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纪实文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从乌汶府到阿斯旺(十三)

时间:2018-06-03 00:02:32   来源:砺剑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点击:

美索不达米亚之眼

——中东十五年(十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阿斯旺的守护者

回厂继续我的项目研究,生活节奏虽然比泰国快一些,但是也算是惬意。2007年底工厂扩大广州办,把涉外业务相关部门的一大部分转移到广州。我也被选进去筹建组,负责筹组技术和售后这一块。

那一年冬天下大雪的时候,我正在广州,春节也就被隔在那里,动弹不了。也是缘分吧,认识了我太太,趁着奥运年,到了年底把自己嫁出去了。这样,我们家老爷子对我也放心了。有了家,人也不一样了,工作起来似乎更加安心了。

以前广州办一共就五个人,扩大以后变成了30几人的团队。其实扩大广州办有三个目的,这第一个当然是服务广空的,那个时候台海关系紧张,南海填海也刚刚开始,广空一直急着换装,忙死人的。第二个目的是更加充分的利用珠海航展的平台,开拓国际市场。第三个目的,其实也是因为广州是华南的物流中心,军品民品各方面资源比较齐备,对工厂开发各个方面的新产品都比较有帮助。

工厂和各个办事处之间都有专线,因此对于技术人员来说,有工作室就可以动手了,技术交流完全可以通过通信手段解决。

只是远离车间让我有些不适应,广州的天气有些潮湿闷热,跟洞库里面那种湿冷完全不同,很想念在洞库里面的日子,也想念工厂我的兄弟们。

在广州的生活很快就安定下来,毕竟工作任务还很重,业务越来越多,国内换装的频率比国外换装的频率还要快。工厂开足马力也只能刚刚满足订单要求,不过厂领导认为,现在的换装只是在补课,因此要求工厂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满足需求,除了增加投资以外。

我觉得这个决策是很英明的,因为我们这行正处于天翻地覆的变化之中,未来怎么走,怎么适应模块化的设计和生产节奏,都是需要探索的。如果贸然进行投资,看起来是可以轻松满足现有订单的需求,但是也为以后的进一步发展设置了门槛。

手头的工作慢慢开始理出头绪,广州办也逐步走上了正轨,2010年,埃及军队开始换装。埃及部队,曾经被称为第二解放军,除掉高端的美式空军装备,其它中低端的基本都是咱们的装备。

除了潜艇、巡逻舰、坦克、火炮火箭炮,空军也有咱们的装备。它也跟巴基斯坦差不多,只不过巴基斯坦用F-16搭配枭龙,而埃及是用F-16搭配歼7。当然现在,全部采用解放军空军装备的是尼日利亚,那是真正的第二解放军。尼日利亚有石油,埃及没有,不过,还是有办法可以迎头赶上的!

前面介绍过,在中东地区,别看埃及具有悠久的历史,也是四大文明的发祥地,但是它的地位一直比较尴尬。

古代埃及,一直被亚述、波斯、罗马、阿拉伯和奥斯曼轮番占领,1800年前后,拿破仑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取了埃及,过了80年又被英国占领。1922年埃及成为英国的独立卫星国,英国在埃及享有特权。1952年埃及国父纳赛尔发动政变,推翻法卢克王朝,实现真正意义的独立,成立共和国。

1956年纳赛尔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引发第二次中东战争,英、法、以色列军队对埃及狂轰滥炸,炸死1000多平民。此事引起埃及、阿拉伯世界和非洲地区国家的巨大反响,也成为团结埃及的力量。

由于联军行动之前并未通知美国,而大量平民的死伤也激起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战后,埃及不仅收回了苏伊士运河,也奠定了其在中东北非地区军事领袖的地位。而英国和法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话语权彻底被美国颠覆,英国同时放弃了对新加坡、马来西亚、科威特、巴林、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殖民统治。而以色列也在战后彻底倒向美国。

但是此役让埃及有些膨胀,1958年埃及与叙利亚合并,但是1961年又分开。后来的几次中东战争,埃及、叙利亚和黎巴嫩出兵,阿拉伯国家出钱,与以色列演双簧,一般每次就打七天,然后过一个月就是签合约。

1981年埃及总统萨达特被刺杀,副总统穆巴拉克开始了独裁统治。穆巴拉克改变了萨达特亲苏的路线,改为亲西方。一方面致力于发展经济,另一方面也镇压国内的反对声音。西方也挺有趣,除了美国一直给予穆巴拉克支持,欧洲国家一直在抗议穆巴拉克的独裁统治,但是并未真正动手实施制裁。

有美国做后盾,穆巴拉克完成了埃及的经济转型。虽然埃及位于中东地区,但是埃及并没有多少石油资源;虽然有尼罗河三角洲,但是全境95%以上面积都是沙漠。因此,穆巴拉克将工业和旅游业确定为埃及的发展方向,并在其后的二十年,将埃及发展为公认的中等强国。

埃及与其它我去做过外联的国家不太一样,就是它并没有受到国际制裁,所以经济运行平稳,而且能够在市场上买到任何产品,不受限制。我们这次,是受到埃及军方的邀请,对当时埃及军队的武器使用情况做出评估,并提出建议书。

这是官方的要求,当然,还有额外的任务。在2010年,埃及南部的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苏丹爆发内乱,南苏丹希望独立。表面看这是由于部落冲突引起的,但是由于南苏丹当时是咱们主要的原油供应地之一,当时的数据是占了外购量的35%左右,因此当地局势对于咱们的石油供应链还是有着非常重大的影响。

我们此行,也侧面对当地未来形势做出评估。所以小组成员相对简单,组长是集团的王伯伯,负责装备的大志和我,加上兄弟工厂的小丰和小山。这里要说一下,小山是蒙古族,他名字是蒙语,中文意思是小山,跟我这正宗的山哥并不冲突。

还是老办法,到了开罗,拿到当地联络人的信息,小组成员就分头行动。我和小山一组,目的地是南部重镇阿斯旺。到达开罗的当晚,就见到了赵姨。

从拉马迪分开到现在,都已经过了十多年,可是赵姨还没怎么变样。她马上就要到退休年纪了,所以正处于半退休状态。她老公还在开罗使馆工作,据说很快就可以调任回国,所以赵姨也就待在开罗,等到时候跟老公一起回国。

赵姨请我们吃了当地的美食,还带我们去看了正宗的肚皮舞。我在国内的新疆饭店,见过维吾尔女孩跳肚皮舞。但是埃及的肚皮舞还是不一样,可能因为人种不同,埃及女孩比较丰满,而且非常灵活,可以把硬币从肚皮的几块腹肌上面一层层的滚下来再滚上去,让人浮想联翩……

阿斯旺位于尼罗河东岸,是一座历史名城,是埃及法老试图征服非洲大陆所建的补给中心和贸易中心,也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地区之一。它人口不多,也就20几万,之所以成为重镇,是因为阿斯旺水坝。

阿斯旺当地的驻防,主要是歼7和地面巡逻部队。埃及大部分军力都在开罗附近和西奈半岛,对南部地区的防守相对较弱。

也难怪,南方邻国苏丹实在是太穷了,啥都没有,可以说,穷得连仗都打不起。埃及在和平时期主要防范的其实是流匪。不过阿斯旺水坝是它的重点防御目标,这里供应了埃及全国电力的15%以上。

阿斯旺水坝分成两部分,旧坝是1898年英国在古埃及的水力枢纽基础之上建设的,由于原设计不足,分别两次加高,但是仍然在1946年洪水时几乎被漫坝。

埃及革命以后,1952年开始新坝设计,起初美国答应给予2.7亿美金贷款。但是由于埃及在1956年正式承认新中国,两国并建交,美国取消了贷款。之后1958年苏联加入,提供了约三分之一的工程资助以及工程师和重型机械,施工由1960年开始,1970年建成。由于尼罗河流域集中了埃及90%以上的人口,因此上游111米高的阿斯旺大坝也成为埃及的命门。

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曾经试图轰炸阿斯旺大坝,被埃及的高炮部队阻击,但是坝体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这也成为促使埃及成为承认以色列的首个阿拉伯国家。

这次战争中,美国发动“每人五分钱”运动,筹资46亿美金支援以色列,同时美国国会拨款20亿美金。这笔钱,相当于美国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5%,以色列国民生产总值的500%。而为了埃及和叙利亚用于购买的毛子装备,阿拉伯国家凑钱,但却被勃列日涅夫挪用。因此在战争开始之后,以色列迅速从美国获得全套装备,而苏联的反应则相对迟缓。虽然尼克松在这次战争中已经因“水门事件”而焦头烂额,然而在美苏较劲的关键时刻,勃列日涅夫居然表示为了埃及和叙利亚而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不可想象的。这个表态直接导致了阿以和谈阿拉伯方面的失势,也直接导致埃及彻底脱离苏联阵营而倒向美国。

应当说,阿斯旺水坝的修建,里面有一定的中国因素,也有很大的毛子因素。在中东和非洲地区,对毛子的评价比较统一,那就是毛子是那种关键时刻可以捅你一刀的酒鬼。

应当说,埃及军队还是训练有素的,也有紧迫感,而且我觉得,埃及人的英语真的是阿拉伯人里面说得最好的。其实他们做英国殖民地的时间也不是很久,这个到底是什么原因就不知道了。

阿斯旺当地的驻防基地就那么两个,一个在距离大坝5公里左右的阿斯旺机场,另一个就在大坝里面,有高炮和导弹阵地。

2010年底,还是有很多中国人来到阿斯旺参观的,我和小山从开罗飞阿斯旺的航班上,就碰到了一个旅行团。一个飞机上如果有超过一半的中国人,那就热闹了。虽然我们不是过来旅游的,但是碰到中国人问候,我们通常说是过来做生意的。

这个也没错,本来也是生意,只不过是军火生意……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一点儿不枯燥,而且头也是晕晕的。到了阿斯旺,赶紧联系当地场站的联络官,在小本子上面记下他的名字:萨布里少校。

萨布里少校三十几岁,个子高高的,很健壮。他带我们参观了一下大坝和机场的几处阵地,然后重点介绍了一下歼7II的情况。

我又让他带我到当地的大型超市看了看,了解一下当地的市场水平。

坦率的说,我对埃及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这里大概比较一下,在中东国家中,从空军水平来看,装备和作训水平排第一的一定是以色列,然后就是沙特约旦和埃及。

在这几个国家中,埃及是装备水平比较低的一个,但是训练水平和视死如归的精神一点儿都不弱。当然,在现代战争中,视死如归就是死路一条,现代战争是靠脑子去打仗,讲求的是协同作战和快速反应,也就是快准狠。只懂得胸口碎大石和徒手劈砖块的,还不如去万达广场摆摊子卖大力丸。这种选手上了战场,还没看见敌人就会被消灭掉,除了增加己方伤亡数字也做不了别的什么贡献。

萨布里也是飞行员出身,而且是第一批飞F-16的,后来是去攀岩还是干嘛的,伤了一条腿。又不想就那样退役去民航,于是就选择了作战指挥这一块。

阿斯旺的雷达跟泰国乌汶府的雷达差不多,也是老美的米波雷达。这一部雷达工作了也有差不多30年,性能依旧强劲。我觉得老美的东西确实也挺耐用的,不比德国的东西差,见识过好多系统,如果保养得当,用个三四十年都不成问题。尤其阿斯旺这个地方,气候干燥,对于系统的维护保障提供了优越的自然条件。

老美的米波雷达是可以侦测到F-22和F-35的,只不过这一部雷达稍微老旧一些,对闪电2的侦测距离也就是100公里,如果闪电2的加力打开,估计只有三分钟的响应时间。

至于老美当年为啥给埃及提供这个雷达,现在已经说不清楚,估计一方面这个是通用防御设备,不会威胁到以色列;另一方面还是因为它便宜。

虽然也是老家伙,但是只需稍微修改,这种米波雷达就可以具备侦测隐身战机的能力,这恐怕是老美自己都没有想不到。

不过话又说回来,查了一下地图,方圆五百公里以内,还真没什么重要的老美的空军基地,更没有猛禽驻扎。因此,也就没急着给萨布里搞那个。

据说,埃及人6000年前就发明了啤酒,虽然是中东国家,当地却也可以买到酒,但是要去专门的酒屋才有卖,超市和小卖店是不卖酒的。

我的关注点是啤酒,当然,除了喜力蓝带,本地也生产啤酒,我喜欢一个牌子叫做Stella,有点棕色的,口感跟德国啤酒差不多,苦味更重一点。在埃及买酒不犯法,比伊朗强多了,但是买了酒要放在黑色的袋子里面。不反对也不宣传酒文化,其实也挺好。

当然,小山对啤酒不感兴趣,他喜欢伏特加。有空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坐在阿斯旺机场边,歼7机库旁的空地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阿斯旺当地一刮风,天空的蓝色里面就会掺杂土黄色。也许是《盗墓迷城》看多了,我总有一种幻觉,就是大漠中不知道哪里会出现一支法老的军队。当然,也希望有一位埃及超级大美女,管它是人还是妖……

小山是懂得航空器的,对于我正在研究的某些项目的方案,我也咨询了一下他的意见,感觉视野开拓了不少。

对于阿斯旺的空防体系,我们两个意见差不多。虽然现在埃及的主要防御对象是流匪,但是毕竟阿斯旺做为埃及的命门,还是需要进一步提升空防系统水平。之前我请萨布里带我们去了一下当地的超市,发现里面货品挺齐全的。

对于埃及来说,中国有些遥远,但是如果埃及能够拥有中国的生产线,在当地组装中国设计的产品,那是否可以让我们有机会拓展遥远的非洲市场呢?其实小山也有这样的想法,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咱们已经告别了用衬衫换飞机的历史,现在也该到了咱们用飞机换衬衫的时代了……

当然,这个表达有误,但是做为全球化的受益者,我们应该坚定的跨出去下一步,从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勇敢的把低端制造业转让给巴铁和埃及这样,为新中国做出过牺牲的友好国家。然后把我们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更高端的制造业和创新产业上面。

埃及手里的歼7II型,其电子传控系统采用的是英国的装备,整体飞行性能保持得相当不错。但是对于防范日常的流匪来说,歼7的速度太快了。

由于歼7可以挂载照相吊舱,很多国家爱都喜欢用歼7做为巡逻机来使用:挂一个照相吊舱,挂两个法制R550空空导弹。这个配置应该说是到二十一世纪初,性价比较高的配置。因此在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包括了埃及、苏丹、尼日利亚、纳米比亚、莫桑比克等等,歼7被用来在广阔的沙漠地区扮演游骑兵的角色。

照相吊舱的缺欠是反馈周期较长,通常冲洗加上识别,都需要至少三天的时间。如果遇到不骑骆驼而是开着越野车的现代化流匪,那照相吊舱的反应就比较慢了。而且短程空空导弹也只能自卫,无法攻击地面目标。

因此,我们希望在不改变载体,也就是歼7的基础上,寻求一些技术革新。

SAR一直是我们厂重点攻关的一个项目,在70年代到新世纪初期,受制于通信速率和计算分析速度的限制,进展平缓。后来天河超级计算机的诞生,以及3G及以上的宽频带宽通讯技术的开发,使得我们在SAR技术上开始突飞猛进。再后来,如前所述,中国工业和制造业水平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而突飞猛进,而信息化的成果之一,就是可以最大限度上利用已有资源。于是我们厂的SAR,不论是机载还是星载,都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平。

给歼7挂上SAR吊舱,这个应该不是问题,但是在数据处理方面,就不知道埃及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于是,跟小山一起分析机体和吊舱结构,分析SAR需要的通信和数据处理平台,然后跟工厂这边联系,又用了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终于拿出来一个大体方案。

跟萨布里一起研究了一下他们平时的作训节奏,多久巡逻一次,范围怎么样,然后又对阿斯旺地区的武器装备升级提出了一个方案。我觉得,要么就不玩儿,要玩儿就玩儿大的。因此这个方案有些颠覆性:我们不再提供设备采购的建议,而是建议以出售生产技术和生产线,以授权生产的方法,在埃及生产枭龙以及相关设备。

枭龙是巴铁和成飞搞出来的,巴铁的枭龙采用了英国的电传系统,可以发射北约制式导弹。枭龙有着很高的性价比优势,而且经过巴铁在国内的实战测试,其能力水平以及口碑都是一流的。另外,枭龙本身也是歼7衍生发展而来,对埃及而言,升级换代的技术风险最小。况且同为阿拉伯国家,埃及跟巴铁的亲近程度非常高,这个订单是最有希望的。

如果埃及能够生产枭龙,那么对于其它正在寻求替代歼7的国家,也会有一个非常好的示范作用。其实早在这之前,K-8E就已经在埃及生产,它同样是中巴合作的产物,埃及在了解了K-8E的生产流程以后,上手枭龙不会太慢。如果上了枭龙,那么对于后续的采购歼10等等,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当然,载体不同,对我们提供的支持就完全不同。歼7II的机腹外挂只有700公斤,而枭龙能够提供2吨,歼10就更大了。外挂尤其是机腹外挂负载越大,对于侦察和电子对抗的贡献就越大。

从燃油消耗等方面分析,如果用枭龙,巡逻的经济成本也会大幅度降低。当然,这里面谈的是理想状态。

另外,建议用红酒来为阿斯旺大坝提供防护。红酒的侦测距离远,对飞机和导弹都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像阿斯旺这样地广人稀的重点防御目标,一个营基本可以满足要求。一旦埃及再跟以色列掐起来,以色列战机比较喜欢远程奔袭,正好可以利用红酒的特点,射程远,射高高来对付它。况且红酒的侦测系统对隐形战机也具备一定的侦测能力,反正200公里左右发现闪电2还是绰绰有余的。这样高性价比的,哪儿找去?

同样的,我们也建议采用枭龙和红2来保卫苏丹港。前面说过,苏丹对华石油出口,占了咱们35%左右的份额,因此,苏丹港的地理位置就显得更加重要。枭龙可以提供巡逻和800公里的防护圈,而红2通过换装模块可以立即切换成M7对地导弹。这个对于苏丹来说,就是无敌的了。

两份报告说起来容易,但是需要大量的数据和信息做支持,小山也忙活了好久,终于在圣诞节之前赶出来了。于是我们就返回开罗,跟王伯伯汇合。

也就在我们忙着帮助埃及思考武器升级换代的捷径的同时,茉莉花爆发了。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它的爆发,应该算是小贩跟城管斗争所引发的血案。

在当时,茉莉花可以说席卷整个北非和中东地区,从当时国外媒体的报道来看,西方是支持突尼斯政府与国民展开和平对话的,而伊朗和黎巴嫩反而是支持民众暴力起义的。但是国内媒体则完全相反,我后来回国的时候,看到国内媒体的报道,似乎西方是支持通过暴力手段推翻政府的行为,也就是完全支持茉莉花的。这个要讲一下,至少我看到的情况跟国内媒体的报道是不一样的。

王伯伯在忙货款的事情,这个,还要从第四次中东战争说起。当时,埃及在阿拉伯国家的支援下,购买了大量的毛子武器。但是毛子是比较擅长捅刀子的,它一方面哄抬武器价格,一方面押着不发货。

现代战争,拼的就是消耗,所以说,淮海战役是用小推车推出来来的。但是毛子那边收了钱却不发货,直接造成了埃及和叙利亚的被动。战后的评估,毛子那边坐地起价,给阿拉伯国家的武器价格直接上涨了三成以上,而供应却出现了大问题。

战争六天时间,美国向以色列运输了五万多吨的物资,而路程距离方面远远比美国方便的老毛子,只提供了三万吨不到。美国向以色列支付了接近70亿美金,而毛子收了接近100亿。这一进一出,埃及不倒向美国才怪了!

因此,埃及以为咱们做生意也是跟毛子一个路子。通常的预付款、到货款和尾款,他们把到货款只付一半,其它的就不怎么付了。王伯伯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就是向埃及要钱。不过后来,还是说通了,经过K-8的合作,埃及也认清了,咱们跟坑人的毛子不一样。于是后面的商务谈判,都比较顺利。

王伯伯带我们去了亚历山大港,亚历山大位于埃及北部地中海沿岸,曾经是尼罗河入海口,是历史名城,也是埃及和非洲最重要的港口。

亚历山大港人口有350万左右,是埃及的经济和工业中心,也是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港绝对是一个国际化都市,里面讲什么语言的都有,除了阿拉伯语,英语法语意大利语希腊语,讲什么的都有。当然,东方面孔以中国人和韩国人居多。

在亚历山大,我们住的酒店旁边,还有一个属于叫做Coptic东正教的教堂。Coptic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它的耶稣像不是挂在十字架上面,而是坐在椅子上,脚底下摆了个球。据说Coptic教徒大部分都在埃及和埃塞俄比亚。

在埃及,90%以上的国民信仰逊尼派,剩下的有基督徒、coptic东正教徒和犹太人。清真寺和Coptic教堂我们进去了,犹太教堂不让我们进去。不过这些教堂都保存很完整,可以见证亚历山大悠久的历史和文化。

80年代,咱们曾经向埃及提供过4艘明级潜艇,被埃及视为宝贝。在80年代中叶埃及参与的与老美第六舰队的演习当中,两艘明级曾经至少三次突出重围,绕到航母身边,还曾经突然上浮,震惊美军。明级也被视为埃及海军的特战宝贝,一直小心保养和使用。不过我们过去的时候,这四艘艇经过30年的服役,武器性能已经无法满足要求。

大志他们两个的目的,其实就是与此的升级换代相关。他们的工作已经进展大半,我跟小山倒是有时间,就联系当地的指挥官纳哈斯中校,希望有机会去当地的场站,了解一下歼7甚至F-16。

但是纳哈斯中校直接拒绝了,因为茉莉花已经烧到了亚历山大。

我最反感的就是内斗,有什么话就好好说,不要用煽动仇恨的方法来刺激自己人打自己人。

曾经有人询问过我对于言论自由的看法,在我看来,所有正在煽动仇恨的中国人,都应该送去瓜达尔搬砖一年,让他们体会一下从无到有的建设有多么的不容易;了解一下和平稳定和发展,是多么的来之不易;理解一下为什么团结才是战胜苦难的法宝。但是见了亚历山大的曼达拉,我觉得应该送这些人去看看曼达拉:好好一个军民两用港,就那么一把火烧了,连烧带炸,你国本来就不富裕好吧,这么败家干嘛?一个一年12亿美金吞吐额的码头,加上四十几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没了。然后呢?你们的后人还是要生活在一个地头上,继续打,继续杀?

这方面老美最有意思,自南北战争以后直到现在,它一直不断完善各种法律,对于各种歧视和仇恨行为事无巨细都有了详细的法律规定。但是它鼓励其它国家民主化的时候,从来不提这个……

说回茉莉花,茉莉花之前,突尼斯的失业率大概15%,于是大学毕业了才去做小贩,才跟警察冲突,才去自焚;革命以后呢,民选了,现在的失业率大概30%。印证了那句名言:自己约的炮,真的是含泪也要打完。

埃及的革命更有趣,本来穆巴拉克是亲美的,反而基层群众有些反美。其实老美还是挺单纯的,不光想当世界警察,它是真心实意的把自己当老大了。所以只要是它小弟,它统统照顾,比较规规矩矩。所以,也有那么多小弟死心塌地的给它卖命,世界都听它的。不像老毛子,见便宜就上,见困难就让。当年古巴导弹危机摆了人家古巴一道,直到现在古巴还在承受美国的制裁。后来中东战争,又摆了埃及一道,埃及到现在也在记仇。反观老美,尽管小弟们有些不对的地方,老美还是尽量罩着,哪怕自己吃亏。但是到了茉莉花声讨穆巴拉克的时候,老美的表现确实有些反常。不知道怎么想的,关键时刻还是放任埃及局势,把80岁的穆巴拉克抓了起来。

然后的埃及选举,选了一个比较反美的政府上来。这时候老美才恍然大悟,让奥黑讲了几句话,然后茉莉花就谢了。而埃及也在一年后发生军事政变,亲美的塞西将军上台。当然,塞西将军对华依然比较友好,这才让我们不虚此行。

有人说,只有失去过,才懂得拥有的意义;只有流过血,才懂得尊重生命的价值;只有光棍节熬夜,才懂得平时上班的辛苦是值得的……看看,我这是都胡说了些什么呀?

扯远了,再说回来,当时的埃及军方,对穆巴拉克的专治统治也是有些反感的,但是对于暴力革命也不赞同。于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军方选择了中立。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以后,也说不上谁对谁错了,反正军方被推向了茉莉花的对立面。这也是后来,民选政府被揭露腐败,然后军方以此借口发动政变,推翻民选政府的一个原因。

国家乱了,国防不能乱,军方还在维护埃及的国土安全。亚历山大港负责地中海区域的海事警戒和以色列西奈半岛方向的二线空情警戒,其预警系统采用的居然是意大利的蝮蛇。

对于蝮蛇咱们是太熟悉了,国产的红旗64就是在蝮蛇基础上改进的。瞬间觉得埃及人的战术思想还是很明确的,蝮蛇系统主要对付的就是中低空目标和掠海飞行的反舰导弹或者巡航导弹,用蝮蛇系统来防御亚历山大再合适不过了,当然,如果能换成红旗64就完美了。

再次发扬软磨硬泡的精神,当然,高大上的理由是反正我们闲着也没事,就给它提供一些技术支持,便于他们维护保养。纳哈斯也心烦,军方的政府的示威那边的,都在打他电话,他也想躲清净,于是第二天一早就带着我们过去了。

蝮蛇的场站就在亚历山大港的附近,距离机场也不远。不过它那地方是一个居民区。位于一个看起来像是仓库的区域,预警系统放在旁边的高楼上面,导弹系统则在仓库的厂房里面。

蝮蛇采用的是半主动制导,预警雷达发现距离大概180公里,这个距离,连开罗都够不着,更不用说西奈半岛了。于是,我就琢磨着怎么给它扩容。

应该说,经过这么多年外联的经验,我对扩大已有预警系统的侦测范围,算是有了一些自己的心得。

本来想找一个懂中文的埃及军人,这样比较容易沟通。但是据说这样的人才都被位于开罗的阿联飞机制造厂的K-8E生产线“搜刮”过去了,只能慨叹咱们为埃及培养的人太少了。多么的怀念纳西姆和我的两个徒弟呀!

纳哈斯说,其实也有不少中国人在埃及,尤其是在开罗的艾兹哈尔大学。后来想想,如果不是军方或者军工系统的,咱们用着也不是太方便,麻烦就麻烦吧。

后来听赵姨说,艾兹哈尔大学是世界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已经有一千一百多年历史了。不过咱们国家签署的教育协议,送过去学习的主要还是语言和宗教,对于艾兹哈尔大学比较著名的商业、基础科学和医学,反而没有签署教育协议。这方面,估计也会得到逐步的改善。国与国之间,就是应该互相取长补短嘛。

使用手册都是阿拉伯文,要先通过纳哈斯或者他的助手努克拉来翻译。努克拉夫人是显赫家族出身,她爷爷的哥哥曾经是埃及的总理。

努克拉夫人年轻时代留学法国,阿拉伯语、法语和英语都非常流利。但是努克拉夫人的性格比较保守,埃及女生很多都是不戴头巾的,但是努克拉夫人戴头巾。跟我们工作的时候,多一句话也不说,比较严肃也比较枯燥。

看着她这样,我们只能用婉转的方法拉近跟她的关系。因为只有关系融洽,才能更高效的沟通和工作。这一天下午,把几个数据核对以后请她矫正并翻译,然后我用带过来的铁观音给她泡了一次功夫茶。其实在法国也有下午茶的传统,是用咖啡加甜点;而埃及既保留有英国下午茶传统,也有法国喝咖啡的传统。

努克拉夫人平时喝茶不多的,估计跟她留学法国有关。但是当我泡好了功夫茶,请她尝到第三泡的时候,她的眼睛开始亮了。后来她跟我慢慢熟悉起来,也介绍了一些她自己的事情。

她跟她的丈夫是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并且订婚的。1984年在埃以边境的西奈半岛,她丈夫在以军的偷袭行动中牺牲。那个时候他们结婚不久,她也才刚刚怀孕……本来伊斯兰教是允许改嫁的,但是由于她跟她丈夫青梅竹马,而且她的女儿算是遗腹子,因此一直也不想改嫁。

一个女人带个孩子,确实很不容易,她也并没有依靠她家族的势力,而只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来养家,后来送女儿读了大学。除了大小姐固有的维护家族尊严的传统,另外就是依靠宗教在精神上的支柱,面对困难和挫折才能一直坚持下来。她不喜欢跟人接触,因为她怕不小心惹别人生了气,自己应付不来。她很热爱生命,自己养花,也收养了几条流浪狗,还养了几只猫。

想想虽然世界很大,但是不同的地区,生活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不知道该对努克拉夫人说些什么,后来觉得,什么都不说就好。有信仰的人对于生活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人与人之间相互的尊重和包容是最重要的,了解了努克拉夫人的经历,就会发现她是那么的不一样。

想起来刚刚开始,我对努克拉夫人还有一点点误解,那么现在,剩下的就都是敬重了。无论是在伊拉克巴基斯坦,还是在伊朗和埃及,都不断的听到讲述关于尊严的故事,有那么多人为了尊严,宁肯自己委屈一点,甚至可以舍弃一切甚至牺牲一切。

想起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士绅传统,又有多少传承下来了呢?

跟努克拉夫人的沟通顺畅了,工作效率自然就高了。整段的理解了亚历山大港蝮蛇系统的设计参数,就充分利用“云科研”的方式,这样进展速度就更快了。

于是我们到场站的一周以后,也就是元旦刚过,一份新的技术要求就交到了纳哈斯的手里。纳哈斯仔细的看了一下,又跟努克拉夫人用阿拉伯语嘀咕了几句,就叫来了他的军需官。

第二天,努克拉夫人说,只有一小部分能够买的到,大部分市场上面都没有现货。想起来我提供的制式可能有问题,就请努克拉夫人带那个军需官一起,我们商量了一下,修改了一部分设计参数。这样,小的零件就可以直接在市场上购买了。

简单的说,一周以后,所有的零件都到齐了。我跟小山一起,只用了一天就改造完成,然后测试一下,基本侦测距离扩大到了差不多250公里左右。

但是纳哈斯中校已经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事情,因为埃及已经彻底乱套了。据说有几百万人参加了示威,亚历山大也是一个重点地区。

我们天天待在酒店里面,哪儿都去不了。那个时候,大志他们关于033的后续还没有谈完,我们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埃及军方虽然也上街镇压,但是后来又发表声明,说是保持中立。而埃及也切断了互联网,好在酒店还能够上网,只是网速超慢。

我们能做的不多,就待在酒店里面看HBO的美剧,练习英文。凌晨网络稍微快一点儿的时候,就跟国内联系,通报情况,也忙一下自己手头的几个项目。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jswx/2018-06-01/5068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6-03 00:02:32 关键字:纪实文学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