路80号

那幢砖木结构的私邸里

他手夹着用劣质烟草

卷出的“烟炮”

以一口浓重的湘音

自问自答了一句——

中国工农红军往后该往哪里走

就往诗意最浓的地方走吧

 

是啊  他本为诗人

多少次赏着战地黄花构思

把烽火硝烟  如血残阳

全都赋予了平平仄仄的韵味

这次  他隆重出场

更有了作诗的机缘和激情

于是  由此开始

他领导中国革命武装

首先撰写了一首

题为四渡赤水的诗篇

之后  主力红军陕北会师

八年持久抗战  重庆和平谈判

打响三大战役等一首首史诗

连续不断地

谱写在广袤的神州大地

直至在天安门城楼上吟诵出

他所有诗篇中

最火焰的一句——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关于他的出场

曾有各种各样的奇谈怪论

其实  问题的关键

不在于由谁出场

而在于是谁找到了使中国革命

走向胜利的通途

在那最黑暗最残酷的岁月里

他挽起裤管  举起雨伞

走向田间和工厂

悉心倾听劳苦大众的心音

最终读懂了中国国情这本大书

之后  他将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

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真正拨亮了真理的阳光

因此  与其说是他出场

毋宁说是真理出场

 

任何时候  只要真理出场

红旗漫卷的巨流就会

逾越千难万险并且波澜壮阔地

奔涌向前  向前  向前

 

 

毛泽东与萧三

 

 

毛泽东与萧三

都是诗人

 

毛泽东用大地做稿纸

以人民大众的幸福为主题

用枪声和炮火

写诗

 

萧三把稿纸当大地

一句一句地栽种毛泽东思想

从而使诗成为

子弹

 

毛泽东与萧三的交往

始于毛泽东向萧三借书

以此为道具

二人吟出的一副绝对

成为天下美谈——

目旁是贵  瞆眼不会识贵人

门内有才  闭门岂能纳才子

 

从此

两位惺惺相惜的诗人

沿着各自的路径

走向了诗创作的顶峰

 

毛泽东的经典之作

是那首《沁园春·雪》

当年重庆谈判

它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

蒋介石气急败坏

招来一大帮文人骚客

欲要以他们的舞文弄墨而超越之

结果成为了历史的笑柄

 

萧三的经典之作

也与重庆谈判有关

一首激情奔放的《送毛主席飞重庆》

吟出了毛泽东

救民于水火的精诚

也告诉风云际会的时代

广大人民群众

为何要用自己的力量维护其安全

 

毛泽东的经典之作

除了那首《沁园春·雪》

还有很多

比如四渡赤水

比如三大战役

而其中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

向世界宣告——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成了毛泽东所有诗作中

最嘹亮的一句

 

萧三的经典之作

除了那首《送毛主席飞重庆》

也还有许多

比如《延安狂欢夜》

比如《敌后催眠曲》

而其中他身体力行毛泽东思想

撰写的《毛泽东的青少年时代》

使毛泽东思想传向世界各国

成了萧三所有诗作中

最醒目的篇章

 

如今

毛泽东与萧三都已作古

但他们留下来的

诗作  都因其中没有安放自己

而显得愈加生动  深刻

 

 

寿命越来越长的人

 

每个人都追求功名

毛泽东也不例外

但他在风华正茂之时

却放着国民党扔来的高官不做

非要和“泥腿子”们

爬雪山过草地吃野菜啃树皮

 

平生喜文而不好武

甚至从不打枪

但从井冈山斗争到三大战役

却指挥了世界上

最壮阔  最雄伟的战争

 

一直喜爱嚼辣椒吃红烧肉

按今天的话说算是“重口味”

在当上了国家主席之后

有了随便嚼辣椒吃红烧肉的条件

但却在国家遇到困难时

带头节约粮食

把自己饿出了浮肿

 

在他身上

怎么处处充满了悖论

他前半生戎马倥偬后半生日理万机

对这个问题

从来没有解答过

但他1949年10月1日

在天安门城楼上用浓重的湘音

爆破的一声惊雷——

人民万岁

却展露了他的全部秘密——

终生致力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有的人死了  但还活着

有的人活着  但已死了

在诗人划分的这两类人中

他属于哪一类人

我敢断言——

他不仅是死了但仍然活着的人

而且是死了但仍然活着的人中

寿命越来越长的人

 

因为  人民构成了世界

人民创造了世界

谁终生致力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人民就会把谁永远装在心中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sg/2018-12-25/5421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12-26 00:00:02 关键字:诗歌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