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纪实文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巴基斯坦:搂草打兔子(九)

时间:2018-05-27 00:01:21   来源:砺剑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点击:

美索不达米亚之眼

——中东十五年(九)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砺剑说:

这是一位军工人的亲身经历。

美国的F-117是什么空中神器?中国是如何发现它的?中国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做了哪些工作?战争的真实情景是怎样的?中国军工背后都有什么秘辛?

本文不仅有军工记忆,还有国之重器,不仅有异域风情,还有中国精神,还有我们最为看重的珍贵的家国情怀。

今天,砺剑继续推出本系列文章第九章。

迷人的瓜达尔

雷达场站这个东西,安装调试和维保的时候需要专门的技术人员,平时运作正常的场站,无论大小,两个人足够应付,除非还有数据处理功能、指挥功能或者是防御功能。

乔杜里的场站,有一部分海事指挥功能,因此人数稍微多一点。但是算算总共只有三个班的人全职负责这个雷达站,剩下的主要还是厂务工作和码头附近的海事指挥。因此乔杜里跟我们差不多闲,他倒是也收了几个徒弟,加上他跟小王差不多一样的开朗性格,所以那边总是少不了欢声笑语。

刚刚轻松了一个星期,接到港建指挥部的消息,巴方请求一个技术支援,地点在巴基斯坦东南部,靠近巴印边界的科克罗巴尔。

有活儿干对我来说是好事,我这个人也比较怕闲,劳苦的命。但是我不是军队编制,出去做事要等工厂联络处给我指令才行,这也是我们的纪律。不过巴方的请求中方肯定非常重视,直接找到了总参,然后给工厂下达了指示。

晚饭的时候,姜处就找到了我,让我直接跟苏拉瓦底将军联系,尽快出发。

第二天一早就去了苏拉瓦底将军的办公室,也想顺便了解一下那边的实际情况。但是苏拉瓦底将军也不是太清楚,毕竟不是这个专业的。

他只是告诉我,巴军方对瓜达尔场站非常满意,科克罗巴尔对巴基斯坦很重要,那边如果有故障,就尽量立即修复。如果能够升级就最好,希望我给一些建议。我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需要带着我的二徒弟乔杜里。

苏拉瓦底将军有些犹豫,我看了出来,所以马上安慰他,因为小王会留在这里,所以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马上解决的。

苏拉瓦底将军点了点头,让他的秘书跟我们同行,一方面可以协调衣食住行,更主要的是科克罗巴尔场站是保密级别相对较高的场站,需要特别放行才能够进入。

秘书联系了军队,要第二天早上飞到距离科克罗巴尔比较近的一个机场,或者我们当天下午坐民航飞机去海德拉巴,然后从海德拉巴坐汽车过去科克罗巴尔。

我知道乔杜里一定很想回家看看,而且两种方式到达时间都差不多,于是就跟秘书商量,决定下午飞海德拉巴。海德拉巴位于巴基斯坦南部,印度河东岸,是信德省的首府,一个大概有一百五十万人口的城市。

乔杜里的家位于海德拉巴的市中心附近,我们到了机场,刚刚出来安检,他的两个老婆带着三个孩子就在出口那里迎接。

看得出,他们非常非常的开心。但是热闹了一会儿,乔杜里就回到了我们身边,执意要跟我们住在军营,这我就不明白了,已经都回到了海德拉巴,为什么就不住在家里呢?

640.webp (1).jpg

(实景照片)

乔杜里说,其实巴基斯坦军队也是有战斗力的队伍,是讲求纪律和尊严的部队。他说,能够看到老婆和孩子一眼已经足够了,他出来是执行任务,不是休假,当然要住在军营,这样也有利于第二天的出发。他还反问我,如果是在中国,如果我碰到他这样的情况,我会住在哪里?

我跟他说,如果是中国军人,那估计跟他的做法一样,甚至可能都不会通知家人。但是,我不是军人,也没有结婚,我也没碰到这样的情况,都一年多没回家了,我也希望自己有这种幸福的麻烦……

当天晚上在军营,又聊起来这个事情,我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就开诚布公的问了乔杜里。虽然我还没有结婚,但是从男人的角度,对一夫一妻和一夫多妻并没有反感。听说在伊拉克,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的,巴基斯坦可以娶两个。那,怎么做到的呢?

乔杜里就笑了,笑得很开心。他告诉我,法律允许最多可以娶两个,并非一定要娶两个。其实大部分巴基斯坦人都还是一夫一妻的,像他这样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娶两个老婆的前提,是娶第二个的时候,必须得到第一个老婆的同意才可以,由于两个老婆拥有同样的权利,包括继承权,因此各方面综合考虑后,第一个老婆同意再娶的可能性其实不大的。

巴基斯坦国土大部分是山区,以前好多人都是做生意的,常年奔波于不同的市镇,游走不同的商路,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老婆,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

那个时候,几个老婆虽然彼此知晓,但是通常一生都不会见面。也有另一种情况,因为各种原因,兄弟可能去世了,那他的老婆孩子也需要人照顾,这样他的老婆就会嫁给他的兄弟,就算没有同房,也是合法的夫妻,享有相同的权利。也可以维护整个家族的利益。

乔杜里的情况也类似这种,他的第二个老婆,是他父亲好友的千金,由于父亲好友因病去世,而女方还在上学没有婚配,就在毕业后嫁给了乔杜里。而且,他的两个老婆是年少时的好友,彼此都很熟悉。她嫁给乔杜里,也算生活有了依靠。

其实这个我还真不关心,反正自己也没什么钱,不会有继承权啥的烦恼。我很好奇的是日常生活怎么安排?

640.webp (2).jpg

(实景照片)

乔杜里猥琐的笑了起来,说小王早就问过他了,还说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晕死,老子想什么,你直到吗??乔杜里说,绝对不会有3P情况的存在,因为他的家境很好,虽然在一个院子里面,但是两个老婆都有自己的房子。晚上住哪边的房子,他要跟她们商量决定。

别装高尚,看见他平淡的讲,我直接怼回去他,“我问你,今天不想回家,是不是因为不知道选择去哪边?”乔杜里说,真的不是,大家都习惯了,不会有选择困难症的。他还告诉我,不关穷人还是富人,有两个老婆的,家里至少都是一个老婆一个房间,不会有大家住在一个床上的情况。

他知道,在中国,尤其是南方发达地区,有钱人有包二奶的现象。但是在巴基斯坦,有钱人都是一夫一妻,家里困难的才会出现两妻,而且很少吵架的。

唉,不同的国情,不同的传统。不过我还是认为,巴基斯坦应该是很多中国男人的向往……

640.webp (3).jpg

(实景照片)

科克罗巴尔位于塔尔沙漠之上,是当年纳粹投资戈培尔派人去东方搜寻雅利安人遗迹时建立的一个营地,后来被英国的东印度公司所经营的海德拉巴至阿穆达巴铁路做为中间站点。再后来印巴分治,边界线就在科克罗巴尔以东。

在第三次印巴战争时期,科克罗巴尔被印度占领,后来1972年归还给巴基斯坦。虽然塔尔沙漠比较荒凉,炎热干旱,它地势狭长,两边都是非常肥沃的地区,对面印度的古吉拉特邦和拉贾斯坦邦都非常富庶,印度在那边也部署了强大的军事力量。

640.webp (4).jpg

而科克罗巴尔的背后就是印度河流域的海德拉巴和卡拉奇,这里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群和最富庶的地区。因此,尽管科克罗巴尔条件恶劣,却是巴基斯坦必须坚守的地区。

第三次印巴战争,是因为印度挑唆当时属于巴基斯坦的东巴基斯坦独立所引发的。因此,中国和巴基斯坦走在一起并非是偶然,印度在北面插手和挑唆西藏事物,霸占我藏南地区数十年。后又挑唆东巴基斯坦独立,成立孟加拉国,造成1000多万人的难民潮。

阿三哥的不纯洁是由来已久的,曾经几次接触过阿三,确实感觉跟南亚地区的巴基斯坦人、缅甸人、泰国人,甚至马来人和印尼人都不一样。阿三骨子里面比较自傲,也不知道这份自傲是哪里来的,反正似乎比较热衷于政·治斗争和耍心计,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英国殖民者的不好的基因。

巴基斯坦的远程预警系统部署在后方100公里左右的欧迈尔哥德,科克罗巴尔之前并非是主力场站。

但是自从1998年印巴两国试验核武器以后,巴基斯坦的压力陡增,尤其是印度进行了导弹试射以后,巴方为了保护卡拉奇城市群,而决定将欧迈尔哥德的预警系统升级,成为远程预警系统,并部署防空武器。

而原先的欧迈尔哥德场站的预警系统,就被转移到了科克罗巴尔。此外,卡拉奇还建有巴基斯坦的重水反应堆,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科克罗巴尔场站没有部署防空导弹,是因为根本没必要。因为如果印度飞机越境过来,欧迈尔哥德的导弹就足以应付。

而科克罗巴尔距离边境线40几公里,对面的火炮和火箭弹一次覆盖,导弹阵地就不在了。科克罗巴尔场站建在荒原的一个高地上面,装备的是一套美国60年代生产的侦测距离大概250公里的预警雷达。

由于年代久远,加上气候炎热,很多部件经常罢工。为了保证卡拉奇的安全,科克罗巴尔必须要对印方向有足够的了解,哪怕战时被摧毁,至少也要准确预期到印方的异动。

640.webp (5).jpg

(实景照片)

咱说句心里话,一个好汉三个帮,美国那么牛B,旁边还有北约,还有以色列沙特,还有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有日本韩国,都在帮着它。

咱们好不容易有了个巴铁,人家对咱们那么敬重,咱们反而做得远远不够。以前,总是强调所谓防御性国防方针,你都全球化了,还只是防卫国土,有意义吗?

发生在1993年的银河号事件,1998年南联盟大使馆事件至今仍然历历在目,你光动动嘴皮子打口炮没有用,人家实力在那儿摆着,想登你的船就登你的船,想炸你使馆就炸你使馆,你能咋的?

1998年印巴核试验危机的时候,中国并未给予巴铁真正的支持,好像自己挺仗义一样,实际情况呢?

巴铁的试验基础全部来自第一代和第二代给它的支持,这个全世界都知道,早就知道。你脱了裤子放屁也没人不知道是你,再说了,如果巴铁被印度并了,对你有好处吗?下一步就是咱的西藏、青海、四川和新疆!

看透这些,就不要总拿巴铁的利益做交换,大家都是平等的,人家对你好,你也要对人家好,这才是礼尚往来!也只有这样,世界上才有更多的国家愿意跟着你干,才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这就是孔子说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远的不说,想想杜月笙,人家是怎么混的,黑的白的都心甘情愿的给他卖命?

现在连菲律宾这样的国家都敢跟中国叫板,为啥?为什么国际法庭就那么判?这背后不就是你铁杆朋友太少了吗?

用到人家的时候,甩俩票子,不用的时候,就一副大爷的样子高高在上,这样子不行的!

越说越激动,再报个料吧。

2010年前后,菲律宾抢滩黄岩岛,南海舰队陆战队把他们赶下去,同时南海海监大队到达附近,菲律宾派了两艘护卫舰过去,双方形势紧张。

菲律宾一看,干不过中国,于是就找到了他的老大—美国。美国一看,一开始也不想拉偏架,就对两边说:都别吵吵了,全都撤吧,这地方维持原状,你打你的鱼,他捞他的虾。

菲律宾一听,也没说啥,就撤了。可是他前脚一撤,咱们就上岛建了高脚屋(小编注:黄岩岛上是否有我国高脚屋仍存疑),这就是改变现状了。这一下菲律宾不干了,美国也火了:我让我小弟撤了,你却趁机占了便宜。

于是后来美军进入南海,以及安排日本籍仲裁庭法官,做出了非常不利于我们的仲裁。

咱们说过,美国本身是第一强国,这个连俄罗斯人都承认,但是它还是有许多盟国,很多事情不用自己出面,安排几个马仔就搞定了。可是我们呢?准同盟国朝鲜,天天在距离东北边境50公里左右的地方放炮仗,你又做了什么呢?

当年巴铁受到国际制裁的时候,中国居然在安理会谴责巴铁,这样连朋友都没有了,以后怎么混呢?

巴铁为何搞核武,不都是阿三搞核武害的?有种阿三核试的时候,你直接去把它端了,就没有现在阿三核武小型化,没有可以打到北京的烈火,也没有巴铁的核武了!

可是现在,绕着咱们国家一圈,都差不多有核武器了……

赶紧从南海黄岩岛回到炎热干燥的科克罗巴尔场站,见到美式R-175ME的时候,简直有点参观博物馆或者开老爷车的感觉。

这套系统是六十年代初北约的制式装备,罗克韦尔公司研制,使用了大概四十年,大部分功能还是比较完整。

640.webp (6).jpg

雷达这东西的寿命,一半取决于制造,一半取决于保养。可以看得出来,巴方的军械维护水平还是很高的。他们经历过三次局部战争,也一直在克什米尔进行低烈度局部战争,对武器的认知始终保持在一定的水平。

尽管如此,由于长时间在高温和灰尘条件下使用,保养再怎么好,也有部分零件实在扛不住呀。

它的发射单元的三个元件,由于长期大功率的工作,需要进行必要的更换。但是,我们的元器件是参考老毛子体系设计的,跟美帝的体系完全不同。

就算知道什么东西坏了,也没有好的方法。一是没有备件,二是当时巴铁还在被二十国集团制裁,就算知道型号,也买不到原装产品。

跟场站的连长卡德尔,以及乔杜里大家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分三步去做,首先,需要卡德尔提供科克罗巴尔场站详细的战术要求,并且要求他跟他的上司澄清一下这个战术要求;第二,我会提供符合科克罗巴尔场站战术要求的中国产雷达的型号;第三,我会向姜处报告,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办。

卡德尔那边咱们先不说,先说姜处这边,听了我的报告,分析了整个形势。看起来场站的雷达需要更换,但是交货需要时间,而且由于国际环境关系,这个时间很难讲要多久。而这个场站又不能停,否则一旦有事,巴方损失将无法弥补。

姜处给了我一个思路,能否考虑用什么方法替代已经损坏的零部件。

雷达系统这东西,40%靠硬件,60%靠软件。硬件坏了,大面积改造就比较困难,但是局部补偿替换也不是不可能。

请卡德尔连长提供了全套的技术资料,将损坏的部件标识清楚,然后用我的笔记本电脑画成简图,发给了张主任,请大家集思广益,看看怎么办。

收到张主任邮件的时候,我们在科克罗巴尔的荒原上已经闲了一整天,这地方草没多少,但是却有很多兔子。

巴基斯坦人不吃兔子,但是我想吃,天天吃羊肉上火,想换个口味试一下。于是,就让乔杜里跟我去打兔子,因为我自己没法去,不会打枪。

乔杜里笑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说师傅你居然不会打枪,就会打飞机吧?我气死了,这家伙居然学会双关语了……

卡德尔借了两只步枪给我们,但是也叮嘱我们,虽然是荒原,打兔子之前一定要先对天鸣枪,如果有人的话,听见枪声会喊的。我就纳闷了,对天鸣枪不是把兔子吓跑了吗?

乔杜里说,兔子不跑,你也看不见它,这个人眼跟蛇眼是一个原理。其实,雷达也是这个原理。

巴基斯坦军队的步枪,其实就是国产56式步枪。但是我对枪没有什么研究,这个东西在雷达显示屏上根本看不见。军训的时候好像打过,感觉后座力挺大的。

第一天打兔子,半根毛都打到,废了八发子弹,肩膀顶了个通红。晚饭之前,收到了张主任的回复。

张主任说,车间研究了原理图和零件图,原理很简单,但是部件替换很麻烦,因为咱们国家的制式都不一样,需要重新加工。

车间有一位技术人员提到一个方案,倒是可以尝试一下。那就是去深圳华强北的电子城,找一找差不多功能的原件,然后自己加工组件进行替换。

如果采用这个方案,工厂在广州的办事处,可以协调一位同志过去协助。我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拨通了姜处的电话。

姜处是见多识广的人才,听到这个主意连声叫好,说他们到底是年轻人,有想法,跟得上时代。于是他让我收拾一下,次日安排去卡拉奇转机,经香港去深圳。

这个计划我没有告诉二徒弟乔杜里,一方面是因为他手头没有中国签证,没办法立即跟我过去,另外也是中国近期很有可能会参与联合国对巴铁的制裁,我不知道我们这样的的动作是否违规。另外更重要的是如果制裁了,那正在建设的瓜达尔该怎么办?

姜处跟我在卡拉奇会和,到时候也要请教他一下。这里多一下嘴,我们出去,用的是公务护照,在很多国家都是免签的。否则普通护照的话,就没有办法这么迅速的行动了。

在卡拉奇等待航班的时候,问起了姜处这个问题,姜处说,联合国的制裁,主要针对于军用产品,因此就算工厂有货,如果中国参与了制裁,那么在制裁结束之前也不应该提供给巴铁。

但是民用产品并不在制裁范围之内,因此这个算是一个擦边球。其实连老美都是这样做的。他们甚至把AH-1眼镜蛇直升机的民用型给了巴铁,然后由巴铁改装了去打塔利班,巴铁在反恐方面还是美国盟友,所以大家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老美怎么钻空子都行,它做足了功课,也是这方面的行家。但是如果咱们若是做了,而且被别人抓住把柄,那麻烦就大了。

姜处说,其实巴铁也意识到了问题,所以才把瓜达尔港签给了我们,其实也就是不想连累我们。就算开始了制裁,我们自己在瓜达尔港的部署,也并不在制裁范围之内。

想想,巴铁太讲究了,这才是真兄弟,真正为了彼此双方利益考虑的兄弟,希望我们国家和我们的国人好好珍惜这个兄弟!!

我们到了深圳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就住在华强北附近的一个招待所。厂广州办协调了七所,第二天由比较熟悉情况的采购人员开车过来,带我们去华强北。

2003年夏天的华强北,已经非常的繁华。有句话,叫做食在广东,一点儿都不假。我们刚刚到深圳,为了满足没有吃到兔子的空虚,以及一年没吃到正宗中国菜的渴望,一顿猛吃海喝。潮州菜当正餐,然后夜宵又搞了重庆烤鱼,第二天早上广式早茶,真TMD爽!

华强北为什么这么火?因为卖家不光懂生意,还懂得技术。最开始只是想买几个元件,就请七所的采购员帮忙找熟人问,后来人家就问我做什么用的,也不方便直说,但是就把工作原理和技术要求给了对方。

那小伙子转身就出去了,半个小时回来,每个处理单元都进行了设计,而且参考设计给了我三种报价,好的中的差的,让我自己选。我当时就惊呆了,深圳的电子行业发达到如此程度,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线路设计非常精良,绝对达到军工产品的要求。不过我有我的考虑,因此跟小伙子交待了一下,所有的东西,尽量用西门子、GE、思科品牌或者是日本品牌,而且尽量全部用进口的,不要用国内生产的。

价格不是问题,就要最好的。此外在元器件加工的时候,要求负荷强度达到理论值五倍以上……小伙子又出去了大概半个小时,回来补充到,国产原件会便宜大概一半,达到技术要求也不是问题,甚至有些质量更好,不过他也可以满足我的要求,需要三天交货。然后递给我报价单。我扫了一眼,震惊了,居然比我们出厂的价格还便宜大概三分之一。

其实,单子上面的元器件都是国际品牌,而且是全进口产品,如小伙子而言,相对于国产品牌和国内生产的外资品牌,成本已经是最高的了。但是对于我们厂来说,军品所有的元件都是自己设计自己生产,开模加工都是自己来弄,单位成本一定会远远高于市场上面成熟的产品。这个,倒是给我提供了一些思路。

不用说,姜处就明白我的想法,他对小伙子说,如果需要明天中午交货,能不能做到,小伙子犹豫了一下,说那要加钱。姜处说你先去下单,然后拿报价,我们赶时间。

小伙子就出去了,其实七所他们都认识,小伙子也没有狮子大开口。后来听说,买那些进口元器件,他要去香港凑货,也确实来来往往需要时间,他们是半夜拿到元件,连夜加工,第二天早上交货。

小伙子对元件有些疑问,觉得不像普通的民品,尤其七所的人也在。但是规矩他也懂,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批元器件,加上往返的机票住宿啥的,居然还是比我们厂同型号的出厂价便宜。

这个,着实震撼了我。在次日晚上从香港返回卡拉奇的班机上,姜处对我的谨慎大加赞许,元器件尽量没有留下made in China的痕迹,使得各个方面都不会被动。

得到领导的首肯,我也很开心。姜处告诉我,等到这个项目结束,我回国以后,他想调我去联络处,让我考虑一下。于是,我又睡不着了。

三天之内就回到科克罗巴尔,让卡德尔连长对中国人的办事效率有了最直接的认知。卡德尔也是出身贵族,他的家庭与婆罗门等级相同,不过他们伊斯兰教跟印度教不一样,没有种姓制度。

他也是留学英国,毕业以后回来巴基斯坦的。中层军官接受英国教育是巴基斯坦的一个突出而普遍的现象,战争中,他们跟英军保持一样的传统,就是身先士卒。

因此,印巴战争中,许多牺牲者都是军官,这个跟印军有所不同。

我也问乔杜里,回到中国却没有回工厂,更没有回家,师傅是不是要比徒弟强?他不置可否的时候,我教了他一个典故,就是三过家门。

当然,深圳之行我也有了收获:在香港转机的时候,我买了一部柯达数码相机,这是我的第一部数码相机,以后拍照片就不用在意胶卷数量了。

其实2001年我回到工厂的时候,车间也有了一部数码相机,也是柯达的,但是体积比较大。那一年底,车间派人参加了工厂组织的珠海航展的参观活动,回来以后还看了一下效果,真的很不错。

这次在深圳的时候太忙,忙着整理线路设计,忙着吃。到了香港机场,看到那个3340,小巧精致,咬咬牙就买了。

那个时候我出来已经有一整年了,身上根本没有钱,也是向姜处借的。吃人家的,还借人家的,我都不好意思。不过,谁让他是姜处呢~~

从深圳带回来四块板,这其中包括一个相同元件的不同设计。

这是由于我对它的技术性能没有足够信心,谨慎一些就搞了两个,万一一个不行,还可以试试另外一个,也省得来回折腾。

安装的时候,这个最难的部分非常顺利,两个都能用。但是另外一个相对简单的元件却出现了问题。

前面大概介绍过,雷达其实就是发射,接收,过滤这几项主要功能。发射部件要求比较精准,要什么波长什么频率,保证大功率发出去到达设计范围就行。这部分易损件更换了,没有大的问题。接收其实算是最简单的,就是把看见的都收集起来。

问题是我在设计元器件的时候,都加大了电磁通量,也就是可调范围更宽了。那么对于接收器来说,收到的内容比之前就多了。问题是过滤模块没有损坏也没有更换,那么接收得东西太多,过滤不过来,就造成了雷达出现虚目标,也就是杂点儿。

雷达的滤波器原理跟蛇的眼睛差不多,只有动的东西才能被分辨出来,否则发射出去的电磁波,碰到大山、树林、楼房什么的,它都会反射,如果全部都显示出来,那就会干扰到你看到的重要移动目标。

通俗一点儿说,现在这一部预警雷达,以前大概可以看到200公里左右,1000米以上高空以100公里/小时以上速度的大概大巴车左右的物体。那么改进以后可以看到同样距离同样高度以40公里/小时左右速度行进的自行车大小的物体。

这个就麻烦了,对面的印度人口密集,看到的都是飞机啥的。印巴边境线附近这边大概有150公里都是荒漠,兔子又多。兔子多了,天上的老鹰就多,其中最常见的是巴基斯坦白羽苍鹰,还有一种秃鹫。这些家伙体形大、飞的高而且速度快,经常雷达上面一个小亮点闪过去,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且经常会触发雷达的报警。

由于这一台跟身后的欧迈尔哥德场站的LY60连接,因此这边一报警,那边就进入战备状态。每天早上老鹰捉兔子的时候,也成了欧迈尔哥德场站交响曲奏鸣的时候……

其实,巴铁的空防,沿用了北约的战术思想,就是以空制空,而非毛子的以地制空。一旦预警雷达发现了目标,那么最紧迫的就是空军部队,而不完全是地空导弹部队。

其实咱们现在的空防战术,也在朝着这个方向转变。军中还是有高人,解放军很清楚,常规战争、核战争,怎么打解放军都打不过美军,毕竟人家一直在打,无论从科技、战术运用、多兵种配合、情报收集等等等等,咱们没有一样能缩小差距,更不要说并驾齐驱。

这个您不用骂我,这个就是事实。好就好在,咱们也没想做世界老大,因此,亦步亦趋就可以。美军怎么打,咱们就怎么打,美军研究什么,咱们就学什么。

这个战略大概从第二次海湾战争之后就开始施行。如果好奇的话,可以研究一下2015版的《陆军作战手册》和《空军作战手册》,再对比一下美军的作战手册,除了一个用中文一个用英文,基本都是一样的。

我军目前对比美军,最缺乏的是实战作战经验。因此,亚丁湾巡航是一个非常英明的举措,当年海军还担心费效比的问题,结果总参直接下令出发!

这算是我知道的基层没敢请缨,上边直接下令的稀有案例之一。

现代战争讲求什么?其实美军战术思想沿袭了纳粹的闪电战思想,那就是先发制人。如果准备好打你,你只要动了,我一定第一波摧毁你。大家还记得空军作战部队的口号:首战用我,用我必胜,就是这个意思!

现代预警雷达,其实不是看飞机的,看的是对方的导弹!你的导弹,甚至导弹部队有异样,我第一时间就要知道。如果判断是威胁,那不用等你发射,直接消灭。

这就是美军的作战思想,因此美军只对重点目标配备爱国者,部队空防都是以C波段、U波段和X波段雷达为主,包括卫星和无人机,目的就是看得见。

640.webp (7).jpg

看见了,觉得不爽了,就直接用导弹消灭对方空防力量,然后大规模精准空袭,也就是所谓的外科手术式的攻击。或者,用特种部队,机降方式突袭,这就是所谓的斩首行动。

咱们现在希望可以实现外科手术式的攻击,但是斩首行动还做不到,陆航直升机加一块儿才200多。08年汶川的时候还在用空降,就是因为没那么多直升机,或者更直白的说,没那么多直升机飞行员。

这个跟现在辽宁号一个道理。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辽宁号建好以后,地勤“走你”都是两三个人一起指挥,就是因为要训练人才。地勤人员都这么缺乏,飞行员就更缺乏了,因此有人说中国几年可以上一艘航母,其实困难还是很多的。

不光是造船厂的问题,更是造飞机和培养人才的问题。所以新航母的入役,目标并不是实现航母的直接作战效果,其实主要还是培训航母编队的防空、反潜能力,航母编队与其它兵种的协同作战能力,以及更加迅速的培养上舰飞行员。

扯远了,拉回来。巴铁跟咱们友好,是因为咱们曾经在关键的时候拉了他一把。巴铁确实不富裕,但是并不弱,它的陆军装备和空军装备都有顶级配置,而且战术思想也是沿用美军的。

尽管反恐战争中,美国对巴基斯坦颇多怨言,但是到现在为之的历届美国政府,都把巴基斯坦视为非北约重要盟国之一。

巴基斯坦军队的战斗力也很强悍,像沙希德、卡德尔这样的高学历军官在基层比比皆是。他们作战是位了荣誉,国家荣誉、家族荣誉和个人荣誉,这个战斗力是惊人的。

在伊拉克的时候,曾经领教过流浪汉的威力,就是美军的EA-6B“徘徊者”电子战飞机。每次美军空军出动,不管是作战还是沿袭,流浪汉都会打头阵。

我们车间曾经研究过如何破除流浪汉的干扰,反正在科克罗巴尔闲着,我倒是想测试一下如果我们提升了干扰能力会怎么样?

640.webp (8).jpg

晚上吃饭的时候,跟姜处谈了这个想法。姜处大概询问了一下需要什么样的器材,怎么改造。我大概估算了一下,需要一个滤波器,一个全波段扫描仪,还要设计一个载波线路,其实东西倒是不多。我还需要跟张主任探讨一下。

其实,我们工厂并不负责电子对抗方面,雷达才是我们的强项。不过在跨界盛行的今天,偶然做一点专业拓展,相信对于国防建设,对于扩大工厂的产品线,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正常来说,姜处应该请示厂联络处,然后由联络处跟北方集团请示,如果需要的话,还要报告总参,才能批准这样的测试。

但是我们这个项目确实比较小,姜处跟我说,就先试一下,但是别惹事就行。我做事的谨慎态度他是知道的,估计也是这个原因,他才批准。

把二徒弟乔杜里叫了进来,他以为我又要打兔子,还随身带了步枪。这个时候姜处出去了,房间里面只剩下我和乔杜里。

我让他坐下,用中文跟他讲了我想进行的电子干扰实验,以及实验需要的器材。这家伙眼睛都绿了,不光是眼睛,连喉咙都发出狼的嚎叫的声音。

第三次印巴冲突对巴铁人民,尤其是巴铁部队的伤害太深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东巴基斯坦变成孟加拉国而束手无策。因此,他们在找寻一切的机会证明自己,为此,甭说牺牲生命,就是牺牲全部他们都在所不惜。

但是,我也跟乔杜里讲了另外一个俗语: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它人不能知道,巴军方也不能知道,最重要的是,就算打死也不能让印军知道有中国人在参与这个事情。

乔杜里用力的点了点头,伸出右手,将右手食指举过头顶。这是巴基斯坦部落最高的誓言表达,这样我就放心了。其实我本人根本就对阿三无所谓,在工作中巴铁给予我的信任和尊重让我感动。

咱们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懂得什么是礼尚往来,什么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霸着我藏南的事实让我无法释怀,能够冲在一线对付阿三,这对我来说也是无比荣耀的使命。但是也不能太冲动,还要考虑到外交影响,还要考虑到姜处的难处,这方面,我的徒弟们都很理解我。巴基斯坦人很淳朴,一言九鼎,在我这儿从未发生过说话不算话的情况,这一方面,比咱们有些人强多了。

第二天,乔杜里就跟卡德尔商量怎么弄到那些设备,有些可以在后方的欧迈尔哥德场站,以及附近的场站获得,但是载波线路有些麻烦,这个是需要自己设计的。

跟姜处商量了一下,为了保密,姜处带我去了海德拉巴,找到唯一一间四星级酒店。然后用酒店的电话,给之前一起去深圳的七所的采购同志打了电话,大概说明了情况,然后把设计要求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他,然后就退房走人。

中国人办法多,两天之后,经过定制的这个线路板就通过公开途径送到了卡拉奇。乔杜里跟卡德尔想办法拿到了元器件,半夜就回到了科克罗巴尔。

打开标有英文音响功放的小纸箱,看到两块线路板静静的躺在那里,心都醉了。我跟乔杜里说,这一次如果成了,我要吃烤兔子喝啤酒,庆祝一下。乔杜里坚定的回答我说,师傅放心,要啥有啥!

跟乔杜里忙活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才基本搞定。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电气线路的测试,通常在一个金属网围起来的小房间中进行,六个方向都要围,越密集越好,就是为了防治发生电磁干扰,术语叫做屏蔽间。

一般的场站,在屏蔽间里面工作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科克罗巴尔太热了,屏蔽间里面也没有风扇和空调,我出来的时候有些脱水了。

不过线路都制作好了,在通常的维护窗口,也就是空情危险比较小的凌晨四点到六点,我们把线路板连接起来。

前面说过,预警雷达非常重要,平时是必须要开机的,只有这个维护窗口,可以暂时关机一下,由其它场站代为之行任务。

我们的计划是分三步:首先,距离科克罗巴尔大概200公里范围的印度一侧,大概有两个机场,有机场就必定有场站。因此,我们首先需要侦测出印方场站搜索信号的波长频率等数据。在维护窗口,利用现有雷达的接收装置,我们用了三天时间,侦测并验证了这些信号。同时,也排除了巴方自己的信号。

第一步非常顺利,只是每天没有了休息。对乔杜里的影响不大,他是穆斯林,每天早上也差不多那个时间做第一次祷告,反正都是要起床的。对我就不一样了,简直就是煎熬,晚上太热,躺下早了又睡不着,所以起床早了,一整天都没精打采的。乔杜里看出来我的萎靡不振,就拉着我去打兔子。56式步枪用的是7.62mm子弹,一发命中就可以直接搞定。这几天咱的运气好,打到了两只。

第二步,是要模拟出跟印军信号非常相近的信号,最好是完全相同的信号。这个,深圳的线路板就派上用场了。

我们在屏蔽间里面做模拟信号,然后还是用自己的接收天线测试,大概用了三天,也基本得到了几乎相同的反馈信号。

当然,又打了三只兔子。塔尔沙漠的兔子真的肥,这也多亏巴基斯坦人不吃兔子,放国内,还没长大就都给干掉了~~

第三步,测试,这个要小心了,别惹出大事。我们首先,也是找一个窗口时间,开机10分钟,然后恢复正常,看印度那边怎么样,结果没什么反应。

估计阿三哥都睡了,或者没有引起重视。第二次是在中午,空情比较繁忙的时候,我们射了第二波,开机5分钟,然后恢复正常。恢复正常的以后,发现印度那边有异动了,本来算是空情繁忙的时候,但是民用航班似乎都绕开了,都是往圈外飞的,没有往圈里面飞的。

于是,大胆的进行了第三次测试,也是空情繁忙的时候,就是晚饭之前。这一次开机12分钟,这个12分钟是有讲究的,因为一级战备的响应时间是10分钟,也就是收到警报10分钟内,飞行员要起飞,二级战备的响应时间是15分钟,也就是起飞时间是15分钟。我们设定开机12分钟,就是要测试印军是否在一级战备状态。

结果阿三还是疏散而已,没啥直接反应。

阿三的冷漠让我很不爽,老子带着徒弟起了多少个早才弄出来的,咋的,瞧不起我呀?!于是晚上早早休息,第二天空情繁忙的中午,开机20分钟。

当切换回来的时候我们小伙伴也都惊呆了,屏幕显示:印军四组双机编队,正在分上下两个方向,沿着印巴边境线相向而飞,距离科克罗巴尔场站大概100公里左右。

于是按照规程,卡德尔连长发出战备警报给后方指挥中心,也发出空警信号,要求对方说明来意。印巴处于对抗时期,边境摩擦时有发生,但是双方也都在努力避免大规模战争。

因此,阿三回答说他们在训练,鬼才相信。好在他们也没有越界,巴方这边也没有出格的行为。

我们的装置设计简陋,也没有经过严格的测试和矫正,在阿三的雷达上,基本不会出现流浪汉能够造成的几百个目标那种震惊效果,不过二三十个目标吓吓阿三,还是非常有可能的。这也跟巴基斯坦空军的真实实力基本吻合,估计也更有迷惑性。

两天以后,我们又测试了一下,开机12分钟,结果阿三又起飞了。想起来《上甘岭》里面,坑道的战士们半夜向外边扔空的罐头盒子,来诱骗敌方的重机枪。我们这个也打到了同样的效果,几千度电,让阿三的飞机来个几百公里的饿狗抢食,还扑了个空,值得了!

测试非常顺利,我让乔杜里把设备恢复原样。乔杜里对我说,师傅,这个你留给我吧。我知道他的心思,因为安装的时候也仔细检查过了,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元件有made in China的字样。要知道在全球化背景下,能够找到完全没有made in China的产品,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呀!

我没说同意,但是说了一句“deal”,乔杜里笑了,很开心的笑了。

马上写邮件,把情况跟张主任大概汇报了一下。姜处那边把这几天打到的五只兔子一字排开,兔子毛不好处理,在武侠小说中,通常是在兔子表面煳一层泥巴,然后烤,烤完了往地上一摔,毛就被泥巴粘住,扯掉了。

但是现实中是没有这等好事的,更何况塔尔沙漠压根儿就没有泥巴。军队的好处,是人人都有匕首,我们就用那个匕首一点一点的扒皮。一开始没经验,后来慢慢好了。

下午时候,沙希德派人去150公里外的米尔布尔哈斯,买了整整两大箱穆里啤酒。晚上就弄了些柴禾,在塔尔沙漠上点起篝火,只有姜处和我吃烤兔子喝啤酒,其它人都不吃这个也不喝那个,不过他们都非常开心,唱着跳着。篝火升起的点点星火,就像中巴之间的友谊一样,徜徉在塔尔沙漠美丽的夜空。我觉得这景色太迷人,希望这夜空的宁静永远不要被打破!(第九章完,全文待续)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jswx/2018-05-27/5057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5-27 00:01:21 关键字:纪实文学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