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韩少功文集

韩少功:现代人感觉在麻痹 文学可救赎心灵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106 鲜花数:6

韩少功:现代人的感觉在麻痹 文学可救赎心灵

韩少功:中国文学及东亚文学的可能性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85 鲜花数:8

前30年据说是闭关锁国的年代,那时候的年轻人却读了很多世界名著,读了很多哲学历史方面的硬书。然而现在的年轻人,却很少有人读过那么多的文学经典和理论硬书。现在的教育是单向度的教育,现在的开放是只对美国和西方主要国家的开放,口子开得反倒很小,以至于现的年轻人在美国之外,很少了解亚非拉国家的情况,而前30年不是这样的。 本文来自[左岸文化网] http://www.eduww.com  版权归原著者所有.

韩少功:民主,抒情诗与施工图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62 鲜花数:6

“民主”仍是一个敏感的词,被有些人说得吞吞吐吐——只有美国总统布什这样的人才把“民主价值”和“民主联盟”当一碗饭,走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这也难怪,民主的概念与体制本是西方所产,从游牧时代一直延伸到工业化和信息化时代。那里的民主虽一度与古代的奴隶制相配套,一度与现代的殖民主义相组合,但毒副作用大多由民主圈之外的弱势阶级(如奴隶)或弱势民族(如殖民地人民)消化,圈内很多人感受不会太强烈。他们即便也痛苦过、危机过、反抗过,

韩少功:笛鸣香港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96 鲜花数:7

韩少功:笛鸣香港 进入香港后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少高楼瘦长如棍,一根根戳在那里顶着天,让观望者悬心。 在全世界都少见这种棍子,这种用房屋叠出来的高空杂技。它们扛得住地震和狂风吗?那棍子里的灯火万家,那些蛀入了棍子的微小生物,就不曾惊恐于自己的四面临虚和飘飘欲坠? 我这次住九楼,想一想,才爬到棍子的膝部以下,似乎还有几分安稳。套间四十多平米,据说市值已过百万。家居设施一应俱全,连厨房里的小电视和小花盆也不缺。但卧房只容下一床

韩少功:文化复兴与循实求名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66 鲜花数:12

文化复兴与循实求名 韩少功       摘要:西文多单词单义,重形式逻辑,确保了精密,却忽略了活态实践中太多的半精密、准精密、非精密以及无法精密。中文少单词,多复词,少单义型单词,多兼义型复词,尽可能全面地、相对地、变化地描述事物,压缩了一元独断,缺点是含混、虚玄、圆滑、散乱。近代以来中国从西方引入了海量的思潮和学术,出现了车载斗量的外来词,极大扩展和丰富了视野。但中西因地理环境、历史文化不同,无法完全活得和想

韩少功谈读书写作:"扁平世界"呼唤精神高度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80 鲜花数:8

  前辈大师的纪念馆展示了激动人心的精神高蹈,然而相关操作经验却难以复制,在时过境迁的另一时代很可能失灵。这是因为大师多具有一次性,不能克隆量产;而且在当今这样一个迅速发展、变化的世界,哪怕真有托翁与莎翁再世,哪怕他们手里集有先贤的全部经验和手段,恐怕也不够用了。人很难在不同时间踏进同一条河流。   文学闯入“陌生水区”   文学的认知功能已被大大削弱。在缺少网络、影视、广播甚至报纸的时代,作家就是信息中心,是社会万

韩少功:张家与李家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117 鲜花数:11

从前有一个张家,时运不济,父亲早故,又遭火烧与水淹,家里穷得叮当响。这一家有三个儿子,都长得虎头虎脑,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但母亲掐指一算,全家收入只够一个人上学,于是狠狠心,将机会给了老大。 “你记住,”母亲在村口送别老大时说:“全家勒紧肚皮供了你一个。你在城里好好读书,若有出头之日,不要忘了两个兄弟。” 老大咬往嘴唇,点了点头。 留下来的老二、老三虽然有些失落感,偷偷叹一口气,但也没有多言。他们觉得事情别无选择,于是按母亲的安排,一

韩少功:作家与读书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63 鲜花数:9

    作家的兴奋点很重要。让他兴奋起来的,开始可能是好奇,是名和利,还有生活中积累的冷暖恩怨。我就是这样过来的。到后来,马拉松一样的文学长跑需要持久动力,那就需要信念的定力和思想的活力。我读书并不多,聊感欣慰的是,我喜欢把书本知识与实际问题结合起来,抱着怀疑的态度读书。读书不是读古人的结论。古人再高明的结论拿到今天来也可能是无用的。我们需要读出古人的生活,看他们面对什么条件和环境提出什么样的见解,

韩少功:一本书的最深--读者与作者的对话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67 鲜花数:7

韩少功:一本书的最深--读者与作者的对话 一本书到底应该怎么读?阅读者有无理解写作者的可能?我们是否应该探究文本之后那不曾言说的深意?怎样的书能够经受写作者与阅读者面对面的逐字细读?在二人理解的差异背后,这本书将呈现出怎样的微妙、丰富与歧义? 在海口海甸岛燕泰大酒店一楼咖啡吧见到他。有些惊讶,为额发边沿那一两丝锐利的白,有种特别冷峻的棱角感。然而一刹那间无拘无束绽放的笑容,弯弯的眯缝的双眼,会让你感觉到冷峻之后的亲和与坦

韩少功:漫长的假期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81 鲜花数:6

韩少功:漫长的假期 来源:《今天》 摘要:不想拍孩子们的马屁,很坦白地告诉他们:即使在三十年前,让很多中学生说出十本俄国文学、十本法国文学、十本美国文学,都不是怎么困难的。我这一说法显然让他们惊诧了,怀疑了,困惑了,一双双眼睛瞪得很大。三十年前?天啦,那不正是文化的禁锁和荒芜时期?不正是文革的十年浩劫?……有人露出一丝讪笑,那意思是:老师你别忽悠我们啦。 我偶尔去某大学讲课,有一次顺便调查学生读书的情况。我的问题是这样:谁读过三本

韩少功:强奸的学术(旧文)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111 鲜花数:5

强奸的学术  韩少功       一日,一个男人在某公共场所----比方说一个旅游区较为僻静的角落吧,强奸一个女人,被游客或保安人员当场抓住,扭送派出所。照理说,这状案子有目共睹,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法办就是了,没有什么可说的。简单如我这样的凡人,即便把事情想过来又想过去,即便有十个脑袋把天下的学问研过来又究过去,恐怕也觉得不会有别的什么结论。   其实,这便是我等的无知。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理外也

韩少功归隐乡野之作:山南水北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662 鲜花数:14

扑进画框(1)

  我一眼就看上了这片湖水。

  汽车爬高已经力不从心的时候,车头大喘一声,突然一落。一片巨大的蓝色冷不防冒出来,使乘客们的心境顿时空阔和清凉。前面还在修路,汽车停在大坝上,不能再往前走了。乘客如果还要前行,投访蓝色水面那一边的迷蒙之处,就只能收拾自己的行李,疲惫地去水边找船。这使我想起了古典小说里的场面:好汉们穷途末路来到水边,幸有酒保前来接头, 


    一支响箭向湖中,芦苇泊里便有造反者的快船闪出……

 

韩少功:熟悉的陌生人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49 鲜花数:3

韩少功:熟悉的陌生人   那一天下雨,他对巴黎的雨天和林荫道由衷赞美,于是对中国怎么也看不顺眼。他相信中国的幼儿园大多在贩婴杀婴,相信中国的瓜果蔬菜统统污染含毒,相信中国根本不可能有历史和哲学,即使有的话,也只可能是赝品。他比我所见到的任何西方人都要厌恶中国,虽然他侨居十载还只能说中文而说不好法语,只能在那里的华人区混生活。   我理解这样的谈话。他必须夸张,必须在我这个萍水相逢的同胞面前夸张,否则他怎么能为他的十年漂泊

韩少功:中国的社会风气需要第二次转变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100 鲜花数:2

中国的社会风气需要第二次转变 韩少功  摘要:中国穷怕了,中国人要追求幸福的生活。上个世纪80年代,文革时期那种凡私皆恶的极左的、僵化的思想被抛弃,中国的社会风气实现了第一次转变:从精神至上转向发家致富,许多中国人将美国式的生活作为现代幸福生活的目标。自90年代迄今,中国转向市场经济,工业化城市化高速起飞,物质欲望得到充分释放,道德淡化:凡公——社会正义、社会公德、社会公平、社会关怀——被视作幼稚而弃。中国的社会风气需

李少君:文学、生活方式与观念——由《山南水北》引申的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79 鲜花数:6

文学、生活方式与观念 ——由《山南水北》引申的 李少君     古人说:“文如其人”,真是在确凿不过,我这里则想将这句话再引申一下:不同的人写出不一样的文学作品,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会支撑不一样的写作。具体来说,我想从韩少功与他的《山南水北》谈起。     有一个朋友对《山南水北》有一个在我看来非常合适的评价,他说《山南水北》是老少皆宜,朝野皆宜,村夫白领皆宜,书斋市井皆宜,有为无为皆宜,出世入世皆宜,修心

韩少功:民主:抒情诗与施工图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97 鲜花数:10

民主:抒情诗与施工图 韩少功 “民主”仍是一个敏感的词,被有些人说得吞吞吐吐——只有美国总统布什这样的人才把“民主价值”和“民主联盟”当一碗饭,走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这也难怪,民主的概念与体制本是西方所产,从游牧时代一直延伸到工业化和信息化时代。那里的民主虽一度与古代的奴隶制相配套,一度与现代的殖民主义相组合,但毒副作用大多由民主圈之外的弱势阶级(如奴隶)或弱势民族(如殖民地人民)消化,圈内很多人感受不会太强烈。他们即便

恢复同情和理解就是文学的大政治——韩少功访谈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65 鲜花数:2

  恢复同情和理解就是文学的大政治——韩少功访谈燕舞 “融入山水的生活,经常流汗劳动的生活,难道不是一种最自由和最清洁的生活?接近土地和五谷的生活,难道不是一种最可靠和最本真的生活?我被城市接纳和滋养了三十年,如果不故作矫情,当心怀感激和长存思念。我的很多亲人和朋友也都在城市。我的工作也离不开轰轰城市”,“但城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越来越陌生,在我的急匆匆上下班的线路两旁与我越来越没有关系,很难被我细看一眼;在媒体的

韩少功:情感的飞行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55 鲜花数:4

  今天一走进四川音乐学院,我就有点吃惊。几年前我与音乐家金铁霖先生去国外访问,到过很多欧洲国家的音乐学院,发现那些学院都很小。但川音有这么大的校区,有学生一万六千多人,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听敖院长说,全国有大大小小的音乐学院几百所,大规模的音乐学院也有上十所,这更让我大开眼界。  当然,中国应该有庞大的音乐学院,应该有更多和更好的音乐学院。这不仅仅因为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还因为中国有深厚的音乐传统。中国古人行“礼乐之

韩少功:文学的大政治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55 鲜花数:4

韩少功:恢复同情和理解就是文学的大政治   “融入山水的生活,经常流汗劳动的生活,难道不是一种最自由和最清洁的生活?接近土地和五谷的生活,难道不是一种最可靠和最本真的生活?”2000年,作家韩少功从海南回到了1968年初中毕业时插过队的湖南省汨罗县,在一个叫“八溪峒”的乡下开始每年4月到10月的“隐居”:每天6点左右起床,喂猫,喂鸡,种自己吃的大部分蔬菜,去老乡家串门聊天……     这些晴耕雨读的生活被韩少功写入

韩少功:现代汉语再认识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 点击数:73 鲜花数:7

一、走出弱势的汉语    来这里之前,我和很多作家在法国参加书展,看到很多中国文学作品在法国出版,估计有一两百种之多。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量,完全可以与法国文学在中国的翻译量相比。这已经是一个惊人的现实。以前在法国书店的角落里,可能有一个小小的亚洲书柜。在这个书柜里有个更小的角落,可能放置了一些中国书,很边缘。但现在出现了变化。这次书展足以证明,中国文学已开始引起世界瞩目。    所

作者简介

作者韩少功: 现任第三届海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正厅级)、省文联作协党组成员兼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全委会委员,一届、二届海南省政协常委(兼)。著有《马桥词典》、《爸爸爸》、《山南水北》等。

访问次数: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