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期

李锐其人其事

李锐其人其事
导语李锐走了。走得冷清而又热闹。 冷清的是主流媒体。关于他的逝世、他的葬礼,主流媒体不见有一字的报道,这与2015年邓力群逝世后的情形形成了巨大反差。热闹的是自媒体和社交媒体。一时间,这些舆论平台上又掀起了一轮反击李锐及其同伙的热潮。按说,中国人讲恕道,讲死者为大,一个人生前再不好,到他死了的时候,也是要表示相当的尊敬的,但是李锐为什么就偏偏成了例外呢?公平地说,这怨不得广大网友。怨谁呢?一怨李锐自己。是他,对党和人民不依不饶,临死还要再疯狂地咬上一口。既然你不仁在先,广大网友又何必自作多情,对你报之以义呢?二怨境外别有用心的媒体。是他们狐兔不如,其类死了,非但不去认真地“悲”,反而拿死者当猴耍,摆弄着这具僵尸向党和人民发难,难道党和人民就应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么?

吴冷西谈庐山上的李锐

吴冷西

在八届八中全会期间,我们比较平静地从事文字工作的时候,突然发生一件对我们来说相当震动但也并非没有预感的事。这就是813日杨尚昆同志找我和田家英、胡乔木一起谈话。他说,李锐写了一个材料,里面讲了你们很多坏话,说你们攻击毛主席,攻击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特别讲你们说毛主席现在有点像斯大林的晚年。尚昆同志要我们准备跟李锐对质。他说,这是少奇同志和彭真同志交待他转告我们的。我和田家英当场就否认,我们说我们没说过毛主席像斯大林晚年这个话。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锐输了》一文的修正

异史氏

李锐走了。走得冷清而又热闹。

冷清的是主流媒体。关于他的逝世、他的葬礼,主流媒体不见有一字的报道,这与2015年邓力群逝世后的情形形成了巨大反差。热闹的是自媒体和社交媒体。一时间,这些舆论平台上又掀起了一轮反击李锐及其同伙的热潮。按说,中国人讲恕道,讲死者为大,一个人生前再不好,到他死了的时候,也是要表示相当的尊敬的,但是李锐为什么就偏偏成了例外呢?公平地说,这怨不得广大网友。怨谁呢?一怨李锐自己。是他,对党和人民不依不饶,临死还要再疯狂地咬上一口。既然你不仁在先,广大网友又何必自作多情,对你报之以义呢?二怨境外别有用心的媒体。是他们狐兔不如,其类死了,非但不去认真地“悲”,反而拿死者当猴耍,摆弄着这具僵尸向党和人民发难,难道党和人民就应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么?

 

腐化变质分子为何反共反毛?从李某死前承认自己道德品质恶劣谈起

 

X死了。这位生前冒充“毛泽东秘书”,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彻底否定、而事实上却又以这种方式靠着毛泽东赚名声吃饭的“著名历史人物”,死了。

人的一生中,死亡作为自然生命的终点,无疑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个节点,因而一个人临死前的言行常常被历史研究者格外留意。晚年以“历史学者”身份著述的李X,其死亡前的活动,本身也是值得留心的。

 

 

李锐其人其事——李锐百岁,对得起党吗?

 

李锐在2016年4月份炎黄春秋杂志发表文章《百岁回首》,形容自己“没想到能够活到100岁……我对党有两个重要贡献,一是写了一本《庐山会议实录》,如实地反映当时全貌;二是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阻止了邓力群可能被推举为总书记。……回首一生,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也对得起自己。……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

 

邓力群赢了,李锐输了

异史氏

邓力群去世以后,二、三网友欢呼:“李锐赢了!”

论输赢须先是对手。说两位老人是对手,却也勉强。除1943年的纠葛外,二人一向相安无事。只是到改革开放、邓力群地位显赫以后,李锐才开始纠缠邓力群,而且不依不饶,颇有几分牛二的“韧”劲儿,然而却未见邓力群对李锐出手。一头要打,一头不要打,怎能演出林教头与洪教头那般放对的好戏?不过,二人的立场、信念、为人倒是截然对立的,由是观之,也可以一比输赢。比什么呢?既然皆为高官,按古人的标准,须比“三不朽”,即比德、比功、比言。除此之外,按时尚标准和二人的特殊规定性,还须比一比情。上下相加,总计四项。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