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 正文 返回 打印

黎阳:女教师拦高铁背后的“普世价值”

  2018-01-13 00:30:06  

“普世价值”显威风

  

霸门拦高铁的合肥女教师说自己没错:“我觉得 10 秒钟就能下来的事,为什么就不让他下来呢,我就在门口站着了”,“他们总共拉了我 5 分钟”,“如果当时沟通好了,10 秒钟就解决了,根本不影响动车的开车”,“只要我老公 10 秒内能下来,就没事了,我当时是不是只能让我老公下来?我这样做有错吗?”……

南方系的《新京报》特地发文为霸门拦高铁的合肥女教师辩护:“只要铁路部门设身处地为乘客着想,稍微灵活处理这件事,这种事根本不会发生”、“规则不应是死的,也要讲一讲人之常情”,“影响也最多不过十几秒乃至分把钟的事,我想其他旅客并非不可承受”,“在‘女子阻拦高铁发车’一事中,我看到大多数人都强调的是多数人的需要,而漠视少数人的权利,但不要忘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那‘少数人’中的一个”,“为了取回这串‘无关紧要’的钥匙,整个华盛顿地铁为他一个人停运了6分钟”、“一个伟大的国家不在于他的步伐有多快,而在于他肯不肯为了他的人民而放慢脚步”(注:编出个华盛顿地铁为一个人的一串钥匙停运的故事要中国学,却不要求中国警察学美国警察如何处置公然抗法,选择性真够强的)。

还有“公知”为霸门拦高铁之举喝彩:“合肥女教师阻止高铁发车:她用自己的尊严,为弱势群体维护利益”,如此喝彩居然大受欢迎,写此文时,该帖点击量已超过十万,点赞已超过26165,打赏已超过709……

上述种种说到底就一条:“普世价值”——

第一,个人利益高于一切——高铁准时事小,个人权益事大,不能要求少数人为多数人的利益做牺牲,不能“强调的是多数人的需要,而漠视少数人的权利”,为了个人利益,高铁晚点就晚点,300列火车运行计划打乱就打乱,无数人利益牺牲就牺牲,国家损失巨大就损失巨大;

第二,个人自由高于一切,为了个人自由,可以牺牲规则规定——“规则不应是死的,也要讲一讲人之常情”,“稍微灵活处理这件事”,“影响也最多不过十几秒乃至分把钟的事,我想其他旅客并非不可承受”;

第三,人权高于主权——“一个伟大的国家不在于他的步伐有多快,而在于他肯不肯为了他的人民而放慢脚步”;

第四,打砸抢有理——暴力霸门拦高铁是“维权”:“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堵住车门,来行使自己的权利”,“不得已的办法”,“用撕掉自己的尊严为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高铁要正常运行,就必须全国一盘棋,必须个人自由服从整体利益,必须少数服从多数,必须严格照章办事,必须主权高于人权……而这一切都与“普世价值”的原则针锋相对,水火不相容。坚持普世价值就没法维持高铁正常运行,要维持高铁正常运行就不能坚持普世价值。

难怪“公知”那么恨高铁——“他妈的奇迹!”“死亡快车”,“起来,不愿做高铁奴隶的人们!”“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狂飙突进的中国高铁亟须反思。”“飞奔的高铁啊,请停下来等等你的人民!”“中国哟,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这次合肥泼妇把“公知”喊了多年的口号变成了实际行动——霸住车门不让列车开动,就实现了“飞奔的高铁啊,请停下来等等你的人民”,“中国哟,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于是,马上就得到南方系《新京报》的大声喝彩打气:“一个伟大的国家不在于他的步伐有多快,而在于他肯不肯为了他的人民而放慢脚步”;“公知”、“法律党”也一反常态,不见了“人大校友”,不见了雷阳案、上海松江案时“法制社会”,“法律高于一切”之类的义愤填膺,大谈特谈的是“规则不应是死的,也要讲一讲人之常情”,“稍微灵活处理这件事”,“不得已的办法”,“用撕掉自己的尊严为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之类——可见“普世价值”比“法律高于一切”更高。

要说“普世价值”,那印度铁路堪称楷模——想上就上,想下就下,想扒就扒,想挂就挂,绝不死教条,别说等个10秒20秒,就是等个24小时都不稀罕,绝不坚持“少数服从多数”,“漠视少数人的权利”,永远可以“灵活处理”,“规则不应是死的,也要讲一讲人之常情”,切切实实体现了“一个伟大的国家不在于他的步伐有多快,而在于他肯不肯为了他的人民而放慢脚步”,“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总之处处体现了“普世价值”的个人利益高于一切、个人自由高于一切、人权高于主权等原则。

中国高铁与印度铁路差距多大?物质上千差万别,精神上只差一个“普世价值”。抹掉这个差别,中国高铁技术再先进,也将变成印度式的大篷车——这次合肥泼妇拦高铁不过是个开头:说是只要10秒,实际上有5分钟。只要开了这个头,以后呢?10分钟、1小时、1天、1周……从全国一盘棋、精确到分秒不差崩溃到一团乱麻很容易,而从一团乱麻崛起到全国一盘棋、精确到分秒不差则难如登天——印度有识之士难道愿意自己的铁路永远是一团乱麻的“大篷车”?但在一个充满农耕社会散漫习俗的社会里建立起一个符合精确严密的高铁体系所需要的严密作风的大环境,谈何容易!中国如果不是毛泽东实现工业化,同样没法迈过农耕社会散漫习俗的坎,而“公知”的“普世价值”就是要让中国重新堕落到这种恶习之中去。

高铁如此,国家现代化也是如此——国家要迈入现代化的高铁轨道,同样必须全国一盘棋,必须个人自由服从整体利益,必须少数服从多数,必须严格照章办事,必须主权高于人权,同样与“普世价值”的原则格格不入,同样要遭到“公知”的刻骨仇恨和坚决反对。

看到合肥泼妇霸门拦高铁的撒泼,希望高铁正常运行的人都气得大骂:警察干嘛吃的?为什么不把这个泼妇抓起来严判狠罚?实际有点常识就知道,如果警察当真把这个泼妇抓起来,“公知”马上就会大喊大叫“警察滥用暴力虐待妇女儿童”,没完没了地控诉警察“罪行”。因此只要想维持高铁正常运行,就不能怕“公知”诬陷漫骂,怕“公知”诬陷漫骂,就不能维持高铁正常运行,就无法制止中国高铁堕落成印度式“大篷车”。高铁如此,中国现代化同样如此——为了把中国从一穷二白落后挨打转入现代化的高铁轨道,同样遇到了不知多少为自己一时一己之私而霸住门挡住道撒泼耍赖的“合肥泼妇”。毛泽东那一代共产党人没有退缩,毫不犹豫扫除了阻力,把中国引入了现代化的高铁大道,也就招来了“公知”一代又一代的污蔑漫骂——现在还在骂个没完呢。

看了合肥泼妇拦高铁的例子,不难举一反三明白“公知”为什么现在那么起劲大骂毛泽东——把中国引入现代化高铁大道的历史代价。

2018.1.11



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8-01-12/48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