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 正文 返回 打印

被方方毒鸡汤“软埋”的武汉人

  2020-03-11 00:06:30  

被方方毒鸡汤“软埋”的武汉人

  

曾经有一篇爆文叫《绞杀中产精英的五大新宗教》这样评价毒鸡汤教主咪蒙“她的毒鸡汤真的是无色无味,文字版含笑半步癫。”自从咪蒙被全网封杀以后,树倒猢孙散,虽然还有一些她的徒子徒孙在互联网江湖上混得风生水起,但是再没有人给扛起中国互联网毒鸡汤教主的大旗,直到方方推出了她的武汉封城日记,晋身新的毒鸡汤教主!

如果不是因为方方写过《车欠埋》,对土改进行反攻倒算,以文学小说来解构新中国的历史,成为颜色革命的急先锋,前朝遗老遗少复辟的文化干将,受到了各路爱国义士的围剿,我也参与其中,写过两篇批判她的文字,我也未必能察觉,她精心熬制的鸡汤有毒。颜色革命,日拱一卒,方方这过河的卒子,威力还不是一般的大!

方方的能量巨大,手眼通天,来源于她幕后庞大而无形之手,像我们这种自媒体小号要批判方方,无疑于蚂蚁啃大象,搞得不好,删文是轻的,一大票水军来灌也是轻的,不可预测的风险才是可怕的,大象一脚就能把你踩死。

而且方方的粉丝众多,光是微博就有500多万,说真的,我要把丑话说在前面,我不怕水军漫灌,也不怕方方的反击,我怕的是中了方方蛊毒的友军的攻击。因为在我在朋友圈里面发现许多不明真相的粉丝都在转发方方的封城日记。

对于方方这样的,因为软埋而早已暴露真面目的棋子,为何还有那么多群众会上当受骗,这就离不开她的保护伞和长期在体制内经营的人脉关系了。照理说,写下《车欠埋》这种颠覆性的小说,引发全社会的广泛批评,早已触犯刑律,方方现在应该呆在湖北女子监狱里面,静静地反思自己的人生,与这场疫情无关。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方方在事发后,不但没有被追责,反而还拿到了路遥文学奖,连同十万元奖金。方方曾经利用职权诬陷某柳性诗人跑关系参评鲁迅文学奖,笔墨官司打到了法院,法庭判她败诉,一直到了柳诗人去世,都没能等到她一声道歉。我不知道她在举国谴责声之中,拿下路遥文学奖,又是谁帮她跑的关系,如此糟践路瑶文学奖。

甚至方方的作协主席也没有被免职,而是在换届的时候才换下来,以至于她可以再次表演出一幅藐视权力和官位的高姿态,说是自己主动辞职的。而且似乎新上任的作协主席跟她也是一路货色,这一次疫情到来后当了逃兵,大喊我的心很恐怖,无心安心写作。

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从一开始就是精心策划的一场舆论战争,她自己得意洋洋在某刊物的采访中说了,是某家著名杂志社的领导请她写的命题作文,当然也就不愁稿费和销路了。虽然她表面上是一个自媒体,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发声,但是其实是有一整个的团队在配合她作战。

有许多媒体给她带上了各种光环,什么中国良心作家,什么纪录时代,没有方方就没有了这个时代,什么敢说真话的她,是时代的一剂良药之类的肉麻吹捧;还有一些托儿,像某著名大学的一位老教授,看了她的日记就好像老鼠看见了大米,爱不释手,说是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刷方方的日记,比当年的红卫兵对待毛主席语录还要虔诚。

640.webp (23).jpg

还有某个陕西著名作家安黎写了一篇《方方日记之我见》,让一个小号转载了,结果平时原创文章阅读量三五百的小号,这篇转载文章反而录得了数百万的阅读量,惊得作者第二天写了篇读后感文章来蹭流量,结果可能没写好,直接被删了。这个就是他们团队协作的玩法,要流量有流量,要削你就削你,无非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那一套。

某文学界的才子看不惯方方的日记像病毒一样在网络上流传,涂毒网民,哀叹自己没有鲁迅先生的笔力千钧,杀不了方方这么多病毒,愤而与鲁迅先生背道而驰,弃文从医。看来还是鲁迅先生说得对,从文比从医更难,医人身易,医人心难,杀死人身体的病毒,要比杀死人心里的病毒难得多,也就是说阳明先生所说的“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640.webp (24).jpg

毛主席当年气吞万里如虎,挥手间八百万蒋匪军灰飞烟灭,三百万联合国军也被轻松赶回三八线。但是文G一役十年,耗尽毕生心血,最后还是功败垂成,破心中贼难啊!想复辟的还是想复辟,想投降美帝的还是投降了美帝,想跪在西方面前的还是跪在了西方面前。

方方的日记写了什么,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看她的日记。借用湖北一位女企业家的话,一个曾经被方方的毒鸡汤迷惑,后来翻然醒悟,痛加批判,因为很了解所以批判起来也是入木三分,下面这两段比较精彩:

不劳而获也就罢了,像方方之流,给社会创造过多少财富?她凭什么拿着国家的俸禄还对国家说三道四?灾难来了,她做过哪些对公众有益的事情?哪怕是给为她扫楼道的清洁工送过一个口罩?至少在她的文字里面我们没有看到。

在她的日记里,除了抱怨政府这没弄好那没弄好,这儿死人了那儿死人了,就是炫耀特权:哪个医生朋友给她透露什么信息了;哪个读者给她送口罩了,交警帮她送侄女去机场了;什么媒体的记者采访她的时候在门口被同事冷眼审视然后她跟同事打了个招呼那同事立刻就像狗看见主人一样满面笑容春暖花开……甚至她的这些日记,都是某大型文化刊物的总编叫她写的,言下之意,看,我这些文字早就有了买家。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方方就是一只躲藏在阴暗角落里,浑身携带着病毒且丑陋不堪的蝙蝠,她身上的病毒通过她的文字,通过互联网,也通过她那些同伙的散布,到处传播,直击人心,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一不留神,就被她种下了蛊毒。

在这一次新冠疫情当中,武汉和湖北有近三千人不幸离世,这三千人当中,有三分之一是被新冠病毒杀死的(可能还不到),有三分之一是被西医杀死的,还有三分之一是被方方传播的恐慌、怨恨、自私等心理病毒杀死的(可能还不止)!

事实上在这场舆论战争中,我们的敌人非常狡猾,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有两个关键的棋子。方方是虚明实暗的棋子,就是说表面上她是在明处,实际上却是在暗处。她的主要使命是散布思想病毒,破坏和干扰全民抗疫,负责软埋900万武汉人民;另一个已经失踪的棋子,虚暗实明,就是说表面上在暗处,实际却是在明处,负责“硬埋”。那就是通过超级演说家这个平台培养起来的新生代公知陈某实,他也是在武汉封城的当天赶到了武汉,发他的所谓纪实小视频,也为海外媒体充当线人。

640.webp (25).jpg

他们策划了李医生离世后的舆论风暴,企图谣翻中国,策划街头政治,把去年香港那一套移植到武汉来。可惜这种伎俩被我和其它的爱国者揭穿了,我写的李医生之死背后的真相,本号短短十几个小时阅读量六百多万,还有凤凰网、新浪网、今日头条等各大媒体的转载,全网阅读量估计近亿,我后来又写了一篇深度揭秘的万字长文,可惜不给我发表了。好在大陆人民的觉悟要比香港民众高出不知道几个量级,没有中招!

虽然同样是毒鸡汤父,咪蒙做毒鸡汤教主只是为了赚钱,相对来说,她的文字版含笑半步癫,毒性也不是那么的大,最后受到的反噬也不算很可怕,只是把老公写没了而已!方方的毒鸡汤不仅是为了赚钱,更会要命,谣翻中国,其毒性也是咪蒙的千百倍,其遭到的反噬也更为严重,生生地把自己写成了注孤生!各们女同胞,如果你不想成为注孤生,请远离方的毒鸡汤!



http://www.hswh.org.cn/wzzx/llyd/wh/2020-03-10/61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