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纪实文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一个民兵的传奇:前驱倭寇后擒美国佬

时间:2021-01-01 00:11:3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刘学艺 郑国华    点击:

抗日驱虎豹,抗美擒熊罴

——记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孙藻训

刘学艺 郑国华

孙藻训,19201130日出生于山东省海阳县邢村区小滩村。抗日战争时期,海阳县是抗日民兵开展地雷战最活跃,最有特色和成效的地区(电影《地雷战》反映的就是海阳民兵开展地雷战的英雄事迹)。而小滩村是海阳县地雷战三个 “胶东特级模范爆炸村”(赵瞳、文山后、小滩)之一,由于孙藻训读过几年私塾,有一些文化,又有“闯关东”的阅历,善于研究地雷战术,特别是他具有抗日救国的高度热情与决心,因此很快便成为胶东远近闻名的民兵“爆炸大王”。

1944年的一天,邢村据点的日伪军到小滩村抢粮。孙藻训和孙玉敏(电影《地雷战》玉兰姑娘的原型之一, 1950 年出席了全国战斗英雄大会,并被授予“全国民兵英雄”称号)、孙春宽等人,把自家产的葫芦切开,放进9颗地雷,衬上防潮的东西,再把合缝处封严,巧妙地造出了土水雷。他们以摸鱼捉虾为掩护,将水雷埋在了河里。当日伪军涉水过河时,9颗水雷全部炸响了,吓得敌人没进村就逃回了据点。

19454月的反“扫荡”战斗中,孙藻训巧妙运用“连环雷”在青威公路小滩村前的桥头炸死炸伤七八个日本鬼子,他被八路军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政委林浩)授予“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光荣称号,并授予锦旗和物质奖励,又被提拔为海阳县邢村区武装委员会干事。

194571日,胶东领导机关在牙前县埠西头村(现隶属烟台市牟平区)召开“三模”(劳动模范、战斗模范、教育模范)大会,孙藻训又被选为“文武双全战斗英雄”(孙藻训在参加军事斗争之余,还担任扫盲班教员并取得了优异成绩,因此在被选为战斗模范的同时也被评为教育模范)。

19454月~6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了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七届一中全会决定194511月在延安召开中国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为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成立各级人民民主联合政府做准备。因此党中央通知各解放区召开各界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出席在延安召开的中国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表。

1945716日,胶东党政军领导机关在牙前县留疃村(现隶属烟台市牟平区)召开了胶东区第三届联代大会(联代包括:工、农、青、妇、学代表大会),经过民主选举,选出了10位代表参加将在延安召开的中国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其中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孙藻训被推选为胶东解放区民兵代表。

孙藻训生前回忆:“当时胶东去延安开会的代表共有十一人(含候补代表二人),除我外还有学联代表王星三,妇救会代表王少木(时任文登县妇救会会长,建国后任青岛市妇联主任)、候补代表张强(时任牙前县妇救会会长),青救会代表王吉春,工会代表李前(时任东海区职工救国会副会长),工人英模宫本言(时任东海区弹药厂工段长,建国后曾任哈尔滨市市长),民主人士王可举(时任东海区临时参议会副参议长、胶东审判处处长,建国后曾任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候补代表张渐九(时任胶东临时参议会参议员),胶东行署教育处处长张静斋(建国后任山东省博物馆主任),丁文(职务不详),另外还有孙庆荣专管生活方面的问题……我当时还不是党员,1945721日去延安参加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之前,组织上安排王星三作为我的入党介绍人,介绍我入党(三个月的候补期,1021日在赴延安开会途中转为正式党员)……721日,我们在胶东军区所派部队的护送下出发,过津浦铁路时敌人封锁的非常厉害,我们等了三天三夜,才瞅准机会穿过去……我们一行到达河南濮阳时,传来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我们激动得热泪盈眶,大家在一起相互拥抱,鸣枪放炮,以示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了,国共谈判共同建国……解放区人民代表大会延迟召开,我们被通知留在原地(河南省濮阳是冀鲁豫边区政府所在地)听候指示,党中央派薄一波等同志前来看望我们。听说毛主席要前往重庆进行国共两党谈判,我们都很担心他的安危,薄一波等中央首长给我们分析当时政治斗争形势,要我们不用担心毛主席的安全。”

后来鉴于国民党反动派准备发动内战的严峻形势,党中央决定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暂缓召开,各地代表团人员返回原解放区,孙藻训一行遂于同年12月回到胶东。孙藻训生前回忆的这段历史,其中提及的胶东妇救会代表王少木(山东省蓬莱人,原名慕显凤,曾用名慕恩慈,是著名军旅作家、开国少将慕湘的胞妹),恰巧刘学艺同志与老伴20105月曾经去杭州看望过王少木阿姨(见图一),与她的儿子钟冶平也熟悉。

1.jpg

图一:王少木(抗战时期历任文登、牟海县妇救会长),2020年摄于杭州市。

昨天(20201225日),刘学艺同志联系王少木阿姨的儿子钟冶平,冶平说母亲王少木今年98岁了,思路清晰,身体硬朗,2015年还写了一篇回忆19457月赴延安参加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详细经过的文章(见附件),其中也提到胶东代表之一的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孙藻训。更为珍贵的是王少木阿姨还保存了她(他)们1945128日返回胶东,再次路过已经解放的诸城县城时,包括孙藻训在内的部分代表在诸城县西关的合影(见图二),这张珍贵的历史老照片距今已经75周年了,它记载了包括孙藻训在内,曾经为胶东抗日战争做出卓越贡献的英雄们的光辉历史。

2.jpg

图二:从左至右,前排:王少木、时可正(他不是代表,是威海的青年干部,到省里出差,与我们同路回威海),后排:王吉春、宫本言、孙藻训、王星三(照片文字加注:王少木)。

3.jpg

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孙藻训

解放战争时期,孙藻训历任海阳县磊石区青救会会长、各救会副会长,19477月调任东海军分区联络科驻威海站站长,国民党军占领威海后,他奉命在东门外一个自行车修理铺潜伏,不畏艰险继续从事隐蔽战线工作。1124日清晨,国民党第8军便衣队怀疑孙藻训是八路军地下人员将他抓捕,关押在威海后营严刑拷打,孙藻训一口咬定自己是逃亡地主,由于受不了共产党的斗争才外逃。敌人将信将疑,但又没有证据,只得让孙藻训找了三家商铺担保后,于当天晚上将他释放。

19485月,孙藻训调任华东军区“解放官兵教导总队”排长,由于教育、改造国民党被俘人员成绩突出,荣立三等功一次。

19494月~19505月,孙藻训历任华东后备兵团第14团、高射炮第8团政治处组织干事。

19506月~19511月,孙藻训任华东军区高炮1224连副指导员。

195010月,为了保家卫国,支援朝鲜人民抵抗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国的侵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孙藻训以高度的政治觉悟和对党和毛主席的忠诚,坚决要求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他的请求很快就得到组织批准,遂于19512月被分配至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63师(前身是1950年春在上海组建的高炮3师)60812连担任政治指导员,由于工作出色,不久就荣立三等功一次。同3月,孙藻训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

195148日早晨820分,近百架美军战斗机F80cF84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使用炸弹、火箭弹和凝固汽油弹攻击我方铁路、桥梁、物资供应集中处和行进部队的主要机型F86战斗机掩护下,对朝鲜北部的永柔机场及中国人民志愿军防空阵地实施大规模、多批次的轰炸。担负永柔机场防空任务的志愿军炮兵63607608609团的高射炮、高射机枪在师指挥所的统一指挥下,集中防空火力打击威胁最大的F80cF84战斗机群,战斗持续至8日下午1820分。经过12个小时的激战,我63师共击落美军F80cF84战斗机5架,击伤8架。在我63师首轮防空火力打击中,在化村里被我608团击落的美军F80c战斗机飞行员跳伞后(见图三),前来救援的美军直升飞机放下绳梯企图将他接走,附近的60811连指导员孙藻训正在连部值班,看到后立即带领一名正在炒菜的炊事员迅速跑到美军飞行员着陆点。郑国华同志2002年春天曾经采访孙藻训,据孙藻训回忆此时美军飞行员刚刚爬上直升飞机的绳梯,他不顾危险立即抱住这个美军飞行员往下拽,1连的炊事员则使用随身携带的炒菜大锅铲使劲击打正在挣扎的美军飞行员,由于受到我军防空火力的射击,加之绳梯剧烈晃动,美军直升机只好放弃绳梯逃走了。孙藻训将美军飞行员压在地上,掏出手枪,用刚刚学会的英语大声命令美军飞行员:“举起手来,缴枪不杀!”炊事员在一旁也高高举起炒菜的大锅铲示意“不投降就打死你!”这个美军飞行员只得束手就擒。

4.jpg

图三:被击落的美军F80C飞机残骸

正当孙藻训和炊事员押着美军飞行员返回连部时,美军2F86战斗机对着他们超低空俯冲下来,发出刺耳的巨大呼啸声,被俘的美军飞行员吓得立即趴在地上不肯走了,孙藻训大喝一声不起来就打死你狗日的!这个美国鬼子虽然听不懂中国话,但也猜到是什么意思,遂一骨碌爬起来跪下求饶。此时赶来的一位608团机关干部反应非常快,在未及调整照相机焦距的情况下,立即抓拍了美国飞行员跪地求饶的照片(见图四)。

5.jpg

6.jpg

图四:美军中尉飞行员罗伯特·西林姆克跪地求饶。

据这个被俘的美军飞行员在被审讯时供述:他的姓名是罗伯特·西林姆克,现年26岁,美国旧金山市(圣弗朗西斯科)人,他此前已在朝鲜执行轰炸任务112次(有时一天三次)。

孙藻训指导员活捉美军飞行员罗伯特·西林姆克,极大地鼓舞了中朝军民,一个朝鲜老大爷看见后伸出大姆指高兴地说:“吉原棍,曹斯米达!”(志愿军,顶好!)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63师政治部批准给孙藻训记三等功一次(见图五)。

7.jpg

8.jpg

图五:孙藻训的三等功奖状

原南京军区离休干部阮万钧同志(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63师司令部机要科科长)写的回忆文章《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岁月里》(刊于20151228日新华网),也记载了孙藻训活捉美军飞行员立功受奖的事迹。

孙藻训所在的志愿军炮兵63师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在两年零四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共击落敌机233架(其中包括击落击毙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官范佛里特的儿子——美国空军中校小范佛里特),击伤敌机1324架,俘美军飞行员9人,为我志愿军地面作战和重点保护目标提供了卓有成效的防空火力掩护,沉重打击了美国空军的嚣张气焰,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1952517日,是孙藻训在朝鲜战场上参加的最后一次战斗(对于这次战斗的详细地点,老年的孙藻训生前已记不起来了),在这次战斗中,他身受重伤,股骨被弹片击穿,肋骨打断三根,被送往朝鲜(成川)人民军医院。因流血过多,伤势严重,他昏迷了二十多天,然而他最后还是奇迹般地活了过来。由于当地医疗条件简陋,穿入肺部的弹片未能全部取出,孙藻训随后被送回祖国,在东北军区第二十一陆军医院继续治疗休养。

19532月,由于身体健康状况原因,孙藻训离开他无比热爱的部队,转业到了山东省临沂县,任中共临沂县委监察委员会干事。19619月~19765月,他历任沂南县委监察委员会干事、组织部科长。1976年,孙藻训由于身体健康原因,被上级安排离职休养(享受副县级待遇)。

由于孙藻训19454月之后就离开了小滩村,历任海阳县邢村区武委会干事,磊石区青救会会长、各救会副会长(均为脱产编制,因此孙藻训的《干部履历表》参加革命时间一栏为19454),同7月又被选为胶东赴延安出席中国解放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此后他再也没有回到海阳县工作。因此,时任华东军区高炮1224连副指导员的孙藻训早已不是海阳县的民兵了,自然不能以海阳县地雷战民兵代表的身份,出席19509月召开的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因此也就与“全国民兵战斗英雄”无缘了,否则下面这张照片(见图六)就应该是四位海阳县地雷战民兵英雄。

9.jpg

图六: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于1950 9月在北京召开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海阳县地雷战民兵赵守福、于化虎、孙玉敏被评为全国民兵战斗英雄

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胶东人民的优秀儿子孙藻训同志于2015116日在沂南县逝世,享年95岁。孙藻训同志逝世后,沂南县有关部门给予他一生的评价如下

孙藻训同志自青年时期就怀有崇高志向和远大理想,积极投身革命事业,不畏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长期战斗在第一线,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身体多次负伤,经受了战火洗礼,多次立下战功,先后被评为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文武双全战斗英雄,荣立三等功三次,并被选为出席在延安召开的中国解放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为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在和平时期,他居功不自傲,继续保持优良的革命传统和作风,在每一个工作岗位都做了大量艰苦细致、卓有成效的工作……孙藻训同志在长期的革命工作中,服从组织安排,不计职务高低和个人名利得失,他敢于吃苦,不怕困难,时刻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具有很高的群众威信。在因病医疗期间,从未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他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保持了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

孙藻训同志一生的光荣革命历史,印证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一生,他传奇的一生平凡而光荣,中国人民和历史不会忘却这位为了理想和信念奋斗一生的胶东草根英雄,孙藻训同志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20201229

 

后记:

感谢山东省沂南县原党史办主任郑国华同志热情提供孙藻训同志的历史档案资料及有关孙藻训活捉美军飞行员的照片。

感谢王少木阿姨提供的有关孙藻训的回忆文章和历史照片。

参考文献:

1、孙藻训同志的《干部升调审批表》(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六十三师六0团党委,1951年)、《干部履历表》、《关于孙藻训同志特殊贡献综合报告》(沂南县革命委员会人事局1979620日)、《退休干部享受特殊贡献待遇呈报审批表》(山东省人事局,1982318日)。

2、《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岁月里》(20151228日新华网,作者阮万钧,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63师司令部机要科长)。

3、《一张老照片引起的回忆》(作者:王少木,20159月)。

 

附件:《一张老照片引起的回忆》

一张老照片引起的回忆

王少木

最近儿子们整理家中老照片,找出来一张已经发黄的老照片,它勾起了我的回忆,这已经是近七十年以前的往事了。

19454月到6月,党中央在延安召开了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一中全会决定在当年11月,在延安召开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为成立各级人民民主联合政府做准备。并通知各解放区召开各界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出席在延安召开的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当时,我在文登担任县妇救会会长。

1945716日,在牙前县的留疃村,召开了胶东区第三届联代大会(联代包括:工、农、青、妇、学代表大会),经过民主选举,选出胶东出席解放区代表会议的代表,他们是:东海区职工救国会副会长李前;丁文(职务不详);工人代表宫本言,他是劳动模范,东海区弹药厂的工段长;青救会代表王吉春,东海区青救会会长;孙藻训是胶东军区民兵战斗英雄;妇救会代表王少木是文登县妇救会会长;张强是牙前县妇救会会长;学联代表是王星三,民主人士代表王可举是东海区临时参议会副参议长,山东省高级审判处胶东分处处长、张静斋是胶东行政公署教育处处长、张渐九是胶东临时参议会参议员,其中,张强、张渐九是候补代表。具体负责管理我们生活的是孙庆荣。能够当选为胶东人民的代表,令我激动万分,感谢党和人民对我的信任。又想到去延安开会,就可以见到毛主席,来到党中央的怀抱,更是思绪万千,夜不能寐。

721日,我们胶东区参加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表由部队护送出发了。当时虽然抗日战争胜利在望,但是在交通要道上,日本鬼子的炮楼据点林立。所以我们行军的路线总是曲曲折折,昼伏夜行。白天在事先安排好的村里休息,天黑了以后夜行军,一直到天黎明时再隐蔽休息,每天行军速度约八十里。我们就这样走了近二十天,穿越了胶济铁路,那一夜我们走了120里。其实过胶济铁路不过几分钟时间,但必须通过根据地、游击区和敌占区,过了铁路,再从敌占区、游击区到根据地,

810日左右,我们来到了党领导的山东省政府所在地莒县大店村。这时鲁中、渤海、滨海、鲁南等地区的代表已先后到达,我们与省领导机关、各群众团体领导机关及民主人士组成了山东省代表团。813日,省政府发布了《关于公布出席解放区人民代表的公报》,省政府领导接见了全体代表,并召开了代表大会。既是欢迎又是欢送,欢送奔赴延安参加解放区代表会议的山东代表团,还有苏南代表团、皖北代表团,省政府主席黎玉向代表们做了当前形势的报告。

就在我们出发之前,815日,日本天皇发表了投降诏书。由于没有接到中央进一步指示,代表团仍然按照原定计划行动。我们就要向延安进发了,一路由部队护送。这时日本鬼子虽然已经投降,但蒋介石下令不许八路军受降,他们仍然盘踞在各个据点,拒绝向八路军缴枪,所以行军时要尽量绕开鬼子的据点和封锁线。我们过津浦铁路时,敌人对铁路线封锁严密,夜晚都有巡逻车按时进行巡逻。我们悄悄地潜伏在群众基础比较好的堡垒区域,等巡逻车一开过去,我们马上排成一列纵队,要在几分钟内迅速通过,否则就有可能发生意外。所以我们一直等了三天三夜后,才瞅准机会跃过了津浦铁路。

我们顺利抵达了微山湖边的夏镇,当地政府设宴招待了我们。微山湖物产富饶,盛产鱼虾,丰盛的菜肴使我们感受到了根据地人民的热情和温暖。就在宴请的席中,我巧遇在鲁中党校的一个同学,叫什么名字想不起来了,而且那时在党校学习时大家用的都是化名。晚上他还请我到他的办公室喝茶叙旧。离开夏镇时,当地政府派来了一批渔船。这种船不大,一个船可以乘坐近十个人,这样我们由水路离开夏镇,在鱼台境内登陆,进入了菏泽地区,向着西北方向进发。菏泽是平原地区,为了隐蔽抗日军民的活动,各个村之间都挖有壕沟。于是我们白天就走在壕沟里,行军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

我们于9月上旬抵达河南濮阳,这里是冀鲁豫边区政府的所在地。我们一面休整,一面等待南方几个省代表团的到来。这时传来了日本正式签署了投降书、抗日战争胜利了的消息,大家激动地热泪盈眶,到处都写着大标语:“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了”、“抗日战争胜利了”。经历八年的艰苦抗战,牺牲了多少好同志,今天终于把小日本鬼子打败了,把万恶的侵略者赶回了老家,我们的心情别说有多么高兴了。党中央委派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薄一波来看望我们,并给我们做了当时政治形势的报告,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他在报告中着重强调,日本帝国主义虽然被我们打败了,但美帝国主义现在又要取而代之,斗争远远没有结束,同志们一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要继续战斗。

当时我并不知道,就在我们抵达濮阳前的828日,毛主席率领中共代表团,在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国民党政府代表张治中的陪同下,从延安乘专机赴重庆和蒋介石举行谈判,共商建国大事。1010日,国共两党正式签署了《双十协定》。 国民党当局承认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同意长期合作,坚决避免内战,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但是,对于人民军队和解放区政权的合法地位问题,国共双方未能达成协议。这份协议不久就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全面内战终于爆发,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们在濮阳停留期间,每天头顶上都是国民党的飞机,成群结队嗡嗡地往北飞。后来才知道,这是国民党反动派在用美国人的飞机往东北抢运部队,企图占领东北战略要地,为发动内战做准备。此时,我军的高级将领如林彪、肖劲光来到濮阳,陈毅也在赴山东途中路过濮阳,我明显感到形势将会有很大的变化。抗日战争刚刚结束,大家都盼望着过几天安稳的日子,但眼前的这一切都叫人心里不踏实。一想到这些,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起来。此时林彪已被任命为山东军区司令员来到濮阳,突然接中央来电,命令他不要到山东赴任,改为经冀东立即到东北。林彪在一个大庙里接见了代表团军队的代表,说“现在大批延安干部正在向各解放区派遣,你们是否还要继续去延安?”于是借用冀鲁豫军区的电台与延安取得了联系,很快党中央的急电就到了濮阳。鉴于国民党反动派要发动内战的严峻形势,中央决定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暂缓召开,代表团人员可以回到原解放区,或者在目前到达的地区就近安置,我们决定返回胶东。

这时已是深秋季节,天气逐渐寒冷起来,于是大家赶制了棉衣。我们换装后,山东代表团从濮阳出发,经水泊梁山、汶上、泗水、费城等地,到达山东省政府所在地,这时省政府已从莒县转移到临沂县城。

10.jpg

儿子们看到的这张照片(编者注:见上图),就是我们1945128日返回胶东再次路过已经解放的诸城县城时,部分代表在诸城西关的合影,他们是:(从左至右)前排王少木、时可正、(他不是代表,是威海的青年干部,到省里出差,与我们同路回威海),后排王吉春、宫本言、孙藻训、王星三。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失去了联系。多年以后,断断续续听到一些他们的消息。全国解放以后,宫本言同志长期在东北工作,曾任哈尔滨市市长,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王星三同志在山东省地质局担任副局长,1986年我回故乡蓬莱时路过济南,在济南军区招待所曾与他见过一面。听说孙藻训同志在1947年在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时,被派到威海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64年我从山东调浙江工作,已经整整五十年了,现在杭州安享晚年。

写于20159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jswx/2020-12-31/6692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1-01 00:11:30 关键字:纪实文学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