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教育 > 正文 返回 打印

不改变生产“鸟导师”的导师制,还会有牺牲品

  2020-01-13 00:43:56  

近日,南京邮电大学一则研究生自焚的新闻再一次刺痛了人们的心。是什么?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选择用这种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知情人说:该学生长期被导师谩骂和压榨、人格侮辱、不给改论文、还被要求签延期毕业……

 2.jpg

又是导师惹的祸!这是多少起了?如果这样的悲剧是个例,我们还可以从学生身上,抑或从个别导师身上找找原因,是不是学生有什么心理问题呀,是不是个别导师师德失范呀。可是这样的人间惨剧它不是个例,它时不时地就晃瞎了我们的眼。

南京邮电大学的处理结果出来了:根据教育部高校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的指导意见,对涉事导师撤销教师资格,解除聘用关系。处理的不够重吗?对当事的导师而言,饭碗丢了,还有什么比砸了一个人的饭碗还重的?然而重则重矣,有用吗?

不去解决根本性的问题,那就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建国初期,毛主席曾经为《人民日报》写过一篇《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的社论,武训是个什么人物?乍一看,精神可嘉啊,吃尽苦头捐资办学,这还不值得大书特书吗?所以为他树碑立传者众,甚至还被拍成了电影。毛主席偏不这样认为,他说《武训传》所提出的问题带有根本的性质,他在文章里说:“像武训那样的人,处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者和反对国内的反动封建统治者的伟大斗争的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宣传封建文化的地位,就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对武训持有一种批判的态度,他所说的根本性问题,就是武训办学并没有触动封建社会的点点滴滴,反而是维护了一种落后的封建制度,而作为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国家,需要的是人民的教育,如果把武训当成榜样来学习,就等于回到了旧时代里去了。

而现在问题频出的研究生导师制,存在什么根本问题呢?导师可以对学生进行辱骂,可以随意支使,可以压榨,可以不给改论文,可以被要求签延期毕业,可以……反正可以的东西太多了,学生对导师形成了一种天然的依附关系,导师掌控着学生的生死大权,学生成了导师的私家财产,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跟封建的主仆关系有什么区别?一个一个的学生决绝赴死的罪魁祸首不是什么师德失范,而是充斥着封建糟粕的导师制,没有这样的体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师德失范。鞭子仅仅打在导师身上,体制能感觉得到痛疼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谁敢说头痛脚痛不是糖尿病的并发症呢?

 1.jpg

去年我去北京大学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的时候,看见校园里一处建筑物的墙上写着毛主席的一段语录:“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我感到很激动,当时还拍了照片,一直保存在手机里。毛主席对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是呵护有加的,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他地下有知,当看到那么多优秀的青年人被他们的导师折磨死了,不知要气死多少回了。他在1953年6月30日接见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时这样说:“要使青年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有些领导同志只要青年工作,不照顾青年的身体,你们就用这句话顶他们一下。理由很充分,就是为了保护青年一代更好地成长。我们这一代吃了亏,大人不照顾孩子。大人吃饭有桌子,小人没有。娃娃在家里没有发言权,哭了就是一巴掌。现在新中国要把方针改一改,要为青少年设想。”他在报刊上看到北师一个班学生生活过度紧张健康状况下降的文章,立即就给当时的文化部长陆定一批示:“陆定一同志,学生负担太重,影响健康,学了也无用。建议从一切活动总量中,砍掉三分之一。请邀学校师生代表,讨论几次,决定实行。如何,请酌。”他还多次地说“我们的政策是不要压制青年人,让他们冒出来”、“打倒阎王,解放小鬼”这样的话,现在一些糊涂蛋说毛主席不重视教育,哪里不重视教育了?他老人家不重视的分明是那些害死青年人的教育啊。

据说现在不少研究生、博士生称呼自己的导师为老板,导师也欣然受之,师生关系已庸俗如此不堪的地步了,充满了铜臭气,一些导师们也是利欲熏心,拿老板那一套管理方式对待学生,老板就是资本啊,老板信奉的就是金钱关系,赤裸裸,利润,压榨,服从,奴役,这正好印证了把学生逼死的那些个导师的日常作派,他利字当头了,只会把学生当成获利的工具了,哪里还会想到青年人是八九点钟的太阳这些事啊。一个青年的离世,是一个家庭的灾难,是国家的损失,将青年人置于这样的境地,说的大一点,是对民族未来的戕杀。检讨体制的不足,已是刻不容缓的了。不这样,乌云就不会散,太阳就不会现,前途就看不见,悲剧还要重演。

鲁迅先生对导师这个行当是没有好声色的,他还专门写了一篇《导师》的杂文,收在《华盖集》里,为什么叫华盖呢?华盖本来是个好事情,和尚要是交了华盖运,那就是成佛之兆啊,而对凡人则不然,就成了厄运,就要处处碰壁,鲁迅就是交了华盖运了,因为自己的文章常常被人攻击,就自嘲说“运交华盖欲何求”,把交华盖运期间写的杂文集在一起,起个名字《华盖集》。看看鲁迅先生对导师是怎么说的吧,他说:“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

鲁迅先生说话总是直白,不会拐变摸角,要不他老是交华盖运呢。他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是不对的,更多的导师其实是称得上导师这样的称号的,他们具有良好的修养,也恪尽职守,培养出无数的栋梁之才,赢得了人们的尊重。我们不能因为导师队伍里有“鸟导师”的存在而否定这一船人,同时,也不能因为有很多的好导师而看不到问题的存在,看不到体制的缺陷的的确确滋生了不少不少的“鸟导师”,由此把一些才华横溢的青年人逼上了绝路。我们再也不能闭目塞听了,我们要揭示那些根本性的东西,我们要检讨,我们要改变,我们要去实现毛主席所说的“不要压制青年人”的政策,即便不能“让他们冒出来”,起码我们要让他们活蹦乱跳地活下来。


 



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y/2020-01-12/60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