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 正文 返回 打印

吴鹏飞:邓相超事件,不是处分一下这么简单

  2017-01-12 00:03:40  

邓相超事件,不是处分一下这么简单

吴鹏飞

大家对邓相超们的这种愤怒

反映了群众内心的愿望

山东建筑大学的教授邓相超在微博里,数次发表侮辱毛泽东的言论,用语之粗鄙和肮脏,令人发指。网络上一片哗然,很快引发了众怒。有不少群众自发到该大学门前示威,个别支持邓相超的人公然向群众挑衅,结果被愤怒的群众饱以老拳。动手打人我不赞成,但邓相超的言论如此卑鄙下流,就算是侮辱一个普通人,都不可原谅,何况是侮辱人民的领袖?居然还有这吃错药的为之站台,实在是火上浇油,自取其辱。

这个邓相超很快受到了处罚。山东省人民政府解聘了他的省政府参事职务。山东建筑大学党委鉴于此人多次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中贴发错误言论,性质恶劣,问题严重,影响很坏。决定给予邓相超行政处分,依法依规办理退休手续,责令其在一定范围内做出深刻检查,停止其在校内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不得以该校教师身份从事各类社会活动。山东省政府和山东建筑大学对此事件反应迅速,说明了今日网络舆论和社会民意在这个问题上的压力,非同小可。

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与邓相超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人,比如那个叫贺卫方的法学教授就不顾事实,不讲道理为之开脱,陷入了网友的同声批驳中,难有招架之功。还有一些人和事,比邓相超事件更为恶劣,也被检举出来。一个是漯河电视台的制片人刘勇,一个是石家庄文广总局的副局长左春和,两人都在体制内,都是新闻传播的业内人士,其言论更为狂悖。刘勇据说已被处分认怂,左春和的下场也不会太妙。从这两个人我想到毕福剑至今没有认真处理,可以想见新闻战线非毛反共势力,不可小觑。

邓相超们开足马力诋毁毛泽东凡三十余年,无所不用其极,使出了浑身解数,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人民对于毛泽东的思念之情和崇敬之心反而与日俱增,社会舆论和中国政治的生态正在因此发生巨大的改变。毕福剑、邓相超们作为媒体人和教育者,居然愚蠢到对民心民意完全无察。这些推崇西方民主,经常祭起民意大旗的所谓精英们,无法解释,更不愿面对越来越汹涌的尊毛民意。当年他们利用毛泽东去世后的困难,掀起的非毛运动实际已经彻底破产。

我曾撰文论述,毛泽东已经永入中华民族的庙堂,是中华民族不世出的大英雄。毛泽东彻底改造了中国国民精神,提升了中国国家的理想与形象,他是国家民族独立之父,是中华复兴和中国工业化、国家现代化的奠基人。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思想也是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之源,是中国复兴大厦的支柱和基石。动摇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就将引起神州陆沉,金瓯缺伤。我一直忧虑出现这一不可收拾的不幸局面。现在好了,党开始正本清源,人民开始觉醒,非毛分子已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因为人民逐渐看出了被毛泽东当年改造得很厉害的,甚至令人同情的右派知识精英们,都是一些什么价值取向。现在让看看我们的知识精英的“高见”吧。作家余某说,里根是最伟大的总统,在他的任期消灭了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希望布什能在他的任期消灭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茅某某说,改革在中国造就了约占总人口5%左右的富人,他们是中国的中坚力量,而另外的95%中的很大部分,则因为信仰毛泽东思想,具有很大的破坏性。

刘某某说,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李某某说,穷是罪恶。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厉某某说,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八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

龙某某说,现在已经全球化了,没有必要再提什么民族经济民族产业了,义和团思想才是中国真正的大敌。樊某说,国有企业迟早要卖。既然如此,得先卖效益好的,不然,以后效益不好就没人要了。张某某说,腐败和贿赂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改革的成本费。张某某说,私人产品腐败的存在,对社会、经济发展来说即使不是最好的,也是次优的。第二好的。好了,相信大多数人都实在听不下去了。

明白了精英们的价值趋向,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住房商品化、医疗市场化、教育产业化这些改革,都离人民的愿望渐行渐远。我国的改革进行到今天,创造了超过美国的贫富悬殊和财富集中度,这些所谓的精英功不可没。人民为什么越来越反感他们,越来越想念毛泽东,这是因为人民经过观察和比较,越来越明白了谁是真正为他们谋利益的人。毛泽东在物力极度匮乏时期,曾经殚精竭虑为人民谋求政治经济权利,今天,人民群众更加感念那样的努力。

不可否认,改革开放以来,国力得到极大增强,社会财富得到极大增加,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得到极大丰富和提高。吃的、穿的、用的、住的都今非昔比,文化生活也是多姿多彩。为什么人民却更怀念清苦的毛泽东时代呢?“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说明人民群众除了吃饱穿暖有乐子以外,还有一种更重要、更高级的精神需求,那就是社会的公平正义。人民群众对毛泽东的怀念,实际上折射出了他们对目前存在的社会问题的疑虑,和对未来社会发展的一种渴望。人民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意愿,并不是真要回到那个年代。

第一, 人民怀念那个时候官员的清廉。虽然在那个时候,也有腐败和特权,但是其广度、烈度和强度跟今天比可以说是沧海一粟。毛泽东的简朴不用说了,作为第二号领导人的周恩来,亦同样是公认的简朴至极。从有记载的1958年算起,截至1976年,周恩来夫妇共收入161442元。用于补助亲属的36645.51元,补助工作人员和好友的共10218.67元,这两项支出占两人总收入四分之一。他俩每攒够5000元就会全部拿来交一次党费。

两人的收入只有工资和节余部分存入银行的利息,别无其他。支出的项目是:伙食费、党费、房租费、订阅报纸费、零用费(购买生活用品),补助亲属和工作人员、捐赠费。1992年邓颖超去世时,她把所有的积蓄共计11146.95元,全部交了党费。这就是毛泽东时代干部清廉为民的一个缩影,那时候,绝大多数干部都是如此艰苦朴素。和今天很多官员腐化堕落,花天酒地,动辄上亿的贪污受贿额相比,人民怎么能不怀念毛泽东周恩来的时代?

第二,人民怀念那个时候政府的为民。今天是元月8日,是周恩来逝世41周年纪念日,百万人民自发地在十里长街无限悲戚送总理的场面,什么时候看都撼人心魄。今早当我打开这段视频时,仍然泪流满面。听郭兰英的《绣金匾》哽咽着唱“人民热爱你”,仍然是悲从中来,情难自禁。他去世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备尝政治运动之苦的父母为之痛哭不已,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的一句“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曾经给多少人带来过安慰啊。

我认为,一个政府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必须维护全民的利益;在社会公共服务、政治权利分配和社会福利供应上,应当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在发展经济和创造财富上,可以维护少数人的利益,但一定要兼顾多数人的基本利益。总之,一个政府不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就失去了道义的正确性。正所谓私者一时公者千秋。毛泽东的无私,周恩来的鞠躬尽瘁为人民,和那个时代一大批焦裕禄式的好干部,共同给人民留下了永恒的美好记忆。比之今天的某些官员,确实有别天壤,判若云泥。

第三,人民怀念那个时候国家的宗旨。那个时代追求“人民当家作主”,人民的权力、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愿望、人民的诉求、人民的态度,成为政府工作环绕的轴心。尽管在制度上、形式上、方法上,落实人民的民主权力还不是很成熟,甚至有过弯路和失误。但是人民政府为人民这个宗旨一直没有改变。人民和政府心连心,人民特别信任政府,人民可以监督制约官僚,政府官员不敢为所欲为。人民没有一种被官员、被某些政府部门欺压的感觉。

今天的政府,在发展经济上注重保护富人的合法权益,是一种进步。但这样做的目的最终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手段,让所有人共同富裕才是目的。政府在贫与富、多数和少数之间的平衡功能不能打破,如果本末倒置,主要为富人服务,政权的性质就会改变。读毛泽东当年谈拆迁的讲话,你就知道在那个时代绝对没有人敢搞血泪拆迁。那时候的人民被有效组织团结起来了,今天呢,群众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个个人在面对庞大的政府机器。

第四,人民怀念那个时候政权的秉公。除了少数特别时期,那个时代的政权机器是为人民的保驾护航的。人民军队、人民警察、人民检察官、人民法官等等强力机构人员,是人民利益和社会公平正义的佑护者。而且,人民代表制度虽然还不成熟,还有很多幼稚的地方,但是各界人民群众,工农兵都在其中占有极大比例,对国家政治生活,对政府工作拥有较大发言权和影响力。今天呢?全国政协委员无一农民,有些地方的人大代表几乎清一色变成了老板。

今天某些地方的司法系统,被权力、利益、关系绑架,黑白颠倒是非不分,人民群众作为个体面对庞大的司法机器,寻求公平正义实在是太难了。今天的有些人大代表,一秒钟也没有代表过人民。如果进行人民问卷调查,公检法三家,公安机关因为维护公共安全,检察机关因为反贪还有一些亮色,而法院这最后一道公平正义的防线,在某些地方乏善可陈,可能是民意支持率最低的部门。如果这些地方的法院领导不服气,可以自己上街问一问试一试。这种境况下人民群众一旦打起官司来,真的很痛苦。

第五,人民怀念那个时候社会的风气。那个时候的知识分子受到改造,甘当人民的小学生。有很多知识分子洗心革面,与人民打成一片。人民艺术家、人民作家、人民歌唱家、人民音乐家、人民画家、人民诗人等等,他们和人民同呼吸公共命运,讴歌赞美人民,德艺双馨的人物比比皆是,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心中装着人民,处处在为人民呼与鼓。那个时代的科技工作者爱国爱人民的情操,作为一种优良传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但人文社科类的很多知识分子,今天很多人故态复萌。他们与权贵官僚、资本家富人勾结,就像上面列举的那样,根本不顾国家和人民利益,奇谈怪论误国误民,胡说乱道误导改革,大放厥词毫无廉耻。一言以蔽之,这些人心中没有人民,眼里没有群众。他们曾经假装为人民代言,通过放大共产党的缺点,夸大毛泽东时代的苦难和错误暂时赢得了一些同情,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民发现了他们的兔子尾巴,他们的市场因此也就越来越小,而人民对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的怀念,却越来越深了。



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1-11/42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