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 正文 返回 打印

司马南:梦里为特朗普撰写的那封信

  2020-01-08 00:42:38  

1.jpg

我对伊朗人民怀有深深地敬意,这是一个非凡的民族,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遗产和无限的潜力。眼下最重要的是不应产生误判,我们不寻求伊朗政权更迭,美国是在阻止战争,而非发动战争。

是的,我们应该坐下来谈谈了。

我说过,无论如何,伊朗政权对该地区的威胁和侵略,包括使用代理人破坏稳定必须结束,必须现在结束。我下令杀死的人,最多就是下届总统候选人,现在不过是一个副手,甚至是第3把手第4把手第5把手,你们报复可以,万不可报复老大。

你们报复得讲法律,对等防卫原则懂不懂?你如果直接针对我下手,你就太过分了,那是犯了防卫过当的错误。

对等防卫,既可以满足你们的需求,也可以解决我的问题一一我有很多政敌,你们看不清吗?他们在我周围叽叽喳喳,总是给我添麻烦,趁这个机会定点清除几个,我不仅不会动怒,感谢都来不及,帮个忙不行吗?做个交易,怎么样?

在这一个交易中,你会损失什么呢?什么都不会损失,我们得到的各自想得到的。在我看来,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交易的,具体道理请参见我的那本关于交易的全世界畅销书,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什么是交易了,我是一个伟大的交易者。

如果肯帮我这个忙,那我们就扯平了,伊核问题回到谈判框架也不是不可以啊。本来就是我先撤出的,回去也没啥。无非对人讲,喝了一杯咖啡,去了一次洗手间。

但是,请记住,如果你们报复的很过分,我面子挂不住,美国面子挂不住,我不得不下令出重拳荡平你……而这一仗我真的不想打,主要是没有钱打,也有人拦着不让打。大选在即,我有很多大事儿需要做。我的对手,我的最险恶的敌人正在虎视眈眈。如果不能恰当妥善处理苏莱曼尼事件,我的颜面荡然无存。你们也将粉身碎骨。

非洲那两架昂贵的电子侦察机损毁,如果能够熄灭怒火,最好不过了,如果你们执意报复,发生美国、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也可能更大范围的战争,在强大的美国军力面前,料定你们是失败者。封锁海峡是没有用的,你们的报复将不可能持久。我已命令杜鲁门号航母开进阿曼港口,不要赌我不敢进波斯湾,即使不进波斯湾,美军依然有办法对伊拉克境内的敌人进行空中打击。那些胆小如鼠的海湾国家,趁机会发泄对美国的不满,不允许美军基地起飞战机,  这是他们的愚蠢,当然他们也不理解美国的真实战略意图。

一贯诋毁我的美国无耻媒体,看不到在我的领导下美国正在刷新所有的经济数字,卖力煽动不满和仇恨,在他们的笔下仿佛中东已经进入死局,而中东完全可以置于死地而后生。

两个案例你们可以参考:朝鲜半岛,那个舞弄节庆大炮仗的年轻人曾经听从我的建议(最近青春期反骨症又有些发作),从两个航母舰队大军压境的危机关头,回到了谈判桌前,全世界都看到了,我们举行了富有成果的会晤。我那些愚蠢的前任把俄国沙皇(原文如此)变成美国的敌人,我与普京伟大的私人友谊化解了这个矛盾,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俄国对美国的威胁。

美伊正面战争,美国会受到一些损失,另外一些国家会兴高采烈,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相信你们也不一定愿意看到。

美国再次伟大,不能没有伊朗的支持。你们支持的方式和手段与别人不同。

中国人说,美国人自己得病要中国人吃药,要全世界吃药,对这个说法我们向来不予正面回应,但他说的并非没有道理,现在我们可以换一个思维方式吗?中东得病,让我的那些对手吃两片致命的药,你看怎么样?

你们尽可以大胆谈论“把美国特定资产作为目标进行报复”,理由是我们刚刚除掉了你们的恐怖主义领导人,我在推特里边讲了“那个刚刚杀死了一名美国人,重伤多人,且不说他一生在伊朗国内杀了多少人的那个人(包括数百名伊朗示威者)……此人已经袭击了我们的使馆,并且在谋划袭击其他目标”。如果你们能够按照我们商定,并且取得共识的特定目标(你懂的)动手,解除对伊朗的制裁或部分制裁也是可以谈判的。

我的前任及其更前任愚蠢透顶的中东政策,让美国花了很多钱,花了很多纳税人的钱,竞选时我猛烈抨击了他们的政策,得到了选民的真诚拥护。我不想在中东陷得太深,请相信我的真诚。是的,我们信仰上帝,讨厌你们的真主,但如果真主给一些钱的话,我们也不是不可以改变说法,沙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小王子处理卡舒吉,我曾经难堪的很,最终还是几千亿美元的大单让我改变了主意。是的,再说一遍,一切都是可以交易的。

是的,我是说过“伊朗已经是个很多年没解决的问题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在我大选之际,在我领导美国实现美国再次伟大的关键时刻解决伊朗问题,也不意味着必须在我任上解决伊朗问题,上帝都不能解决真主的问题,难道怪罪我吗?上帝与真主,让他们自己去谈判吧。<

是的,我是说过:“如果伊朗人敢袭击美国人或美国资产,我们已经锁定了52处伊朗目标”,我说的话太多了,有的时候老年人觉少,夜里起来我便说上几句狠话,然后再睡一个懒觉,我说过的话不一定算数,身为总统有时需要一些言语的攻势,相信你们的领导人也是一样的。有时我羡慕你们的体制,精神领袖说话算数。还有一些大国领导人也说话算数,美国是一个伟大但特殊的国家,上帝眷顾我们,但是上帝一定打了一个哈欠,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

我今天说的是算数的。

怎么样,做一个交易吧!请不要让愤怒影响了你们对形势的研判。这些单字累加起来已经超过我几十条推特的数量了,就这么多。

(2020年1月6日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追记梦中思维片段也。尽管我一万零N次地声明,我们家没有移民,没有绿卡,没有人定居海外,也没有人在海外生活,但那些谣言总是嗡嗡嗡地伴随着我,我要不停地向人解释,不胜其扰不胜其烦,时间久了,我也不免产生恍惚感,仿佛我为米利坚公民,且做了金毛大统领的撰稿人)

 



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20-01-07/60664.html