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纪实文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吉冈数子:感动中国的日本老人

时间:2019-05-31 00:09:25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全根先    点击:

吉冈数子:感动中国的日本老人

全根先

2019年3月14日,大连外国语大学多功能厅,学生们正在聚精会神地听一位身材娇小瘦弱的老太太作报告:《“在满少国民”的自述》。

“在满少国民”是日语,意思是“侵略中国东北时的日本军国主义少年”。这位老人的名字叫吉冈数子,今年已87岁,她是日本退休小学教师。今天,她不顾昨晚刚从日本飞到大连、上午又参加“日本殖民教育史暨口述史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舟车劳顿,主动提出为青年学生增加了晚场报告,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日本侵略中国的罪恶行径。

讲台前摆满了她从日本带来的教科书等实物,两旁还挂着一些历史图片。为了参加今天的会议,在女儿的帮助下,她特意从家里带来了四大箱子展品,全都展示出来。细心的学生可能会注意到,她拿教鞭的手已经变形。

图片1.jpg

吉冈数子在给大连外国语大学学生作报告,几位学生主动到台前协助。

图片2.jpg

吉冈数子当天上午在“日本殖民地教育史暨口述史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发表学术论文《日本侵占支配中国东北的再检证》。

吉冈女士用一生的精力,自费收集日本殖民时期的教科书、宣传品等各种资料,进行田野调查和实证研究,揭露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她在家里办起了博物馆和展室,珍贵藏品多达近万件,并且到处作报告、办讲座,为还原历史真相和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而今天,则是她时隔12年、第50次到中国进行实地考察,并作关于日本侵略历史反思的报告。

动力源自内心

二战后,德国彻底否定了希特勒、纳粹,日本政府却对当年的侵略罪行遮遮掩掩、讳莫如深。而这位普通的小学女教师,不顾右翼分子的捣乱破坏,坚持不懈地进行日本侵略罪行的查证工作和宣传教育,她的动机和毅力来自哪里?

吉冈女士说,她在日本侵华时期,是生活在中国东北年少的“皇国”国民。她父亲从东京帝国大学农学专业毕业后进入官场,曾在朝鲜总督府农业部工作。1937年,她5岁时跟着父母来到中国东北。

她的父亲是为日本侵略的“国策”需要被派到中国东北的,曾担任伪满洲国“拓殖会社”新京(长春)所长兼“满洲国”参事,由于“开拓”伪满洲国农业有功而官运亨通,做到四等敕任官,授五等勋。然而,就在他1944年生日那天,天空下着很小很小的雨,却在自己的书房里被“雷电”击中猝然离世。

那时,日本军国主义败相明显。

这一突然变故,给生活富裕的吉冈造成极大的心灵震动。她想起前天夜里睡梦中,听见父亲对母亲说:“这是存款,我死后,你带着孩子们回国去吧!”

父亲被认为是对“皇国”不忠的“非国民”。

他们的回国自然是灰溜溜的。然而,与千千万万个日本“开拓民”家庭比起来,他们又是何等的幸运!

日本战败后,父亲的同事被苏军押送到西伯利亚,其部下的家属成为“遗留妇人”和“遗孤”……

父亲临终前对母亲的嘱托和日本“开拓民”的境况,一直萦绕在吉冈数子的心里,成为她以己推人、反思历史的内在动力。

毅力,来自历史责任

吉冈数子跟着母亲第一次回到故乡日本松山那年,已经是12岁的小学六年级学生了。

她和战败后日本的普通百姓一样,经受着困窘的生活。与昔日在朝鲜和伪满洲国“高官”家属的生活相比,真是天上和地下。

受到的教育也不一样。她在伪满洲国“新京樱木小学”和“哈尔滨白梅国际学校”上学时,学习课本是“南满洲教育会教科书编辑部”专为在东北的日本学生编写的《満州補充読本》(满洲补充读本)、《満州官製教科書》(满洲官制教科书)、《満州唱歌》(满洲唱歌)。教科书充满殖民主义色彩,课本里洋溢着“皇国民”的优越感和做未来统治者的使命感。有的老师却在教学中流露出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不满,她也常常目睹被殖民的中国人的悲惨生活。

回到日本后,日本战犯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军国主义政策被废止。使用旧教科书时,老师便领着学生把不合时宜的军国主义内容用墨笔涂抹掉。

……到处充满着矛盾,激发她进行独立思考和自我反思。尽管她只是一个孩子,却勇敢地为国家承担起反思历史的“伟大责任”。

图片3.jpg

日本战后使用的涂抹教科书。(节自吉冈数子的研究资料)

吉冈数子说:“父亲身为日本侵略的帮凶,我虽然是个孩子,但也享受到战争加害者的富贵,只有我的家人才在战争失败前夕平安归国。这种自责和想要赎罪的思想,促使我艰难地担当起把日本对朝鲜、中国进行侵略的历史证据化的责任。”

图片4.jpg

吉冈数子回忆录《“在满少国民”的20世纪(和平与人权)》,株式会社解放出版社,2002年出版。

图片5.jpg

吉冈数子和二女儿合著《教科书语境中的战争》,大阪公立大学共同出版社2015年出版。

历史担当:把侵略罪证具体化、形象化

身为小学教师的吉冈女士,可以说对日本教科书的内容了如指掌。她说:“日本对亚洲进行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受害国战后的教科书理所当然的记载了日本侵略的事实,但日本的教科书却毫不涉及。在内容审核中,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对侵略历史进行了隐瞒、修改、删除。”

在此种形势下,她勇敢地担当起“正视历史、反思战争”的责任。

吉冈数子将“殖民地统治的真相和实地调查的史实,在综合教学中讲授,纳入教材之中”;“在上国史、地理、修身、国语等科目时,指出教科书中被篡改的部分”,“不让孩子们学习被篡改的历史”。

1988年,她在自己家中设立了“和平人权儿童中心”,作为民间活动的据点。

1991年,她用自己的退休金设立了教科书资料馆,以“教科书所传递的战争”为主题,将日本侵略战争期间的教科书和亚洲各国的教科书进行复制,做成展板。将众多资料中记述的“教科书讲述的‘日之丸’(日本国旗)‘君之代’(日本国歌)的历史”进行复制,制作展板,进行展示和解说。

图片6.jpg

吉冈数子收集资料的展示(局部)。

她的所作所为,当然会遭到日本右翼势力的攻击和威胁。

但是,她没有停下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坚持不懈地自费搜集日本侵华相关资料,长期深入进行田野调查,努力把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教材化、画报化、档案化。为此,她制作了《友好与侵略:日本对邻国》《日本侵华历史画报》《侵略东北与殖民统治伤痕的田野调查画报》《强征中国劳工田野调查画报》《七三一部队与毒气战展览画报》等资料专辑,举办了《战争时期教科书》《伪满洲国的虚构之光与侵略之影》《强掳中国劳工》《靖国神社与历史教育》《日本侵华与战争犯罪毒气战》《七三一部队》《教科书诉说的20世纪》等主题展。

图片7.jpg

吉冈数子作报告,前面摆满了她从日本带来的各种资料。

感动中国:铁肩弱女担道义

这些年,吉冈数子在中国的每一场报告都有许多听众,每一场报告都会引起很大的反响。

大连外国语大学日本语学院崔学森教授说:“日本长时间选择性的教育、宣传和传媒导向,导致许多日本人对过去的历史真相和中日关系有着很大的认知错误。经过长时间的沉淀,日本老年民众对当年的真相也就越来越模糊,甚至是遗忘。而新一代青年在这种历史缺失中成长,对历史的认识也必然是不全面的,久而久之在他们内心深处也会对中国产生隔阂、疏远的距离感。吉冈老师作为战争的亲历者,真实地感受到过日本带给中国的动荡和人民的苦难,她历尽毕生心血周转于多个国家和地区,收集日本犯下罪行的第一手史料,只为了能够还原那段历史真相,为了能够正视当年的错误,解除中日双方的隔阂。真的令人肃然起敬。”

吉冈老师在中国的“粉丝”无数。何竞铭、马英楠等许多同学联系自身实际,谈听后感,赞扬吉冈老师的正义和善良。张惠荃说:“吉冈老师是日本侵略历史的经历者、见证者,也是还原者、讲述者。她有勇气担此重任,不但是对历史的敬畏,也是对中日韩三国人民的尊重,对和平发展共赢未来的向往。”李佳文说:“吉冈老师让我们了解了日本普通民众的内心世界,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当互相了解成长环境和教育环境的差距之后才能明白对方与自己的不同,才能更好的去理解对方的言行,才能去开始一段国际友谊。”李雅轩说:“耄耋之年的吉冈老师忘我地向年轻一代传承历史记忆,让我看到日本人民秉持正义、坚持和平与中国友好的行动。”

吉冈老师在日本、韩国也有许多“粉丝”。一些日本学者自愿帮助她整理资料开展研究。

吉冈老师的报告刚结束,出面邀请她来大连参加会议的齐红深先生和东北沦陷史研究著名专家孙玉玲研究员走到台前,郑重地把事前准备好的书法作品赠送给吉冈女士。书法是孙教授的作品,内容是齐红深先生写的四句诗,用精炼的语言概括了这位可敬的日本老人的一生:

昔日在满少国民,

今朝反战留记忆。

藏书万卷昭后人,

弱女铁肩堪奇迹。

今年74岁的齐红深先生是在中日两国享有盛誉的研究日本侵华殖民教育的学者。35年来,他和他的民间团队自费收集到三千多人的口述历史和上万件实物资料。他和孙玉玲研究员的举动出人意料,吉冈女士感动得向齐先生扑去,与他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过了两三分钟,似乎仍平静不下来!中日两国学者看到这一情景,大家激动地蜂拥而上,与他们合影留念。

图片8.jpg

齐红深、孙玉玲向吉冈数子赠送赞扬她正义之举的书法作品后,吉冈和女儿北岛顺子表示衷心感谢。

图片9.jpg

2019年3月14日,日本殖民教育口述历史国际学术讨论会在大连外国语大学召开。中日两国学者与吉冈母女合影。前排左起:日本大东文化大学教授田中宽,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玉玲,日本殖民地教育史研究会前会长宫脇弘幸,辽宁省教育厅原研究员齐红深,日本私人殖民地教科书博物馆馆长吉冈数子,副馆长北岛顺子,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中心研究员全根先。后排左起:日本明治学院大学教授张宏波,日本爱媛大学副教授伊月知子,长春师范大学教师、博士谢丽,华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刘晓丽,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收藏部主任崔在尚,大连外国语大学教授崔学森,辽宁师范大学副教授庄君,大连外国语大学日语学院教师、博士齐膺军、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馆员李虎。

那一刹那,中日两国人民的真情厚谊冲破了任何界限和阻力,迸射出火与热。

中国、朝鲜等是被侵略国家,是受害者,而日本人民也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国相交,民相亲,心相家通”,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人民,愿意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图片10.jpg

吉冈数子在大连外国语大学向师生作报告,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和反思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中国学者孙玉玲、齐红深向她赠诗和书法:“昔日在满少国民,今朝反战留记忆。藏书万卷昭后人,弱女铁肩堪奇迹。”吉冈数子将它悬挂在自费建立的日本侵略时期教科书博物馆。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jswx/2019-05-30/56852.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9-05-31 00:09:25 关键字:纪实文学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