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期

方方封城日记批判

方方封城日记批判
导语方方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不知打的是谁?如果打的是新冠病毒,好极了——既然方方自己都承认“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那跟这全人类的敌人打仗当然理直气壮义正词严,说“美好的仗”一点也不过分。不过如果真的是与这“全人类的敌人”打仗,那自然应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方方呢?一不见出钱,二不见出力,只见猫在家里写日记。

内蒙古作协原副主席田彬眼中的方方及其《封城日记》

关于方方,我们是同行。她是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我们曾在开会时见过一面,谈不上有什么印象。但我知道她不太得志,是性格傲娇还是另有他因,不得而知。

方方“那美好的仗”,打了谁?

方方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不知打的是谁?

如果打的是新冠病毒,好极了——既然方方自己都承认“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那跟这全人类的敌人打仗当然理直气壮义正词严,说“美好的仗”一点也不过分。

不过如果真的是与这“全人类的敌人”打仗,那自然应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方方呢?一不见出钱,二不见出力,只见猫在家里写日记。

武大学生:冯教授,方方日记,我们不看

不久前有个频频出镜的戴建业,据说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说:“面对方方,我们爷们儿难道没点儿愧意?”。把方方捧成了战地英雄。前几天,我们武大又跳出一个冯教授——冯黎明,(这个不用“据说”,他确实是我们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又发了一篇《方方日记:我们在看》,大意是说方方独具慧眼,给身处黑暗的人们带来的光明,觉得不看方方日记的人都是胆小,不敢直面现实,都被权力和意识形态遮蔽了双眼。也不知道文学界是怎么了,高等学府怎么了,突然开始集体跳大神。

武大学生:苗老师,别为方方荒唐

苗怀明是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俗文学学会副会长、江苏省红楼梦学会会长,一个文学界了不得的人物。昨天,他写了一篇题为《如果我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我会把神圣的一票投给方方》的文章,说方方日记“给了很多人以温暖,以慰藉、以力量,这才是真正的文学”,说“她无意于做英雄,但那些咒骂、谩骂她的人将她逼成了英雄……假如我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我会毫不犹豫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方方,以文学经典的名义,用善良人性的名义。”这真是壮志难酬、无力回天呀。

抗疫最不缺方方这样的“旁观者”

武汉大学文学院的冯教授写了一篇吹捧方方的文章。在冯教授看来,“方方日记数十篇,只写了四个字:我们在看。”结合方方的日记,这句话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我们在旁观”。冯教授把“方方的旁观”吹上了天,真的是上了天!

司马南:应该怎样处理方方?

今天的新情况是“方方认错了”,刚才那篇东西大家已经读过一遍了,后边的留言全部都是对方方的肉麻的赞美,方方不但是民族的脊梁,民族的良心,武汉的代表,底层民众的代言人,而且是中国的米兰昆德拉,是冲破黑暗的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海燕……呵呵。

内蒙古老作家批《封城日记》

这个题目不是骂人,也不是诅咒。而是上个世纪初从俄国到法国开展的“作者与文本关系”的讨论中,法国哲学家罗兰·巴特从阐释学角度提出的一个哲学命题。

从《封城日记》想到《日瓦戈医生》

历史最喜欢重复上演的是闹剧,其次是悲剧。今天在下刚打开朋友圈,惊奇地发现一整天的朋友圈几乎都被《方方日记》英文版在美国出版的消息占领了。不过在下最感到奇巧的是,《方方日记》的美国出版方哈珀柯林斯出版社,也是62年前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的名著《日瓦戈医生》英文版的出版方——历史似乎故意安排了一场讽刺性的巧合,将两本文学水平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著作赋予了几乎相似的命运

秋石:方方“右臂”王小妮批判

继湖北大学对方方的左膀、精日分子梁艳萍立案调查后,海南大学也宣布对方方的右臂、涉不法言行的王小妮展开调查。其实,早在20多年前,王小妮就是一个荒涎不经的毁三观的诗人。

司马南:如何看待“恨国文人”海南大学王小妮?

与方方同龄,力挺方方的诗人王小妮,是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她诗意赞美台独、港独,恶毒咒骂开国领袖毛泽东。

方方“战友”梁艳萍被调查,感谢她“带货”,下一个是谁?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台湾主持人黄智贤评方方

奉劝方方:不求你为国出力,但求你守住底线

这个写封城日记的武汉女作家为何惹众怒?

郭松民:方方女士,请清理一下头脑里的封建垃圾!

方方在封城以后,利用特权偷送侄女出城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