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王开东:博士打人,有文化的流氓更可怕

作者: 王开东 时间: 2017-10-09 00:06:02

 

昨天一个海归博士,刷新了我们的三观。

陕西科技大学从海外引进一个博士,该博士在校园内遇见一个女垃圾清运工,正在清理垃圾,挡住了海归博士的车路。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但海归博士时间太珍贵了,这还了得!于是博士老爷下车了,另有一女性陪同。博士虽然海归,但中华武术可一点也没丢,三下五除二,就把女垃圾清运工给打翻在地,打得满脸是血,窝心脚猛踹了几脚。

等女垃圾清运工,从垃圾堆里爬起来,满脸是血,满面尘土。博士同行女人继续推搡,嘴里骂道:“我挣多少钱,你挣多少钱,你挡着我挣钱?”

事后才知道,博士同行女人根本没说瞎话,人家是挣很多钱。打人者是陕西科技大学刚刚聘回来的教授,有关方面一次性给他投资了1000万。1000万真金白银投给了这个人渣,都不带保险的。

谁告诉你,有钱就能打人?博士就能打人?挣钱多就能打人?

有钱算个屁,书念到猪肚里去了。打人的博士,哪里是博士,不过是戴着博士帽的流氓!

果然,网友很快找出了打人者。葛教授,硕士生导师。2005年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硕士毕业。后留学美国和日本,曾获日本文部省国际学生奖学金资助,于2009年获得博士学位。2016年7月全职回国工作。

网络只能找到葛教授一篇大作——《弟子规与实验室管理》。好搞笑,一个懂得《弟子规》的人,总应该懂得仁义孝悌吧?然并卵,结果却对一个弱女子动手!一个在海外呆了这么多年的人,总该有一点文明气息吧,没想到还是戾气冲天,捋起袖子就打。

一个人的文明与读了多少书关系不是很大。一个人的素养与这个人出过多少国、见过多少世面关系也不太大。遗憾的是,就是这样低素质的家伙,偏偏被我们高校请回来抬着、供着、哄着,还给予那么高的科研经费,这不是人傻钱多是什么?

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根。更好笑的还在后头,等到警察赶来,葛教授的助手辩解说:“他是农村出身,在美国和日本待了几年才回国,不了解国情才打人的。”

窥一管而知全豹,通过这个助手的水平,葛教授是什么货色还不是昭然若揭?

谁告诉你,农村出身就可以随便打人?谁告诉你农村出身还有这个特权了?现实之中,农村出身的哪个不是最苦最累最忍气吞声?不要把什么屎盆子都扣在农村出身、农民头上好不好?

也许连助手也没有意识到,他的潜台词其实是,葛教授是农村出身,素质不高,所以打人。

谁说我们农村人素质不高?

农村人都知道:“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天靠地靠娘老子都不是好汉。”

农村人都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农村人都知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王开岭老师还曾写过一篇雄文《乡下人哪里去了》,感叹世风日下,实质上是丢了农村的淳朴乡风民情。

“在美国和日本时间呆长了,不了解国情所以打人的。”

这不是自扇耳光?就算农村出身,现在喝了洋墨水了,见过东西方文明了,怎么还打人呢?尤其还是打女人呢?

难道美国可以打女人?日本可以打女人?美国人可是有枪的,你他妈打人,人家可是要开枪自卫的。

日本人在地铁上踩了别人的脚,人家还要回答:“对不起,让您的脚没地方搁了。”你怎么没把人家文明的学回来?

但助手的意思不在此。他的潜台词是,外国当然做乖孙子,但在我们这里,有钱就是大爷,可以作威作福,可以随便打人,女人更该打。垃圾清运工是垃圾一样的人,打她算高抬她了。

没想到这些年,国家进步了,人民的维权意识强了。打垃圾清运工的人,比垃圾本身更垃圾。因为垃圾清运工,是清理垃圾,还世界整洁和美丽;而打人者只是在制造垃圾,不过是人渣而已。

留过洋,洋垃圾,更加难以清理。那种有钱人的臭嘴脸,那种高人一等的傲慢和偏见,哪里有知识分子一丝一毫的样子?

白岩松曾说过:“一个人有没有文化,并非看他的学历有多高。有学历的人,不一定有文化;没学历的人,不一定没文化。”

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什么样子?孔子说:“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一个合格、成熟、勇于担当的知识分子,不仅需要有专业的知识积淀、敏锐的理解能力、宽广的视野,更需要有使命感、责任感、社会良知和健康的生活态度。

一个真正的文化人,更要有大胸怀,要充满人间至善、至爱,要拿自己的学识为人类服务。

古代知识分子尚且知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作为当代知识分子,更要有历史使命感。

第一是历史使命。作为知识分子,知识不仅来源于当前,更来源于历史积淀。把民族复兴扛在肩上,对人民幸福生活有所贡献,是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

第二是学理使命。知识分子是进行学理探究,那就要尊重并严肃对待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接续和传承这种文明。既要弘扬本国的传统文化,丰富世界文明,又要接受外来知识,吸纳人类文明的精髓,然后要为人类文明做贡献。

第三是引领社会。知识分子要把握社会实践,从社会实践中提炼理论问题,以理论批判的方式审视社会现实,引领社会变革、社会发展和社会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