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 正文 返回 打印

黎阳:为什么小布什念白字就“显得真实、可爱”?

  2018-05-10 09:49:11  

白字风波阴谋多

  

(2018.5.7)

t011584b3ee73d1e7d0.jpg

大庭广众之下无意说错个把白字,虽然可见文史功底尚不够完美、有所缺憾,但此外又有多大了不得?——只要不是蓄意歪曲误导,几个白字能闯多大的祸造多大的孽?撞火车还是摔飞机?轮船溜号还是导弹走火?芯片断供还是石油危机?洪水泛滥还是饥荒动乱?世界大战还是天塌地陷?祸国殃民还是国将不国?……哪条都不沾边。既然如此,那错个把白字能算多大的过失多重的罪?把没有什么严重后果的几个白字之误无限上纲上线成天大的丑闻滔天的罪,气势汹汹口诛笔伐全盘否定,究竟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唯恐天下不乱?

在今天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除了专门吃文字饭的,谁可能整天放着本行不管专啃中文?除了自命文字专家权威的,谁敢说自己中文字都认全了?起劲嘲笑别人念白字的,敢拍胸脯说自己永远不会念白字?——没当众闹白字笑话只能说还没赶上点。过去侥幸,今后未必永远侥幸;今天拿白字嘲笑别人,下次出白字笑话被嘲笑的未必不是自己。

为什么有人那么热衷小题大做抓住白字之误兴风作浪?

首先,是一群当代“孔乙己”故意寻衅滋事。

孔乙己除了“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之类咬文嚼字之外什么也不会,什么本事也没有,好吃懒做,混不下去了就偷鸡摸狗,然后用“君子固穷”,“窃书不能算偷”,“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之类强词夺理来自欺欺人。

当代的孔乙己们就精多了——不再是“谁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谁能耐”,而是“谁不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谁无知”;不再是用咬文嚼字来抬高自己,而是谁不会咬文嚼字就骂臭谁。骂臭了别人,自然就等同于抬高了自己——只要出了一个白字,马上大做文章制造出倾向性舆论狂潮,无限上纲上线把白字之误说成比天还大的原则性问题,形成压倒一切的舆论狂潮,结果就是“白字高于一切”:不管一个人一辈子几十年干了多少事、取得了多大成果,瞬间一次出几个白字就全吹了,从此一提此人,人们只记得这几个白字,其他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毕生心血、一辈子努力的成果分量还不顶几个白字压秤。

如此无限上纲上线的倾向性舆论狂潮将造成什么样的社会效应?

第一,让整个社会把咬文嚼字看得比天还大——出成果不重要,不出白字才最重要。看人不看干了什么、有没有成就,只看出不出白字。怪不得袁隆平、屠呦呦等老当不上院士。

第二,只有孔乙己们才最有资格当官——既然不出白字高于一切,那别的本事没有,整天只会咬文嚼字舞文弄墨摇唇鼓舌、保险不会出白字的孔乙己们才是天然当官的料。

第三,各行各业头头脑脑要保住位子就得都学孔乙己,专注玩弄文字,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或者专门雇孔乙己之类当大秘,写稿子供自己照本宣科。

第四,支持学文的欺负学理工的——学文的不懂科技常识没事,学理工的有任何文字闪失就不得了。公然制造不平等,才能给孔乙己们制造出饭碗出路财源,甚至跟理工科专业人才分庭抗礼,压人一头。

当代孔乙己们就这样“一俊遮百丑”、“四两拨千斤”,用大闹白字风波把自己这些只会咬文嚼字,其他一无所能的酸文人变成“国之栋梁”、理想官员——这也算“与时俱进”,从穷酸文人进化成“公知”文痞兼无赖。

如果并非如此,当真是眼里容不得沙子,那就应该一视同仁,不管什么专业什么人出了白字都一样大做文章。对舞文弄墨为业的专家学者更应该尤其严格。然而实际呢?

把蒋介石说成“常凯申”,把孟子说成“门修斯”,把毛泽东诗词《念奴娇·昆仑》的作者说成“昆仑”,把“卧槽泥马”说成《战国策》里的典故……这些文科“学者”、“专家”在自己专业领域内闹的丑闻笑料跟学理工的人在自己专业领域外说几个白字,哪个更丢脸?为什么这些笑料没有引起象白字风波这样的倾向性舆论狂潮?为什么这些“学者”、“专家”没有象白字风波一样被要求辞职滚蛋,甚至不曾为这些丢脸失误做任何公开检查?——对其他专业的人从严从严再从严,一个白字都容不得,对自己一样的酸臭文人从宽从宽再从宽,专业内的天大丑闻都视而不见,这公平吗?

(对无意的白字不依不饶,对蓄意的白字如“蓝瘦香菇”、“酱紫”、“草泥马”之类则视而不见,这难道当真是因为容不得错别字?)

其次,是一帮“公知”借机生事,想方设法利用当代孔乙己为一己之私制造的倾向性舆论狂潮制造动乱,引发“颜色革命”。

美国总统小布什口无遮拦错白字闹的笑话还少吗?——比如,把北约秘书长罗伯逊叫成“罗宾逊”;把伊拉克货币“第纳尔”说成“苏联货币”;想说美国军队“最勇敢”(bravestt),结果却说成“大乳房”(breast);想说”遗产税“,(death tax),结果却说成“死刑”(death penalty);把非洲说成一个国家;呼吁中东地区的领导人“制止暴力,永无和平”;问黑人最多的国家巴西总统“你们国家也有黑人吗?”;“我宣布,从本周四开始,里根机场的服务台和飞机将重新起飞”(机场的服务台怎么“起飞”?);宣称“过去一百五十年里,美国和日本结成了当代最伟大和最牢固的同盟,正是因为这个同盟,我们保持了太平洋的和平”(难道美日没打过太平洋战争?);发表反恐演讲时说:“我们的敌人一向足智多谋,而且富有创新精神。不过我们在这些方面并不输给他们,他们的头目会不停地想出新方法来祸国殃民,我们也会这么做!”……

所有这些难道不比中国人的几个白字之误严重?然而中国“公知”文人孔乙己们不但从不掀起倾向性舆论狂潮冷嘲热讽,反而大加赞扬——“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是人总难免有这样那样的失误,可我们的官员却不管历经怎样的风雨,现身怎样的场面,却愣是连口误这样的失误都不曾发生,难道他们都乃神人乎?与中国官员口出经典或舌灿莲花的完美无瑕相比,略显‘弱智’直至口误连篇的西方官员,反而显得更真实、也更可爱了!”……

对美国人就“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对中国人就“金要足赤,人要完人”;美国人再错字连篇也是“真实可爱”,顺便借此大骂中国人“不管历经怎样的风雨,现身怎样的场面,却愣是连口误这样的失误都不曾发生”;而中国人即使只有个把白字,也要无限上纲上线,又是素质又是体制的没完没了——如此看人下菜碟,不是蓄意借题发挥制造事端又是什么?

北大校长出了白字,解释说是文革造成的。这不但没品,而且拙劣——没经历过文革的人就不会出白字了?照此逻辑,文革后的人应该不出白字。然而如今“公知”、“专家”、“学者”、“权威”的各种文章,包括专业论文,别说白字,错字连篇、逻辑错误成了司空见惯,h 上世纪70年代编写的《新英汉辞典》几十年来没发现什么失误,如今出版的字典没有一个达到这个水平。这又该如何解释?整天拿白字大做文章、似乎对错别字零容忍的“公知”们可曾对此认真过一回?

无意中出个把白字失误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塌天大事。没有白字失误最好,有也没什么了不起——不出白字是完美,出了白字不过是不完美而已。硬要追求绝对完美,半点瑕疵不能有,那用鲁迅举话说,太太胳膊上长个小疮就得请律师离婚了。只要尽力避免了,白字出了也就出了,不否认疏忽、水平欠佳,今后注意,这就够了。别人大做文章随他去,笑骂任人笑骂,自己该怎么着还怎么着。死不认账不对,检讨解释更没必要——检讨解释实际在为出白字找责任。既然白字难免,如果把责任归于自己,那检讨了就不会再出白字了?如果把责任归于别人,那就是要别人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不但是敢做不敢当,而且愚蠢——茅坑越掏越臭,败笔越描越黑,你越想解释想推卸责任,破绽就越多,引起的关注、不满和反驳也越多。结果必定事与愿违,适得其反。

偶然无心的白字之误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非原则性问题被大肆炒作无限上纲上线成倾向性舆论高潮、成为涉及体制甚至政局的原则性问题,完全是权术阴谋在作祟。

最热衷玩弄这权术阴谋的一是当代孔乙己——用大肆炒作白字风波来“扣着屁眼上楼——自抬自”,借此证明自己这群除了咬文嚼字舞文弄墨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干的寄生虫才伟大、光荣、正确、了不起、离不开、惹不得,是必须用来治理社会的“精英”。

二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公知”——借白字之误小事大闹,为的是借题发挥兴风作浪,煽动起否定体制、否定在政局的倾向性舆论高潮,借以制造“颜色革命”。

如果既不属于靠咬文嚼字混饭吃的当代孔乙己,又不属于一心“颜色革命”的“公知”,却人云亦云随大流瞎起哄跟着炒作白字,那才是叫被人当猴耍,被人卖了还帮着数票子,还数得极其认真的一类超级S13。



http://www.hswh.org.cn/wzzx/llyd/wh/2018-05-10/50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