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纪实文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时间:2021-08-24 00:05:07   来源:唐山大腕儿   作者:刘天昌    点击: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刘天昌

在中国历史上,有没有过因为与海南短暂相遇,便被她魂牵梦绕了32年?在中国历史上,谁会因为在海南任职过仅仅一年,便为她讴歌歌之了32年?李尔重可能是世所罕见的特例之一。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车轴山中学读书时的李尔重

李尔重 (1913-2009),原名李育三(取德育、智育、体育之意),字尔重,直隶丰润县七树庄乡王豪庄人。6岁入私塾读书,1925年考入本县著名学府车轴山中学读初高中。这所学校是一个革命的摇篮,早在“五四运动”时期就诞生了曾与李大钊、周恩来一起创办共产主义小组的早期共产党员安体诚、卢硕棠。李尔重入学后,这里已经是有五六名教师党员、十几名学生党员的丰润县最早的学校党组织,有吴德、李一夫、李颉伯等二十几名参加革命后成为国家、省部军级开国元勋。1929年,李尔重经同学宋敏之介绍加入共青团。1930年3月因参加薄一波领导的唐山暴动被学校开除。1931年,被通缉逃亡的李尔重考入南京中央政治大学,因参加革命活动被捕入狱半年。1932年6月入党,同年夏季考入北平大学农学院,11月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捕入狱并开除学籍。1935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因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离校考入日本仙台帝国大学社会经济专科。1937年回国后,历任冀南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长、武装部长,第五分区地委书记兼政委。1943年11月到中共中央北方局党校学习,成为“抢救”对象。1945年到延安治病,入中央党校学习。1946年4月率队来到东北,先后担任东安土改工作团副团长兼鸡西县委书记,中共牡丹江省委常委民运部长,铁道兵团党组成员、宣传部长,率铁道兵部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1949年随军南下后担任中共武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兼《长江日报》社长。1952年11月任武汉市委书记,1954年起任湖北省委常委兼武汉市政协主席、市委第二书记,曾多次陪同毛主席畅游长江。1960年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常委、宣传部长。1961年1月至1962年12月任中科院中南分院院长兼党组书记。1966年任广州市委文革组长。1967年2月被康生下令逮捕关入乐昌监狱。1973年任广东省农委副主任。1974年任广东省革委会副主任。1975年10月至1977年4月任广东省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1975年11月至1976年12月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海南区委党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1977年4月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务书记。1980年2月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兼省长。1982年8月任湖北省顾委会副主任。2009年12月26日因病逝世。是中共八大、十二大候补代表,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李尔重任海南区委书记时在海南留念(1976)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李尔重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无产阶级党性原则,具有强烈的革命事业心和责任感,具有共产党人高尚的思想品质和道德情操。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是为党和人民无私奉献的一生。他数十年担任高级领导职务,没给在农村的老家增添一砖一瓦,他的子女都未得到特别关照,既没谋得官职,也未借权谋私发财,有三个孙子和两个侄孙女下岗失业,女儿因生活贫困自杀。他一生坐过五次牢,三次坐国民党的牢,二次坐共产党的牢,却始终不改初心。他除了是一个革命家,李尔重还是享有盛名的作家、书法家和诗人。曾先后兼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湖北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诗词学会顾问,中国群众文化学会名誉理事,《中国文学》编委会顾问,武汉大学中文系、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华中理工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湖北省经济管理大学名誉校长,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员。李尔重1932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著有长篇小说《新战争与和平》、《战洪水》,中短篇小说《领导》、《落后的脑袋》、《长白山下的自卫队》、《一升米》等,散文《潮头漫步》、《有念集》、《落江集》、《求索集》、《未名集》等,话剧剧本《扬子江边》、《太平湾》,京剧剧本《王昭君》等。结集出版有《李尔重文集》20卷约1000万字。其话剧《扬子江边》曾获文化部一等奖,长篇小说《新战争与和平》获全国第五届图书二等奖。书法作品多次参展并获奖。曾被毛主席誉为“我们的作家和才子”。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1956年,毛主席和张体学(左一)、刘惠农(左二)、王海山(左三)、李尔重(左四)在汉口

李尔重与海南有多重缘分。1962年2月,他到海南第一次视察,时任中科院中南分院院长兼党组书记,该院系中国科学院广州分院、武汉分院合并而成,广东省及其海南行政区的科研工作受中南分院指导。1967年2月,时任广州市委文革组长的李尔重被康生下令逮捕后,他的长女李小丹和长子、次子因受到牵连于1968年11月被下放到海南农场种植橡胶。

1974年12月3日至7日,时任广东省革委会副主任的李尔重陪同山西大寨村党支部副书记贾存锁一行到海南区石屋大队等地参观访问、传授经验。1975年至1976年兼任海南区党政一把手。1977年离开海南去陕西等地任职。但他情系海南,退休后分别在1988年和1994年两次到海南岛故地重游。在担任广东省领导及海南区领导的十几年里,他究竟为海南做了多少件好事、实事,由于他一向为人低调,反对别人为他立传,因此个中详情已很难知晓。但是,从他32年中为海南所写的二十几首诗歌中,我们可以从中感知到他对海南的一份深情。

对生产建设的鼓劲诗

1975年11月7日,中共广东省委决定,时任省委常委、省革委副主任李尔重兼任海南行政区党委书记、区革委会主任。此时的海南,正处在加速发展的起步期,省委将李尔重派到海南,显然是赋予重任的。因为在此之前的9月6日,广东省革委会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速开发海南的指示和长期规划的部署,制定出《关于加速开发海南十年规划报告》。报告提出在工农业生产方面:1980年全区工农业总产值达22亿元,1985年达到32亿元。1980年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1985年实现农业高产稳产。在交通运输业方面,完成西环线铁路的建设;“五.五”期间建设儋县洋浦深水中心港口;改善现有公路桥梁,扩大车辆通过能力。在粮食产量方面:1980年实现40亿斤,1985年50亿斤。在糖蔗、制糖发展方面: 1980年糖蔗产量达到300万吨,产糖30万吨;1985年糖蔗产量500万吨,产糖45万至50万吨。在农垦发展方面:1980年橡胶种植面积达386万亩,其中农垦316万亩,干胶片产量8.2万吨,其中农垦7.7万吨;1985年橡胶面积达430万亩,其中农垦350万亩,干胶片产量17万吨,其中农垦15.5 万吨。在海南铁矿扩建方面: 1980年铁矿石实现550万吨(开采能力670万吨),1985年700万吨。初步概算,在1980年以后,逐年上调国家的铁矿石、干胶片和食糖等工农业产品在12亿元以上。农村人民公社社员平均每人分配,1980年150元,1985年200元。要完成这一宏伟规划,没有一个过硬的带头人是难以实现的。

为此,李尔重到任之后仅仅一周,立刻于13日至27日,在海口主持召开海南行政区三级干部会议,学习贯彻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精神,讨论全区大办农业、普及大寨县的长远规划和五年规划,动员全党全民为建设大寨式的海南岛而奋斗。21日,海南行政区革委会发出《关于加速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通知》。

会后,于12月8日,海南行政区党委成立了经济工作领导小组。在领导小组的带领下,海南岛的各项建设事业开始加速前进,全面铺开。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1966年1月5日至16日毛主席接见中南局李尔重(二排右一)等全体与会代表

面对海南这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李尔重那支如椽巨笔,也开始从此忙个不停,为建设者们鼓劲加油。

1976年春季,中共白沙县委在“农业学大寨”精神鼓舞下,为了解决当地半数农村常年“苦旱”的问题,调集全县一万名劳力,突击两个月,一举完成了“盘山开渠百里,引水灌溉”任务。期间“英雄辈出,演出无数光辉业绩”。7月,李尔重视察现场,“一听一看,深受感动,循白沙民歌之调”,创作出具有革命英雄主义风格的民歌体《抢建百里长渠之歌》五首。诗曰:“白沙人民敢欺天,百里野营战火燃。赶走旱魃永不返,擒来龙王好种田。 白沙人民意志坚,敢搬河水敢搬山;摧山填河夺天水,百里引来幸福泉。 白沙人民气如虹,钢锤砸落满天星;百里山岗银河落,半是心火半灯明。 白沙人民意气昂,脚踩云朵斗玉皇;一拳捅漏天河底,引来清水绕山岗。 白沙人民战山岗,天作庐舍地作床;社会主义宏伟业,辛苦总为幸福长。”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毛主席与李尔重(右四)等武汉市第三次党代会代表合影

琼山县郊的羊山地区,一直盛产荔枝,被誉为“海南荔枝看琼山,琼山荔枝看羊山”。可是那里却由于“火山石累累,又无水,民苦不能耕种”。同样是1976年,当地党组织带领农民“大修水利以自救”,一举改变了贫瘠干旱的落后面貌。李尔重得知后,作诗《奋战羊山》,歌而纪之。“金戈铁马战尘酣,卷地风雷起羊山。气贯长虹奋双臂,手裁玉龙下九天。为教荒滩除旧貌,敢将鲜血绘新颜。迎来胜利人欢笑,快乐歌声塞山川。”

1975年12月9日至31日,海南连遇三次寒潮,西北部、中部农场最低温度普降至5℃以下,海南农垦地区遭受4-6级寒害的开割橡胶树51万株,未开割橡胶树271万株,橡胶生产损失严重。李尔重号召全区胶农发扬“人定胜天”的革命精神,战胜灾害,重建胶园。到了1976年10月,全区橡胶林已是一片欣欣向荣的丰收景象。李尔重见状,欣喜地创作出一首《胶林曲》:“斩却荆棘拓景新,琼枝玉树万里荫。金星滚动胶林乳,玉碗翻落桶灌银。飞步踢动群山舞,高歌和来百鸟音。晨风栉发娇阳里,凉露洗面长精神。”

伴随着李尔重的朗朗诗歌,海南经济日新月异,捷报频出。1975年底,海南岛第一座标准胶加工厂在西华农场建成,全岛第一条电动缆道测流设施在南渡江流域的三滩水文站建成使用。海口港3个3000吨级泊位的杂货码头扩建完成,年通过量达50万吨。海口新港建成6个小型客货泊位,年通过量为31万吨。三亚港扩建完成2个5000吨级杂货泊位,年通过能力为54.5万吨。1976年2月牛路岭水电站工程破土动工。4月18日李尔重亲临大坝围堰合拢誓师大会作动员讲话。该电站总装机容量8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为2.81亿千瓦时,1979年12月开始并网送电。该电站以发电生产经营为主,兼有防洪度汛的功能,为海南经济建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9月11日,海南第一座50立方米钢铁高炉建成投产。10月,广东省政府批准在海南岛建立陵水县南湾猕猴自然保护区、尖峰岭热带原始林自然保护区、东方县大田和白沙县邦溪坡鹿自然保护区等4个省级自然保护区。

对地方文化的劝勉诗

儋州调声原称“嬥(diao)声”,是诞生于西汉时期,仅仅流传于海南儋州一地并具有独特地域风格的传统民间歌曲。据《儋州志》记载,苏东坡谪儋时,常听到“夷声彻夜不息”,于是赋诗云“野老已歌丰岁语”,“书声琅琅,弦歌四起”,“黎歌蛮舞视公归”。调声用儋州方言演唱,节奏明快,旋律优美,感情热烈,可歌可舞,主要特色是男女集体对唱,把唱歌与舞蹈融为一体,被誉为“南国艺苑奇葩”,是中国民间文化优秀遗产。自清朝末年至解放前,儋州调声因为是社会下层的青年男女反对封建礼教、追求婚姻自由的艺术活动形式,因此一直被视为低俗活动而被禁止。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儋县的各级政府还依然把调声与夜游划等号,禁调成了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有时一晚捉几千人,剃头剪发强制劳动。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李尔重书法作品

1976年春季,李尔重到儋州各地走访调研时,听到儋州声调,非常兴奋。这位出生于评剧、皮影之乡,喝过“洋墨水”,解放后担任过多年省市委宣传部长的学者型领导,对传统文化一直钟爱有加,曾作有《题赠乡土戏剧》曰:“万民创作最殷勤,乡土心情最引人。高士莫嫌土气重,年年月月唱好音。”因此,他对时任儋县书的何友信说:“儋州调声山歌是很好的民间文艺,群众喜闻乐见,我们党委、革委会要大力支持,用来宣传党的防止政策,教育群众。”听到海李尔重高度赞扬儋州调声这种民间艺术,何友信于是开始大力支持吴焯明、黎焕都等在北岸大寨办组建儋州民歌队,利用山歌、调声进行宣传。八十年代初又下令中北部各公社成立调声队,并举行了三届调声汇演,使儋州调声登上了大雅之巅。此后,儋州调声队曾赴武汉、广州、北京等地演出,在各地掀起了一阵"儋州风"。电影《椰林曲》、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等都引用了儋州调声旋律。由此,儋州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2006年5月20日,儋州调声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儋州声调能有今天,李尔重是功不可没的。

1994年8月,得闻海南文昌中华诗词学会成立,李尔重还应邀赋诗《题文昌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勉励诗词学会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指引下,为文昌的文化道德提升做出贡献。诗曰:“大道蒸蒸旭日升,万民夹额庆兴平。一中二点定路线,还要文昌树德功。”

对领袖名士的怀念诗

1976年1月8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逝世。作为周恩来的老部下、老战友,李尔重闻讯后悲痛欲绝,泣不成声。15日,他含泪写下了《悼周总理》诗三首,其一曰:“英勇奋战五十秋,从容倜傥最风流。刀山火海等闲越,洋魅华魑淡然收。智慧无边凭马列,运筹有力显鸿献。平生未识八时制,任怨任劳孺子牛。”其二曰:“一声霹雳震天来,泪洒长河动地哀。处处招魂魂无影,家家营奠奠有斋。御车红日照怪丑,持剑何人斩虎豺?扁鹊若出换命术,亿人争上手术台。”其三曰:“风生哀乐日迟迟,遍地悼亡是此时。八宝山前霜雪冷,天安门上雾烟丝。人间正道沧桑变,枯树源头万木滋。扭碎衣襟心无寄,乱画白纸不成诗。”16日,李尔重又主持海南行政区党委发出《关于悼念周总理的通知》,要求各级党委在悼念周恩来同志的同时,组织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化悲痛为力量,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把各项工作做得更好。

公元1097年,年已62岁的宋代大文豪苏轼,以琼州别驾被贬到了徼边荒凉之地海南儋州,从此把儋州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在这里办学堂,介学风,成为儋州文化的开拓者、播种人,“珠崖从此破天荒”。位于海南省儋州市中和镇东郊的东坡书院,作为苏东坡的讲学场所,被儋州人民保存下来流传至今,成为海南重要的人文景观之一。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苏东坡

同是62岁流落天涯,同是燕赵悲歌的河北老乡,同是一生坎坷的政客骚人,李尔重来到海南,怎会不到东坡书院一拜呢?1988年1月24日,正值全国苏轼研究会举行纪念苏轼贬儋890周年之际,已是布衣之身的李尔重来到书院瞻仰,挥毫为书院题写楹联曰“一生豪气一生泪,万里关山万里情”。同时,即兴吟诵《于东坡书院咏东坡先生》二首。其一曰“圣谕飞来魂魄劳,南谪万里海天遥。朝云飘絮东风去,稚子牵衣瘴气高。异地青山浸独水,茅棚四壁染愁潮。此身合受瘟神虐,举目苍穹意绪嚣。”其二曰“坎坷劳多梦,,抬头日已斜。招朋亲野老,把酒话桑麻。已去日边远,喜听群鸟哗。踏青新雾后,此地可为家。”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王国兴

黎族英雄王国兴(1894-1975),是海南岛白沙县红毛峒番响村人。1943年7月20日,对国民党怀有深仇大恨的王国兴作为起义总指挥,率领三万白沙儿女举行全县总暴动,使国民党兵丢盔卸甲、仓皇溃逃。1943年冬,王国兴找到琼崖纵队参加革命,成立了以黎族起义战士为核心的白保乐人民解放团并自任团长。1945年8月8日,成立白沙县抗日民主政府并任副县长。1948年6月,率部解放了白沙、保亭、乐东三县全境,建立了拥有30余万人口的五指山区中心根据地。1949年夏,王国兴进京当选为全国政协第一届委员以及中央人民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1952年当选为海南岛黎族苗族自治区主席。1955年改称自治州州长。1975年在海口市因病逝世。毛泽东主席曾对其给予高度评价:“中国少数民族自发起义,主动寻找共产党,消灭国民党,建立革命根据地,只有王国兴一人。”

对于这样一位民族英雄及亲密部下,同样受到过毛主席高度评价的李尔重对他一直钦佩有加。1994年11月10日,重返宝岛的李尔重,回忆起与王国兴一同改天换地的难忘岁月,满怀深情地写出一首《忆王国兴》,诗中写道:“黎族英雄王国兴,投身革命率黎民。汉黎携手除腐恶,搏得南天日月新。

对海南美景的赞美诗

“鹿回头”是黎族的千年神话传说,也是黎族文化的经典。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广东省委的支持下,海南行政区党委和自治州党委在鹿回头山下兴建了鹿回头招待所(后称鹿回头宾馆),接待前来海南的中央领导人和外宾。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陈毅、叶剑英、郭沫若等许多中央领导和中外名人都曾在此下榻。1962年2月15日,时任中科院中南分院院长的李尔重也来到海南,住宿在鹿回头招待所。入夜,椰风轻拂,月影疏落,海浪不惊,宿鸟轻语,李尔重诗兴即起,作出一首《椰林夜静》,“风定日沉椰欲睡,百花无语暗香飘。轻波摇月金淋雨,疏影挂墙画几条。宿鸟相依轻语暖,青山肃穆晚境遥。水接天幕轻压地,自在微波断续嚣。”这是他吟诵海南的第一诗,此后连绵不断,一直持续到1994年12月,时间跨度32年。自此以后,虽然李尔重也间或有吟咏海南岛的诗作诞生,但都与工作有关,无暇徜徉于海岛美景,创作一些山水花月之作。

1988年1月下旬,寿已耄耋、解甲归田的李尔重再次莅临海南岛,终于有空可以在海南的各个景区间到处流连。25日,他重新留宿在鹿回头招待所,得以朝观日出,暮眺日落。一天内就写出了《鹿回头之晨》、《鹿回头之夕》两首律诗。其《鹿回头之晨》七律写道:“椰林旭日千峰艳,碧海流波万里晴。戏水群鸿帘外画,生风谑语性中灵。曾说鹿转化佳丽,谁见鬼哭不悸情?风扫残云春日现,展眉瞬目看长虹。”而《鹿回头之夕》五言绝句则云:“落日衔云去,蟾光迎我来。金珠浴水跳,晚景逐波开。”

李尔重又是一位游泳高手,他在毛主席1956年3月31日畅游长江时,作为湖北省委常委兼武汉市政协主席,曾与杨尚昆、汪东兴等在江中陪游。为此,他曾用自由诗的体式,激动地创作出一首《伴毛主席游长江》,诗中写道:“长江水,漫漫流。一位巨人水上游,满江鱼虾都欢笑,长天飞鹤也点头。 长江水,碧油油。我陪领袖逍遇游,任他狂风摇巨浪,滚滚长江自东流。 长江水,往东流。转眼就过黄鹤楼,大桥卧坡巨龙起,极目白云楚天收。”从那以后,他一直保持在江海中游泳的习惯。1992年8月26日,他以79岁高龄在横渡长江,并写下《横渡长江即兴》一诗。直到1994年7月,81岁的李尔重仍然在武汉横渡长江。因此,这天来到鹿回头后,李尔重还到大海里畅游一番,并写下了《大东海游泳》一诗,“细波送我碧宫去,鳞甲环身戏水来。举目高天云幻狗,展臂舒腰呼快哉。”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1994年81岁的李尔重仍然在武汉横渡长江(1994年7月)

1月26日,李尔重一行离开鹿回头前往万宁东山岭景区参观。东山岭位于万宁市万城镇以东2公里处,因3峰并峙,形似笔架,历史上又叫笔架山,是海南开发较早的旅游景点之一。曾与五公祠、鹿回头、天涯海角等景点齐名。素有"海南第一山"之称。沿途,李尔重写下了《往万宁路上》《入万宁东山》、《万宁东山》和《东山之夜》四首诗。对万宁的美景赞不绝口。其《往万宁路上》一诗曰:“一路行来草色浓,茫茫云雾罩征程。寻芳何必问多少,万绿丛中数点红。”《入万宁东山》诗曰:“拂云披雾入东山,最喜林中屋几间。清水一洼云影淡,石洞数室坐禅安。小庵深处空无意,大海波澜沧桑观。一夜醉乡梦里梦,明朝应问鬼狐禅。”《万宁东山》诗曰:“云霞出海尾,丽景壮东山;珠跳含烟树,金熔九曲川;竹摇石弄影,月落水生寒;最羡清幽境,林中屋几间。”《东山之夜》诗曰:“咫尺平畴接碧海,几群宿鸟入林间。酒金迎月一池水,伴我吟风数点山。”

1994年11月1日至3日,在中共琼山市委的大力支持下,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第七届学术研讨会,于在海口市举行。李尔重作为解放区文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与魏巍等老一辈作家出席会议。会议散后,于9日、10日前往文昌、三亚、兴隆农场参观考察,一路上写下了《登文昌铜鼓峰观海》、《文昌东郊椰林》、《三亚游》、《住海南兴隆农场即兴》等四首诗。《登文昌铜鼓峰观海》诗曰:“浪来推白雪,浪去逐飞花。碧色接天岸,一峰迎晚霞。”《文昌东郊椰林》诗曰:“林深养寂静,叶密掩余晖。自在结庐处,几人话薯葵。”《三亚游》诗曰:“碧海椰林记忆新,打球游水铸友情。老来重游琼崖地,望尽浪花浴晚风。”《住海南兴隆农场即兴》“一池映月水,多树撩人花;几点云飘絮,半天映日霞;风来鱼弄影,夜暗香人家;坐看万灯火,浅尝椰奶茶。”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凭着这份情缘,三十二年来,李尔重为海南创作出二十多首不朽诗作,这些诗先后被《中华现代诗词千首》、《琼岛诗词选》、《万宁县志》、《中国百年旅游诗词》、《琼岛现代诗萃 美哉海南岛》、《万宁文史资料》、《海南旅游诗集》、《椰树诗词选》、《中华现代诗词千首》、《李尔重文集》等书籍所收录,作为海南历史的见证,海南文化的经典,历久不息,广为流传。

燕赵“丰”碑:李尔重诗系海南卅二年

本文发表于2019年12月2日《海南日报》,侵权必究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jswx/2021-08-23/7090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8-24 00:05:07 关键字:纪实文学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