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 正文 返回 打印

隐蔽战线五次助党中央脱离险境

  2019-09-10 00:20:27  

 隐蔽战线五次助党中央脱离险境

郝铁川

毛泽东同志曾经讲过,我们战胜国民党主要靠两个战场,一个是公开战场,一个是隐蔽战场。隐蔽战线是革命斗争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近年来,中共隐蔽战线斗争的情况日益引起党史界、学界的关注。不少隐蔽战线的亲历者及其后人开始撰写一批高质量、颇有影响力的回忆录。根据这些珍贵的资料,可以看到,在党的历史上隐蔽战线曾五次帮助党中央脱离险境。

及时传递叛变情报

隐蔽战线历史上,“龙潭三杰”可谓战功赫赫。“三杰”(钱壮飞、李克农、胡底)深入龙潭虎穴,为中共在白色恐怖时期的发展壮大保驾护航。

钱壮飞,1896年生于浙江吴兴(今湖州),早年入北京医科专门学校学习,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结识周恩来,并受周恩来领导的政治保卫组织——中央特科派遣,打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任调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同时担任国民党情报机关长江通讯社、民智通讯社的负责人。

1930年12月到1931年5月,钱壮飞将从徐恩曾那里获取的敌人发动第一次、第二次军事“围剿”的命令、兵力部署等绝密战略情报,及时交李克农转送陈赓和周恩来,从而确保了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粉碎蒋介石对革命根据地发动的大规模军事“围剿”。

1931年4月24日,协助分管党的保卫工作、掌握我党核心机密的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被捕叛变。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等人抓到顾顺章后,第二天就给徐恩曾、陈立夫连发电报。这天是星期六,只有钱壮飞一人值班。他收到六封特急绝密电报,每封电报上都写有“徐恩曾亲译”字样,这一反常的情况引起他的警觉。他迅速用先前偷摄的特级密码本破译了电报。第一封电报的内容是:“黎明(顾顺章的化名)被捕,并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内可将共党中央机关全部肃清。”

截获这个十万火急的电报后,钱壮飞连夜派女婿刘杞夫(中共地下党员)赶赴上海,找到李克农,继而找到陈赓、周恩来。最终,抢在敌人动手前采取紧急措施,斩断了顾顺章能接触的所有关系和线索,确保了党中央机关和中央领导人的安全。

后来,钱壮飞在贵州息烽沙土镇抢渡大渡河时不幸牺牲。周恩来十分悲痛,千方百计寻找钱壮飞的妻儿,并予以关怀照顾,但一直隐瞒钱壮飞牺牲的消息。直到1946年,周恩来才把钱壮飞的妻子、中共党员张振华接到重庆曾家岩50号,借吃饭之际告知钱壮飞牺牲的消息,并感叹“他的牺牲是为党、为革命,人民和党是不会忘记他的”。

破除“铁桶计划”威胁

1934年10月初,蒋介石在江西庐山牯岭召开军事会议,部署国民党进攻中央苏区的“铁桶围剿”计划,妄图通过加大第五次“围剿”的力度来消灭中央红军。

莫雄是国民党的一位老将领,曾与宋子文交好,在上海担任税警团团长。在此期间,他在共产党员严希纯、项与年等的影响、教育下,思想日趋进步。1934年,莫雄出任江西省德安行政督察专员兼德安地区保安司令,聘请在上海共过事的刘哑佛、卢志英、项与年等共产党人到德安行政督察专署分任主任秘书、主任参谋、情报参谋等职。

当时,蒋介石在庐山牯岭召开秘密军事会议,莫雄以地方长官身份与会。这个“铁桶计划”铁到什么程度呢?莫雄回忆:“这是我看到的最阴险毒辣、规模巨大而又布置周密的军事计划!与以前的四次‘围剿’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若此计划得以实施,则红军的处境不堪设想。”

此次会议极其重要,光发至每个人手中的资料就有一两公斤之重,包括包围图表、计划书、指示文件、依据蒋介石指示汇编成的小册子,每份文件都打上了蓝色的“极秘密”字样,并按与会者名单编号。莫雄拿到资料后,冒着危险,当晚即下山把这个绝密计划交给刘哑佛、项与年,在场诸人无不震惊。

在此危急关头,莫雄展现了对党的忠诚和担当,他拍板将最主要的情报由薄砂纸密写抄录,并由项与年赶赴南昌,通过秘密电台向中央苏区紧急通报“铁桶围剿”的要点。同时,考虑到红军非常需要敌军的具体部署,项与年将整套计划密写后,亲自送往中央苏区。

“在获得庐山会议‘剿共计划’这一重要情报后,为了及时送到中央苏区,他(项与年)敲掉门牙,扮成乞丐,穿越重重封锁线,日夜兼程,把这一关系到革命全局的重要情报及时送到瑞金,亲自交到周恩来手中。其时,正处在红军实行战略大转移的前夜。”这是习仲勋同志为纪念项与年同志的文集《山路漫漫》所作序言中的一段。

寥寥数语,生动展现了莫雄、项与年为革命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1934年,正是他们不畏艰险,送来关键情报,为中国工农红军最终作出长征的决定提供了重要依据。中央红军接到情报后迅速布置防范措施,赶在蒋介石“铁桶围剿”包围态势完成之前,主动撤出中央苏区,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瓦解“闪击延安”计划

1949年7月,周恩来在接见罗青长、熊向晖时说:“在我们党的情报工作中,李克农、钱壮飞、胡底可以说是‘前三杰’,你们三人(熊向晖、陈忠经、申健)可以说是‘后三杰’。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都为保卫党中央作了贡献。”

熊向晖何许人?1919年4月,他出生在山东省掖县(今山东莱州)的一个官宦家庭,17岁考上清华大学中文系,1936年12月在北平秘密加入中共,是一二九运动的骨干。

1937年,在组织的建议下,熊向晖隐蔽党员身份,报名参加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到国民党第一军胡宗南部“服务”。因其出色的文化素养和世家子弟风范,博得了胡宗南的赏识,并被其视为心腹爱将来培养。董必武、周恩来凭着敏锐的斗争直觉预感到此乃“天赐良机”,便安排熊向晖以一枚“闲棋冷子”的姿态开始卧底生涯。

临行前,董必武告诫熊向晖:“你已初步取得胡宗南的信任,有了较好的开端,但不要设想一帆风顺,你去的地方可能变成龙潭虎穴。”由此十余年,熊向晖按照“对党忠诚、对敌狡猾”的方针,深藏不露地在国民党内身居要职,为党中央提供了很多重要的情报。

1943年,延安及整个陕甘宁边区处于紧急状态。时任国民党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胡宗南决定部署兵力,准备闪击延安。熊向晖获悉后,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及时联系中共联络员王石坚,后者通过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的密台将情报迅报延安。

7月4日,朱德明电胡宗南称:“自驾抵洛川,边境忽呈战争景象。道路纷传,中央将乘国际解散机会,实行剿共。我兄已将河防大军向西调动,弹粮运输,络绎于途,内战危机,有一触即发之势。当此抗战艰虞之际,力谋团结,犹恐不及,若遂发动内战,必致兵连祸结,破坏抗战团结之大业,而使日寇坐收渔利,陷国家民族于危亡之境,并极大妨碍英美苏各盟邦之作战任务。”这一举动将国民党的阴谋变阳谋,从舆论上置国民党于内外炭烤之势,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

又一次保卫党中央

1947年,胡宗南再次按照蒋介石的部署,准备攻打延安,试图对中共领导人一网打尽。他邀请“心腹”熊向晖共谋大业。熊向晖不动声色地接受了任务,却暗中将蒋介石核准的进攻延安方案秘密呈交毛泽东、周恩来。

3月10日晚,胡宗南召集整一军及整二十九军的军、师、旅长开会,举行军官任命仪式,任命熊向晖为机要秘书,命各军、师、旅并转命所属团、营、连于3月13日拂晓攻击前进。同时,通过连日侦测,熊向晖部发现山西兴县无线电台最多,由此判断中共首脑部在兴县,并继续侦测判明陕北共产党各级指挥部的位置。熊向晖得知情况后心急如焚,深知这次较之1943年更为凶险,关系中央安危,但他不能去西安面告王石坚。

在此危急关头,熊向晖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只得违反秘密工作常例,白纸黑字写在纸上、封入信封,上写王石坚代名;另写一信给西安西大街“研究书店”潘裕然,请他勿拆附信,然后一并装进第一战区司令部长官专用信封。

由于有了这份情报,党中央迅速作出多方准备,所有电台和无线电停止工作3天并撤出延安,把一座空城留给胡宗南。同时,我军在延北地区全歼胡宗南的精锐部队3个旅,所有旅长被俘,国民党“闪击延安”计划再次破产。

事后,毛泽东对西安隐蔽战线给予高度评价:“熊向晖,一人可顶几个师。”周恩来也称赞:“熊向晖真是好样的,关键的时刻又一次保卫了党中央。”

勇破“穿心战术”

抗日战争时期,刘光国曾经在北平日伪政府当办事员。在中共地下党的影响下,刘光国有了朴素的革命理想,一心想参加革命。但党组织要求他回日伪政府去,具体任务是策反伪军、保护敌伪机关的档案。从此,刘光国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隐蔽战线工作。

1945年,刘光国奉命打入国民党孙连仲部队执行潜伏任务。他多次获取敌人的绝密文件、电报等,提供给党中央。不断发生的“泄密事件”,使敌人察觉到“共产党就在身边”,发誓“一定要把潜伏的共谍挖出来”。于是,接连两次在内部展开“大清查”“大搜捕”,但刘光国沉着应对、化险为夷。

1948年秋,蒋介石飞往北平,与傅作义策划对中共中央驻地西柏坡实行偷袭。他们在地图上标好了石家庄、西柏坡附近的轰炸目标和部队进攻路线。国民党内部将这次行动代号称为“穿心战术”。这份绝密情报被潜伏在华北“剿总”文印室的刘光国获悉。此时,离国民党行动只有3天。

刘光国记下作战计划后,与接头上司甘陵联系;甘陵当即派出秘密交通员刘之骥背熟情报要点,向聂荣臻司令员作了汇报。10月25日上午10时,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人根据所获情报认真分析敌我形势:从北平到石家庄距离只有300多公里,保定以北铁路线基本为敌控制,保定至石家庄只有150多公里,如果偷袭兵团依靠快速运输和空中优势,采取地空配合,不顾一切地突进,只需2日、最多3日即可抵达石家庄;我军主力远在平绥线上,即使日夜兼程赶到保南也需4日。这也就是说,我方必须在徐水到定县不足百里间,抗阻敌军3日以上并等待主力部队赶到。

形势异常险峻,绝不可掉以轻心。面对这种局势,中共领导确定了颇具传奇色彩的“台前幕后紧密配合,斗智斗勇,以假乱真,虚实并举”的反偷袭方案。在我军主力未到之前,毛泽东通过新华社刊发三篇雄文,把敌人偷袭计划向全国广播。同时,冀中军区第七纵队和上万民兵在望都、唐河两地构筑抗阻阵地。

10月30日晚,敌军先头部队进至唐河南岸,离石家庄100多公里。华野三纵星夜兼程,于10月31日凌晨赶到沙河,从正面挡住敌军。至此,情况全面转危为安。军事打击和政治威慑使傅作义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遂下令退兵。

中国共产党自创立以来,隐蔽战线就以保护者姿态隐身于正面战场之后。这里有太多的无名英雄,少数被时代铭记,多数“无名无功”。对人性而言,是一种炼狱;对党性而言,是一种考验。而历史将永远铭记他们!

(作者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长)



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9-09-10/58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