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潘维文集

潘维:信仰人民还是信仰乌托邦?

更新时间:2015-07-10 10:03 点击数:200 鲜花数:6

  这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潘维教授2015年6月26日在某座谈会上的发言。会议主题是“提高党领导经济工作的法治化水平”。潘维教授在会上质疑了流行的意见。 

潘维:别把爱国与民族主义混为一谈

更新时间:2015-04-14 15:16 点击数:104 鲜花数:6

本文厘清四个概念,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兼议国际主义和帝国主义。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定义,二是定义的历史演变,旨在澄清有关认识。  民族主义很容易演化成帝国主义  以爱家乡

潘维:恢复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才是医改方向

更新时间:2015-03-07 10:13 点击数:145 鲜花数:9

 2009年以来的医改有两大成就,第一是确定了医改的方向,第二是扩大了医保覆盖面。但眼下出了两个问题。第一是既定的医改方向遭遇严峻挑战,第二是城市里的医改让医患矛盾日趋严

一位旅法学者眼中的中国制度之美——为《中国能赢》作序

更新时间:2014-11-09 09:22 点击数:106 鲜花数:5

一 如同欣赏油画,审美需与观察对象保持一定距离,而审丑则需尽量近距离。国内学人近距离观察中国,能看到很多丑。在海外长期生活或有长期海外生活经历的学人,往往对中国的现在

潘维: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 统一全党和全国媒体的思想认识

更新时间:2014-06-28 10:17 点击数:256 鲜花数:10

我们都知道媒体很重要。为什么?因为时代的原因。第三产业时代和制造业时代不一样了,制造业时代谁占有生产资料,谁就有发言权,但是第三产业创造的产品主要是无形产品。而在无形

潘维:当前“国家治理”的核心任务

更新时间:2014-05-08 08:38 点击数:103 鲜花数:4

治国靠的不是消极的“改制”,政府不是空中楼阁。人民成为无组织的个人,办不好小事,缺少日常生活的公正感,已经成为“国家治理”的主要矛盾。当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无组织,无法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公正问题。亿万自私、分散的个人(找科层体系)寻求公正而不可得,就不满、愤怒,社会就变得难以治理。

潘维:谈民主法治和制度迷信

更新时间:2014-04-13 08:34 点击数:105 鲜花数:4

因为西方学界和政界不遗余力地鼓吹“制度决定论”,并鼓吹“先进”制度即“民主法治”,非西方国家的政界和知识界已呈现出明显的反智倾向。所有国家的所有病症都被诊断为“专制和人治”。

潘维:农地“流转集中”到谁手里?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57 鲜花数:6

自进入2008年9月,一些专家学者和主流媒体突然爆炒所谓“新土改”,鼓吹土地私有化,要求容许“资本下乡”。“山雨欲来风满楼”,并非真金白银的今日“资本”正孕育着一场对我国农民史无前例的剥夺。

当代世界不存在绝对的土地私有产权。权属是为了使用,干预使用就是干预权属。全世界的政府,包括美国英国日本等,都干预土地使用,一直干预到每块土地的具体用途,因为土地事关国家的生存安全。

我国人口基数大,人均耕地面积小,更应干预土地权属。土地流转并不能实现农民致富,反而会危及全国人民吃饭住房的安全。那些学者貌似要为农民“致富”,实质是为“资本”代言。

要发展农村,我们的主张是,政府要帮助农民组织起来,恢复农村集体的功能。中国农村的兴旺史其实就是农村社区集体的兴旺史;而中国农村的衰败史就是农村社区集体的衰败史。 

潘维:中国共产党的民本“新路”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71 鲜花数:5

领导世界第一大党的中国共产党,欲坚持群众路线,保持执政活力,就只能闯出条新路。这条新路的可能前景是:共产党领导人民重建扁平的“社区自组织”,以社区(和单位)人民的“自组织”为“人民当家作主”的“至上”机构。

中国问题是核心价值观的迷失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108 鲜花数:3

对七层社会关系的是非判断构成了七大类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即:道德观、自然观、群体观、社会观、政治观、民族观、国际观。如上所述,在核心价值观的所有层次,在今天的中国都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也看不出哪一种是主流。这种情形就是核心价值观的迷失。社会核心价值观的迷失,是中国社会面临的最严重问题之一。缺少了社会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就没了主心骨

 

潘维:建立迫使官员守法的制度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53 鲜花数:2

           建立迫使官员守法的制度   潘维   一. 序言   官场盛行以公权谋私利,学界关心如何制约之。学究们告诉学生们“法制”和“法治”有本质的不同,可老百姓弄不明白这两个词儿有什么不一样。法是人来制定和执行的,世上哪里有什么“法律治国”?如果没有严厉的惩罚机制,谁会不滥用权力而去“依法治国”?真正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迫使官吏守法?   对人民自由的威胁莫过于政府

潘维:怎样判断中国政治模式的成败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58 鲜花数:4

摘要:政治体制的成败不应从体制本身是否“完美”来讨论。中华政体不“完美”,正如美国体制也不“完美”。现实条件迥异,生活矛盾重重,历史不断变迁,不可能有“完美”不变的政治模式。信奉某种政体“普世”,而且会自动“逐渐趋于完美”,是反历史,反智的。在社会精英的舆论中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政治模式却极为落后、失败,信奉拆故宫建白宫。倘若中国政治模式“落后”,什么政治模式“先进”?言外之意是,中国政治体制已经成了我国

潘维:特殊国情下的中国农地集体所有制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60 鲜花数:7

潘维:特殊国情下的中国农地集体所有制     自进入2008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一些“专家学者”和城市流行媒体突然爆炒所谓“新土改”,沸沸扬扬地鼓吹废除农村集体所有制;要求个体“永佃”,实行耕地和房基地私有化;要求容许“资本下乡”去促进“流转集中”,去“盘活农村固定资产”以“扩大内需”和增加“廉价”劳力供给。“山雨欲来风满楼”,并非真金白银的今日“资本”正孕育着一场对我国农民史无前例的

潘维:“自由”与“中国特色”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52 鲜花数:2

“自由”与“中国特色” 潘维   耶鲁大学的金融学专家陈志武教授给《陈志武谈中国经济》写了篇序言,刊在《经济观察报》上,批判对像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文章立意远大,而且几句话似乎就把“中国特色论”批驳得无处藏身。中国不过是人类历史“自由”规律的傀儡,哪有什么“特色”? 陈教授承认中国经济奇迹是存在的。但他用了个市场经济学式的直线思维来解释中国奇迹:“自由促进发展”,即“从权力对权利的束缚

潘维:中国模式——中华体制的经济、政治、社会解析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379 鲜花数:8

中国模式 ——中华体制的经济、政治、社会解析 潘维 引言 一.国民经济 1.归纳经济模式的意义和方法 2.中国经济模式 3.中国经济模式的比较历史解释 4.小结 二.民本政治 1.归纳政治模式的意义和方法 2.中国政治模式 3.政治模式的比较历史解释 4.小结 三.社稷体制 1.归纳社会模式的意义和方法 2.中国社会模式 3.社稷模式的比较历史解释 4.小结 结论 引言 在人民共和国六十周年庆典之际,一个内外“不平衡”的现象非

潘维:国际关系咏叹调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72 鲜花数:7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 中国对外关系六十年研讨会 开幕式发言 潘维 2009年8月29-30,北大中关新园 国际关系咏叹调 在世界上游荡了半年,刚刚回国。没写论文日程上也就没安排发言。借开幕式机会,谈五个感受,是个关于“国际关系”的“咏叹调”。 一 第一个感受,中国明显成为世界经济大危机的“最大赢家”。有五个标志: 1. 强大的金融实力。中国的国有金融体系十年前号称在“破产边缘”,如今反而轮到“最健全”的西方金融机构破产。风

潘维:中国模式,人民共和国60年的成果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70 鲜花数:2

中国模式,人民共和国60年的成果 潘  维    2009年《绿叶》第4期     摘要:目前学界政界都存在把西方的今天当中国明天的迷信。由“社稷”社会模式、“民本”政治模式和“国民”经济模式整合而成的中国模式,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60年道路的抽象总结,说明中华民族走的路是独特的、成功的:社稷体系塑造了民本政府,民本政府塑造了国民经济,也保障着社稷体系的生存。中国内部的软肋是缺乏法治,若能借鉴厉行法治的

潘维 玛雅:共和国一甲子探讨中国模式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59 鲜花数:16

《开放时代》2009年第五期 人民共和国已经度过一甲子时光,来到一个新三十年的十字路口。中华民族向何处去?是保持伟大复兴的强劲势头,还是东施效颦,从此走向衰败和被奴役之路?“正题”与“反题”的争论方兴未艾,“合”题应该在“中国模式”之中。中国的成功挑战经济学的“市场与计划两分”,挑战政治学的“民主与专制两分”,挑战社会学的“国家与社会两分”。正如过去反对迷信苏联教条,今日中国的迫切任务是反对迷信西方教条,防止教条主义把

潘维:我国特殊国情下的农地集体所有制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37 鲜花数:4

潘维:我国特殊国情下的农地集体所有制 自进入2008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一些“专家学者”和城市流行媒体突然爆炒所谓“新土改”,沸沸扬扬地鼓吹废除农村集体所有制;要求个体“永佃”,实行耕地和房基地私有化;要求容许“资本下乡”去促进“流转集中”,去“盘活农村固定资产”以“扩大内需”和增加“廉价”劳力供给。“山雨欲来风满楼”,并非真金白银的今日“资本”正孕育着一场对我国农民史无前例的剥夺。 本文试图说明

潘维:农地“流转集中”到谁手里?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41 鲜花数:3

自进入2008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一些专家学者和城市流行媒体突然爆炒所谓“新土改”,沸沸扬扬地鼓吹废除农村集体所有制;要求个体“永佃”,实行耕地和房基地私有化;要求容许“资本下乡”去促进“流转集中”,去“盘活农村固定资产”以“扩大内需”和增加“廉价”劳力供给。“山雨欲来风满楼”,并非真金白银的今日“资本”正孕育着一场对我国农民史无前例的剥夺。 鼓励“流转”是为了鼓励“集中”。我国农村的耕地、

作者简介

作者潘维: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校区政治学系1996年博士。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讲授世界政治理论、中国政治、比较政治、中外政治制度比较、美国社会发展史等课程。代表论著有《法治与民主迷信——一个法治主义者眼中的中国现代化和世界秩序》、《农民与市场》等。

访问次数: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