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篇读罢头飞雪 半是硝烟半是霞

作者: 刘瑞复 时间: 2017-10-09 00:06:27

一篇读罢头飞雪  半是硝烟半是霞

——《马克思主义法学原理读书笔记》后记

刘瑞复

 

编者按:习近平同志一再强调要“原原本本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多年来,著名法学家刘瑞复教授焚膏继晷、呕心沥血,坚持研读马克思主义法学经典原著,终于完成《马克思主义法学原理读书笔记》(三卷本)。为弘扬扎扎实实读原著的学风,推动法学领域的正本清源,在这部“读书笔记”即将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之际,特发表该书的后记——《一篇读罢头飞雪,半是硝烟半是霞》,以饗读者。

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法的直接论述体系化地整理出来问世,中外没有先例;按照马克思提出的法是法意识、法制度、法关系的总和的科学思想构建法的体系和法学理论体系,中外也没有先例。本书的出版,能够推动如作者所指出的“从注释法学向学科法学转变、从讲义法学向理论法学转变、从西方法学向马克思主义法学转变”。本书的当代意义和价值,会在人们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法学原理过程中显现出来。 

我们相信,党的十九大必将为中国法学研究和教学开辟更加光明的前景,必将指引中国法学走上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广阔的发展道路。

 

马克思主义法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把马克思主义法学原理的全貌和细节,体系化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是我国几代法学学人的夙愿。

笔者不揣浅陋,整理自己的读书笔记,主要基于三点考虑:在我国法学教材和著述中,关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法学引文,寥寥无几,而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列宁全集》中对于法的直接论述就一百多万字。这几处抄来抄去的引文,文字和出处等也大都有错。“标签式”的、断章取义式的思维范式,影响我们对经典作家法学思想的理解和掌握。可以说,没有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马克思主义法学”,动摇了法学理论的文献基础。因此,读原著,通读原著,是我们以马克思主义指导法学研究的必要前提。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学习经典著作的目的,在于探讨马克思主义法学思想体系并加以应用。这一任务,首先是通过解读完成的。解读既是“我注六经”过程,也是“六经注我”过程,而“六经注我”是艰苦的创新过程。当然,“六经注我”绝不是离经叛道。如果把自己的叙述加上“六经”词句,“六经”便面目全非了。第三点,理论联系实际,充分认识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当代地位和意义,寻找经典作家法学论述与现实世界的本质关联性。我们应当从实际出发,针对法学领域存在的问题,特别是普遍的、持续性的问题,给予马克思主义的回答,从而跟着时代前进,跟着马克思主义法学原理前进。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法的论述,是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大部分的论述中表达出来的,而其三大部分的论述,也同样是在百科全书式的其他论述中表达出来的。本书整理的结构框架,是为了逻辑地表述其中的法学原理,努力反映法的全部理论和体系,无意建立什么原理模式。

如果这个读书笔记能够呈现马克思主义法学原理,揭示它的原创性、真理性、文献性、时代性,本书的目的便达到了。我想,忠实于马克思主义原理,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不走胶柱鼓瑟、寻章择句的老路,也不走歪曲阉割、攻击诋毁的邪路,应当是法学理论研究的康庄大道。

我学习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有一个过程。1962年入大学学习后,买了《马克思恩格斯文选》(两卷集19626月版),随着一年级开设的《国家和法的理论》课程的结束,大致读完了。虽然有些内容一时还读不懂,但文中广博的知识、无懈可击的逻辑思维、激扬雄辩的语言,带给我强大的心灵震撼。像被关了一夜的羊突然闯进菜园,疯狂地咀嚼着。我被征服了,开始大段大段地背诵。其实,死记硬背并不是学术成长的应然之路。此后,斯大林的《列宁主义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斯大林选集》陆续问世,我坚持读完。大学毕业有工资了,买了一套校图书馆下架的《列宁全集》,通读一遍。后来,又开始通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就这样,一路走来,对经典著作从感佩、崇拜到信仰。几十年来,采用卡片摘录、读书汇总、原著随记等方法,积累了大量心得。可以说,自1981年出版我国第一部经济法著作起,已出版的近1万字的书稿,都是在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指导下写作的。

读书笔记是我独立完成的。对经典论述的选录、抄写、核对,札记的构思、修改等等,凝聚了夫人刘闻旭先生无量心血。夫人是高级工程师,获得过发明专利,却以耄耄之躯完成这些繁琐的法学工作。应当说,没有夫人的努力,便没有这三部读书笔记本身。“要不要命了?!”,夫人每每推门大声呵斥,催我休息一会儿。生命是宝贵的,可人世间还有更宝贵的东西。血战强梁,八路军三纵队某部政委和受组织派遣赴东北抗日联军某部任情报总负责人的父亲,崇高信仰和出生入死的革命精神鼓舞着我;历经苦难,带着年幼的我们兄姐四人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母亲,绝不向命运屈服的气节和风骨鼓舞着我。

书稿终于完成了。掩卷沉思,深感力不从心。囿于学识和年龄,尽管昼夜兼程,不敢懈怠,仍恐多有误谬之处,选录和分类也未必得当。每念及此,踹慄之心,实难平复。殊请读者批评指正。

中国政法大学是习近平同志视察和发表重要讲话的地方,是发出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法学思想”号召的地方。教育部批复同意本书出版,校领导毫不动摇地坚持出版,副校长时建中教授精心组织,妥善安排,出版社领导和编辑们全力以赴的忘我工作,令人感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独树一帜,既不叶公好龙,也不漫天要价,这与有些出版社的偏好形成鲜明的对比。本书在这里出版,应当是它的光荣。

一篇读罢头飞雪,半是硝烟半是霞。谨以此书献给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

  

识于201771北大蓝旗营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